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甄选开始 脚踏实地
    比试台上的候选们都是百里挑一的奇才,虽性情不一,动作却很一致,上台后各选了空位站定,彼此隔开一段距离,每个比试台上都有数十个身影,无任何指引之下,仍是井然有序,没有一丝混乱。候卿在上台时略扫了一眼,待站定后便没有再张望,目不斜视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便在候选入位时,台下众神也在忙着选位,因藤草可随心而动,不少都选择停于半空,视野更佳,只是都一律自觉地低于佐神的玉座。有氏神参选的氏族自然都聚集在对应比试台周遭,其他神族则随自己喜好,因土正比试台在正中的位置,也可看到另两边的比试情况,故而聚在黄帝选域的神族最多。

    台下众神坐定后便也不再大幅度挪动,台上的候选也都已到位,青鸟当即宣道:“佐神之选开始——”

    整个悬圃顿时鸦雀无声,聆听青鸟宣布甄选规则,道:“终试分三回,第一回为群试,由三帝出题;及第者进入第二回,两两对战;胜出最多的两位进入最终回,通过三帝考验者便为佐神!”

    顿了一顿,青鸟接着道:“第一试,群试题面——”

    话音落下,便见三帝各自施展起了神术,过得片刻,土正候选面前各现一片田地,火正候选面前各现一处沮洳(jù

    ù),而木正候选面前则各现一林枯木。接着,三帝又设下了结界,将候选们一一隔开,无法互相窥视,也隔绝了比试台外的声音,不过围观众神却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便听青鸟又宣道:“炎帝题曰——沮洳取火!黄帝题曰——瘠田丰登!青帝题曰——枯木逢春!”

    此时,另有三只青鸟各顶着一只漏壶飞来,三帝神座边顿时藤草成案,青鸟将漏壶置于案上。

    “限时一壶,开始——”

    三只青鸟同时啄开壶底小洞,滴水声声,众神翘首以待。围观的神族中,有不少心里都犯起了嘀咕,神族都会化物,这题面对于寻常上神来说也属易事,根本难不倒台上的精英,若是所有候选都进了第二回,这对战起来要比到何时?不过能见识到各族精英对战倒也不枉此行。只是众神虽然心有疑惑,倒没有窃窃私语,这题是三帝亲自出的,他们可不敢妄议帝神。

    候选中已有开始催动神力对着题境出手的了,候卿则一直没有动静,看着眼前这一块不毛之地若有所思。记忆里九黎也曾历经过一场大荒歉,那年无旱无涝,却颗粒无收,连果树都枯萎殆尽,百姓日日食不果腹,到后来鱼畜几尽,老弱妇孺难以为继,为此,女巫戚与蚩尤都是成天奔波,想尽了办法,所幸蚩尤最终不知从何处求来了良土,一寸寸换土,方不至饿殍遍野。

    “成!”

    已有候选完试,想来是以神术变幻完成的,候卿细细咀嚼着题面,却不觉得这题会有如此简单,他思忖着,若是往后九黎再遇那般的荒灾瘠田,自己如今倒是可施土行神术来解,但神力并非无穷无尽,神术也会消散,仅凭神术变幻,消散过后必又打回原形,治标不治本,须得彻底将这瘠田转为沃土方可治本。

    念及此,候卿有了主意,只是时间不多,须得用上全力,候卿不再耽搁,立即神显,随即催动神力,双拳半握,片刻后,掌中生出沃土,候卿眸色一亮,将手中沃土奋力压于一寸瘠田之上,以神力将沃土逼入瘠田中,候卿双瞳渐呈青色,便见瘠田震动,金光微闪下良次渐渐交融,此消彼长,一寸瘠田由此化为了沃土。

    见这法子有效,候卿心下稍安,随即一刻不停,寸寸如法炮制起来。只是这法子耗时不说,还十分耗神力,过不多时,候卿已是满头大汗,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流,眼看便要落到他的眼睛里,他只觉得面上突然一痒,那滴汗竟是没流下来,不过候卿此刻并无暇管这些,只当是花絮之类,未放在心上,他专心致志,并没有注意到大汗淋漓的自己竟再没有一滴汗水滴落下来。

    随着漏壶内的水一滴滴落下,示意完试的声音此起彼伏,候选们都已陆陆续续完成,候卿却没有心急,保持着换土的节奏不变。

    围观的共工氏族却是捏着把汗,因为不但候卿还没完成,连句龙也还在对着整片瘠田不知做着什么,看上去也是耗时耗力,如赤娆这般的急性子,完全不明白这么个简单的题面他们到底在磨蹭什么,恨不得冲到场上去教他们,身子不由越坐越前面,几乎都要贴到结界上去了,突然身下藤草被拉了一拉,便将她拉回了原处。

