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十四章 出手教训 反伤颜面
    候卿刚走了两步,忽有一土灵索从其脚下窜出,瞬间绑住其全身,扼住其咽喉,勒得他喘不过气来!

    便听身后传来阎正的声音,怒极反笑道:“小子,不让你尝尝厉害,还当这不周山是你来去自由的玩乐之所!”话音落下,土灵索愈缚愈紧!憋得候卿一张脸涨的通红!

    “师父!”句龙一惊,立即求情道:“卿弟还小,难免气盛,且他初来乍到不懂神族规矩,师父就饶了他这一回罢!”

    “是啊,是啊,师父,卿师弟还没有神修过,方才又受了伤,师父手下留情啊!”子彦也急着附和道。

    可阎正看上去却完全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句龙情急之下立即催动神力,取出一丝神识,在手中一捏,便往殿外掷去。这动作也就是几息的功夫,再看候卿,已被憋得青筋暴起,脸都涨成了紫色!

    便在候卿觉着自己即刻要窒息的那一刹,体内骤然一阵剧烈翻腾,神力又一次不催自露,迸发而出!

    倾力之下,土灵索瞬间被其生生绷断!而其神力迸发并未就此打住,只见他眸中渐呈青色,神显之际,体内那股戾气也随之涌出,候卿不觉间已变了眼神!便见那断裂的土灵索竟未落地消失,反而瞬间骤起反攻阎正!

    阎正本未要致候卿于死地,只是想给他个教训,也顺道看看他的能耐,方才见他已几乎到了极限,心下冷哼,正欲放手,却不料刹那间情势翻覆,猝不及防眼看着就要被土灵断索击中,应激之下已在周身化出了守御球!

    一切发生地太快又突然,句龙都还来不及反应,倒是子彦爆出一声惊呼:“师父!”数枚土灵锥已随之射出!

    只是不及截断土灵,那些断索已攻在了守御球上,消散而去。土灵锥便也撒了一地,然而,其中却有一枚,并未落地,而是刺中了候卿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

    “卿师弟!”

    手臂上的痛感传来,加上子彦的这一声疾呼,又急又透着关心,候卿倒是不知为何突然冷静了下来,戾气渐散,眸中青色褪去,恢复了人身,一时倒未顾及手臂上那伤口,他方才差点窒息,此刻正本能地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吸得猛了,又呛得直咳。

    子彦看看阎正,又看看候卿,一脸为难,犹豫了一瞬,终是咬了咬牙先来到候卿身边,一把拉过他的手臂,一边用手为他止血并抹去了血渍,一边急忙以神音歉意道:“方才土灵锥放得有些急,没控制好,又伤了你了,我都不知该如何道歉才好了!”

    候卿仍咳个不停,一时回不上话来,遂摇了摇手,示意子彦不用自责。便听子彦又以神音劝道:“师父身为司戒神,难免严厉,你别与他硬来,先去服个软道个歉,总不能让师父屈尊罢。他对你似乎是有些偏见,但日久见真心,你若是个好的,他定能发现的,眼下可别再冲动了……”

    这边正好言劝着,句龙则毫不犹豫地来到阎正面前,先确认他丝毫无碍,随即便跪了下来,道:“卿弟还手回击师父,确是他不对,可他并未神修过,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神力,阻击也好,反击也罢,想来都是本能的应激反应。他又未学过神规,不懂礼节章法也是有的,所谓不知者无罪,况且彦师兄那土灵锥也算是教训了他了,求师父饶恕了卿弟罢!”说罢给阎正磕了个头。

    而阎正此时却还处在震惊之中,他能感受到候卿神力毫无章法,确实并未神修过,神显也并不受他自己控制,就算共工昨日渡了神力给他,也不可能在一日之内速成!昨日见候卿伤了神兽时,还犹自不信,以为他许是用了甚妖术法宝,这下眼见为实,不曾想候卿竟真有如此天赋能耐,未神修便能在应激之下反击到让自己使出了防御神术!

    阎正一时间不免百感交集,他也觉着假以时日,此子或许真能如共工所言!本来这对共工氏来说倒是件好事,只可惜,他是那巫女之子!上梁不正,他认准了女巫戚心术不正,便始终不信候卿会全无企图,况且,实力强劲也不一定能让氏族更上一层楼,便如共工,空有超越水正的实力,又如何呢?

    阎正这一番思量间,忽感应到有神气迅速掠来,才刚一皱眉,便见那共工已然闯了进来,心道是想甚来甚,不由沉下了脸,道:“我这正教导弟子,主神缘何来此?”

    而共工此刻亦是神色不善,因他眼前所见乃是这样一幅场景,候卿捂着喉咙直咳,子彦帮他拍着背,句龙则还跪在地上,而阎正却是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是吾要来的!”

    两边正一触即发,忽听得一声清脆童声响起,便见赤娆帝姬正背着手昂着头,一摇一摆地踱了进来,好似视察一般。赤娆立定在共工身旁,眼神扫了一眼殿内,最后落在阎正身上,嗤道:“司戒神这教导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又跪又伤的,果然不负司戒神的名号啊。哎?这见着吾怎么也不行礼呀?”说着甩了甩头发,道:“你们都免了,就让司戒神做个表率吧。话说句龙哥哥你跪着做甚?快起来罢!”

