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左松岩的战力
    龙骧带着他们疾驰而去,后方那栋楼宇突然一切变化停止,接着楼宇变化开始不断倒退,试图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轰!”

    一声巨响传来,墙面炸开,左松岩带着梧桐以及田家众人冲出那栋怪楼。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这栋楼宇仿佛怪异的方块还在不断自我组合,但古怪的是高楼第一层已经复原。

    然后是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没过多久,便见神仙居从大楼中升腾而起,落在最顶层上。

    只是这栋高楼被左松岩这等大高手以蛮横的法力神通破坏,许多部件被打碎,重组的楼宇东缺一块,西少一块,到处都是破开的大洞。

    远处,龙骧背上,苏云回头看了一眼,他也想将这栋楼复原,但是他也没有料到左松岩的实力如此蛮横,短短便将这栋高楼拆成这样,只得心道:“由它罢……奇怪,刚才那个打破大楼封禁的是谁?难道是田家老神仙?竟然一路将封禁打穿!”

    他心中不禁赞叹:“修炼真龙功法活了一两百年的老前辈,真是了得。”

    他适才以木头盒子催动高楼,高楼变化,甚至连田无忌都被封印,一时间无法逃脱。

    然而左松岩却以力破禁,无论什么封印,统统一拳轰碎,这等本事着实令苏云叹服。

    只是苏云却不知道,出手的并非是田家老神仙,而是左松岩。

    楼宇下,左松岩转身便走,心道:“十锦绣图已经被苏上使夺走,此地不宜久留。田无忌那老小子虽然修为实力不如我,但他田家的老神仙田空月却是个厉害至极的角sè……”

    突然,神仙居幕窗炸开,田无忌纵身冲出,怒火滔天,居高临下向下看去,对梧桐和焦叔傲所化的蛟龙视而不见,目光落在左松岩身上。

    “嘭!”

    神仙居中剧烈震荡传来,那是一件巨大的灵兵在复苏迸发出的波动,让神仙居的幕窗开始啪啪破碎,琉璃碎片浮在空中,极为震撼。

    那巨型灵兵是一杆大枪,甫一出现,顿时引起天象异变,只见天空中雷电交加,一道道雷霆咔嚓咔嚓向那杆大枪的枪尖劈去!

    左松岩停步,转身,抬头仰望天空中的田无忌和那杆大枪,沉声道:“梧桐,你们先走,跟上苏士子,我片刻后便到。”

    少女梧桐站在蛟龙背上,闻言低喝一声:“叔傲!”

    那蛟龙纵跃如飞,全力奔行,向龙骧追去。

    田无忌屹立在天空中,身后天象更加剧烈,只见一座座洞天从他身后浮现,洞天后是一道深不可测的大渊。

    明亮无比的光芒从大渊中冉冉升起,那是一颗骊渊明珠,泛着神圣的光芒。

    突然,骊珠内巨大的天象性灵腾空,高达数十丈,如神如魔,强大无匹,探手向那杆大枪抓去。

    大枪震动,突然枪体铮铮分解,向四周分开,膨胀了数倍粗,分开的枪身如同一个个巨大的锁扣,锁扣内壁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

    那些符文被雷霆激发,变得无比明亮,恐怖的能量在枪身间乱窜!

    田无忌性灵抓住这杆镇族神枪,爆喝一声,枪出如龙,顿时天上地下到处都是炫目至极的光芒!

    神枪带着炫目的光芒,来到左松岩面前,左松岩抬手,衣衫轻轻飘动一下,风轻云淡的一拳迎上。

    “轰!”

    四周一座座高楼大厦震动,地底传来嘭嘭的巨响,地面纷纷炸开,裂缝中气流嗤嗤作响向天空喷去,像是地底有什么怪物在吐出浊气!

    田家的一众灵士和陌下学宫的西席先生纷纷向左松岩出手,一道道神通飞出,突然间被这一拳掀起的风波震动,万千神通纷纷破灭!

    一众灵士和西席先生闷哼,被这股神通和性灵神兵交锋的余波冲击,手舞足蹈,四面八方飞去。

    众人有的勉强落地,有的被挂在树上,有的撞在楼宇上,撞碎了窗棂。

    田无忌闷哼一声,突然长长吸气,他身后的天象性灵向前迈出一步,与田无忌的身躯相容。

    田无忌的身躯顿时节节暴涨,身躯越来越大,顷刻间化作数十丈巨人,如同一尊神魔,催动性灵神兵,又是一枪刺来!

    这一枪的威力威能,比刚才更加强大,神枪威力四下倾泻!