    赤娆本就一颗心提在嗓子眼,被这么一打扰,唬了一跳,很是气恼,但回头发现拉她的是共工,满脸的怒气也只能都鼓到了腮帮子上,而共工此刻却仍是一副懒懒的神情,好似对眼下的焦灼一点也不上心,还颇有闲情地给了赤娆一个“放心”的眼神,赤娆无语,一氏二选可能连第一试都过不了,他怎么还能这般云淡风轻?赤娆又往他身旁瞥了瞥,觉着还是阎正那万年不变的严厉神情更应景。

    “成!”

    “成!”

    便在水滴即将落尽之际,终于等来了候卿与句龙的这两声示意,共工氏诸神总算舒了口气。

    漏壶水滴尽,青鸟遂宣道:“止——”

    候选之间的结界立即消去,候卿化回人身,也没东张西望,仍目不斜视看着前方。

    接着,三帝起身,候选们齐齐垂目。

    过了好一会儿,候卿只见他跟前的田地上被撒上了一把种子,见状,候卿心里倒有了底,看来他没猜错。片刻后,这种子便开始发芽生长,长势倒是不急不徐。

    其实此刻土正候选们的种子都已发芽,有些甚至长势惊人,围观众神都不怎么惊讶,心中纷纷猜测着筛选标准,会是完成的顺序,还是作物的长势?

    却见黄帝悠然上前,众神屏息,以为便要宣布结果,黄帝却突然催动神力,向着所有田地用力一挥,便见不少田地上的作物竟都纷纷开始枯萎!

    众神面面相觑,候卿却是松了口气,所幸方才没有投机取巧,果然,他的作物依旧穰穰。

    待黄帝神术过后,比试场上仍未遭殃的作物只剩下五株,其中便也包括句龙的。

    火正、木正候选们的成果,也同样经历了两位帝神的“摧残”,皆只留下寥寥数个幸存的。

    “浅术易逝,如扬汤止沸,非为民尔,无以为佐。”

    这话并非青鸟的宣声那般尖细,而是声如洪钟,句句叩心,正是黄帝所言。

    众神俱是一凛,低头垂目,不敢作声。

    三帝没有再多言,皆转身回座,青鸟便宣了起来:“以下诸神可进入第二试对战,火正候选,燧人氏允叒,耆童氏重黎,耆童氏吴回,金乌氏雷罗;土正候选,共工氏句龙,共工氏候卿,涂山氏风青,涂山氏司墨,信君氏丰祁;木正候选,邡风氏湛林,邡风氏辰周,少皞氏日重,弁兹氏虞来,墨江氏穆真——”

    话音落下,几氏欢喜几氏愁,但在五帝面前,众神不敢造次,喜怒都不敢太过外露,只是目光交接,偶有耳语,也都是轻叹。

    进入第二试的仍留在台上,其余落选诸神对着三帝一揖,纷纷退下了比试台。

    三帝收回神术,比试台上又恢复了原状。便听青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宣道:“诸位请在台上自行休整,一漏壶后进行第二试——”

    候卿听到重黎、吴回、句龙都进入了第二试,稍稍舒了口气,便也没兴趣再去顾其他,反正等下对战时自然可以看个清楚,现在扫一眼也没什么必要,况且方才那一试,他耗用了不少神力,一漏壶的时间用来恢复可谓不多不少,浪费不得,当下席地而坐,化出守御界,便开始恢复起来。

    而台上其他候选也是一样,偶有一两个抬眸,也只是略扫一眼,便都自顾自使起了守御术。

    许是五帝在场的缘故,台下众神也没有闲聊喧哗,静候着第二试开始。

    当候卿觉着体内神力又重新充盈起来的时候,漏壶滴尽,便听青鸟宣道:“第二试,两两对决,抽顺序——”

    话音落下,候卿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叁”字,随即消散而去,片刻后,眼前又出现了几排字,是涉及他的对战场次:

    第二场,共工氏候卿、涂山氏司墨

    第四场,信君氏丰祁、共工氏候卿

    第六场,涂山氏风青、共工氏候卿

    第八场,共工氏候卿,共工氏句龙

    候卿扫了一眼便记住了,而这些字也很快消失了。

    此时青鸟又宣道:“为公平起见,比试期间其他候选不可窥视,不可下台——”

    候卿便见周身又如第一试时多了个结界,只是此番不同的是,他除了听不见场外的声音,连比试台上的动静也无法耳闻了,不过候卿也不在意,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