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四章 人言可畏 澧水遭袭
    既已下定决心要送候卿回神界了,女巫戚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与族人坦言候卿的神族身份,却岂料之后几日,九黎族人颇有些自顾不暇,只因族人们接二连三地染上了怪疾,类瘟疫,面如灰土,浑身无力,继而神智不清、昏迷不醒。

    起初族人只当是瘟疫作祟,并未太在意,因为彼时灵药遍布人界,槭谷旁的余泽中便有许多珠鳖鱼,食之可治防瘟疫。族人们因此纷纷去往余泽捕鱼。

    不想竟皆是徒劳,患疾者未被治愈,染疾者却愈来愈多,更有捕鱼者去而无回,这才人人自危!

    不过族人们仍以为是某种怪疾,便如往常一般,一起去寻女巫戚,巫祠一时间户限几穿。

    女巫戚也如往常一样,以蛊探疾患,心想着等治愈了族人,便借此说一下候卿之事,却不料探了半晌,竟什么也未瞧出来!族人们的体内并无病灶,根本诊不出疾因!女巫戚不由秀眉紧锁,沉吟片刻,对族人坦言道:“这疾症颇为怪异,我亦瞧不出名头,他们体内并无病灶,不似是患疾。”

    “那是什么?”有人忍不住问道。

    女巫戚摇了摇头,道:“我亦不知。”

    此言一出,大家静默了一瞬,继而哗然一片。这岂不是不治之症?!族人不由恐慌起来,疾患家属更是乱了分寸,便有呜呜咽咽的哭声传出,夹杂着一些狐疑揣测。

    女巫戚的虫蛊可入人经络,以其巫术引之,可探疾患,而她又有灵脉,可感应到灵物所在,对于九黎内的灵物可谓了如指掌。如此,既能诊断疾因,又可对症寻药,堪比神医。若是寻常疾患,族人会据经验自行去寻灵药,而但凡有新症或是顽疾,族人便会去寻女巫戚看症,无不是药到病除。故而从前即便九黎无需女巫请神,他们对女巫戚也是万分敬戴的,即便后来候卿出世,引得闲言碎语,族人还是心存敬意,不敢当面忤逆或流露分毫的,直至候卿变身,引得洪灾泛滥,才成了现在这番局面。

    女巫戚倒未被族人影响,取了一些灵药一一试过,却皆无起色,而疾患恶化很快,不出半日多已奄奄一息!女巫戚将可能有效的灵药皆试遍了,却丝毫控制不住疾症,也是急得满头大汗,料想这不寻常的疾症非同小可,当下也不再耽搁,匆忙往神殿去请蚩尤。

    候卿本在自己屋内,他的寝居实则离外厅颇远,但他听力超群,因此仍能听到外厅内的喧闹声,料想又是族人来寻女巫戚了,只是他自从知晓了自己即将要离开九黎后,这几日都在巫祠陪着女巫戚,并未踏出巫祠半步,不知族人此番又是所为何事。不过他从小不爱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眼下觉得应该事不关己,便也就没去多管闲事。只是没过一会,那喧闹声竟骤然停了下来,悄无声息的,反倒有些反常,他担心女巫戚,便也连忙往外厅去了。

    待他到得外厅,便见一地的疾患,触目惊心!

    而此时蚩尤也在,正在仔细查看疾患。族人们则在屏息等着蚩尤的结论,连女巫戚都是一脸焦急看着蚩尤,一时间谁都未注意到在柱子后的候卿。

    便见蚩尤细看后,眉头紧锁,推测道:“这确实不似疾症,应是恶兽所为。”而蚩尤未说出口的,是这些人竟然皆是精魂尽散!到底是什么恶兽,对这些人做了什么?!

    听闻竟是恶兽所为,众人大惊失色,便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好似沸腾了起来。

    蚩尤示意大家冷静,当下便令女巫戚马上召集所有族人,聚集在一处,女巫戚应声立即召来族中长老,三言两语说明了原委,让他们带族人前来巫祠。长老们知兹事体大,即便是黎长老,都没有二话,立即依言行事。

    而蚩尤也未闲着,只见他闭目了一瞬,同时摊开手掌,又是一握,随即似是将甚物往殿外一掷。族人看得云里雾里,候卿却看得清楚,有一些红色的物什,如烟火般绽入空中,而后消散不见。他不明白是什么,只觉得上面有蚩尤的气息。

    便在蚩尤与女巫戚忙着的当下,愈来愈多的族人聚集到了巫祠,九黎有八十一分族,族人众多,很快巫祠已容不下。蚩尤便开放了神殿,并让一众将受袭的族人也一并带往神殿,欲以神力为他们重聚精魂,便一起去了神殿。临去前在巫祠外设下结界,好护族人周全,千百年来他已习惯了催使神力时不神显,设结界时便也就按着习惯做了,回到神殿后才想了起来,但想着等下为受袭族人疗伤时神显也是一样的,便也就没放在心上。

    而不曾想,在巫祠中已安顿下来的族人们,此时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说,会是什么恶兽?”

