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十三章 坠崖惊魂 一拍两散
    候卿只觉得身子一轻,已被子彦带至了半空,往离悬崖最近的那座悬峰飞去。

    便在他刚看清殿匾上“戒律殿”三个字的时候,突觉腰间一松,未及反应已直往下坠去!只见下方深不见底,且两旁全无可抓之物,候卿大骇之下心中一片空白,全凭应激本能!

    刹那间,候卿眸中已呈青色,便在其神显的当下,化出了一张水灵网,身落网上,将之冲击地粉碎!不过饶是如此,那水灵网还是替他挡了一挡!而且,四溅的水灵并未立即消散,竟是有些要重新汇聚的势头!

    “卿师弟!”

    “卿弟!”

    便在此时,只听得几声疾呼,一个身影冲了下来,一道土灵索随之飞出缠住了候卿的右手,又一道缠住了他的腰,候卿的急坠瞬时一滞,继而缓了下来,水灵也随之散去了,只是那土灵索正巧缚在他方才受了伤的手上,原本已恢复得差不多了的伤口又裂了开来!

    只见冲下来的身影已一把抓住了他,只是不巧正抓在他的伤口上,疼得他一呲牙,定睛看去,原是子彦!只见子彦已是神身,其眸呈金色,但其中又似乎夹杂着淡淡紫色!神显时呈双色眸候卿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好奇心起,正待再看,子彦腰间忽被缚上了一道土灵索,骤然一收,他们便被一齐拉了上去。

    待上到悬峰上,便见拉着土灵索另一头的,正是句龙。

    候卿惊魂未定地被子彦放了下来,再看他眸中,却只剩下了金色,候卿揉了揉眼,想着许是方才方寸大乱看差了。而对于自己为何会突然坠落,他心里难免起了些龃龉,只是还不及问起,便听子彦忙不迭地不住道着歉:“对不住!对不住!实在对不住!我手上不知怎的突觉一阵剧痛,忍不住竟放了手!可能是这两日我修习地猛了些……都是我的不是,又弄伤了你!快让我看看,你伤得如何了!”说着一脸焦急愧疚,惶恐紧张地把候卿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又握着他的手腕细细感知,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道:“还好只是皮外伤,皮外伤,要不然实在没脸再以师兄自居,也没法向主神交代!”子彦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候卿的右手,替他将血渍擦去,又欲渡神力给他。

    候卿见他一脸惨白,一边不住地自责,一边还在安慰自己,显得颇为真心诚意,当下倒有些不自在起来,挣脱了他的手,道:“只是皮外伤,马上就自愈了,别虚耗神力了。”说着已缩回了手藏在身后,怎么也不肯再伸出来了。

    子彦无奈,还想再坚持,便见句龙走上前来,将一个球状物罩住了候卿的手,一边对候卿道:“此为守御球,可助你快速恢复。放心,没那么耗神力,待你恢复,我还能收回来的。”候卿只觉得裹在守御球中的右手暖烘烘的,舒服地很,再看那伤口,正在迅速地愈合,又听句龙这么一说,便也不再推辞了。

    “对对对,看我这笨得,竟没想到!”子彦拍了拍自己的头,一边又安慰起了候卿,只道是把他给吓坏了。

    候卿见子彦一直苦着一张脸赔不是到现在,心里不禁有些过意不去,想着自己再不说话好似在为难子彦一般,遂回道:“师兄,我没事,勿介怀。”

    子彦一怔,继而笑了起来。

    “彦师兄,龙师兄。”

    此时戒律殿前有不少身着黄衫的神族,看到他们便一齐打起了招呼,又纷纷看向候卿,便听子彦大声介绍道:“这便是卿师弟,想来你们都已有所耳闻,乃主神之子。来,都来见过卿师弟罢。”

    诸神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晓候卿,主神与人族之子,不知为何竟一直养在人界,又不知为何突然被带回不周山,且竟还被主神赐了姓,这可是整个不周山这两日的谈资!只是主神还让他有了参加黄帝佐神不周候选甄选的资格,本以为是何厉害角色,可眼下看来,这只是个连神显都不能随心所欲的黄毛小子!

    候卿身为半神,本已受轻视,方才那一幕更是令得诸神嗤之以鼻!只是碍于其主神之子的身份,也不好太过怠慢,诸神纷纷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便算是见过了。而候卿在九黎时就一直被当作妖兽猜忌,受尽冷落排挤,久而久之便习惯于以冰冷的面目武装自己,而今到了不周又是被视作异类排斥,自然又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当下只漠然看着诸神,也不理睬,如此更是引得诸神不满。气氛正尴尬,便听句龙催了句:“走罢,不是还要见师父吗?”

