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三章 黄钟计时,问天下春秋
    裘水镜背后的那些士子心里毛毛的。

    那个叫苏云的少年尽管笑容里充满了阳光,但是在这阴气沉沉的鬼市中,却显得倍加阴森、恐怖。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而且还是一个瞎子,竟然混在一群狐妖之中,跟着一头老狐上学读书!

    跟着狐妖上学倒也罢了,关键他又是怎么闯入天门,跑到鬼市里来的?

    要知道这天门鬼市是矗立在高空之中,寻常人根本看不见天门的道路,更别提进入门后的鬼市了。

    一个小瞎子,是如何登上高空来到这里的?

    如果他是从天门进入鬼市,那么肯定无法瞒过裘水镜等人的眼睛,倘若不是从天门进入鬼市,难道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进入鬼市?

    更为诡异的是,他居然与鬼市里的鬼神一样,也在鬼市中摆摊!

    难道说,他根本不是活人?

    倘若他是活人的话,鬼市里的鬼神怎么会容忍他在这个地方摆摊?

    然而倘若他是死人的话,他又是怎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士子们恨不得把那个带着人畜无害笑容的小家伙抓过来,把他研究透彻!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士子恍然大悟,失声道:“我知道了,他是人魔!”

    此言一出,即便是裘水镜也不由得身躯一震。

    人魔!

    性灵依附在人的身上,化作泯灭人性的魔!

    这个叫苏云的少年,先是与狐妖在一起求学,现在又出现在鬼市上,无论鬼神还是狐妖,都没有视他为异类,难道他真的是邪恶无比的人魔?

    裘水镜突然压低嗓音:“天门鬼市还有第四个规矩:管好自己,其他的事绝不要多问!有时候过问的事情太多,会死人的。”

    士子们心中凛然,天门鬼市应该没有第四个规矩,裘水镜是担心他们的安危,这才告诫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是城里来的先生吗?”瞎眼少年笑着问道。

    “是。”裘水镜深深看了那个叫苏云的少年一眼,道。

    他怔了怔,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不是人魔。”

    他看到了苏云的性灵神通。

    苏云性灵神通很轻很淡,士子们的天眼无法察觉,裘水镜也须得细细查看,才能看到。

    苏云的神通很是古怪,像是一口不断旋转的大黄钟。

    这口黄钟与众不同,像是内部由不同的环扣在一起,环与环之间仿佛有着齿轮相连。

    上一层环的齿轮大,下一层环的齿轮小,这就导致下一层环的旋转速度要比上一层环快许多。

    这口黄钟的环,共有七层之多。

    第一层几乎静止不动,第二层旋转极为缓慢,第三层的旋转速度比第二层快了十多倍,但是也很是缓慢。

    黄钟的第四层又比第三层快了十多倍,不过转速也并不快。

    到了第五层,转动速度便可以轻易察觉了。

    第六层的速度是第五层的三四百倍,而第七层的转速则是第六层的三四百倍,一眨眼的功夫便可以旋转数十周!

    “这是……”

    裘水镜惊讶万分,立刻猜出苏云的性灵神通的作用:“他的黄钟是用来计时的,第一层是年,第二层是月,第三层是日,第四层是时,第五层是字,第六层是秒,第七层是忽。”

    他露出思索之色:“他的目的我都清楚,他是借黄钟的一层层刻度,来计算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等闲人根本不会用忽来计时,用秒来计时便已经足够了。”

    双眸无法视物的人,行走不便,需要有人牵行或者以拐杖在前探索,而这个叫苏云的少年却没有用拐杖,也没有人为他引路。

    他之所以能够行动自如,是因为他熟知了四周的一切地理。

    仅仅是熟知地理还不行,他必须要有一个时间刻度,用时间和自己的行进速度来判断自己到了哪个地方。

    “他用忽来计时,表明他的每一个行动都精确无比!在他熟悉的地方,他绝不可能走错!”

    裘水镜甚至想到更多,倘若黄钟用来战斗的话,那么这个叫苏云的少年,他的每一个动作必然都会无比准确,不会浪费半点力量!