    “不知道啊,印象里,九黎可从没有恶兽出没过,怎么会突然有恶兽来了?”

    “刚才来的路上,我听他们说,似乎是有人见到过一个可疑的身影。”

    “真的?什么样的?”

    “来,你们凑近点……说是,朱发蛇尾!”

    “什么?!”

    “啊?!”

    “那不是……候卿变了身的的样子?!”

    “嘘!仔细别被听见了!”

    “可盯梢的说好似没见着他离开过巫祠呀。”

    “这谁知道!你有看到过他么?”

    “可他为甚要害族人?他可是女巫之子!”

    “或许,或许确实不是他,而是他的……”

    “你别说,还真有这可能,要不然女巫怎的竟说瞧不出端倪,她可从未失手过,我才不信虫蛊没感应到!”

    “……”

    众人七嘴八舌的,虽然声音极小,候卿却是听得分明!听得族人愈说愈不像话,候卿气结,到得后来终是按耐不住,冲到族人面前,冷声斥道:“母巫以十分真心,竟换得十分疑心!你们简直愚不可及!背后非议算什么能耐,有本事当面对峙!”

    众人皆大惊失色,未料到候卿竟然在场,还将他们的闲话给听了去!他们都知道惹怒他的后果,私语时说得起劲,实则对他充满了恐惧,一时都吓得瑟瑟发抖,哪敢再吭一声?!

    候卿一步一步向他们走去,咬牙切齿道:“既未亲眼所见,又未核实查证,便这般信口开河肆意攀咬,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同样都是伤害他人,你们与恶兽有何差别?!”

    候卿怒气上涌,眸中渐呈青色,眼神中透着凛冽的寒意!族人见状哗然,纷纷惊恐后退,更有甚者已躲出正厅。

    “卿儿!”

    女巫戚一直在安置族人,直到此刻才发现这边异状,眼看大事不妙,连忙唤住候卿,欲让其冷静下来。

    候卿却已是意难平,怒不可遏,但又恐控制不了神力真的伤了族人,遂夺门而出,愤然离去!

    “卿儿!卿儿!”

    女巫戚追至庭院外,却早已不见了候卿踪影!

    候卿也不曾想去处,只任往一处狂奔。

    一口气奔至澧水之畔,澧水绕行槭谷,东流注入余泽。虽是盛夏时节,水中却清洌刺骨。候卿一头扎进水里,寒意上头,倒渐渐冷静了下来。

    忽觉水中有异,候卿本能地欲跃出水面,却不知被何物一把扯住,直往后拽!

    候卿大惊之下拼命挣扎,身后水流即成漩涡,但觉尾后一松,说时迟,那时快,身下一道水柱已将他顶出水面,急忙一跃上了岸。

    大气不及喘,水中怪物已挣脱水涡也上了岸,距其仅十余丈。

    候卿只见眼前之物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犬足,四鹰翼,浑身粗小刚毛,却竟无面目,颇为怪异。

    此物身子一抖,往前挪了挪,嘟囔道:“哦?半神。”

    候卿正诧异不见其口舌,这话音从何而来,却忽见此物猛地冲向他,吼声震耳:“天助我也!”

    转眼已近在咫尺,候卿急往后退,千钧一发之际,双手作势一挡,一心欲推开它,眼前随即多出一道水帘,水柱四射,当真将它挡了一挡。

    只倾刻间那物又卷土重来,候卿边闪边挡。

    那物瞧着圆钝,速度却是极快,虽不断被水帘相扰,攻势却丝毫不减,转眼间已将候卿撂倒在地!

    候卿大骇之下瞳呈青色,顿时大雨倾盆!又见蛇尾、再闻水声,只是这次,候卿却是心中一松。

    大水袭来,那物只得回身应付,但见它迅速缩起足翼,似陀螺般飞转起来,水花四溅,非但未被伤到,反而往候卿所在处飞速转去。

    候卿忙一跃而起,四下一望,眸中一闪,有了主意!当即便将那物往一旁峭壁引去,在其足够靠近时又骤然避开!

    那物紧追不舍,不出所料地不及转向,一头撞上了山壁,身后大水未止,冲将上来,霎时飞泥走石,山崩水啸!

    候卿此时已跃上半空,见洪水不止,泥石横流,怕是又要殃及族中,便似上回那般念想着停雨止水,但又不免分心盯着那物,因不得操控要领,自然并未奏效!

    候卿一时无措,正自伤神,却听“轰”地一声,只见泥石已破,那物兀自挣扎,眼看便要脱身!

    候卿心下大急,一心唯愿那泥石能缚住那物,不料泥石竟自己动了起来,真如他所想,缚住了那物!便见那物如陷泥泽,一时挣脱不得!

    然而,虽暂困住了那物,山下却已汪洋一片,澧水倒灌,眼看就要泛滥成灾,候卿心急火燎,不知该如何止水!

    这一分心,泥泽即松,便被那物挣脱了出来!其亟欲报复,一展四翼,咆哮着便往候卿处猛冲,势同瞬移,待候卿回过神来,已避之不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