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七章 初入不周 针锋相对
    一行往不周山而去。

    共工与重黎兄妹行得飞快,候卿亦紧随其后,倒是一点也没落下!他从小便发觉自己跑得飞快,异于常人,眼下算是明白了几分,应是与神族之力有关。

    正想着,便见重黎回过头来,对他大笑道:“你神速倒不弱呐!我们比一比怎么样?看谁先到!”说罢,便如飞箭离弓般猛地冲了出去。

    候卿眉峰一挑,亦跟着猛冲了出去!他自小都不敢撒开了跑,怕吓坏族人,眼下第一次这般随心尽情,甚是畅快!倒当真与重黎比试了起来。

    如此以神速而行,不一会儿便到了不周山。

    较之九黎,不周神殿实是宏伟许多,近看之下,竟高不见顶!整个神殿呈水蓝之色,所有立柱上都刻着行云流水,好不壮观!

    再往上看,只见殿门正上方的匾额下,有一大块印记,似是有什么被取走了一般。

    候卿正看得入神,一旁重黎忽地凑到他面前,将他吓了一跳,便闻重黎的声音道:“这个可是你父神的忌讳,以后别这么死盯着瞧了。”

    候卿见重黎并未开口,其声音却听得分明,心中不免纳闷,想那澧水怪物亦是如此说话,难道是腹语?

    心里这般一琢磨,倒不及深想重黎所言,便听到重黎的声音又小了些,道:“你父神本是玄祖,噢,就是玄帝,本为玄帝佐神,封为水正,可后来在与四凶饕餮的一役中竟失了困灵索,还让饕餮给逃了,后来也就失了水神之位。”重黎说着咂巴了下嘴,啧道:“话说这困灵索呐,乃玄祖的神物,传闻神族都能为之所困,可了不得了!听闻当时与共工叔父一同出战的还有好几位神,又有困灵索在,按说饕餮本是瓮中之鳖,却不知何故竟生此变故,也不知共工叔父着了什么道,竟失了手……”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重黎正说得起劲,身后忽传来吴回的声音,吓得他差点没跳开去。转头看去,只见吴回把头凑到了他们之间,遂抬手在其额上一弹,佯怒道:“我这正跟他说正经的呐,你个丫头片子捣什么乱?”

    吴回一脸委屈,哼唧道:“我好意来提醒候卿该进去了,不周几位叔父都等着呢!谁晓得你们在这般私话?”

    重黎闻言点了点头,对候卿道:“是该进去了,改日再与你说。”

    便欲拉着候卿往神殿去,却被吴回一把拉住道:“我们这两个外族,就别进去凑热闹了罢。”

    重黎一拍脑袋,笑道:“也对,倒是我糊涂了。”

    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七色海棠林,嘱道:“我们在那等你,待你出来,带你好好游览一番。噢对了,我比你虚长几岁,以后就叫你卿弟罢,可好?”

    候卿闻言不由一愣,一时有些恍惚。不知为何这声卿弟甚感熟悉,却又记不得个中缘由了。

    “卿弟?”

    重黎见候卿呆望着自己,不禁出声提醒。

    候卿回过神来,对着重黎略微一颔首,几番下来,他对这个火一般的少年颇有好感,遂对他一拱手,道:“多谢,黎兄。”说罢,便往殿内而去。

    进了神殿,只见共工坐在主位,下位坐着须眉有三,眉眼都与共工颇为相似。

    共工身旁则站着一青年才俊,目若朗星,气宇非凡,如绿竹猗猗,瑟兮僩兮。

    青年见候卿目光逗留,略一颔首,浅浅一笑,温润如玉。

    便闻共工介绍道:“这便是候卿,我与九黎女巫之子。”说着头往青年处一侧,道:“卿儿,这是你兄长,句龙。”又指向下位三神,道:“这三位是你叔伯,来见过长辈。”

    候卿依言上前行礼,叔伯们却是神情淡淡。

    左座那位更是冷嗤一声,道:“主神向来我行我素,凡事从不解释,今日这出可真是不习惯,一大早将我等召来,还道是有什么大事。”

    共工并未理会,往座位上一靠,懒声道:“话说,是有个大事的。我已赐候卿姜姓,入我氏神谱。”

    此言一出,除却句龙依旧神情自若,余者皆是神色大变!

    左座那神立即斥道:“半神怎可有任我氏主神之资格?!”

    共工眼皮都未抬,脱口驳道:“主神之位,能者居之,凡我氏神裔皆有资格相争。”

    “倘若半神复半神,岂不是有朝一日,都要拜在人族脚下?”

    “但凡有此实力,有何不可?”

    “可笑至极!若果真如此,如何在其他神族面前立足?”

    “行己之是,何惧其他?”

    “血统纯正才是根本,继承制度必须严谨!”

    “呆板只会埋没能者,将共工氏发扬增华才是正途!”

    “发扬?!水正玄冥之位都未保住!让那禺疆白拣了个便宜!谈何发扬?如今还想靠个半神来发扬我族?!简直可笑!大逆不道!”

