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十七章 得知真相 受教神法
    一通说完,阎正顿了顿,意味深长道:“佐神固然位高权重,却也任重而道远,故须神格高尚、正义无私,且遇事冷静,不可意气用事、徇私枉法,要做到这些,即便是心思纯净者,都并非一朝一夕能速成,需日积月累的沉淀,何况是你?!”

    直到此时,候卿其实都并无意成为佐神,但听到阎正最后这一句,还是不由眉头一皱,抬起头来看向阎正,忍不住反问道:“我有何特殊?因为我是半神?因为我来自九黎?”

    阎正顿时横眉怒目,斥道:“你这是何态度?!方才规矩都白教了吗?尊师重道,师父在训诫时你可能插嘴?你给吾跪下!”

    若是从前,候卿定要再倔一倔,但他既决定了好好神修,便只能先守神族规矩,这便乖乖跪在了阎正面前。阎正不曾想他竟老实跪了下来,虽不发一言,却也垂下了头,便也就顺着台阶下了,轻咳一声,道:“罢了,这次吾不与你这小子计较!再有下次,等着领罚!实话说来,吾觉着你不适合的缘由有二,其一,你是那九黎妖女之子!”

    听到此处,候卿猛地抬起头来目露愠色,也不顾阎正怒视警告,驳道:“母巫不是妖女,她绝没有觊觎过共工氏主神之位,更没有要让我当什么佐神!她只是想留我在身边罢了!她最多也就是有些私心,要说祸心,那是绝没有的!今日纵使受罚,我也不能再让她受这等诬蔑!”

    阎正目光一寒,冷斥道:“只不过有些私心?!你可知道,这份私心差点让整个九黎为她陪葬?当初她胆大包天为共工种下禁蛊,还妄图瞒天过海,偏偏在共工去抓捕饕餮时强行弃蛊,害得共工遭蛊反噬,被饕餮击中受了重伤,不但让饕餮给逃了,还丢了玄帝的困灵索!饕餮本是瓮中之鳖,得此结果看上去便蹊跷得很,天帝命司天神西王母亲自彻查,若非后来共工为九黎揽下所有罪责,这滔天大罪,九黎早已受天灾之责,连蚩尤都要被牵连处以雷刑,褫夺主神之位!而正是共工对九黎的这份私心,毁了不周共工氏多少年来的基业!水正,不是共工一个的功劳荣辱,是整个氏族耗费多少心力供养出的希望!在结果面前,私心与祸心有何区别?!都是通往万劫不复!故而佐神也好,主神也罢,凡是关乎苍生天下,最忌私心!”

    被阎正这一番抢白,候卿一怔,若有所思起来。这事他听过好几次片段,七拼八凑,倒知阎正说的是实情。易地而处,他能明白阎正所言,共工氏确是被他们母子所累。但母巫没有祸心,善良温厚,这样的结果也让她受尽了煎熬,几百年来,她从未释怀!

    候卿紧抿着嘴,沉吟半晌,才一字一句道:“欠共工氏的,我会设法弥补,但她是我的母巫,寸草春晖,她不是妖女。”

    候卿声音不大,却透着斩钉截铁的固执,阎正看着他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眸,流露出不罢不休的气势,心里一震,已到嘴边的嗤言却再说不出口,心想着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游说的本事倒是实打实的,随即手一挥,将一件黄衫仍在了他身上,板着脸喝道:“忤逆师长,把这穿上,继续跪着,不许趴下!”

    候卿依言穿起了黄衫,一边穿一边纳闷为何会趴下,待将黄衫穿妥,突然间便觉犹如千斤重担压身,猝不及防之下把他猛地压趴在地,便听阎正喝道:“起来!跪着!”一咬牙,候卿用尽全力撑起了身子,颤颤巍巍只能保持伏跪于地,便再起不来分毫,几息间已是汗如雨下。

    阎正倒也未再坚持要求他起身跪直,只兀自接着说道:“这其二,你体内有一股戾气,平时不显,似乎神显时就会爆发出来,虽不知缘何而来,但这戾气不除,你是无法成为佐神的。”

    候卿闻言,心里一惊,他每次神显时确是会感到一股不可控制的冲动,且自从他第一次显出神力后,就愈来愈易怒,他也觉有些蹊跷,但又无从查起。

    阎正见候卿沉默着,便接着道:“即便忽略你是那……巫女之子,也除去了戾气,要成为佐神还是天方夜谭!佐神之选只剩十年之期,你至今还从未神修,要在短短十年间成为上神根本不可能!各氏对于有五行神力的族神都是自出生起便开始培养,费尽心力筛出两个候选,都是超群绝伦的。便如子彦与句龙,都是经过千里挑一的奇才,是整个共工氏最有可能成为土正的,吾只有他们两个弟子,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培养他们,才有一丝胜出的可能。按理,你根本无法师从于吾,其他有土行神力的族神可都只能跟着子彦与句龙神修,共工谋私,为你破了规矩!吾认你为徒,并非认可你有资格争佐神,乃从主神之令,怕你误入歧途罢了!”

    过了好一会儿,候卿都沉吟不语,阎正心下轻嗤,想来今日这一番折腾,候卿应是会知难而退,见他也确实快到极限,当下手一扬,从其黄衫上收回了土灵鼎。

    候卿只觉背上骤然一轻,不由一个踉跄,却迅速撑着双臂,费了好大劲才直起了身,全程未哼一声!随即一边大喘着粗气,一边看向阎正,问道:“除了,成年,上神,最终要,要如何,如何能,成为,佐神候选?”

