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土灵被夺 蒙冤受屈
    因这诡失土行神力之事,一众五行弟子结束神修都会各自回殿,也不在外停留,候卿于戒律殿结束神修后便也就直接回神殿,不再出不周山结界。赤娆更是被共工严密保护了起来,几乎不再让她出神殿一步,于是,这捉迷藏的游戏是不能再玩了,但这每日午后的一个时辰却没有取消,赤娆仍会缠着候卿陪她玩耍,共工对此则不闻不问,每次遇着了还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那神情看得候卿颇有些牙痒痒。

    如此过了五日,候卿便受不了了,别说他根本不喜玩甚丢石子、投壶、斗草的游戏,即便是勉强玩着了,却受不住赤娆每次都撒泼打滚地非要赢,还动不动就动手的架势。

    可候卿即便是躲过了那个时辰,只要不到入夜时分回殿,都逃不过赤娆的纠缠,他又万万不想误了神修,便想寻个僻静之处,但如今不周山上四处都是到处巡逻的神兽,并无一处合适。

    候卿这便又想到了那棵银杏,觉着还是那里最宜神修,反正就在不周山结界旁,虽说他未成年仍不可出神界,但之前一直去也并未如何,且共工今日并不在不周山,这便管不了那许多,准备下山去了。为了不被巡逻的神兽撞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候卿决定试一试御灵飞行,因极速之下,勿说是神兽,甚至都能躲过上神的感应!

    候卿观察了一会,乘着空隙,瞬化出土灵翼,辅以神速,猛地向山下冲去。

    候卿的御灵飞行已然十分纯熟,转眼间已快至不周山结界处,却忽见一身影突然迎面窜来,眼看着便要撞上,一瞬间候卿只觉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便见一条闭着眼的土灵龙呼啸着向他冲来,候卿下意识挥动土灵翼往一侧急退,作势收回土灵翼的刹那,立即化出了守御盾!

    说时迟那时快,土灵龙轰然击中了守御盾,盾碎的刹那候卿又已化出土灵翼继续往后急退,不过那土灵龙却并未追来,顷刻间消散而去。

    待尘埃落定,候卿眯着眼定睛一看,那身影竟是子彦!

    而与此同时,候卿终是感应到了子彦的神气,在此之前,即便是双方交手时,他都根本没有感应到!子彦应是掩了气息,且又从结界外回来,候卿不禁有些讶异,便见子彦似乎亦有些怔愣,只是几息间已恢复如常,关切道:“卿师弟?!方才没伤着你罢?”

    候卿摇了摇头,便见子彦已走上前来,冲他笑了笑,叹道:“卿师弟竟已如此了得,方才我那招土龙卷虽未尽全力,灵龙双眼未睁,但好歹也是高阶神术了,卿师弟竟能抵御下来,真是后生可畏啊。”

    候卿仍有些疑惑,一时间也没回应,便听子彦继续道:“我这急着要去向师父复命,匆匆忙忙地,差点撞到了你,还好有惊无险。”

    听其之言,候卿料想子彦应是出去办事的,不由神色一松,却听他又问道:“卿师弟这是……要出结界?”

    候卿有一瞬的犹豫,倒不是疑心甚,只是他如今私自出结界算是有违神规,若是告诉了子彦,怕子彦会为难该不该上报。却听子彦轻笑道:“放心罢,我才不会说出去,我又不是龙师弟,一板一眼的,只要你不是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没甚打紧的。不瞒你说,我从前也悄悄溜出去过。”

    对此,候卿倒没有太惊讶,子彦平日里对跟着他修习的弟子们也是这般有些宠溺的。候卿遂指了指结界外银杏树的位置,道:“那里有棵银杏,我要去那神修,到天黑便回来,不会在结界外过夜的,晚上会回寝殿。”

    他没有说虫蛹之事,怕说多了会给虫蛹惹甚麻烦,本以为子彦可能要问上两句类似为何要出结界神修云云,正琢磨要怎么回应,却听子彦问道:“待外头天黑你就回来?直接回寝殿?”

    “是啊,晚上总要回寝殿啊。”候卿茫然答道。

    便见子彦缓缓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小心些,我还要去寻师父,这便先走了。”说完又化出土灵龙踩在脚下,转瞬间已飞出了候卿视线。

    候卿便也未再停留,乘着巡逻神兽还未出现,迅速化出土灵翼,顷刻间飞出了结界。

    然而今日的银杏树下,却总让候卿觉着有些异样,而那虫蛹也总是发着亮光,闪闪灭灭的,好似要告诉他什么,但这虫语太过复杂,他并看不太明白,怕是只有女巫戚才能看懂了。

    候卿在树下四下察看了一番,却又未发现有何不妥,便还是盘坐下来准备开始神修。但当他催动神力时,心里的异样之感尤甚,隐隐间有一种莫名的感应,指向了他身后的树根处。候卿不禁往后挪了一些,伸手摸向那处树根,只觉感应更甚!

    平日里并不会这般,莫不是眼下这树根下埋着什么?好奇心起,候卿催动神力对着那块树根处的泥土扬了扬手,便见那些泥土自己动了起来,渐渐分成两堆,露出一个小圆坑,候卿凑上去一看,只见里面竟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状物,正隐隐泛着金光!

