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长生的奥妙(周一求推荐)
    锦绣图下的平台上,几个西席惊慌叫道:“快来救人!”

    少女梧桐被送出锦绣图,五脏六腑都处在破裂的边缘,口中不断有血涌出。

    这在历次的大考之中是从不曾发生过的事情,在锦绣图中受伤,最多是皮肉之上,不可能受到致命的伤害。

    十锦绣图可以保护士子不受致命伤,但是这个姑娘却在锦绣图中受了致命伤,难道说有哪个士子能对抗得了十锦绣图的压制不成?

    一位位西席先生仰起头,仰望十锦绣图,目光闪动:“图中剩下的那最后一个士子,恐怕便是复生的人魔!”

    “七天之前,我还是天门镇的少年,我身边有四只狐狸,他们是我同学。”

    苏云靠在天楼秀景最高层的宝座上,看向门外,门外有着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宫殿的门户,门外是碧玺般的天空。

    “那时候我唯一烦心的事情,就是镇里面有一位我尊重的老人可能不是人。”

    他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心中泛起闲愁:“这才过去七天时间,我怎么便被卷入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之中?”

    他步履蹒跚的穿过长廊,来到宫门前,双手搭在栏杆上。

    眼前的世界依旧明媚靓丽,海市蜃楼所化的大漠挂在天上,旁边便是高入云霄的梧桐树,长桥如虹,穿过云层蜿蜒而下,卧波湖上。

    灵界中的时间仿佛不流动一般,永远的固定在这一刻,没有烦恼,没有忧愁。

    “乡下的孩子进城上学读书,为什么这么难?”

    苏云叹了口气,挪动一下右臂,他的右臂火辣辣的疼。

    右臂又废了。

    他嘀咕着抱怨一句:“我只是想进城,和二哥想和弟弟妹妹一起读书而已……”

    突然,天空中出现老者左松岩的面孔,巨大的眼睛像是天空中多出了两轮太阳,骨碌转动一圈,终于寻到苏云的身影。

    “左仆射,我如你所愿,击败三万士子和人魔,拿到了第一。”苏云面色淡然,仰头道。

    呼——

    左岩松的面孔在天空中移动,排开天上的云彩,甚至把太阳挤到一旁。

    那张面孔低垂下来,漂浮在苏云的面前,比天楼还要庞大,气吐如风,气吁如雷:“击败了人魔?你说你击败了人魔?”

    “天楼秀景的地面上,有她的血迹。”

    苏云抬头仰望那巨大的面孔,依旧沉稳无比,道:“你可以查验。”

    左岩松的左眼突然啵的一声从眼眶里跳出来,落地长出两条腿脚,迈步往天楼秀景中走去,眼球后面还有长长的视神经和直肌斜肌。

    “有血迹并不能代表什么。”

    那只长出双腿的眼球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我适才感觉到有股可怕的力量突破了十锦绣图的镇压,那显然不是你所能施展出的力量!倘若你就是人魔,那么便是你突破了十锦绣图的镇压,击伤了士子梧桐!”

    话虽如此说,他还是走入殿内,采集了一些血样。

    苏云面不改色,道:“是我自身的力量,突破十锦绣图的压制,击伤人魔。人魔,正是排名第二的士子梧桐。”

    尽管眼前这一幕极为荒诞离奇,但他却见怪不怪。

    这里是锦绣图内部的灵界,灵界中发生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毕竟这里是梦境,性灵所居之地。

    那眼球走了回来,纵身一跃,跳回眼眶里,左右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在眼眶里扎根。

    天空中的左松岩挤眉弄眼,过了片刻才恢复正常,冷笑道:“上使,你的意思是说,你自身的力量,还在十锦绣图之上?适才是你强行突破十锦绣图的压制,击伤了人魔梧桐?”

    苏云无奈的点了点头,试探道:“我这么说,是不是没有人相信?”

    “连我都不信!”

    左松岩飘在天空中的老脸皱紧眉头:“即便我知道你是天道院士子,又知道你是大帝派来的使者,我也无法相信你能战胜人魔,更不相信你能突破十锦绣图的压制。”

    苏云沉默片刻,道:“你不信的话,其他人更不会信。”

    左松岩点头:“没错。”

    苏云叹了口气,调动气血,涌入双眼,激发八面朝天阙,顿时天门再度开启。

    轰——

    十锦绣图中的灵界顿时地动山摇,与天门的力量相冲撞,让整个图中灵界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毁灭!

    苏云散去元气,天门关闭,这股恐怖的冲击这才徐徐停止。

    左松岩脸色大变,看着苏云眼中有些敬畏:“前辈高寿几何?”

    苏云错愕。

    左松岩肃然道:“没想到前辈是与裘水镜那小子一样驻颜有术,让我误以为是少年,没想到却是天道院的老怪……老前辈!难怪可以战胜人魔!前辈稍安勿躁,容我去想个主意。”

    苏云连忙道:“仆射,你误会了!仆射,仆射——,跑得真快!”

    锦绣图上,左松岩悠悠醒来,急忙来到裘水镜身边,裘水镜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让童庆云等人不敢近前攀谈。

    左松岩顾不得许多,低声道:“水镜,图中的苏云,是你们天道院的哪位前辈?”

    裘水镜惊愕,转头看向他,露出不解之色。

    “你不用瞒我了,呵呵!”

