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无处遁形 神识搜寻
    出了后门,已是黄昏夕暮,候卿当即告辞道:“天色不早了,不周山也已游遍,我就先回寝殿了,帝姬请自便。”说着也不顾赤娆如何在身后气急败坏,逃也似地冲回了寝殿。

    候卿本以为游过了不周山,赤娆总能消停了,却不曾想赤娆仍每天来寻他玩。候卿全然没有玩乐的心思,他的神修进展缓慢,仍未能悉数逃过阎正的中阶攻术,也不知是阎正的中阶神术太过厉害,还是自己确实没有进步,总之他一心只想好好神修,对赤娆是避之不及。

    赤娆自然是又去寻共工告状,共工便又将候卿寻了去,一脸戏谑地对候卿道:“卿儿啊,神修不可冒进,须得劳逸结合,你与赤娆同龄,该是能玩到一块儿的,便跟她做个伴儿罢。”见候卿一脸寒意,共工给了他一个微笑,道:“帝姬想跟你玩,那可是赤帝域内独一份,好好珍惜罢,说不准这便是你此生巅峰。”

    这陪玩的任务算是没跑了,候卿只能在时长上据理力争,最终,敲定在了一个时辰。

    于是,每日午后的这个时辰,便成了候卿最难熬的时刻。候卿本想去寻子彦或是句龙帮忙,但那时辰他们正巧都须教习弟子,儿戏不得。候卿这便又想起了重黎兄妹俩,倒是许久未见了,正琢磨着通知他们来一下不周,却恰巧收到了重黎的青鸟传音,说是要事还未处理完,改日再聚云云。候卿思量再三,还是忍住了没寻浮游来犯险,他也不甚了解赤娆,万一有族群之见,没的害了浮游。

    候卿一番苦思,想出了个自以为十分绝妙的点子,与赤娆玩捉迷藏!在赤娆寻他的过程中,他便能独自呆着。

    可不曾想,赤娆几次三番竟都在顷刻间便寻到了他,候卿不明所以,颇为纳闷。他一次比一次躲得更远,有一次甚至还潜入了寒暑水,都被赤娆给发现了。

    “你怎么做到的?”候卿终是忍不住,主动问起了赤娆。

    赤娆心下一喜,候卿平日里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甚少主动与她说话,这好容易引起了他的兴致,赤娆显得格外热情,经过上次幽池一事,她也知候卿不喜卖关子,这次便很爽气地说出了玄机,原是用了神识搜寻。

    “就是先催动神力,心里默想你要找寻的对象,以神识裹之,再以神力推动神识四下搜寻便可,便似这样——”赤娆不厌其详,还一边做起了示范。随后又道:“这神识可寻及范围与神力有关,神力愈强可寻愈远,但实际能寻及之处又与激发神力的程度有关,故而与神级有关,以这儿为例,凡神大多只能寻遍不周山,真神可寻至整个不周,而上神则可寻至整个赤帝域!”

    候卿恍然,不曾想神识竟还有这用途,当下便有些跃跃欲试,按他的神级,只能搜寻不周山,先寻谁呢?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子彦。当下便按着赤娆所说的法诀搜寻了起来,神识在神力的作用下波散开去,整个不周山便似地图一般呈现在了他的眼前,只不过其上景象犹如走马观灯般飞掠而过,看不甚清,却在突然之间,候卿感知到了子彦的踪迹!紧接着,飞掠的景物骤停,所见变得清晰起来,子彦赫然出现在了他眼前!

    只见子彦正闭着双眼,而他的手则搭在其身旁两个身影的手腕上。候卿好奇心起,刚准备去看那两个身影,却见子彦突然睁开眼来,候卿又在其眸中看到了一抹紫色,而便在此时,候卿只觉头部一阵剧痛,随即“轰——”的一下,其神识被生生震了回来!

    候卿只觉得体内翻江倒海的,不由面色一白,一旁赤娆看出了端倪,连忙上前扶了扶他,道:“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你怎的这般心急?!你没伤着罢?”

    候卿摇了摇头,不动声色抽回了手臂,便听赤娆又道:“这搜寻之法形同窥视,一般只要寻至所寻便会点到即止,不会细看周遭,更不会去窥视比自己神级高的,否则会被对方发现,震回你的神识的!更有那霸道强悍的,甚至可以出手伤了你的神识!神识受损非同小可,足以比拟高阶神术攻凡神的后果呢。”

    候卿一怔,倒未料到这无心之举成了唐突,好在子彦没有出手伤他。只是子彦方才是在做什么呢?看上去似是在疗伤渡神力,是他的弟子受了伤么?不过在神修中受伤倒是常有的事,譬如他,每次都被虐得遍体鳞伤的,而阎正可从未渡神力替他疗伤过。

    正想着,便听赤娆问道:“你窥视谁了?该不会是你那师父罢?!”

    “怎么可能。”候卿嗤道,“今日时辰到了,告辞。”

    候卿说完便一如既往,不再理睬赤娆,无论她使出甚花样想要拖延,候卿只以神速往寝殿猛赶,他的神速了得,即便是身为真神的赤娆,平日里也追不上他,只能气急败坏地在后面跳脚。

    然而,这次却不同,当候卿回至寝殿,却发现赤娆早已在寝殿门口等着他了,候卿一怔,便见赤娆对着他大笑道:“哈哈!没想到罢?!我昨日可是学会了御灵飞行,与神速相佐,速度加倍!”说着赤娆的背后竟生出一对水灵翼来,一忽儿直上云霄,一忽儿又落下地来,几同瞬移!

