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董医师与育天将
    文昌学宫中,左松岩面sè一沉:“苏士子是怎么受伤的?我告诉过你们,让你们铲除武神捕安插进来的暗桩,为何他还会受伤?”

    涂明和尚也是纳闷,小心翼翼道:“暗桩的确被我们除掉,尸体也装上车了,马上便会处理掉。我们也不知上使怎么就屁股中了一剑……”

    “敌人狡猾啊!”

    左松岩向文昌帝君拜了一拜,给文昌帝君上香,叹道:“我们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疏忽了。涂明,我们答应了人家,要护他安全,他却在我们学宫里遇袭,我这老脸往哪儿搁?他去治伤,有人跟着吗?”

    涂明和尚道:“道士跟着。”

    左松岩放下心来:“有道士跟着就好。奇怪,武神捕是怎么查到苏云头上的?”

    涂明和尚想了想,道:“仆射,我们今晚除掉的人,可能未必是武神捕的人。我适才检查过尸体,他们不是官府差役。”

    左松岩面sè凝重:“这么说来,还有第二股势力在查苏云。”

    “糟了!”

    涂明脸sè微变,急忙道:“道士可以面对武神捕,但是倘若多一股势力的话,道士便危险了!我尽快过去!”

    左松岩摇头道:“不用。苏云在杏林药材铺治疗伤势,有董医师在,没有大碍。他可能是学宫中除了我之外,实力最高的人。”

    涂明和尚怔了怔,低声问道:“仆射,敢问董医师到底是道上哪位高手?”

    左松岩瞥他一眼:“和尚,我倘若对你说出他的来历,那么也会对他人说出你的来历,你还会放心我吗?”

    涂明和尚肃然,摇头道:“老瓢把子威震元朔,靠的便是信用,道上的朋友都知道老瓢把子义薄云天,是小僧多嘴了。”

    地底。

    武神通来到苏云靠过的柱子前,仔细观察上面留下的劫灰痕迹,苏云第一次直面童轩的攻击,被千剑临体,幸好被小黄钟护住,但他也被撞得靠在柱子上。

    武神通沉吟片刻,微笑道:“修为蕴灵境界。”

    他施施然向外走去,一路检查街道上负山兽留下的足痕。负山兽极重,在狂奔的情况下街面的石板无法承受它们的重量,被生生踩裂!

    武神通在街道上兜兜转转,走过几条街,突然微微一笑,纵身而起,落在街边楼宇的一楼檐上,只见这里有童轩踩碎的几块琉璃瓦。

    他又从楼檐上跳下,背着双手弓着腰,如同大犬趴在街角一路嗅嗅闻闻,抬头笑道:“这里的劫灰,扫一扫。”

    几个差役从一楼的暗处跳下来,立刻用毛笔在街角清扫,果然扫出一些细小的黑sè尘土,正是劫灰。

    武神通迈开脚步向前走去,悠然道:“昨晚有风,风从西边刮来,把负山兽身上的劫灰吹落,吹到街道东边。只要沿着这条街扫下去,便可以知道那七头负山兽的下落。”

    他在前方施施然行走,后面差役不断清扫。

    到了街道转弯处,只见百十个差役已经出现在东西街道上,搜寻劫灰。

    “大人,劫灰到这里便没有了!”几个差役仰起头,街边一块匾额,匾额山写着“杏林药材铺”的字样。

    武神通挥手,所有差役纵身向后跃去,身体贴在街道两旁一间间店铺的门前,但凡店铺中有人起来查看,这些差役便敲一敲们,低声说一句:“官府办事。”

    店铺里自然就没有了动静。

    武神通迈步,向杏林药材铺走去,他身后神通舒张,一条条锁链如同毒龙大蟒缓缓抬起头来。

    他正欲强攻杏林药材铺,突然感应到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下半夜的朔方城一片宁静,只有昏暗的劫灰灯的灯光。

    街角,一个道人缓缓走出,右手持拂尘,搭在左手的臂弯处。

    那道人走路之时姿态极为端正,左脚右脚准确无比的行走在一条直线上,宽袍大袖,在凛冽寒风中变得鼓囊囊的,像是兜着风前行!

    唰!

    拂尘万千尘丝冲天而起,根根尘丝直达三五十丈高,被高楼上的灯光一照,根根雪白晶莹!

