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六十章 与你何干?
    这片平台上,诸多士子纷纷抬头,向同一个方向看去,只见那里一头老年拉着木质的牛车,牛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向这边走来。

    那牛车慢吞吞的,行驶缓慢,车夫是个干瘦干瘦的老人,灰蒙蒙的衣着,脸上都是褶皱,手上也都是皱纹。

    车厢中,想来便是圣人弟子。

    在场士子翘首观望,眼中除了崇拜还是崇拜。只听有人议论道:“圣公子如此朴素,老牛破车,不舍得买新车,甚至连乘坐负山撵都觉得奢侈。”

    “相比他,我们真是太奢靡了。圣公子用的虽然是破旧东西,但气质风华,却让我自惭形秽。”

    “听闻圣人公更节俭,还吃剩饭呢。你看这牛车……”

    ……

    狐不平挠头,有些不解道:“圣人弟子为何做牛车?为什么不能下来走?牛不累吗?这车太破了,牛拉这种破车,上高坡比新车吃力,下陡坡更是要牛的老命!为什么没有人心疼老牛?”

    一时间,平台上雅雀无声,一双双目光齐刷刷向狐不平看来。

    狐不平吓了一跳,连忙道:“有负山撵不坐,为何要坐牛车,累死一头老牛,够坐几次负山撵了吧?我说得难道不对吗?”

    花狐、青丘月和狸小凡暗暗叫苦,狐不平就是个有啥说啥的直肠子,从前苏云的眼睛还没好时,他们便总是担心这只小狐狸会说漏嘴,因此每次都要去堵他的嘴。

    苏云眼睛好了之后,他们便放松了警惕,不曾想到了朔方城,还是被狐不平的破嘴捅了篓子。

    那牛车车夫也向他看来,苏云走上前一步,挡住那老车夫的目光,淡淡道:“圣人弟子休怪,我弟弟是黄口小儿,口无遮拦,还请恕罪。”

    这时,车厢从里面打开,一个白袍及地的少年低头走出车厢,道:“怎么会怪罪呢?这原本是我的错。周伯是我邻居,住在隔壁,听说我要参加大考,便星夜起床,要用牛车送我。我也是糊涂,不忍拒绝老人家,这才上车。却不想会因此累到老人,更不想会因此累到老牛。”

    他直起腰身,无暇的脸庞让在场的少女屏住了呼吸,头脑中一片空白,耳畔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即便是男子,也对他生不出嫉妒之心,相反内心一片平和。

    那白衣胜雪的男子来到拉车老牛身旁,轻抚牛头,亲吻牛的额头,哽咽道:“你受累了。”

    那老牛前膝跪下,竟然对他流下了眼泪。

    周遭的士子感动莫名,一个少女落泪道:“牛流泪了,为圣公子的慈悲流泪了!”

    她突然又气得浑身发抖,转头指责狐不平:“连牛这样的畜生都知道流泪,知道感恩,知道同情,你连畜生都不如!”

    四周顿时传来七嘴八舌的指责声,都是指责狐不平,颂扬圣公子的慈悲。

    狐不平呆了呆,想要为自己辩解,声音却根本没有那些人响亮,也根本没有人听他的。

    这时,白衣男子起身,摇头道:“诸君请不要指责他,他毕竟年幼。”

    “圣公子真是善良!”又有人高声颂德。

    四周又是一片颂德的呼声。

    狐不平茫然,看了看这些处于一种不可理喻状态的人们,心中有些惶恐,扯了扯苏云的衣角,带着哭腔道:“小云哥,我真的错了吗?城里好可怕,咱们回乡下吧……”

    “你没有错,我们也不必回去。”

    苏云的声音传来,语调平和,道:“说真话的人被排挤回去,沽名钓誉的人大行其昌,世间没有这样的道理。”

    花狐微微皱眉,他从苏云的语调中听出强烈的愤怒,有些不明白苏云的愤怒从何而来。

    他仰起头,看到苏云还是站在狐不平前方,面朝破旧牛车的方向,一动不动。

    花狐呆了呆,只见苏云的双眼一片雪白,都是白眼仁,没有黑眼瞳!

    花狐心中一惊,立刻知道这是有人以无比强大的气血,压迫苏云,让他的眼睛中的气血倒流!

    这导致了苏云的“眼疾”复发,变回了瞎子!

    但这并非是针对苏云,而是针对狐不平!

    狐不平说出真话的时候,有人针对狐不平发动了气血镇压的攻势,苏云觉察到这一点,所以横身挡在狐不平面前!

    他从白衣圣公子下车便一直挡在这里,说明针对狐不平的气血压迫一直都在!

    苏云的愤怒,正是来源于此。

    下手的那人持续这么久的气血压迫,是要把狐不平脑中的气血逼出大脑,让他变成一个白痴!

    狐不平只是说出了真话,有这么大的罪过吗?

    花狐向苏云对面看去,白衣圣公子已经不在那里,那里只有驾车的周伯,老态龙钟,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老人。

    “圣公子的邻居,恐怕是一个灵士,而且是灵士中的高手,否则不可能压制住小云!”

    花狐悚然,想起临邑村狍鸮的话:“城里人吃人,不吐骨头!”