    左松岩冷笑道:“你们是东都大帝的使者、钦差,来我朔方明察暗访,你在明,苏云在暗!那苏云前辈,肯定是天道院的老怪物,一身修为实力极其恐怖,即便是文圣公的性灵神兵都压不住……”

    裘水镜挑了挑眉毛,抬手道:“你先等一会儿,我思绪有些乱,容我捋一捋。”

    左松岩耐着性子走来走去,裘水镜过了片刻才整理出前因后果,试探道:“我是皇帝派到朔方的钦差,我在明?苏云是皇帝派往朔方辅佐我的暗使,在暗?”

    左松岩冷笑:“装,你再装!”

    裘水镜定了定神,道:“你刚才说,苏云突破文圣公十锦绣图的镇压,因此你称他为前辈,觉得他是比我们俩还要古老的怪物?”

    左松岩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裘水镜道:“他不是。他是我教的。”

    左松岩闷哼一声,原本便不高的身子顿时矮了一大截:“糟了,辈分一下子掉了两辈!”

    裘水镜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随即被他隐藏起来,淡淡道:“你不必把我当成你的前辈的前辈,我不会占你这个便宜。”

    左松岩吹胡子瞪眼,咬牙道:“你已经在占了!不说这个,苏云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眼中有东西。”

    裘水镜迟疑一下,还是道出实情:“他眼中的东西至关重要,关系到长生的最后一步。当年平帝命人前往天市垣的天门镇,为的就是研究这个东西。”

    左松岩打个机灵,声音沙哑道:“就是这股力量,让十锦绣图这等圣人之宝也压制不住,人魔也无法侵占他?”

    裘水镜点了点头:“你应该知道七年前天门镇的那场剧变。苏云的眼中,便是天门镇的研究成果。”

    左松岩面色凝重,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长生的奥妙,藏于他的眼中……天道院都是些什么怪物……”

    裘水镜目光奇异,却没有指出他的错误。

    “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怎么洗去他身上的人魔嫌疑。”

    裘水镜道:“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人魔,那位人魔小姑娘很懂得操控人心。”

    左松岩松了口气,笑道:“这有何难?你是捐出十锦绣图的那位前辈,又是前代帝师,大帝的老师,适才你又力敌老无人区叛乱,平定了一场大劫。现在你的威望,只消挑起舆论,稍加推波助澜,只怕能够与朔方的圣人相提并论!你说苏云不是人魔,谁敢质疑?”

    裘水镜恍然大悟,这便是人心向背!

    现在他的威望,甚至可以一言定人生死!

    苏云留在天楼中,静静等候,他一直都很有耐心。

    过了良久,他四周的天空渐渐变得黑暗,苏云定神看去,只见自己又落在平台上,四周也都是士子。

    ——普通士子对人魔一事一无所知,只知道老无人区妖魔鬼怪来袭,全城搜捕的事情。

    “这三万士子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度过了多么危险的一夜。”

    苏云环视四周,心道:“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他们真幸福。”

    他本以为自己会被人重重盘问,但是没有料到的却是来了几个自称是文昌学宫、九原学宫和陌下学宫的首座西席先生,来劝说苏云报考他们学宫。

    “走开走开!”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走上前来,闲云道人蛮横的把那几位首座西席先生推到一边。

    涂明和尚满面和善,宝相庄严,合十问讯,诚挚道:“小施主考得第一,可喜可贺,我们文昌学宫乃是四大学宫之魁首,小施主是否要来我文昌学宫?”

    其他三大学宫的首座西席先生冷笑不已,等着看笑话。

    “好啊!”

    苏云大喜过望,朗声道:“久闻文昌学宫继承文昌帝君的衣钵,教书育人,劝人向善,培育国之栋梁,乃天下官学之楷模。今日士子苏云,能够得文昌学宫青睐,足以光耀门楣了!”

    平台上一片哗然。

    三万士子交头接耳,这次大考第一的士子,竟然要报考文昌学宫?

    各大学宫的西席先生更是惊愕,随即化作愤怒:“文昌学宫好不要脸,往自己脸上贴金,欺骗士子!”

    当即有几位先生便要上前,与闲云涂明理论。

    这时,圣公子白月楼走来,躬身道:“涂明大师,我也想拜入文昌学宫求学,恳请成全。”

    四周又是一片哗然,那几个学宫的首座西席险些昏死过去,文昌学宫何时成了香饽饽?

    连圣人的弟子竟然也要去文昌学宫求学!

    李竹仙挤入人群,恶狠狠的瞪了苏云一眼,向闲云道人道:“道长,我也想报考文昌学宫!”

    平台上顿时闹翻了天,吵嚷声一片。

    圣公子白月楼自然不必提,朔方李家的李竹仙却是位列前二十的士子,李家是本地世家,深知文昌学宫的底细,居然也要报考文昌学宫!

    “听说李家的大公子李牧歌,报考的也是文昌学宫。难道这文昌学宫不是排在四大学宫的第四,而是第一?”有士子议论道。

    少女梧桐躺在担架上,被人抬了过来,气若游丝道:“道长,大师,学生也想拜入文昌学宫。”

    四周更是喧嚣,连这次大考的第二名,也要报考文昌学宫了?文昌学宫是要上天了不成?

    就在这时,叶落公子挤入人群,叫道:“我也要报考文昌学宫!”

    众人本来在哗然,闻言突然安静下来,无数双目光纷纷落在叶落公子的身上。

    接着,众人移开目光,继续哗然,议论纷纭。

    宅猪:临渊行上三江推荐了,而且又是周一,又到了我馋你们身……呸呸是馋你们推荐票的时间了!求推荐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