    左松岩一拳轰出,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刚刚落地的众人再度飞起,一个个口中溢血,倒飞而去。

    田无忌双手颤抖,握不住性灵神兵,踉跄倒退,急忙一顿神枪,神枪插在神仙居上,这才止住身形。

    他恶狠狠盯着左松岩,突然冷冷道:“你不是左松岩左仆射。”

    左松岩点头道:“我不是。左松岩左仆射光风霁月,义薄云天,乃是一等一的豪杰。而我见不得人,我蒙了面。”

    田无忌咬牙,高声道:“说得好!田某担心学宫士子和田家子弟受伤,甘愿认栽。你走——”

    左松岩拱了拱手,转身离去,心道:“奇怪,这么大的动静,按理说田老神仙田空月应该出现了,怎么没有现身?难道说……”

    他脸sè大变,急忙身形一顿,腾空而起,在空中低喝一声:“闲云!”

    夜空中,一只巨大的白鹤振翅飞来,左松岩落在鹤背上,飞速道:“田老神仙藏在十锦绣图中,快追上苏上使!”

    田无忌拄着大枪,目送他远去,过了片刻,这才缩小身形,回到神仙居中。

    楼宇内的田家子弟纷纷涌上来,关切道:“家主……”

    田无忌挥手,让他们退后,轻轻安抚那杆性灵神枪,神枪有灵,不断震动,渐渐收回异象,恢复成一杆普普通通的大枪。

    田无忌双手托着大枪,放在供台上,后退几步,与一众田家子弟跪拜下来,对着大枪叩拜,以自身气血祭炼一番。

    田无忌起身,挥手道:“你们先下去,我与圣物说会儿话。”

    田家子弟纷纷退下。

    田无忌等他们统统离去,终于忍不住,脸sè变得蜡黄,跪地哇哇吐血,几乎把心肝吐了出来,差点昏死过去。

    “左老头,不愧是朔北的老瓢把子,难怪有传说,说皇帝派来不知多少高手来杀你,却都没有成功。是我小觑你了……”

    过了片刻,田无忌才缓过一口气来,屁股坐地靠在柱子上,双目失神,低声道:“左老头是来取十锦绣图的。只是他没有料到,老神仙就藏在图中。嘿嘿……”

    “这些天老神仙不单是试图炼化十锦绣图,而且甚至打算把文圣公的性灵也一起炼化了。他去取图,必遭老神仙的袭杀!”

    他挣扎起身,只是实在无力,又只得坐下,心道:“那个苏云苏上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何能够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个大帝特使,难道像我一样外粗内细?我连裘水镜都能骗得过,他与我也是一类人……”

    “不过,他也要死了,老神仙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苏云带着十锦绣图风驰电掣,一路赶往朔方侯李府,待龙骧带着他们来到李府神仙居,只见神仙居上空雷电交加,一道道雷霆向黑铁棺劈去。

    不仅李府是这样,其他世家如叶家、吕家、彭家等古老的世家,也各有雷云笼罩,雷霆不断向这几个世家劈落。

    那是朔方城中的魔性太强,刺激了这些世家的先祖。

    这几个古老世家的先祖都是跟随李将军镇守边关的将士,当年元朔内乱,异族入侵,朔方变成了孤城,李将军率领边关将士苦守孤城三十年,战死沙场之后化作半魔依旧厮杀,守住朔方城和朔方百姓。

    战事平息后,他们执念不散,各自入棺自我封印,然而被朔方城的魔性激发,极有可能被魔性控制,又召来天劫。

    此时,朔北各州郡的瓢把子也纷纷赶到这些世家,叶家、吕家、彭家等世家的玄铁黑棺已经无法镇压得住棺中的老祖,这些半魔凶性大发,试图破开封印,大开杀戒!

    左松岩命各州郡的瓢把子此来,便是让他们去帮助这几个世家镇压这些半魔。

    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彭家的玄铁黑棺突然在雷光中炸开,那半魔纵身而起,探手抓向自己的灵兵,便要大开杀戒!

    彭家的家主与一众瓢把子纷纷上前,齐齐催动法力,运转神通,将彭家的老祖宗困住。

    众人全力镇压,但彭家老祖的凶性和力量越来越强,尤其是天雷不断落下,劈在那半魔头顶,让半魔的凶性大作,众人几乎镇压不住。

    就在此时,突然天雷折向,一道道雷霆霹雳竟然生生在天空中弯了一下,咔嚓咔嚓的劈在另一个地方!

    不仅彭家众人和一众瓢把子呆住了,就连那半魔也不禁呆了呆,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种变故。

    只见雷光中,一团黑烟滚滚,黑烟中灵岳先生只露出个脑袋,带着儒士的高冠,面sè和善道:“天雷最是邪性,这贼老天好坏不分,胡乱劈,经常坏人一个没劈死,好人劈死一堆。来,和我一起骂,贼老天!”

    另一团黑云中,花狐露出个脑袋,看了看被劈得头破血流的灵岳先生,讷讷道:“老师,下次吧,下次一定……”

    咔嚓!

    一道雷霆劈在他的脑门上,花狐顿时被劈得焦黑,口鼻中黑烟滚滚,不由怒上心头,仰头冲着天空叫道:“贼老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