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水上格杀
    苏云醒来,张开眼睛,只见自己依旧坐在水榭堂前,薛青府并不在对面,书怪莹莹则在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见到他醒来,不由发出一声欢呼。

    苏云试图起身,腿脚酸麻,站不起来。

    莹莹连忙让他躺下,这女孩飞上前,殷勤的给他敲腿脚,助他活动血脉,道:“你在这里坐了十天了,虽然有人喂你吃喝,但是身体这么久不活动,难保有些不自在。”

    苏云徐徐催动气血,气血在手脚中流通,这才好一些。

    苏云起身,活动一下,手脚还是有些无力,问道:“薛圣人呢?”

    “刚才还在这里。”

    莹莹道:“说你快要醒了,便走开了。”

    苏云惋惜道:“没能亲自谢一谢他。水镜先生说知识有价格,这次薛圣人教导我太多知识,我不知该偿付多少钱财。”

    他抬起手掌,托起莹莹,心中微动,黄钟浮现一角,把莹莹送入自己的灵界之中。

    苏云向圣人居外走去,一路上薛青府都没有现身相见,待走出圣人居,他回头看了看这片古sè古香的宅邸,心道:“圣人居中共有一千零六十八副面具,我遇到一千零六十五个面具,然后便找到了薛圣人,那么……”

    他微微皱眉。

    “那么什么?”莹莹趴在他的性灵面孔前,好奇的问道。

    苏云沿着街道大步向前走去,道路两旁是一些低矮的房屋,这些屋舍也尽显古朴,里面居住这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其中便有周伯。

    周伯只是这里的怪人之一。

    苏云向这片小镇外走去,心中想说的话,他的性灵替他说了出来:“那么其他两副面具,为何没有出现?薛圣人的另外两副面具又是什么样子?”

    他看向圣人居四周,这片古sè古香的城镇很是平和,行人,晒太阳的老人,路边吃草的老牛,像极了人间烟火,却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薛青府,真的是真正的他吗?薛青府,是否只是他的一副面具?”苏云心道。

    莹莹在他的灵界中飞来飞去,检查他的神通,笑道:“不论薛青府的真正面目是什么,他这十天对你还算不错。你的神通更加完美了,而且你的洞天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她兴致勃勃,飞入苏云的洞天,只见这座洞天像是黄钟的内壁,可以看到冬天内层有着十二神魔烙印,而在洞天外层则有着一层层刻度。

    这里面元气充沛,天地元气源源不断涌来,苏云的性灵浸淫其中,进步飞快!

    “以这个速度修炼,再过半个月,你可以尝试一下打开第六洞天!”

    莹莹欣喜道:“说不定你可以提前修炼到第六洞天,挑战薛圣人,比挑战七大世家的灵士进步更大!”

    苏云来到这座城中小镇的一道桥梁上,过了这道桥,前方便是朔方城的高楼广厦,繁华无比,而桥这边则是尽显古拙。

    一位身着灰sè衣袍的少年站在拱桥的中央,屹立在桥上望着桥下,桥下有流水,很是清澈,可以看到几尾闲鱼悠然的摆着尾巴,在桥下游动。

    苏云想起另一条河,那里已经干涸,堆满了杂物。

    那灰衣少年头顶也有流水潺潺,只见他头顶有一片山川,山间小溪涓涓流淌,从山上流下汇聚在一起,化作一袭瀑布从崖前倾泻而下。

    他的性灵神通仿佛一卷山水画,挂在天空中,随风飘荡,尽显诗情画意。

    苏云走上桥梁,甚至听到鸟儿的鸣叫声从其人的神通里传来,如此惟妙惟肖,令人叹为观止。

    他从一旁经过,即将与那灰衣少年错身过去时,只听那少年的声音传来:“文家,文昭之。”

    苏云停步。

    那灰衣少年收回看向桥下的目光,转过头来,沉声道:“文家,文昭之,请苏士子赐教!”

    苏云转身,深深看了这灰衣少年一眼,道:“文家的老神仙大价钱,买我最后一个挑战文家。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灰衣少年文昭之点头。

    苏云道:“在你前面还有林、武、田、周四家,你不必急于一时。”

    “因为,他们也来了。”文昭之淡漠道。

    苏云微微一怔,向桥的另一端看去,只见拱桥对岸,一栋高楼的yīn影下,田家田英、武家武胜、周家周玺台、林家林清盛迈步走出yīn影。

    苏云轻笑一声,文昭之爆喝,高山上冲落的瀑布突然扬起,化作滔滔大水向苏云冲去!

    “哤咕——”

    那水流迸发出惊人的吼声,一条条水龙从瀑布中冲出,张牙舞爪,嘭嘭嘭,冲击在拱桥上!

    苏云在他这一击落下之前,纵身跃起,跳出拱桥。

    文昭之头顶浮现出六大洞天,性灵站在洞天之中,疯狂催动神通,突然间这条河道中大水弥漫,在文昭之的神通驾驭下如同洪水泛滥,倾泻而下,带着恐怖的威能!

    噗噗噗!

    水面炸开,一条条水龙翻江倒海,自下而上向苏云冲去!

    苏云人在半空,还未做出应对,便见头顶一座大山镇压下来!

    “轰!”

    河面上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无论是下方的水龙,还是上方的大山,悉数轰击在苏云身上!

    空中山石破碎,四下乱飞,水龙冲击,水花四溅,一股股飓风呼啸,四下扫去。

    “我这些日子一直跟着老祖宗勤修苦练,为的就是为我文家争一口气!”

    文昭之站在水面上,大水汹涌,从他脚下流过,一道又一道水龙不断破水冲出,冷笑道:“年轻人,你太冲动了,根本不知道世家的底蕴是何其恐怖!你欺辱文家,不能就此善罢甘休!须得拿命来换!”

