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我想飞升
    兽撵向学宫深处驶去,苏云心头一片愁云惨淡,心道:“水镜先生说,我是因为劫灰怪案被左仆射他们误以为是东都来的上使,让我从劫灰厂查起。也就是说,涂明、左仆射和水镜先生,都认为劫灰厂有问题。”

    他目光闪动,看向窗外。

    窗外是文昌学宫的湖泊,水面上方挂着一个赤膊男子,有一位学宫老师模样的人正在调整钓竿,打算用那男子钓鱼。

    ——下方的鱼群已经迫不及待的跳出水面了。

    湖边还有些刚入学的士子在一旁观摩,那学宫老师道:“考砸了的士子,就是这个下场!”

    苏云收回目光,心道:“他们都会认为劫灰厂有问题,那么童家的劫灰厂,看来是真的有问题。好,我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就查一查童家劫灰厂!”

    对于童家,他没有多少好感,毕竟昨晚暗杀他的林清盛等士子便是来自朔方学宫,而朔方学宫的仆射童庆云也是来自童家!

    苏云甚至怀疑是童庆云想除掉他这个“天道院上使”!

    若是劫灰厂有问题,那么童庆云也有问题。

    兽撵来到半山腰前的一片楼宇,苏云坐在车上看去,只见这片建筑半楼、半山、半田园。

    那楼宇是依山而建,削了半块山崖,把山崖分为两层,楼宇第二层建在山崖第二层上,山崖第二层有几亩花园。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可以看到有山泉水如细细的瀑布从崖壁上流下,汇入花园的鱼池中。

    鱼池上有一道小桥,鱼池四周是花草树木,水在桥下流淌。

    而在一楼有两三亩农田,耕得很细,没有大块的土,靠近一楼的种着一些花草,因为下雪的缘故,已经枯萎。

    兽撵停了下来,苏云与花狐等人下车,走入这片楼宇之中,只见楼内是殿堂般的客厅,又高又宽敞。

    无论门窗,还是柱子墙壁,无不雕龙画凤,客厅与书房一应俱全,笔墨纸砚屏风壁画,琴房厨房,应有尽有。

    即便是墙上挂着的劫灰灯,也比其他地方的劫灰灯更加精美,雕琢成龙戏珠或者凤衔珠的形态,既可以照明,也可以作为装饰点缀山水居。

    青丘月、狐不平和狸小凡在山水居里四处乱跑,挑选房间,花狐也冲了过去,苏云听到楼上楼下传来一声声愉快的尖叫。

    苏云来到二楼,推开后门看去,楼中的花园和后山映入眼帘,山泉倾泻,注入园中池塘。

    池塘水溢流出,化作一道细细的小河,少年穿过树林来到桥上,只见桥下有鱼六七尾,或红或白,游来游去。

    “大师,这栋房子应该不是士子所居之地吧?”苏云打量山水居,回头笑道。

    涂明和尚迈步走来,道:“这里叫山水居,的确不是士子住的地方,而是左仆射的一处宅子。他宅子多,你们尽管住在这里。毕竟……”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上使晚上去查案,进进出出,不方便住在神秀楼。那里人多眼杂。”

    苏云被他笑得心里发毛。

    涂明和尚告退,道:“士子开学,要等到年后了,不过留校的士子有几十上百人。这里的吃喝用度,一应俱全,上使不必烦忧。若是有需要,尽管告诉我。”

    苏云称谢,起身相送。

    他回到山水居,青丘月一阵风跑到他的面前,紧张的小手攥紧放在胸前,躬着身子两只脚踩来踩去,央求道:“小云哥,我可以变回狐狸撒欢吗?”

    狐不平、狸小凡也跑了过来,抱着小手仰着头,央求似的看着苏云。

    苏云无奈,点了点头:“就一会儿。”

    三只小妖孩欢呼一声,立刻变回三只狐狸,把衣服甩到一边,在山水居里一边尖叫一边放肆的跑来跑去。

    “二哥也可以变回狐狸撒会欢。”苏云向花狐道。

    花狐哼了一声,仰起头:“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撒欢?我比你还大了一岁呢!”