    句龙一怔,觑了一眼阎正,想着君之命不可违,便道:“谢帝姬。”遂站起身来。

    阎正则脸色铁青,对着赤娆作揖,道:“见过帝姬。”说完便直起了身。

    却听赤娆斥道:“吾让你起身了吗?身为司戒神,难道还要吾来教你神规?”

    阎正眉头紧皱,却不得不又弯下了腰。

    殿内一时间落针可闻,唯余候卿时不时的咳嗽声,引得赤娆看向他,噗嗤一笑,问道:“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呀,卿师弟?”说着拍着胸脯笑道:“发生了什么尽管告诉我,我来评判评判,若是你受了委屈,师姐我来替你主持公道!”

    候卿颇有些无语,按他的性子本是无意理会的,但这位赤娆帝姬看上去明显与阎正不对付,而阎正三番两次诬蔑女巫戚,对他也是动辄中伤动手,对于这个平白无故成了他师父的司戒神,候卿是一点好感也无!可他在阎正面前,却是没有一点办法,方才还险些被掐断了气,他记得阎正先前伤浮游时曾说过这土灵索是低阶神术,仅仅低阶便已将他弄得这般狼狈,若是面对高阶神术,他又如何能扛得住?!若是阎正,或者其他神族有意对付女巫戚,他又如何能护得住?!

    这一刻,他第一次有了切实的无力感,也是第一次,他想要神修!想要力量!

    念及此,又想起女巫戚临行之嘱,候卿便觉着不能再这般鲁莽,在自己有能力战胜阎正之前,绝不能给女巫戚召祸事,自己先成气候再说!不过,他却也是咽不下这口气,故见眼下这刀既然已经摆在了自己面前,总是要借一借的,岂能错失良机?!当下耸了耸肩,对着赤娆一揖,道:“司戒神似是对我成见颇深,我看他不愿我留在此处,便不想碍他的眼,不料司戒神好神力,一根土灵索就差点让我再不会出现在他眼前!”

    赤娆一怔,没料到他非但不反驳,竟还对着自己行礼回话,这不等于认了自己这个师姐了么?到底是孩子心性,早忘了先前那一番打闹的过节,这便觉着要为师弟做些什么,当下清了清喉咙,便要训一训阎正,却发现自己拉长了脖子很是没气势,于是又背着手踱到主位坐了下来,还是觉着不够高,便又站了起来,这才故作老成道:“司戒神,这教导弟子是不错,但切记啊,过犹不及!拔苗助长可使不得,伤了师门情谊不说,这无故伤神可也是犯了神规的!”最后那句还故意拉长了音,说得子彦没来由地一抖。

    阎正此刻已是咬牙切齿,心想即便是赤帝亲临,也不会让他如此难堪,回头必须向赤帝谏言,这小丫头不能再让共工教着了,这般随心所欲!只是他由于一直不得赤娆恕其起身,只能一直保持着作揖的姿势,倒也让一众瞧不出他此刻的神情。

    句龙却是看不下去,眉头一皱,好整以暇道:“帝姬,师父许是下手过重,但一码归一码,帝姬身为君,教训本无不可,但帝姬也是徒,目无尊长却不可,师父好歹是共工氏的司戒神,是身负神职的上神,请帝姬高抬贵手,勿再使师父难堪。”

    赤娆见是句龙驳她,不由嘟起了嘴,哼哼道:“我的师父是共工叔父,哪里算是他的弟子了?!师父身为主神,不周山哪里去不得,他方才那般质问便是不敬主神,师父好说话不予计较,我可看不下去!况且,分明是他伤了我师父之子,怎的倒成了我为难他了!”

    便听一旁子彦干笑了两声,道:“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伤了卿师弟的是我,都怪我学艺不精没控制住土灵锥,师父也是爱之深责之切,绝没有要害卿师弟的意思,不过是师徒间的正常切磋罢了,怎的就惊动了主神与帝姬,是我等疏忽了,还请帝姬消消气,莫怪莫怪。”

    共工一直未发一语,自从他失了水正之位,阎正便总是对他出言不逊,而他内心有愧,便也就姑息忍让,却不想阎正竟动起了候卿,自然惹得他动了怒!不过他那一板一眼的长子说得也没错,再纵赤娆闹下去确实不合礼数,传出去损了帝姬名声,况且候卿也没有大碍。共工沉吟片刻,便恢复了慵懒的神色,开口道:“好了赤娆,适可而止。”

    赤娆听共工也发了话,自是要遵从的,便对着阎正摆摆手,甩了甩头发道:“那你起来罢。”

    便见阎正直起身来,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还得谢恩,别提有多狼狈,赤娆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被共工扫了一眼,只得憋着笑扭过了头。正瞥见候卿看向自己,遂对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怪脸,却见候卿竟然扯了扯嘴角,他那冰雕般的脸上难得露出个愤怒以外的表情,看得赤娆不由一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