    同一时间,那道人背后突然有无边光芒迸发,将街道照亮,但见光芒中巨大的白鹤缓缓展开翅膀,又猛地一收,化作一尊高大无比鸟首人身的鬼神!

    “朔方城有三十位天象境界高手,昨晚死了一位,还有二十九位。”

    武神通仰望那尊鸟首人身的鬼神,淡淡道:“这些人我都认识,只是不知道何时又多了一位?”

    他的身后突然有光芒涌出,光芒中他的性灵所修成的元灵浮现,化作狴犴,虎首龙角龙须,又自双腿站起,化作狴犴神人,无数锁链围绕周身旋转。

    武神通站在狴犴神人下冷笑:“我也是老相识了,我也是这二十九人之一。我一直以为咱们是朋友,我并不想对你动手。”

    那道人正是闲云,以极为古怪的步伐走来,微笑道:“武神捕,这里是底层,底层有底层的规矩。你到了下五层,便不是县尉,须得按照底层世界的规矩来。”

    他身后那尊鸟首人身的鬼神突然一动,抓起拂尘,万千尘丝如剑唰唰唰向武神通刺去!

    街道两旁,那些官府差役正欲出手,突然一根根银白sè雪亮的拂尘唰唰从他们脖子旁边刺过,刺在那一间间店铺的门上。

    那尘丝看起来是丝,但实则是一片片无比柔软的剑!

    所有差役不敢动弹,只剩武神通直面这一击!

    轰——

    街道上如同凭空炸了一声惊雷,两大天象境界存在碰撞,武神通向后倒飞而去,无数锁链嗞滋啦啦在街道上翻飞,缠绕住一根根灯柱,将那恐怖的力量卸去。

    他修炼的是典狱类的神通,又擅长近战,近距离格杀凶徒,但是与闲云道人这一番碰撞,他顿时只觉狂暴无比的力量碾压过来,让他难以抗衡!

    “闲云与全村吃饭动手时,可没有表现出这么强的战力!”

    两人边战边退,武神通几次三番险些被闲云逼出地上五层,只能苦苦支撑。

    他们两人离开这条街道,街道两边的差役这才松了口气,正欲离开此地,突然只见街道上一盏劫灰灯黯淡下来。

    一个个差役纷纷向那里看去,只见劫灰灯下有一个佝偻的身影,正蹒跚的向这边走来。

    那身影每经过一盏灯,那盏灯便会渐渐变暗,仿佛灯火中蕴藏的能量被什么怪物吸食了去一般。

    不仅如此,那佝偻身影经过的地方,旁边的差役也突然捂住咽喉,痛苦倒地,抽搐两下便一动不动!

    从差役捂住咽喉到倒地死亡,竟然没有一人发出声音!

    其他差役见状,一个个纷纷退后,突然纵身一跃跳到二楼,各自施展手段向楼上跳去,飞速离开地上五层楼的范围。

    劫灰灯还在不断熄灭,终于那佝偻身影来到杏林药材铺前。

    咯吱,杏林药材铺的门户开启。

    大腹便便的董医师拎着小木头箱子,从门中走出。

    “活着不好吗?为何要走出老无人区?”董医师淡淡道。

    “嘻嘻!有人请我出山,来擒拿一人!”

    那佝偻身影仰起头,露出一张无比苍老的脸,像是由无数皱纹堆在一起形成的脸,几乎找不到眼睛鼻子和嘴巴:“他对这人非常有兴趣!”

    这个奇特老者的身后,是长长的黑暗,像是影子,又像是巨大无比的躯体,而那老者,像是躯体上的一个小小的触角!

    街道上的劫灰灯,完全熄灭了,整条街陷入黑暗。

    在这黑暗中,一股清淡到若有若无的花香吹来,突然街道上传来一声苍老的惊呼:“你也是老无人区的,我认识你!你是董天……”

    雪亮的光芒闪现,照亮街道,随即暗淡下来。

    苏云屁股还是火辣辣的疼,只能趴着,但还是注意到这光芒,像是刀光。

    他正要抬起头来,却见药材铺的门被推开,董医师提着木头箱子返回,掩上门户。

    苏云注意到他的右臂,鲜血淋漓,这种伤势很像苏云施展仙剑斩妖龙这一招时,手臂因为承受不住气血冲击而形成的伤!

