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变种灵兵(周一求票)
    苏云左手抄进衣袖,他的右手袖兜里藏有两件东西,一件是劫灰怪的血肉所化的劫灰,另一件便是楼班交给他的那块木头盒子!

    楼班与苏云一起在天市垣的天门鬼市中摆摊,这个木头盒子从他死后到现在便没有卖出去过,无人敢为他完成死后遗愿。

    苏云准备离开天市垣进城,在大人物庙偶遇楼班,楼班便把木头盒子塞给了他。

    楼班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他木头盒子是一把钥匙,让苏云去朔方城下,看看他生前藏的东西是否还在。

    苏云一直随身带着木头盒子,视若珍宝,与神仙索一样珍贵。

    这木头盒子一直没有异状,像是个实心木头,但是现在,木头盒子突然便躁动起来!

    “楼班摊友所说的城下,不是指城楼或者城墙,而是朔方城的地下!”

    苏云握住那木头盒子,手掌被震得有些酥麻,整条右臂也被震麻了,急忙把木头盒子从袖兜里取出来。

    只见那木头盒子嗡嗡作响,几乎无法抓住。

    很快,苏云便注意到盒子并非是在震动,而是这盒子是由无数个肉眼几乎无法看清的小方块组成。

    此刻不知什么缘故,这些小方块在不断自我重组,重构,让盒子的形态由内到外发生改变!

    正是因为组成盒子的小方块是由内部开始改变,导致以为盒子在震动,而现在盒子改变到外围,这才被他发现端倪!

    木头盒子在眨眼间,便化作了一口三尺木剑,苏云握住木剑的剑柄,剑身在重构,突然嗡的一声轻响,剑尖弹起。

    就在此时,一声呼啸由远及近,速度极快,苏云心头一跳:“蛇含剑!刚才杀死那头牛的是全村吃饭的蛇含剑!”

    那声音正是蛇含剑的声音,应该是循声而来,听到声音便自动追击。

    刚才木头盒子震动发出的声响有点大,导致蛇含剑追踪过来!

    苏云不假思索,迎着那呼啸声一剑挥去,在挥出这一剑的时候他才后悔:“糟了!蛇含剑锋利无比,那口剑是全村吃饭炼出来用来切开自己皮肤以便蜕变的!我这木剑恐怕……”

    他刚刚想到这里,木剑与蛇含剑已经碰撞,只听嗤的一声轻响,苏云感觉到手中的木剑微微一沉,随即恢复如常。

    咻——

    一口雪白的断剑从苏云耳边飞过,苏云急忙侧身,那断剑剑尖咄的一声射入石壁之中。

    另一边,一口断剑呜呜飞走。

    苏云惊疑不定,抬起木剑看去,只见木剑毫发无损,他向前看去,但见那断剑正是蛇含剑,被斩断一半,飞行时姿态有些不稳,发出的声音也更大了。

    山崖下,石柱如林,石林中一个黑衣道人张口,那断剑飞入他的口中,变成一颗断掉的牙齿。

    黑衣道人正是全村吃饭焦叔傲,微微皱眉,道:“遇到高手了,断了我的剑。”

    他旁边传来轻笑声:“叔傲,我传授你的真龙十六篇,与你极为契合,你的实力在朔方已近算是一流水准,朔方城能够斩断你的剑的人不多。”

    说话的那人正是少女梧桐,依旧是红色的衣裙,行走在遍地黑色的地底显得极为醒目。

    焦叔傲皱眉道:“但是此人却切断了我的剑。”

    “你感受到元气的对抗了吗?”少女梧桐问道。

    焦叔傲摇头。

    “这就是了。”

    少女梧桐笑道:“没有感觉到元气对抗,说明对方的灵兵极为锋利,并非是修为在你之上,无需担心。你用我教你的龙牙篇,再炼一口龙牙剑,便不会被此人的宝物所斩断了。”

    焦叔傲称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口鼻之中气血氤氲涌动,却是拔下一颗牙齿含在口中,炼制龙牙剑。

    “这口剑,真的是木头做的?”苏云惊讶的举起木剑,想要借着劫灰灯打量,但又唯恐暴露自己。

    “木头盒子一定是因为来到这里,被这里的某种力量所激发,化作木剑形态。”

    苏云轻轻抚摸木剑,触感温润,不像是金铁之物,但是木头很难锻造得如此细腻,想来是楼班用了异种材料的缘故。

    木剑浑然一体,丝毫感觉不出是由无数个肉眼无法察觉的小方块拼接而成的,锻造技业之精之妙,令人叹为观止。

    “木头盒子变成剑,是因为钥匙是剑的形态,还是说因为我心心念念的便是那口天门后的仙剑的缘故?”

    苏云剖析自己的内心,长久以来,他最担心的始终是那口仙剑,担心自己下次进入另一个世界便会被仙剑夺取性命。

    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念头无形之中影响到了小木块,他必须排除这种可能。

    “倘若我心心念念的是我的大黄钟呢?”

    他摒弃杂念,不再去想仙剑,而是观想大黄钟。

    突然,他手中又传来嗡嗡嗡的震动声,过了片刻,木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口黄钟,七层黄钟刻度在不断旋转,黄钟内部甚至还有着致密的齿轮在转动!