    此话一出,众神色变。

    “阎正!”

    共工脸色铁青,声音沉了下来,道:“冲犯主神,才是大逆不道!司戒神也不例外!”

    听到阎正这个名字,候卿心下一凛,不由想起了蚩尤的嘱咐,遂悄然打量起了他。三位叔伯中,阎正与共工最为形似,但神色确是截然不同,共工时刻都是一副慵懒无所谓的模样,而阎正则总是双眉紧锁,其眉间都因此而形成了一道竖纹,看上去不怒而威!

    阎正感觉到候卿的注视,目光随即向他扫来,眼神凌厉,好似利刃,一瞬间候卿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压力袭来,竟压得他不自觉地想要弯下腰去!

    不过,候卿却未被阎正的这个下马威所慑住,而是被激起了倔气,非但眼神未逃离半分,而是狠狠地盯着阎正,死命地不让自己跪下,与那股神压硬抗了起来!直憋得他满脸通红,差点喘不过气来,忽觉浑身一松,压力骤消。

    原是共工不知何时已挡在了他面前,正厉色怒目,直视着阎正。候卿能感受到他身上亦散发着骇人神压!

    共工与阎正就这般针锋相对着,过了片刻,便见阎正闷哼一声,喘着粗气,却仍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指着候卿道:“就算,就算半神能任主神,也绝不能,绝不能是他!”

    神殿内气氛降到了冰点,坐于中座那神见势不妙,急忙轻咳一声,打岔道:“也未必就能任主神了,司戒神所虑言之尚早。至于姓嘛,也算不得什么,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主神之位终还是得凭实力,我不也是姓姜?”

    阎正冷哼一声,扭头不应,那神见状也不在意,淡淡笑道:“主神总是有分寸的,不然,我们先听听看,主神是为何要赐姓罢。”

    共工睨了他一眼,脸上又换上了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道:“候卿天赋异禀,稍加雕琢,必成大器!元智,你可会五行神术?”

    元智一怔,赧然道:“不会。”说着眼珠一转,问道:“他,难道会五行神术?”

    “嗯,水、土二术。”共工好似随口一答,也不去看他们什么神色,自顾自慢慢往主位踱去。

    诸神自然皆是一惊,连阎正都不由挑了挑眉,元智啧啧奇道:“竟会两种五行神术?!倒是稀奇得很。”

    此时共工已坐了下来,往后一靠,道:“不会五行神术,也可赐姜姓,候卿可是会五行中的二行!他这般奇才有多难得,我也就不多废话了,我氏本就占得水土二术,水正虽已定,土正仍未选,将他好生培养,也能成为我氏夺佐神之位的主力。”

    一番话听得阎正跳将起来,怒问道:“你想让他成为土正的另一候选?!”

    这下,便连元智都蹙起了眉头,为难道:“佐神须已成年,况且,族中亦有已经成年的土术之神……”说着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坐在右座一直未吭声的那位,接着道:“只都技不如句龙,也就罢了,但这候卿年纪尚小,亦无比试,如此怕是服不了众罢。”

    共工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自然是要比试的,有能者得,不过是给他一线争机。”

    阎正已然怒不可遏,忍不住暴喝道:“他这一线之机,耗的是他神千载之会!”

    便连右座那神,此时也终于忍不住发声道:“黄帝虽未有动静,但听闻其他土行神族早已陆续自荐,本来等句龙成年倒也不久,如今恐怕未必来得及……”

    “甄选自然会在限期内举行。”话音未落,便被共工打断道。

    却见阎正一下子冲到共工面前,怒喝道:“那九黎巫女之子绝不能担此重任!这等大事岂可儿戏?!你,你,你是不是又被她给……”阎正气结,差点口不择言!好在最终忍了下来,却是气得浑身发抖。

    候卿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为了什么主神资格、什么佐神争得不可开交,很是不明所以,本想分辨两句,自己连那是什么也不知道,更没有兴趣,却不料阎正竟说到了女巫戚的头上,听上去还很是怨恨,不由紧紧皱起了眉头,正想反驳两句,却听共工厉声道:“如今只是推迟遴选,可谓是给全氏族的机会,必不会耽误举荐候选,孰轻孰重吾心中有数!候卿若真有这能耐为不周得到佐神之位,岂不喜哉?!勿再多言!”

    说罢眼神依次扫过三神,最终停留在左座,沉声道:“阎正,卿儿自此也交由你教导,龙儿的成就你功不可没,可见严师出高徒。”

    一番话说得殿内诸神皆是一愣,只是未及诸神反应,共工紧接着又是一声令下,语气不容置喙:“吾意已决,从命便是!”说罢,便站了起来,径直往殿外走去,一边说道:“这次九黎之行竟遭遇混沌,我须得先去报与赤帝,尔等自便就是。”接着,也不顾那受令者是何等阴戾之色,已然扬长而去。

    元智与右座那神见状不妙,也立即告辞,留下了师徒仨,一室尴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