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三章 欲顺天规 愧上不周
    忽觉有衣袖拭目,女巫戚回过神来,原是已泪眼婆娑。

    候卿不知女巫戚何以心伤,正一边小心地为其拭泪,一边认错道:“母巫勿伤心,是孩儿错了,孩儿以后一定好好控制住自己!”

    女巫戚心下感动,怜爱地抚了抚候卿的头,唏嘘道:“好孩子,母巫没有伤心,与你更不相关。”

    说完,女巫戚又沉默了下来,半晌,终是下定了决心,拭干了泪水,郑重道:“罢了,你本是神裔,我这般逆天而行,倒是害了你!神裔在成年前都应留在神族,成年后便可离开神界,你,你很快便要成年了,还有……还有十年罢了,我不可再这般自私了!明日我便去寻蚩尤主神筹谋!”

    却不知那边厢,蚩尤早已往不周山去了。

    不周之山,有缺而不合,属昆仑山系,乃山上山,顶天立地。

    山下有两黄兽守之,山外设有结界,凡人只见冰天雪地无路可走,实则山中鸟语花香,山清水秀。

    山中流有寒暑水,一路灌育着解忧花,黄华而赤柎,其叶如枣,其实如桃,食其实可治忧郁。

    寒暑水源于不周山坳,源头呈环形,所环之处乃不周神殿,后有异门,可往冥之幽都,主神便是控水之神共工氏。

    蚩尤与共工自幼相识,乃手足之交,故而虽是外族,亦可随意出入不周神殿。

    这便已行至殿厅口,只觉殿内竟似是有一股妖气!忙进殿一看,果然瞧见共工正与一兽妖猜谜,不觉失笑道:“你这可够热闹的,连妖都能进神殿了,不怕你族中那些老顽固们给你点颜色瞧瞧?”

    彼时因灵物所在地皆灵气横溢,人界不少生物羡人族之形,慕人族之慧,便借助灵气自行修炼,这便有了妖族。成妖后便可化人形,通人语,行人事,只不善人性,所思所想比人族简单许多。

    灵兽本就通灵,亦会神语,自认高人一等,并无修炼成妖的,妖族大多为凡兽所成。修炼之路道阻且长,又伴着凶险,故而成妖十分不易。

    彼时,妖族并不会冒犯人族扰乱人界,更不可能累及神族,故对于妖族的产生,神族并不十分在意,只对于这低人一等的族群,很是不屑罢了,因此,大多神族在人界设下的结界,也会将妖族阻挡在外,神殿更是禁地。

    但共工本就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谁能入神殿全凭他喜好,当下冷嗤一声,道:“他们敢来叽歪,我就给他们开个染坊!”旋即拉着蚩尤,一脸兴奋道:“快来看,此为罴,别看他一副憨样,善识心之术,连神都逃不过!”

    蚩尤闻言,微一挑眉,凑了过去。

    共工见蚩尤将信将疑的样子,啧道:“浮游,来,露一手给蚩尤看看!”

    被唤作浮游的罴妖遂往前一跃,窜至蚩尤跟前,与其四目相对,只见浮游忽地眸呈蓝色,蚩尤便觉着自己的目光亦突然间好似被锁住了一般,只能看着浮游的双眼,动弹不得!便听浮游问道:“你来此做甚?”

    蚩尤还来不及反应,惊觉自己竟已不由自主地在心里默念起了来此缘由,不觉皱起了眉头。顷刻间,便听浮游恍然点了点头,开口道:“相劝共工,带回次子候卿,放过女巫戚。”说完,便径自跃开了去。

    此言一出,蚩尤结舌,共工瞠目。

    少顷,蚩尤轻咳一声,叹道:“这识心术倒是当真了得!”

    共工心中已是了然,对着浮游挥了挥手,示意他先退下。待得浮游离开,共工垂目道:“是戚巫。”

    蚩尤坐了下来,点头道:“嗯,你当初受神召去捉拿饕餮,离开九黎时,她已有了身孕。“

    共工并未抬眼,沉声问道:“你一直都知道?”

    蚩尤赧然,挠了挠头,道:“并非有意瞒你,这,这,这关乎九黎全族,我,我……”

    “你怕我一怒之下会上报天厅,灭了九黎?”共工此时抬起眼来,深邃的黑眸盯着蚩尤,直看得他有些发毛!

    蚩尤连连摆手,否认道:“没,没有,怎么可能,我这是,我……”

    却听共工的声音中已有了丝怒气,打断道:“我们多少年的交情,你这般看我?!”