    苏云盯着这口黄钟,过了片刻,低声道:“齿轮的刻度并不十分精确,忽刻度转动一年,会误差一秒的时间。看来楼班摊友的这种刻度方法,并不完全精确。”

    他在学旧圣经典时,野狐先生讲过旧圣之中如何切圆,计算圆周率。楼班用的方法类似,也是切圆法,那些细微到几乎不可观察的小木块,便是切圆法的体现。

    倘若切圆法可以无限细分下去,小木块无限小,那么对时间的计算便会越来越精确,但永远也不会计算出正确的时间,总会有点误差。

    “对了,小木块变成黄钟,倒是挺奇怪的。”苏云挠了挠头,有些后知后觉。

    这种变化类似天门后的那个世界里的仙图,会随着别人的心意而发生改变,这就非常奇妙了。

    苏云心念微动:“不知道木块所化的黄钟,能否与我的黄钟融合?倘若能够完美融合的话,岂不是说我便有了自己的性灵神兵?”

    他的头顶,性灵神通大黄钟不疾不徐的浮现出来,比苏云手中的小木钟要大了百十倍。

    而且,大黄钟的忽刻度上浮现出蛟、猿、毕方、日月的烙印,小木钟上则没有这些烙印。

    苏云正在思考如何才能让二者相容,却见性灵神通大黄钟随着他的心意慢慢缩小,逐渐与小木钟一般大。

    他心头怦怦乱跳,连忙压制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的让两口钟重叠。

    大黄钟是性灵神通,有形无质,可以与气血相合展现出惊人威力。

    而大黄钟与小木钟相合之后,小木钟表面的忽刻度上竟然也立刻多出蛟、猿、毕方、日月的图案烙印!

    苏云催动气血,与钟相容,但见木钟变得金灿灿的,钟上忽刻度的各种烙印宛如活了过来一般,有着各自不同的神采!

    “这不就是我的灵兵吗?尽管刻度运转不太精确,但也勉强可用!”

    苏云又惊又喜,定了定神,低声道:“楼班摊友的这份情,有些太重了。”

    楼班交给他的这个木块一直被他所忽略,他觉得小木块只是一个钥匙,作用比不上神仙索。

    他珍视摊友之间的友谊,这才接下小木块,帮楼班完成遗愿,在他内心中,丝毫没有占楼班便宜或者得到一件宝物的想法。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小木块的珍贵与不凡。

    虽说士子在官学里学到的功法都是一样的,但是也有如苏云这样的异类,修炼了多种不同的功法。

    这些士子的灵兵很难炼制,他们掌握的功法多,思维多变,难以被传统的功法所束缚。

    他们的灵兵自然也更难炼制。

    而楼班的这个创举,相当于变种灵兵,以细致入微的模块作为基础构件,组合成不同的灵兵形态,尽管在准确性上无法达到极致的完美,但对于苏云这样多修的士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苏云迈开脚步,突然一步踏空,从崖壁上向下坠去,坠落十多丈,他手中的小金钟突然旋转分解,化作一双毕方神翼出现在他的身后,苏云迎风振翅,一飞冲天!

    全村吃饭焦叔傲与少女梧桐已经来到地下劫灰城的边缘,四周来来往往都是忙碌的矿工,还有灵士镇守,极为森严,但是这些人对焦叔傲和少女梧桐却视而不见,仿佛看不见他们一般。

    人魔善于玩弄人心,制造幻境,哪怕是从这些矿工和灵士身边走过,他们也一无所知。

    突然,焦叔傲眉头动了动,仰头向上空看去,只见地下劫灰城上方是一片黑暗,除了从朔方城扎根下来的铜柱之外,看不到其他东西。

    朔方城,像是参天巨木,而这些铜柱,便像是参天巨木的根须,扎根在劫灰城之中。

    这场面的震撼,言语难以形容!

    “叔傲,跟上我。”

    少女梧桐回头,笑道:“离我太远,他们便会发现你。”

    焦叔傲定了定神,连忙跟上她,道:“地底居然有这样的城市,劫灰厂看来不仅仅是劫灰厂这么简单,我看劫灰厂的厂督,更像是想把这座劫灰城挖出来!”

    少女梧桐笑吟吟道:“这就是无知者无畏。这些愚蠢的人类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却不知道,这劫灰城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能掌握的。这是上一个世界毁灭时劫火所留下的灰烬,是上一个世界的灵士用他们的气血所化的灰!”

    她森然道:“这灰烬里面隐藏着尚未燃尽的余烬,稍有不慎,余烬便会复燃,劫火将会把这个世界引燃,让朔方城,甚至整个世界都化作劫灰!而余烬中的生物,便是劫灰怪!”

    焦叔傲不禁打个冷战,道:“所以,我与前辈一起制止他们,决不能让他们肆意妄为!”

    少女梧桐露出浅浅的笑容:“阻止他们?嘻嘻……”

    宅猪:又到周一了,你们老实的躺在床上为国家做贡献,就不要出门也不要工作了,宅猪和其他作者会努力码字更新,让你们躺在床上做贡献时有点乐子可干,再顺带投点票票啥的,你就说美不美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