    过了片刻,花狐见他们三个玩得实在太疯,自己体内的野性也蠢蠢欲动,忍不住道:“我就玩一小会儿!”说罢也变回狐狸,大呼小叫的去了。

    苏云长长舒了口气,坐了下来,耳边传来小狐狸们的吵闹声,他心中波澜泛起。

    “现在我要面对的危险实在太多了。相同境界,我不是人魔梧桐的对手,我能击败她靠的是我高出她一个境界,并且施展仙剑斩妖龙那一招剑术!倘若魔女修炼到蕴灵境界,杀我易如反掌!她绝对会报这个仇!”

    “另一个威胁便是圣公子白月楼。虽然不如人魔的威胁大,但是他进入蕴灵之后,朔方圣人亲传他蕴灵功法,我若是没有能够与圣人功法相差不多的功法,估计要败在他的手中!”

    “还有便是林清盛!毕竟是两年前大考的第一人,实力非凡,在音律之道上的造诣极高!两个月后那一战,我必须做出十全准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天门后的那个世界,那口仙剑还在等着我。若是不能让我的实力有大幅度提升,恐怕再进去便必死无疑!”

    “再加上,现在盯上我的人不在少数,想要除掉我的人更多。毕竟已经有人猜测我是东都大帝派来的上使了。”

    “而且我还要去查劫灰怪案!”

    苏云生出一种强烈的紧迫感,魔女梧桐转生,没有选择大肆杀戮提升实力的路子,她转生之后应该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

    但是她毕竟是人魔,手段极多,而且一百五十年前她便能与真龙同归于尽!

    她的资质悟性极高,对苏云的威胁最大!

    “必须尽快提升修为,提升实力!是了,天道院,我去学天道院的蕴灵境界功法!”

    一念及此,苏云当即调动气血催动天道令。

    他的灵界之中,苏云的性灵来到天道院的门户前,双手用力推开那神圣殿堂的门户,大步走了进去。

    “但愿这次不会再遇到那个名叫弟平的士子。”

    苏云走入天道院,四周的景致从无到有,一座座宫阙凭空涌现,天道院的士子也像是虚空中走出一般,映入他的眼帘。

    “朔方苏云!”

    苏云听到这个声音,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他循声看去,果然“弟平”那个病怏怏的少年正站在不远处一座阙门下。

    “苏云士子,又见面了!”帝平兴奋的冲他招手。

    苏云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帝平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所以等在这里。”

    苏云左右看了一眼,四下里无人,心道:“倘若他再胡说,那就狠狠揍他一顿……”

    帝平仰头看着那座阙门,笑道:“天道院乃是元朔最大的圣地,也是最强的圣地,这里聚集了整个元朔最聪明的一批人,有着各种各样的天赋。苏云士子,你打动裘水镜的天赋是什么?”

    苏云微微一怔,摇头道:“水镜先生没说过,我也不知。”

    帝平诧异的看他一眼,道:“裘水镜向来清高又自视极高,对其他人看不上眼,认为其他人都比自己蠢,他是最聪明的那个。你能获得他的认可进入天道院,肯定有过人之处。”

    他又仰头看向那座阙门,道:“你看这一面阙,你能看到什么?”

    苏云仰望那座阙门,只见这阙门与他眼中的八面朝天阙有些类似,但是上面的浮雕不同。

    他眼中的八面朝天阙烙印,其中的浮雕栩栩如生,蕴藏精神,而这面阙门上的浮雕却缺少神韵,雕琢得并不完美。

    而且,这面朝天阙的浮雕神兽种类也不太一样。

    他心中疑惑,却没有说出来。

    帝平抬手掩住嘴剧烈咳嗽,过了片刻才平复下来,道:“当年皇帝派出元朔最强的名宿,前往天市垣研究天门鬼市,这些名宿将他们的研究所得送到天道院。后来,这些人在天门镇制造出八面朝天阙。可惜,天门镇被毁,真正的朝天阙已经消失。”

    苏云疑惑道:“那么这面朝天阙是怎么回事?”