    周伯驾着牛车,缓慢的离开,苏云的眼瞳渐渐出现,渐渐恢复。

    花狐担忧道:“小云,你……”

    “没事了。”

    苏云摆了摆手,目光落在那位白衣圣公子身上,低声道:“这个人,他的名声就是他的命!动他的名声,他便敢要你的命!圣人的弟子如此,那么圣人呢?”

    他有些后怕,心中更多的是愤怒。

    刚才如果没有他挡在狐不平面前,这段时间,狐不平的大脑一直处于缺血状态,肯定会脑死亡,即便不死也会变成一个白痴!

    “圣人弟子的名声……”苏云哼了一声,迈开脚步,向白衣圣公子走去。

    “小云!”

    花狐看出他的心意,急忙抓住他的手,低声道:“那是圣人弟子!圣人在朔方城权势滔天,圣公子也得士子们爱戴,你动他,群情激愤,这些士子会把你打死的!”

    苏云手掌如同蛟龙般游动,从他手掌中脱出,径自向白衣圣公子走去:“二哥,我又不是暮气沉沉的老头子,要这么多算计做什么?天市垣的少年,何时怕过这些?不能动,我偏偏要动一动!”

    “你!”花狐咬牙。

    双马尾女孩忽闪着大眼睛,好奇看着这个矮小的娃娃,道:“二哥……”

    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见他们都叫你二哥,所以也叫你二哥吧。二哥,刚才那个小云要干什么,你这么生气?”

    花狐气道:“他要去打人!”

    “打谁?”双马尾女孩兴奋的问道,向苏云那边张望。

    人群将白衣圣公子包围,到处都是激动的面孔,恭维的声音,许多士子以能见他一面为荣,以能与他说一句话为荣。

    白衣圣公子无不含笑以对,耐心十足,没有半点的不快。

    苏云拨开人群,径自走到白衣圣公子面前,卷着袖子。

    白衣圣公子怔了怔,笑道:“兄台?”

    嘭!

    苏云的拳头狠狠落在他的左脸上,力量爆发,猿公诀第一式,白猿挂树!

    白衣圣公子的身体像是被一股斜向上的力量抽出了人群,旋转着向后飞去,整个人在空中转体了十几周,这才狠狠的摔在地上。

    苏云收回拳头,在惊愕的士子人群中突然双腿曲蹲,纵身一跃跳到半空。

    下一刻,他落在白衣圣公子的身前,双足落地时发出咚的一声大响。

    白衣圣公子脖子有些歪,双手撑地摇摇晃晃的爬起身来,他刚刚站稳的那一刻,苏云已经提膝狠狠撞在他小腹上。

    蛟龙吟,蛟龙出渊的散手,被他以膝为武器,施展出来力量极为刚猛霸道。

    “你……”

    白衣圣公子大怒,正要催动气血反击,突然双腿一软,噗通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哇哇呕吐起来,狼狈不堪,再无刚才的白衣胜雪的公子形象。

    “圣人弟子,不过如此。”

    苏云转过身来,迎面便见数百士子站在自己面前,面色愤怒无比。

    “你为什么偷袭圣公子?”一个女孩面容扭曲,厉声喝问。

    “他弄脏了圣公子的衣裳!”有人尖声叫道。

    “他把圣公子的脸打肿了!”有人哭了。

    “圣公子吐了!”

    ……

    突然,苏云衣衫被自身狂暴的气血冲得隆起,开口爆喝:“都给我闭嘴!”

    四大雷音融合所化的龙吟声与鹤惊空的声音混在一起,像是从天上袭来,压制全场所有人的声音,让人头脑一片空白,顿时鸦雀无声,无人再说话。

    苏云目光扫了一周,冷声道:“有能耐保护你家主子的,便在天临上景图中打死我,没能耐便不要像小雀子一样唧唧喳喳,徒增厌烦!”

    他正欲从人群中穿过,突然身后传来白衣圣公子的声音:“兄台站住!”

    苏云停下脚步,侧头。

    白衣圣公子抹去嘴角的脏东西,喘了口气:“你放心,我不会像你偷袭我那样偷袭你,我会给你公平对决的机会,在天临上景图中与你一决高下。我不知道你为何偷袭我,为何折辱我,但我不能让师门受辱!”

    “切。”苏云嗤笑,抬起脚步拨开人群。

    有一个少年士子挺直身子挡在他身前,目光喷火,狠狠的瞪着他,厉声道:“圣公子在跟你说话呢……”

    苏云手掌一拨,压在少年士子脸上,将那少年士子压得掼在地上。

    那少年重重栽地,鞋子飞上半空。

    苏云从他身边走过,淡淡道:“我揍他,与你何干?”

    刚才压住怒火的人群顿时又群情涌动,一个个士子飞速扑来:“邵军士子受伤了,你不能走!”

    苏云脚步不停,黄钟浮现,钟声一响,一只只白猿跃出,灵猿三十六散手四面八方攻去,冲来的士子顿时倒了一地,哀嚎遍野。

    苏云迈步从倒下的人群中走过去,嘴角动了动:“我揍他们,与你们何干?”

    宅猪:又到周一了?宅猪叹了口气,把两条腿卷曲起来,穿上特制的裤子,趴在滑板车上,——这样看起来两条腿都像是断的。宅猪一手拿起破碗,一手撑地滑车,乞讨的眼神看着来来往往的读者大爷,他的嘴角动了动:大爷行行好,票……于是大爷们便痛痛快快的投了推荐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