    阎正在看到候卿没有立即瘫倒在地时,便已是一愣,不曾想他竟还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可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必须打消他成为佐神的念头!遂道:“最后会有两场比试,参选者之间会比试一场,胜者再与吾比试一场,若能赢得过吾,便能成为候选。”

    候卿却未被吓到,他本就是极倔强的性子,愈是难愈是能激起他的冲劲,且他方才也已打定主意,他们母子既欠了共工氏一个佐神之位,那他就还一个佐神之位给他们便是了!看以后还有谁能责难母巫?!

    这般想着,双方都更定了主意,阎正便示意候卿盘腿坐下,道:“时辰不早了,废话不多说,你既已是吾的弟子,该教的吾也不会惰!神修之本乃控制神力的神法,各氏族神法不一,共工氏的神法为历任共工所共创,去故纳新不断完善,是为佳品。”说着,阎正双手托于腹前,眸中渐呈棕色,须臾间便见一水蓝色球状物浮于其双掌之上。

    紧接着那水蓝球体忽地往候卿处飞去,至其额前数寸停了下来,继而突然自旋起来,并不断散出流水状水蓝光线灌入候卿额间。候卿脑中一一闪过“相、念、心、悟、空”五大神法要素,以及历任主神对于神法的参悟。候卿悟性极高,片刻后,其眸中已然倒映出所有神法之要!

    瞳印散去,候卿略一琢磨,念起思动,便觉有一股无形凝力,将其体内神力聚于一处,又迅速送至全身经络!候卿只觉浑身都暖意温融,充满了力量一般。

    阎正哑然,他知候卿天赋,却不曾想他竟能在片刻之间就掌握了整套神法!寻常神族可都需数十日才能参悟,甚至还有数月才得以参透的,连句龙都足足参悟了一个时辰!阎正不由暗暗心惊,此子若心术不正,必成大患!

    候卿又试了几次,便已能极其熟练地催使神力了。他并不知神法参悟应需多久,故而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快,他只知时辰不早,也不知是否来得及学一学低阶神术,还嫌自己学得不够快!他见阎正并没有要继续教的意思,忍不住问道:“神法我似是已学会了,今日可会教低阶神术?”

    阎正一怔,皱眉道:“神法精深,需得彻底参悟,你回去好好参悟,明日再开始教习神术!神修切不可贪功冒进,稳扎稳打才能有所造化!今日便到这罢!”说着挥了挥手,一脸不可转圜。

    候卿无奈,只能告退。

    候卿出戒律殿时,天都已经黑了,忽见台阶之下坐着一神,那神感应到候卿出来立即站起身向他走来,候卿一看,原是子彦!

    子彦走到候卿跟前,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问道:“师父没再为难你了罢?”见候卿摇了摇头,便又道:“师父是严厉些,但严师出高徒,你可好好学。对了,今日好似特别久,定是被那些神规弄得头昏脑胀了罢?神法精深,一时参悟不透也很寻常,我当时都参悟了整整一日呢!更有甚者,还有参悟了半年之久的!”

    候卿一怔,挠了挠头,道:“我神法倒是参悟了,就是神规都还没记全。”

    子彦本还有一肚子的安慰话,眼下却噎得胸闷,这才多久?竟已全参悟了?!是不是对参悟二字有甚误会?便听候卿问道:“彦师兄是有事要寻师父吗?眼下可以进去了。”子彦才回过神来,定了定神,道:“没,没有,我在等你呢,带你过崖,这,走罢。”

    候卿见子彦在殿外候到天黑竟是为了怕自己过不了悬崖,心下起了一丝暖意,正要道谢,却忽觉出赤娆的气息,一息间果见赤娆落了地,向他们跑了过来。

    “如何呀?师弟!被阎正那老顽固虐得不轻罢?”赤娆猛一拍候卿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惹得子彦在一旁咳了好几声,还指了指身后的戒律殿。赤娆一脸满不在乎,对候卿道:“师弟!师姐我是来给你送见面礼的,见你迟迟不归,便来看看。对了,神法神术都学了么?”

    候卿摇了摇头,道:“只学了神法,还未学神术。”

    赤娆嗤道:“就知道那老顽固磨叽,我这……”说着眼珠骨碌一转,道:“还是先回神殿再说。”又对着戒律殿努了努嘴,便一把拉过候卿,却听身后子彦阻道:“怎可劳烦帝姬带卿师弟过崖?我带他过去便是了。”

    赤娆不耐地嘟着嘴,一字一字道:“我——乐——意——”说罢也不顾子彦再劝,拉着候卿一跃而起,转眼便到了对崖。又一路拉着他蹦蹦跳跳回了神殿。

    一入神殿,赤娆却立即变得鬼鬼祟祟起来,将候卿拉到一处隐蔽廊下,四下探望一番,才从怀中取出一颗状似水球之物,外面还裹着一守御球,觉不出里面是甚。便听赤娆以神音道:“这便是师姐我的见面礼了,这是水行神术秘籍,低中高三阶齐全!这可是四海八荒独一份,便是玄帝帝裔都没有的!我这见面礼够意思罢!”

    候卿一听,不由皱起了眉头,亦以神音回道:“如此稀贵,我不能收!帝姬留给自己罢。”说完一揖,便欲转身回寝殿。

    赤娆正一脸得意,不料候卿居然敢拒之,当下一怔,气道:“我说送你就送你,你竟敢拒收?信不信我说与父帝,灭了不周?!”

    候卿回身刚欲再解释,却被赤娆一把将那水行秘籍拍进了额间!候卿一惊,忙想取出来,却又不得其法,只见转眼间赤娆已消失在了他眼前。候卿无奈,只能暗自打定了主意,绝不偷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