    赤娆见候卿看得怔愣,更是得意,收回了双翼,道:“御灵飞行是五行神力独有的能力,本是上神才能学会的哦,我可是神力非凡才能在当下学会的!虽然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啦,当然,师父也是帮了不少忙啦,但是,反正,你以后可逃不过……诶?你去哪?”

    候卿默记下了御灵飞行,想着阎正怕是不会教他,不过子彦也是土行上神,以后问问他便是了。眼下他可没功夫跟赤娆玩耍,学会神识搜寻,使得候卿更要抓紧神修,九黎同属赤帝域,若他能成为上神,便能再看见母巫了,虽迄今只有三个月未见,却也甚是思念,想着还有十年之期,往后能这般看上一看也是好的。

    赤娆却一下子挡在了他面前,道:“你攻守契合已练得炉火纯青了,少练一会儿有甚打紧的?!”

    “未时已过,我们说好玩一个时辰的。”候卿不悦道。

    赤娆却将挡在了寝殿门口,道:“今日开始得晚,这一个时辰还没到呢!”

    候卿不耐,但眼下赤娆不依不饶的,知她不达目的不会轻易罢休,届时闹到共工那儿,还是得陪她玩,反而耗时更多,这便只得先应下她再玩一回:“玩好这一次,便放我去神修,一言为定?”

    赤娆眨了眨眼睛,伸出了小指,道:“但是你要认真玩,不能在一刻内被我寻到,否则得要再来一回!一言为定!拉勾!”

    候卿本不屑,却听赤娆道:“不拉勾等下反悔了可别怪我哦。”

    候卿只得硬着头皮伸出手去,拉了勾后,赤娆心满意足地坐了下来,便开始数起数来。

    候卿无奈,他本就觉得这每日的一个时辰实属虚度,往常到了时辰他就逃回寝殿,赤娆追不上便也就罢了,往后可如何是好?但听得赤娆声声数着,眼下也不及多想,将神速发挥至极致,便往不周山下行去,想着躲出不周试试。

    然而,当他刚出了不周山结界,便听到赤娆大笑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知赤娆已然追来了,心下懊恼,见着一旁的银杏树,想着逃也逃不过了,便索性靠着树坐了下来,不出一息,便见赤娆身负水灵翼,果然出现在了视线内。

    候卿无奈叹了口气,正要站起来,却见赤娆四下一望,一脸疑惑,竟好似根本未看到他!又四处寻了一圈,甚至还寻到了银杏前,却都似未见着他一般!继而又以神识寻了一番,讶然自语着:“怎的不见了,连神识竟都寻不着了,难不成出了不周?!不可能罢!怎会跑这么快?!”她一边说着一边往远处行去。

    候卿亦是惊讶不已,为何赤娆竟看不见他了?候卿看了一眼身后,心里奇道:难不成是这银杏树?候卿当即观察起了这银杏,便瞧见了树上好似黏着一物,仔细一瞧,原是一虫蛹。

    候卿倒是想了起来,这是他初来不周时救下的那个萤火虫蛹,如今这虫蛹比之当初大了不少。候卿却不知赤娆寻不着自己,到底是因为银杏还是这萤火虫蛹了,于是问虫蛹道:“赤娆寻不着我了,是因为你么?”便见虫蛹亮了一下,遂又问道:“是因为这银杏么?”虫蛹并无回应,候卿便知是虫蛹的缘故了,抱拳道:“那该谢谢你了。”

    却见虫蛹又亮两下暗一下地回应着,候卿倒看明白了是道谢之意,只是这虫蛹又为何道谢,想来是为了当初之事罢,都近三个月了,这虫蛹竟还记得自己?遂问道:“你记得我?”便见虫蛹又亮了一下,候卿心里没来由地起了丝暖意,道:“谁说妖族无情,我看你倒比那戒律神有情多了!”说着四下一看,道:“反正摆脱了那帝姬,总算清静了。”虫蛹并不会说话,只是亮了亮算作回应,候卿倒觉惬意,放松了下来,盘腿而坐,便开始了神修。

    不曾想这神修效果倒是不赖,不知不觉天色已暗,候卿睁开眼来,伸了个懒腰,满意道:“这儿倒是个神修的好处所!往后每日午后我便来这儿躲着了。”说完又看了虫蛹一眼,便往回走去。

    而当他入了不周山结界,却见不周山内仍是艳阳高照,并未入夜。只是不周山内奇景异象多了去了,他也未多想,乘着眼下没瞧见赤娆,赶紧使出全力,以神速冲回寝殿。然而,才至神殿,便听见赤娆不知何时又追在了身后,嚷嚷着让他站住!

    候卿却一刻未停,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寝殿。

    赤娆身为帝姬,不可伤了风化,故而殿门一关,赤娆也不便擅闯,只能在外头气得直跺脚,过得一会儿不得回应,便也只能作罢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