    “年纪轻轻便能修炼出性灵神通,修炼到蕴灵的境界,他的资质不凡,可惜是个瞎子。瞎子想要学东西,比其他人难了不知多少倍。”

    裘水镜暗叹一声,在他心中苏云是个可造之材,甚至比他身后的这些士子的资质都要好,但瞎了双眼又意味着苏云的资质再好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这口黄钟如此精密,他是怎么修炼出这等性灵神通的?”裘水镜心中又颇为好奇。

    如此复杂的黄钟,精密至极,容不得半点差错,就算是朝廷掌管历法的官员也未必能够修成这样的性灵神通,更何况一个孩子?

    他对这个叫做苏云的少年越来越好奇了。

    “苏云,天市垣天门镇,十三岁,七岁的时候家里出了变故,七岁,也就是六年前,六年前天门镇……”

    裘水镜脸色微变,又看了苏云一眼,带着士子们向鬼市深处走去。

    鬼市极大,曾经不少人都试图寻找到鬼市的尽头,然而从未有人能在一夜之间将这里探索一遍。

    裘水镜此次也打算探索鬼市,不过见到了苏云之后,他便没有了这个心情。

    他寻到那个大人物的性灵,让士子们各自前去询问大人物的遗愿。

    裘水镜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大人物的性灵述说自己的遗愿,心中感慨万千。

    他认识这位大人物,非但认识,而且当年的交情匪浅,甚至可以称为挚友。

    后来两人因为一件小事发现彼此理念不同,这才慢慢疏远。

    虽然理念不同,但他对这位大人物没有怨怼之言,心中只有尊重,因此才会带着士子们前来完成大人物未了的心愿。

    “……我此宝名叫浮世铅华笔,乃我毕生所炼,取此宝只有一个要求,誓死报国。”

    裘水镜听到大人物的性灵说出这话,脸上露出笑容,心里却有些酸楚。

    自己这位挚友,即便是在死后也放不下这个国家。

    他们两人都选择了救国的路,只是目的虽然相同,但实现的方式不同,因此是理念上的区别,导致了他们的分道扬镳。

    可是论这份报国救国的拳拳之心,裘水镜倒觉得这位挚友更加纯粹一些。

    反观自己,中年时便已经消磨掉一切进取之心,狼狈的离开东都,躲到朔方这个地方。

    后方传来人声,裘水镜收拾心情,转头看去,只见鬼市又来了其他人,陆陆续续有几十人。

    应该是天门开市,朔方的豪强也派人前来碰碰运气。至于天市垣因为那场变故,已经没有豪强世家了。

    到了下半夜,士子们都有所收获,裘水镜便命他们先行一步,离开鬼市,吩咐道:“你们前往天市垣驿站,先走一步回朔方城。我可能会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士子们离去。

    裘水镜目送他们走远,这才返回天门,回到鬼市。

    他远远站定,注视着那个名叫苏云的少年。

    苏云毫无察觉,他所卖的那些器物都是来自于坟墓中的明器,不过相比鬼神的宝物,他的器物都是寻常东西,称不上宝物,没有什么用。

    来到鬼市寻宝的人,经过他的摊位也仅仅是打量一眼便径自离开。

    夜,越来越深,鬼市中渐渐没有了人。

    苏云开始收拾东西,把自己的摊位卷起,装在篓子里,背在身后,向鬼市深处走去。

    裘水镜悄然无息的跟上这个少年。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鬼市的深处。

    鬼市从地面往上看,是一片金碧辉煌的神城,广袤无比,看不到尽头。走在鬼市中,越深入其中,四周的建筑便越是黯淡,没有颜色。

    他们脚下也越来越软,像是走在云雾之上。

    即便是裘水镜也迟疑起来,鬼市太大,继续跟着这个少年前进的话,万一没有时间折返回来,自己岂不是要葬身在鬼市之中?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苏云停顿下来。

    这个小瞎子没有沿着街道继续走下去,而是走入了左侧的巷道。

    裘水镜挑了挑眉毛,巷道是鬼市中最危险的地方!

    那里有一些古老时代遗留下的不可思议的东西,无法解释的东西,更为关键的是,巷道七弯八拐,路径复杂,像是迷宫,还从未有人能够从里面走出来!