    “仿的。”

    帝平叹了口气,道:“天道院将他们送来的研究所得整理一番,仿造出来许多朝天阙,这是其中一面。有传闻说这里面记载着长生的奥秘,可惜八面朝天阙被人偷走了……”

    苏云心头怦怦乱跳。

    朝天阙不知所踪,但他的眼睛中有着朝天阙的烙印!

    这个叫弟平的人,似乎知晓他的来历,似乎知道他来自天市垣无人区,因此才会向他提起朝天阙的来历!

    “这六年来天道院的士子研究朝天阙,开创了许多非凡的功法。”

    帝平面色苍白,气喘吁吁道:“但是这些功法或多或少都有破绽,都存在弊端,没有一人能够做到功法大一统。我就是因为尝试将这些功法大一统,结果修得一身伤病。”

    苏云不解道:“既然知道不好,那何必再修炼下去?”

    “因为可以长生。”

    帝平老气横秋道:“你还年轻,不明白这些东西。这样,我来问你,一个贫寒之家想要栽培一个士子,寒门士子想要飞黄腾达,光耀门楣,与世家子弟平起平坐,这需要多少年?”

    苏云微微一怔,思索片刻,道:“需要二三十年。”

    “错了。”

    帝平冷笑:“最低需要三代人。第一代士子拼命的往上爬,哪怕他爬到位极人臣的地步,哪怕他权倾天下,他都不是世家。在世家大阀面前,他还是低人一头。只有他的子嗣能继承他的家业,做到家业不倒,他的孙子才有资格与世家子弟平起平坐。所以,需要三代人,三代人的必须有能力有作为。”

    苏云沉默下来,他也想往上爬,他也有着野心。

    但是想从他这个阶层跳到下一个阶层,实在太难了。

    帝平继续道:“一个寒门士子成为世家,如此艰难,几乎毫无希望,相当于一次飞升!想要成仙,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更加困难!对于已经踏在这个世界顶峰的存在来说,这也是一次提升!”

    他剧烈咳嗽起来,眼神中却有异乎寻常的光彩迸射出来:“我想永远的活下去!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希望,我都要抓住!”

    他猛地转过身来,盯着苏云:“苏云士子,你想长生吗?”

    苏云茫然。

    帝平抓住他的双肩,有些疯狂道:“从朝天阙里整理出来的功法,就在文渊阁中!你只需要去文渊阁,便可以得到这些功法!”

    苏云挣脱他,摇头道:“我只是想来学习一门蕴灵境界的功法而已,什么长生,与我无关。”

    “文渊阁就在那边!”

    帝平抬手指向右前方,哈哈笑道:“你会看的,你一定会看的!”

    苏云快步走开,心道:“这个弟平,怕不是个疯子!你把自己炼得疯了,我还会去看那些残缺不全的功法?”

    文渊阁是一座五层楼阁,一楼管理文渊阁的守藏史是位白发老者,向苏云道:“你面相陌生,是头一次来?文渊阁中有书怪,名叫莹莹,你呼唤一声,她便会现身,帮你寻到藏书。想看什么书,问她便可。”

    苏云惊讶不已,询问道:“书也可以变成妖怪?”

    “书可以成怪,不可成妖。”

    那守藏史也是学富五车,道:“性灵依附在动物身上是妖,依附在植物身上是精,依附在没有生命的东西上便是怪。有些灵士生前喜欢读书,死后性灵不灭便依附到书中,化作书怪。莹莹生前是一个喜欢读书的女孩,死后便化作书怪。”

    苏云称谢,走入藏书阁第一层,呼唤道:“莹莹!”

    “来啦!”

    他身后的书架上传来嘭的一声,苏云急忙看去,只见一本厚重的书籍突然化作一阵浓烟,浓烟散去,书籍消失,一个只有书本高的女孩子飘在书架间,在一排排书籍前飞来飞去。

    女孩飘散着头发,身上的衣裳像是霓裳不断变化颜色,围绕苏云飞了几周,忽而停下坐在苏云的肩头,右手托着下巴,看着苏云侧颜,饶有兴趣道:“你想看什么书?”

    宅猪:新年快乐,四千字大章奉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