    突然,只听咚的一声巨响,苏云双脚落在水面上,竟然像是毫发无损。

    他头顶一座如同大钟一般的洞天徐徐转动,隐约可见苏云的性灵坐镇其中,大钟洞天转动之时,他四周一条条水龙嘭嘭炸开。

    文昭之脸sè大变,突然脚下条条水龙飞舞,载着他在河道上狂奔,向下游而去,与此同时,他的神通不绝,纷纷向苏云攻去!

    苏云头顶洞天旋转,无论是水龙还是山峦,还未接近便统统破碎。

    “苏士子,你挑战我七大世家灵士,可没有说过是单对单挑战!”

    武胜、周玺台、田英和林清盛也在河岸上狂奔,林清盛抬手一挥,河水中一根根琴弦浮现,林清盛一边狂奔,一边疯狂拨动琴弦,琴声中竟然响起厚重的龙吟,一道道无形的利器破空,向苏云杀去!

    周玺台身后一面面旗帜飞扬,猛地一摇,旗帜腾空,九面大旗上绣着狻猊、囚牛、霸下等神兽,却是龙生九子,纷纷从旗中飞出,杀向苏云!

    武胜爆喝一声,身后突然浮现出一面大鼓,大鼓的鼓面竟然是夔龙的龙皮,鼓上骚赫然是一颗颗夔龙头。

    武胜脚下一顿,手持大锤,一锤敲在鼓上!

    咚。

    河面炸开,苏云被冲击得以更快速度向下游冲去,空中便是林清盛的琴音所化的无形兵刃,如同无形的龙鳞,咻咻咻从苏云身上划过!

    同一时间,水龙自下而上卷起,将苏云死死缠住,让他无法动弹。

    武胜猛地纵身一跃,跳到半空,身后浮现出六大洞天,催动手中大锤,向苏云轰然砸下!

    另一边,田英纵身一跃,头下脚上从这条河道的上空跃过,她的手中一张大弓出现,弓身上密密麻麻的龙鳞飞速生长出来!

    大弓的两端化作龙口,口中吐出一根龙筋炼就的弓弦。

    田英以弓箭为神通,脚在上头在下,便开始弯弓射击,一道道箭光直指苏云灵界中的洞天咻咻而去!

    她的神射与其他擅长弓箭神通的人不同,田家的神射被称作杯弓蛇影,又叫含沙射影,专射性灵,能够暗箭射入灵界,将人的性灵射杀,令人防不胜防。

    他们五人几乎同时出手,五人的实力比十天前进步不可谓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神速!

    这十天来,各大世家的老祖宗、老神仙亲自现身指点他们真龙功法,讲解其中疑难,甚至亲自传授他们神通,指正他们的错误!

    他们十天时间,便胜过以往半年的苦修!

    完全可以说,这十天的经历,超越了他们之前所有所学所悟,以至于他们这次出关,便径自前来堵截苏云,一雪世家之耻!

    “轰!”

    滔滔河水上空,剧烈的神通爆炸传来,他们五人的神通速度不同,到达苏云身边前后不一,只听爆炸一声接着一声。

    待到田英的龙箭射来,射入苏云灵界,突然只听“咣”的一声钟鸣,箭光纷纷破碎!

    田英心中一惊,身形落在河道的对岸,她一边继续向前疾驰狂奔,一边向河中看去,不由得瞳孔骤缩!

    只见苏云人在半空,身上衣物毫发无损,洞天也未被破去,性灵也没有半点损伤!

    甚至连攻击速度最快的林清盛,也未能破开他的黄钟防御,——他的破绽,似乎也不存在了!

    就在田英望去的一瞬间,苏云一拳轰向挥锤向他砸去的武胜,田英眼睁睁看到武胜前方的夔龙鼓炸开,而在夔龙鼓后方的武胜也突然整个人炸开,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力量撑爆一般!

    下方,长河奔腾,速度越来越快,突然整条大河化作怒龙,流水化作四肢,在文昭之的催动下,大河如龙,张开血盆大口向苏云咬下!

    苏云在半空中抬脚,重重扫去,又是咣的一声钟响,大河所化的龙首炸开!

    文昭之吐血,跌入水中,随即勉力催动一条水龙将自己负起。

    那条水龙载着他跳跃连连,跳到他的神通上。

    那是一幅山水画,大水汹涌从画中流出,文昭之被水龙带着爬到崖顶,向外看去,只见周玺台的龙生九子旗相继爆碎,只剩下九根旗杆。

    旗杆咄咄射出,将周玺台穿胸,带着那周家少年的尸体跨河飞过,钉在地上。

    文昭之心头一惊,急忙取出自己得到的灵兵,却是一杆画笔,这画笔乃是他不久前从雷击谷得到的宝物。

    文昭之手持画笔,大笔如椽正要作画,突然苏云一拳轰入画中,那钟声震荡而来,画中山水尽碎,文昭之一身骨骼尽断,尸体从碎画中跌落下来!

    对岸,田英一边奔行,一边飞速向苏云射去,就在此时,她突然看到苏云的洞天旋转,带着苏云性灵呼啸而来。

    “不对,我和他的灵界何时相通了?”

    田英刚刚想到这里,苏云的性灵已经杀入她的灵界,将她性灵轰杀。

    田英顿时倒地,被惯性带着连翻带滚向前跌出十多丈,撞在一株大柳树上这才停下。

    琴声铿锵,杀气腾腾,一道道神通切在苏云身上,苏云迎着琴声行走,从河面上来到岸边,看着还在努力弹琴的林清盛。

    “你我之约,还有十四天。”

    苏云从林清盛身边走过,淡淡道:“我说过,两个月取你性命,多一天,少一天,都算我输。林士子,珍惜这十四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