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十二章 误打误撞 以和为贵
    翌日,候卿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他也不知为何,在神殿内的这一日,自己都睡得特别香,醒来时便觉得神清气爽,体内神力充盈,俨然已完全恢复了。候卿这便准备去戒律殿寻阎正,他虽不喜阎正,但他记着女巫戚的教诲,守约重诺乃风骨。

    可他却不知戒律殿该往何处走,便想着在神殿内见着谁就问个路,但他在神殿内绕了大半圈,直至出了神殿,居然都没瞧见半个神影!便只能随意往一处走了起来。

    走了大半晌,眼看着前面似是一悬崖峭壁,无路可行了,本想折返另寻他路,却忽听到了喧闹声,且愈往悬崖走愈是大声!候卿好奇心起,便走上前去欲探个究竟。

    到了悬崖边,眼前景象看得候卿不由一怔!只见云雾缭绕间奇峰罗列,遥岑寸碧,皆悬于半空,其上琼楼玉宇,各有一殿。这些悬峰中有三座看上去相较其他要大得多,喧闹声便是从那三处来的。

    候卿离得远,一时看不清殿匾上的字,只见三座悬峰上分别聚了好些神族,离悬崖最近的那座都身着黄衫,离得稍远一些的皆身着蓝衫,最远那座则身着白衫。

    候卿不确定戒律殿是否在那些悬峰上,想问个路却又隔得太远。他看了看身前的悬崖,又稍稍后退往前略一跳试了试,不由叹了口气,或许神显后能跃过去,毕竟之前他在神显的状态下曾一跃飞至半空,但眼下他既不知该如何神显,也不会催动神力,他很确定自己连那座最近的都跃不过去!

    “怎么啦?连这么点小山沟都跳不过去呀?”

    候卿刚打算折回去再寻其他法子,身后忽传来一声清脆童声,候卿回头一看,原是一小丫头,梳着两个小圆髻,正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腰间的玉坠,一双圆圆的眼睛睨着他,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候卿眉头一皱,只看了她一眼,并未理睬,便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小丫头一愣,继而回过头来冲着候卿大喊道:“喂!你站住!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喂!”见候卿丝毫没有止步的意思,她一跃而起挡住了他去路,语气中已然带了怒气:“喂!本姑娘让你站住,你听不到吗?你有没有教养呀?!人族果然就是没规矩!”

    候卿见她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一息间却已拦在了他前面,不由一怔,但听她出言不逊,心里很是窝火,便准备绕道走,却不想他往哪走,小丫头便堵到哪!直搅得他不胜其烦,不觉间沉下了脸来,冷声问道:“你做什么?”

    小丫头听他语气不善,气呼呼地回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我是谁吗?别以为你是主神之子就敢这般怠慢!区区不周主神而已!”

    候卿颇有些不耐烦了,眼神都不觉冷了下来,盯着小丫头,一字一顿道:“让!开!”说完,转身便走。

    突觉身后有些异样,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避,便见一条水灵索与他擦肩而过!候卿一惊,急往后退,却不及水灵索迅速,转眼间水灵索已“啪”地打在了他的手臂上,瞬间留下了一道血痕!

    “怎样?我厉害吗?我这还只使了一分力!不然你手臂早就开花啦!还不求饶?!”小丫头一边甩着水灵索追候卿,一边大声嚷嚷着。

    候卿本不想与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谁知对方竟不依不饶,他左躲右闪之下仍然被打中了好几下,便听那丫头哈哈大笑起来,仍追着他不放,嗤笑道:“就这水准也敢回神界?!半神就是半神,枉你长了一副好皮相,可惜随了人族贱巫的血统了!”

    候卿一听,不由怒从心中起!当下索性也不躲了,勐地转过身来,已然倒映出水灵索的双眸渐呈青色,说时迟那时快,候卿一把抓住了水灵索!火辣辣的疼痛感从手心传来,其手上已是鲜血淋漓!候卿只觉心里腾地起了一股戾气,狠狠地盯着那丫头,想要给她个教训!便觉体内神力瞬间翻滚起来,手上献血染上了水灵索的一端,竟顺着水灵索骤然反攻!

    那丫头不料候卿会有这般莽举,一时有些愣神,猝不及防之下眼看着就要被血索击中,千钧一发之际,其身前忽地骤现一盾状物,替她一挡的瞬间,又有一土灵索窜出,将她裹离了原地。便在那一刹那,盾状物被击碎,丫头方才所站之处都被血索击出了一个大坑!水灵即散,候卿的血随之撒了一地,触目惊心!