    “董先生……”

    “没事了。”

    董医师放下木头箱子,淡淡道:“可能是位故人。他留下一条手臂之后,便知难而退了。”

    苏云沉默片刻,试探道:“先生也是来自天市垣?”

    董医师原本打算进密室,闻言停下脚步:“不错,我也是来自天市垣。不过我的族人只剩下我一人,因此我离开天市垣寻找我的同类。”

    “先生找到了吗?”苏云问道。

    劫灰灯下,董医师的脸藏在灯光照不到的yīn影里:“目前没有。我以为你是,但我目前还没有看出来。你或许是,也或许不是。早点休息吧。”

    苏云称是,心道:“董医师有一招刀法,与那一招剑法有些类似。那么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吗?”

    就在此时,突然龙吟声传来,苏云怔了怔,撑起身子,向窗外看去,但见街道上一条神龙飞舞围绕闲云道人上下搏杀,灵动至极,闲云道人被逼得一退再退!

    那真龙乃是神通,神妙无比,活灵活现,宛如真正的神龙降世!

    苏云脑中轰然:“真龙十六篇……”

    武神通纵跳连连,腾空而起,跳出地上五层,站在第六层上俯视闲云道人,哈哈笑道:“闲云,我是来查案的,不是来与你分生死的。既然道长死守底层世界的规矩,那么武某只能退避了。让我奇怪的是,你这位大高手,为何会隐藏在朔方这种小地方?我对你的来历很好奇……我们走!”

    一个个差役追随着他呼啸而去。

    苏云竭力仰头,只是已经看不到武神通的踪影。

    “真龙十六篇!是真龙十六篇!”

    苏云趴在病榻上,脑中掀起惊涛骇浪:“领队学哥的传人,出现了!全村吃饭渡劫时,以真龙神通救走全村吃饭,把全村吃饭丢进葬龙陵的,就是他!”

    他久久难以平静,脑中思绪万千,这时,闲云道人走到街边,在苏云病榻旁的墙边坐下。

    苏云听到外面传来闲云道人的声音:“我这样的高手为何会隐藏在朔方?武神通,你这样的高手又为何会隐藏在此?”

    苏云听在耳中,心中一怔,武神通的确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物!

    闲云道人靠在杏林药材铺的屋檐下,不多时传来酣睡声。

    苏云一是睡不着,索性悄悄催动改良后的洪炉嬗变。

    大一统功法运转,只见天地元气在药材铺中悄然汇聚,在他身后渐渐成形,化作应龙、开明、梼杌等神圣的虚影。

    董医师忙于解剖劫灰怪,期间偶尔经过病榻,目光落在那十二神圣的虚影上,心道:“比昨天晚上的元气更加充沛充足。他那一招剑术像是仙术,那么他会是我的同类吗?”

    池小遥探出头来:“老师,劫灰怪又醒了!咱们才拆了一半,他就醒了!”

    董医师急忙走过去。

    第二天早晨,苏云起床,洗漱一番,只觉屁股还是有些疼。

    董医师正在拆门板,瞥他一眼,苏云笑道:“今天早饭我请。”

    药材铺门板被拆下来,苏云探头向外张望,突然怔了怔,只见街道上有一条巨大的手臂,东西走向横在那里,约有十几丈长短,占据了半个街道!

    那手臂极为粗壮,上面布满漩涡状纹理,充满了力量感!

    古怪的是,那手臂的指头纹理居然像是褶皱,形成一个人脸的形状,想来这条手臂的主人,其触觉一定惊人的敏锐!

    旁边有些早起的底层人们,有人大着胆子上前,掀开指头上的褶皱,惊声道:“这手上长了眼睛!”

    有人低声道:“好像是老无人区的育天将。我坐烛龙辇离开天市垣的时候经过老无人区,遇到了育天将,他的手便是这样。他是老无人区最为古老的巨头之一……”

    苏云听在耳中,看了看身边这个其貌不扬的胖医师,心道:“老无人区的育天将?昨天晚上,董医师的刀光斩断了这位育天将的手。那么董医师是什么来历?他为何在文昌学宫教人医术?”

    宅猪:还差两千月票,恳求炮火支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