    裘水镜迟疑一下,咬了咬牙,迈步跟着那小瞎子走入巷道之中。

    道路两旁的房屋也渐渐变得不像是房屋,反而越来越像是坟冢。

    再加上夜色,坟冢与黑夜融为一体,只能隐隐看到轮廓。

    阴风呼啸,伴随着鬼神的哭嚎,四周越来越吓人。

    前方,小瞎子苏云看不到四周的情形,只是依照自己的脚步和黄钟的转动来辨识自己所处的方位和路径。

    他显然来过这里,而且不止一次,轻车熟路的往前走,没有半点迟疑。

    “只有苏云这等炼就黄钟的瞎子,才能记得住如此复杂的地形!”裘水镜心中暗惊。

    鬼市内部的路径无比复杂,充满了不知多少岔道,而且每个岔道近乎完全一样,眼睛很容易被蒙蔽。

    也只有苏云才能在鬼市中摸索出一条道路来!

    忽然,苏云停在一座荒坟前的大柳树下。

    裘水镜心头微动,只见那瞎眼少年双手抓住一根“柳枝”,向下一荡,竟然顺着“柳枝”一路滑下,很快消失无踪!

    “不是柳枝!是神仙索!”

    裘水镜心中一惊,急忙上前,向下看去,只见柳树下竟然是一个洞口,二尺见方,黑黝黝一片,有阴风从洞口中传来。

    而刚才苏云抓着的“柳枝”竟然迎风而长,让这少年拽着“柳枝”一路深入洞中。

    仔细看去,那“柳枝”是一条鸡蛋粗细的麻绳,正是裘水镜所说的“神仙索”。

    裘水镜迟疑一下,猛地咬牙,也伸手抓住麻绳,向洞中滑去。

    如此滑行不过六七尺,突然他身下一空!

    裘水镜抓紧绳索低头看去,只见他抓着麻绳,高悬在高空之中,麻绳随风摇曳,他也在风中摇晃不定。

    他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便是鬼市,麻绳正是从那个洞口中垂下来。

    “这神仙索,是一位强者的性灵神通……”

    他放下心来,顺着柳枝向下滑落,心中又有些好奇:“神仙索显然是给苏云这个少年准备的,那么到底是谁为他准备的?”

    他颇为不解:“而且那口黄钟,也不是野狐先生能够教出来的。苏云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

    裘水镜顺着高空一路向下滑去,过了良久,这才脚踏实地。

    他仰头看去,不由一怔,只见自己站在一株歪脖子柳树下,树高不过两丈,歪脖子树干上挂着一根绳索。

    而在树下还有一座荒坟。

    刚才,他正是抓着这根绳索从高空滑落下来!

    “这根麻绳,就是那根神仙索,这株柳树,就是拴着神仙索的那株坟头柳树!我明明一路滑下来几里地,为何落地后才不过两丈……”

    裘水镜额头冒出根根青筋,苏云是个瞎子,看不到这种诡异情况,所以从来不去想如此古怪的问题。

    但是他能够看到,反而被这些古怪事情滋扰,乱了心神。

    “目不能视或许不是弱点,也有可能成为优势。”

    裘水镜查看树下荒坟,只见荒坟的墓碑已经倒伏下来,显然多年无人打理。

    “荒坟里埋着的人,一定是位大人物!神仙索应该就是他的灵兵。他为何照顾苏云这个小瞎子?”

    东方已经渐渐泛白,黑夜将去。

    那个叫苏云的少年背着篓子走在前面,前方迷雾泛起,迷雾中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牌坊,有五个门户,雕龙刻凤,很是华丽。

    然而这座牌坊已经破败,年久失修,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

    裘水镜跟着少年走到近前抬头看去,借着黎明前的微光,牌坊上三个古朴的红字映入他的眼帘。

    天门镇。

    “这便是鼎鼎有名的天门,传说是能工巧匠仿照天门鬼市的天门雕琢而成的。”

    裘水镜刚刚想到这里,忽然,一股凉凉的海风吹散了天门后的雾气,建在北海海岸的悬崖峭壁之上的天门镇,宛如海上的城市,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