    只听“哇”地一声,那小丫头突然大哭了起来,听上去甚是委屈,那哭声倒让候卿稍稍冷静了下来,恢复了人身。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

    便听一连串柔声细哄,候卿循声看去,只见一身着黄衫的神族青年,长得眉清目秀的,正小心地把那小丫头放了下来,又替她拍了拍衣衫,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赔着笑哄着。他身旁还立有一青年,候卿倒是认得,正是句龙。而句龙并没有出言哄那小丫头,只是握着她的手腕感知了一下,神色如常,无甚表情,见她并未受伤,便又快步往候卿处走来,想要握起候卿的手腕察看。

    候卿却是本能地一缩手,后退了半步,句龙倒未在意,看了候卿一眼,还是拉过了他的手腕,轻声道:“给我看看。”说着仔细察看了一会,又道:“还好,伤得不重,我渡些神力给你,助你复原。”

    候卿便觉得一股暖流从手腕上传入体内,正如昨日共工所为,不禁一怔,还未回过神来,伤口已然都愈合了。而那边小丫头也止了大哭,正抽抽搭搭地吸着鼻子,候卿不觉有些讪讪,虽然是这小丫头先挑衅不讲理,但她毕竟只是个小孩子罢了,自己在那一刹竟然真的想要弄伤这个孩子!他有些悔疚,便如在九黎的时候,殃及池鱼都非他本意,可他体内却有一股戾气,好似控制不住一般,每次都会让他冲动失控,而这股戾气,好像便是从他首次神显开始的!

    正胡乱想着,忽被句龙拉到了那小丫头面前,只觉双膝一软,还未反应过来,已同句龙一道,跪在了小丫头面前,便听句龙一改寻常温和柔润的语气,正色沉声道:“冒犯帝姬,当领责罚!”说着对着那小丫头便是一拜。

    帝姬?!候卿闻言愣了一愣,便听句龙又接着道:“不过,据臣方才所见,是帝姬动手在先,卿弟实乃自卫之举,不过冲犯帝姬确实有违神规,只是卿弟初来乍到,还来不及学习规矩,回头定当好生管教,还请帝姬手下留情!”一番话听得候卿又是一愣,不禁看了一眼句龙,还有这般求情的?!只见句龙神色如常,不卑不亢,显得这般请求很是理所应当。

    便见那丫头胡乱擦了擦鼻子,冷哼一声,道:“现在请罪来不及了!我要告诉父神,踏平你们不周!”

    候卿一惊,脱口道:“分明是你先动手的!你怎能恶……恶神先告状?!那,那差点伤了你,是,是我鲁莽了,即便如此,也是我一人所为,与不周全不相干,怎可迁怒整个不周?!”

    那丫头立即跳将起来,叉着腰喝道:“你,你还有理了?!居然敢说我……说我是恶神?!我,我就迁怒,我就告状,你等着瞧,哼!”边说边跺着脚,气得不轻。

    两边正争得面红耳赤,却忽听得一声轻笑,原是那黄衫青年,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哄道:“好啦,好啦,都别说浑话啦,伤了同门情谊不是?”说着对那丫头道:“帝姬不是一直说没玩伴吗?这好容易来了个同龄的,怎的就这般吓唬人家呢?真被你吓跑了,可别缠着我哭。快让他们起来罢。”

    那丫头嘟着嘴昂着头,神情却松了下来,显然是被说动了,道:“好罢,我大神不计小神过,起来罢。”

    “谢帝姬。”句龙又是一拜,便拉着候卿起了身。

    那黄衫青年莞尔,对句龙道:“瞧你,这般较真做甚,小孩子吵架罢了,什么请罪不请罪的,瞧把孩子给吓得。”说着走上前来摸了摸候卿的脑袋,问道:“你便是卿师弟罢?我叫子彦,也是师从司戒神,你可以叫我师兄。”子彦说着顿了顿,候卿心里却泛起了嘀咕,这子彦显然把他当成跟那丫头一般的小孩子了,自己可是活了几百年了,只是看着小罢了!

    正想着,便听那子彦接着说道:“或者叫我彦兄也可,说起来,我们还是堂兄弟呢,我父神是灵均,昨日在主神殿内,你应当见过。”候卿想了想,估计子彦的父神,便是昨日殿上右座那神。

    这时那小丫头见他们自顾自说得起劲,忍不住清了清喉咙,又咳了两声,见他们看了过来,又立即翻着眼昂起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便听子彦失笑道:“师弟,这位是赤娆帝姬,乃赤帝**。现在不周跟着主神修习水行之术。你们,也算是师兄妹了。”

    “错!是师姐弟!”赤娆忙不迭地纠正,对候卿拍了拍胸脯道:“我先来的,我是师姐!”见候卿冷着脸未理会,便又要发作,却听子彦打岔道:“时辰不早了,帝姬,主神已等着你了,今日好似要教的是……水灵花。”

    “真哒?”赤娆一听,立即不想再耽搁一刻,说了声:“我走啦!”便蹦蹦跳跳地往主神殿去了。

    子彦笑着摇了摇头,回头对候卿道:“卿师弟,你是要去戒律殿罢,我这正无事,便带你去罢。”说着便往前走去,路过那一滩候卿血迹的时候,随手一抹,便见血渍瞬间不见了,又回头对句龙笑道:“小孩子玩闹罢了,别较真了,就这么算了罢。”

    候卿确是要去戒律殿,便跟在了后头,只是到了悬崖边,又踌躇起来。后头句龙见状,便走上前来想带他过去,却见子彦已一把揽住了候卿,对其道:“我带你过去罢。”说罢一个纵身,便带着候卿跃了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