    候卿看着这颗金珠,心头猛地一跳,体内的感应愈加强烈,引得他不由自主地将金珠拾了起来,不由大吃一惊,他发现这金珠中竟都是土灵!且更让他大惊失色的,是他竟还在其中感应到了自己的精血!

    候卿惊疑,难道这里头就是那些骤失土行神力弟子们的土灵?!那何以会有他的精血?这土灵球又为何会被埋在这里?到底是谁干的?疑从心中起,不得其解!

    却在此时,不知从何处突然袭来一股劲力,候卿警觉,又反应极快,下意识间已化出守御盾挡在身前,却发现那劲力并非攻向自己,而是攻向了那萤火虫蛹!于是守御神力骤一转向,便在守御盾勉强罩住了虫蛹之际,那股劲力亦猛地轰在了守御盾上。

    那劲力乃神力所化,并未带任何五行之力,却在刹那间将守御盾击了个粉碎,显然是高阶神术!劲力波及,虫蛹受了不小的伤,其所栖银杏都被削掉了一大块!不过守御盾虽被击碎,好歹为虫蛹挡了一挡,且那攻击并未尽力,还留有余地,虫蛹才逃过了一劫,其伤并不致命,眼下正一亮一灭间隔着闪烁,候卿这回倒是看懂了,虫蛹在提醒他,危险!

    只是还没等候卿弄明白这些都是怎么回事,突然便瞧见好一些神兽向他冲了过来!神兽迅速将他包围了起来,纷纷仰天长啸,候卿意识到许是虫蛹受伤的缘故,无法再为他遮蔽了。尖啸声片刻间引得更多神族聚了过来,候卿略微一感知,便觉出了一些熟悉的气息,转瞬间,果然瞧见子彦率先赶了过来,便见其一脸震惊,失声唤道:“卿师弟?!”

    而又片刻间,阎正及句龙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身后还跟着一些平日里没有见过的神。诸神瞧见他时,皆是一惊,句龙紧紧拧起了眉头,阎正则怒喝道:“候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候卿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握着那颗土灵珠!可还不待他解释,手上的土灵珠周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圈刚刺!这刚刺乍看之下竟还有点眼熟,只是还不等候卿反应过来,那刚刺已裹着土灵珠消失在了他手里!

    而与此同时,一个浑圆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一息间已将那颗土灵珠收入了囊中,随即迅速回撤,一边放声大笑起来。

    “混沌!”

    伴着一片惊呼声起,阎正一招土龙卷已猛然出手,便见一条土灵龙怒目圆睁,呼啸着向混沌追去,身后诸神亦是一齐出手,一时间各路神术齐攻,紧随土灵龙之后,冲向混沌!而子彦更是已直接飞身朝着混沌冲了出去,同时撒了张土灵网便往其身上掷去!

    那混沌虽模样看上去浑圆笨拙,速度却是极快,左躲右闪间,竟不知怎的使得土灵网差点撞上了土龙卷,子彦一惊,连忙收住了土灵网,却多少让得土龙卷攻势一滞。说时迟那时快,混沌飞旋起来,浑身刚毛齐射,群攻向一众神族,这刚毛状如硬刺,在射出后竟还愈来愈长,每一根都裹着极强劲的兽力,混沌身为四大凶兽之一,兽力不同凡响,硬是逼得一众高阶神术回防周旋!

    而乘着诸神应付刚刺的当口,混沌已逃之夭夭!刚刺随即回撤,唯余其大笑声不断:“小子!多谢啦!哈哈!”

    转眼混沌已彻底消失,句龙便要去追,被阎正拦下,道:“勿妄动!难保其没有同党,小心落了陷阱!”说着剜了一眼候卿,瞬化出一道土灵索,将其缚了起来。

    突发连连,使得候卿一直都处于惊愣状态,一时不察被绑了个严实,终是反应过来,当下澄清道:“我没有!这土灵珠我也是刚在那树根下发现的,你瞧那还有个坑!“

    候卿手不能指,只能往那树根处斜了斜头,却骤然发现那里不知何时竟被填平了!候卿见诸神看着他那神情,急道:“我真的就是在那挖出来的,许是方才打斗时被抹平了。这真的不是我做的!”

    阎正却已气得青筋暴起,当下伸手似是将何物往空中一掷,又一拉土灵索,道:“吾已传信主神回来,跟吾去神殿分说,若真是你包藏祸心,绝不轻饶!”

    “我没有!你冤枉我!放开我!我没有!”候卿挣扎着大吼,而土灵索却是愈挣愈紧,直把候卿手臂上勒出了道道紫痕!

    却见诸神只是侧目旁观,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便连子彦,此时也只是默然跟在阎正身后,不置一词。

    唯句龙皱眉道:“师父,如今真相尚未明了,这般伤了卿弟有失公允,若卿弟清白,自会辨个分明,根本不会想逃;而若他确实有罪,以他眼下的能耐,也逃不过共工氏一众上神的追捕。师父手下留情。”

    阎正盛怒之下只顾往前疾行,听句龙这么一说,回头瞧见候卿这般模样,不由眉心一动,只是他仍绷着脸未发一言便回过了头去,不过候卿身上的土灵索倒是松了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