    候卿如释重负,转身便跟了过去,子彦忙打发诸神散去,也快步跟上了他们,对候卿宽慰一笑,道:“他们也都是你的同门,方才仓促,才有些尴尬,别在意,以后再好好介绍一下便是了。”

    三番两次下来,候卿对于这个温文尔雅的师兄,倒是不反感,同样都是温润如玉,比之句龙的一板一眼,子彦显得更平易圆滑些。候卿神色不觉缓了下来,嘴上却说着:“不用了。”

    子彦略微一笑,未再多言,转而介绍道:“神族分为众多氏族,各氏族因着神力不同,都有自己的神修学院,我们共工氏占得五行之力中的水土二行,故而分了三处学院,氏中具有土行之力的便送来此处戒律殿跟着师父修习。”说着指了指聚集着蓝衫诸神的悬峰道:“具有水行之力的便送去那处凌波殿跟着我父神修习。”又指向更远一处悬峰,道:“而那些无五行之力的,便是去思空殿随元智叔父修习。先前那位赤娆帝姬,则是单独跟着主神修习,主神的水行神术比之当今玄帝佐神水正,还更胜一筹呢,连赤帝都青睐有加!只可惜……哎……”子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候卿已好几次听说共工失了水正之位的事,显然这事对共工氏影响颇大,且听先前阎正之言,似是还与女巫戚有关,不觉间放慢了脚步,犹豫着要不要问上一问,便听子彦已继续说道:“故而黄帝佐神土正之选对我氏尤为重要,师父也格外重视。我氏目前最为看好的当属龙师弟,他可是唯一一个未成年便已会高阶神术成为上神的共工氏!我都还是这两日才习会高阶神术的,这都成年了好久了,说来也是有些惭愧……”

    “好了,别多话了,快进殿罢,我一起去。”

    候卿还在琢磨什么是高阶神术和上神,便听句龙又催促了一句,只见戒律殿前石阶已近在眼前了,句龙正候在石阶上。子彦则应言噤声,轻轻拍了拍候卿肩膀,对他鼓励一笑,小声道:“都这个时辰了,师父怕是要生气,我也陪你一起去罢,也好替你求求情。”说着便也往石阶上走去。

    候卿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又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一入殿,便见阎正黑着一张脸坐在主位。三神行至殿中,句龙与子彦同时停了下来,对着阎正一揖,同声道:“见过师父。”候卿便也跟着停下来一揖,只是并未吭声。

    阎正眼神落在候卿身上,面色更差,斥道:“那么点小伤,养到现在?!这都几时了?!索性别来了!”

    候卿抿着嘴低着头,掩住了眼里的情绪,仍未吭声。阎正见状更是窝火,便要再斥,却听子彦在一旁赔笑道:“卿师弟昨日不是被神兽打上了嘛,许是主神心急,替卿师弟疗伤时神力渡得有些过了,卿师弟耗了些时消化也是有的。以后定是不会了,对吧,卿师弟?”说着暗暗对候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顺着这台阶下来便是。

    候卿本不想拂了子彦的好意,况且子彦说的还真是有可能的,刚想应下,却不想阎正竟已是暴怒起来,连呼:“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弄得候卿颇有些莫名其妙,便听阎正对其使了神音,斥道:“难怪能笃定了来争佐神争主神,原是想靠共工神力!靠着现任主神的神力成为下任主神?!那妖女竟打的这个主意!”

    却不想候卿亦以神音驳道:“母巫不是妖女!她恪尽职守,一心为九黎百姓,是个好女巫,你凭何动辄辱骂?!”

    阎正不由一怔,候卿何时竟学会了神音?昨日在殿上他分明还根本不会的!便觉着定是共工教的,心里只要一想到共工也不知渡了多少神力给候卿,便有些怒不可遏,以神音道:“就凭她心怀不轨总是打共工的主意!三番两次给我氏带来麻烦!还有你!靠共工神力算甚本事?!佐神也好,主神也罢,都要凭真才实学,多少共工氏靠着自己为之竭尽全力!你们倒好,你们倒好!共工简直太不像话!”

    候卿听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通诋毁,便也来了气,不甘示弱地以神音回道:“根本子虚乌有!我们从没打什么主意!我根本不想来这里,母巫也不想我来这里!”

    “不想来?!若真不想来,你就不该出世!共工身为主神竟徇私至此,我真悔不当初!你根本不配入共工氏族!”阎正愈想愈气,猛地一拍神座,引得一声巨响,将句龙与子彦都吓了一跳。

    候卿也是气得咬牙切齿,也顾不得用神音了,直接冷喝道:“正巧,我也不愿留在此处!”他根本不想留在这里,什么神规,他才不在乎!

    “卿弟!”

    “卿师弟!”

    候卿也不顾句龙与子彦如何唤他,转身便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