    蚩尤竟有些慌了神,霍然站了起来,指天发誓道:“绝无此意!我怎会疑你?!我蚩尤若有半点疑心,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

    “行了,行了!”共工睨了蚩尤一眼,嗤道:“胡言乱语的,也不怕一语成谶!”

    蚩尤见他并未动真怒,稍放下心来,但还是歉然道:“终究还是瞒了你,抱歉。”

    共工默然端详了他一会,终是叹了口气,道:“若要迁怒,她早已遭天谴了。”

    蚩尤神色一黯,悻悻坐了下来,顿足道:“当初强取相思蛊,便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可不管怎样,害你失了困灵索,让饕餮给逃了!我,我真的,我……”蚩尤再说不下去,每念及此,他都是愧疚难当!他知共工有意放过了女巫戚,放过了九黎,当初共工隐瞒真相,揽下了一切罪责,最终失了水正之位,这份恩情,自己便是肝脑涂地也不为过,可不管怎样,他还是因对女巫戚的那份私心,不慎毁了兄弟前程,伤了兄弟情义!

    却见共工摆了摆手,道:“都过去的事了,不必再提。”说着顿了顿,迟疑道:“是那孩子,出了甚事?”

    蚩尤这才想起了正事,连忙说道:“他叫候卿,已至韶年,天赋异禀,一点即通!若是寻常,按这般天赋,我加以点拨倒也过得去,可他拥有五行之力,且还不止一行!水土兼具!我已无能为力,他的五行神力日显,几乎失控,如此下去,恐成一患!”

    共工一怔,诧异道:“水土兼具?!”

    蚩尤点了点头,道:“绝无虚言!”

    共工沉吟片刻,喃喃道:“确实应带回神族,只是……当初相思蛊一事外界不知,我族中的司戒神却是知晓一二的,当初是他替我疗的伤。”

    蚩尤不由皱眉道:“阎正?他那个性子,倒是有些麻烦……”

    共工思忖了一会,对蚩尤道:“我想些法子罢……“

    蚩尤见共工已然应下,遂起身道:“那我这就回去知会他们。”

    却被共工拦了下来,道:“不急,待我先去禀明赤帝。”

    蚩尤听着有些困惑,不知为何要禀明赤帝,将半神带回神界虽较为罕见,但也不算异常,照理无需禀明五帝。不过蚩尤也未多想,只当是共工想要堵住阎正的嘴罢了,遂点了点头。又见共工神色黯然,知他不豫,忍不住劝道:“当初戚巫为保子,险以命抵,自此巫力大损,不可逆转,也算自食了恶果了。况且,九黎灵脉已断,她也是时刻受着煎熬的。”

    共工闻言,其深不见底的黑眸中似是起了涟漪,而再看间却已了无痕迹,仿佛错觉一般。

    蚩尤见他静默不语,心道是该让他独自静思,便告辞道:“我还是知会他们一声,好让他们有所准备。那我,先走了。”

    临行前,又回头道了句:“稚子无辜。”见共工神情无异,便大步流星而去。

    只是不知待他走后,共工又呆坐了多久。

    蚩尤回到神殿之时恰见女巫戚在殿外徘徊四顾,身后紫槭随风而舞,落叶翻飞,蓦然恍若那年深秋,物是人犹在。

    女巫戚恰也瞧见了他,立刻快步上前,吞吞吐吐了半天,不知如何开口。蚩尤心里苦笑,好似只要与那父子俩相关的,她都是这个样子,分明从前那般活泼无忌,如今却成了这般优柔寡断。

    还是蚩尤先开了口,道:“我已经告诉共工了,他会将候卿带回。”

    女巫戚一怔,一时五味杂陈,如鲠在喉。蚩尤只见她这番喜笑颜未开,愁已上眉头,欲言又止,欲走还留的模样,便依然静候如既往,心之所期,万一而待。

    怎奈入耳的,却是女巫戚如蚊细声,期期艾艾道:“他,他可有……他可会……”

    蚩尤微不可察一声叹息,道:“放心,他不会亏待卿儿。”

    便见女巫戚先是松了口气,又有些神色索然,蚩尤只觉苦从中来,无奈道:“还不去知会卿儿。”

    女巫戚如梦初醒,略一躬身行礼,便转身疾步而去。

    风起叶落,蚩尤伸手欲接,槭叶却划过指尖,直奔流水而去。

    蚩尤看着那一树紫槭,有些恍神,若当初没有应下一时兴起想要来人界看看的共工,没有带他来九黎……蚩尤轻叹一声,移开了视线。

    是夜,风愁云念,各怀心事皆无眠,怕是难熬,一日三秋度如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