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出师不利 进展维艰
    待得晨曦微露,候卿才惊觉他们竟真的聊了一夜!

    重黎急着带浮游去识心那虫妖,也不多留,胸脯一拍,告辞道:“交给我了,等我好消息!”

    却不料候卿这一等,竟等了半月有余,都未见重黎身影。

    倒是共工带着赤娆几乎每日都来,赤娆虽有族群之见,但也算是候卿的朋友,并不会出卖他们,故而重黎探查一事也没瞒她。她恨不能亲自去查,只是因那夺灵之事,且又牵扯兽族,为防万一,她被严密保护了起来,没有共工的陪伴,亦是不可出神殿半步,连每次来这戒律殿,都必须由共工陪同。

    于是,重黎处的消息都是通过共工来传达。显然,重黎的探查并不顺利,因那虫妖只是个虫蛹,还未成妖,并不能用锁瞳之法,只好锁住整个虫蛹,极其消耗妖力,浮游只能持续一刻,便要休息恢复一会儿。

    且一开始那虫妖还极不配合,它受了真凶那一番警告,确实怕被灭口,不得不小心翼翼,好在其听到候卿的名号后,倒不再挣扎反抗,反而乖乖配合了。如此,浮游花了整整一个多月才总算识出了虫妖所思!还好他们身处人界,耗的是人时。

    然而,费了大功夫得来的讯息却让他们大失所望,那真凶竟是极其小心,每次出现都掩住了容貌及气息,连体型都做了掩饰,故而虫妖所见只是一团模糊的影子,根本看不出是谁!换言之,眼下即便真凶站在它面前,它都认不出来!

    那真凶已不止一次在银杏下埋土灵珠,只是都是在候卿来了不周山之后所为,如此,并不能消除候卿的嫌疑。且真凶来银杏下的频次时日等都没有规律,虫妖也无法主动引其出现,探查因此陷入了僵局。

    重黎却不甘放弃,一咬牙,便带着浮游就坐在银杏下守株待兔,他不信真凶会就此罢手!重黎在周身布了个结界,掩住了他们俩的气息,又让虫妖再设了一道防,双重掩护,以保万无一失,便这般一日日地等了起来。

    候卿得知此节,十分感动,更加视重黎为两肋插刀的好兄弟,也不免愧疚,觉着自己浪费了重黎神修的时光,他虽已是上神,但为了佐神之选本也是不能懈怠神修的,为此,候卿十分焦急。反倒是对于平反一事本身的进展,却并不急。

    白日里,候卿还是跟着阎正修习,只是阎正并没有再教他神术,而是每日都训导其神戒,并要求他倒背如流,每日都需默写回顾。候卿原本最不喜这事,无聊枯燥还碍其修习浪费时光,不过此番候卿却颇有些乐在其中,只因这默写并非是普通书写,而是要催动神力操控神识勾勒。

    这是个辛苦功,十分考验神力操纵,不亚于操习神术,对于候卿来说这无疑便成了一种神修。候卿一开始描得歪歪扭扭不成字形,然而,只两日间其以神识勾描出的字已能成形看清,再两日已能将字体保持一般大小,又两日竟已能做到工整美观。这修习速度,竟比句龙整整缩短了五日,让已然有些见怪不怪的阎正都不免吃了一惊,只是他既已存了偏见怀疑,先入为主之见,一时很难改观。

    候卿并不管这许多,只一味地在偏殿内潜心神修,不仅将阎正的要求做到十分,更是严于律己,为自己立下了更为苛刻的目标,而他在修习操控神识的同时,攻防神术的修习亦是没有落下,虽然他早已将低阶土行神术修得融会贯通,却还是每日都在坚持巩固。

    候卿就这般勤修了半月有余,土行神术自然不在话下,他的神识也已能轻松写下三遍神规不带喘。不过,阎正仍未进一步教习,候卿已无法通过自习得到更多精进,但他也没想过要研习赤娆塞给他的水行神术,他知道赤娆的神术皆来自于共工,他既不想给共工和赤娆惹麻烦,也不想学得名不正言不顺。

    这半月内,他除了每日都会见到共工与赤娆,句龙在此期间也来过两次,便没有再见过其他神族,包括子彦,都没有来过,候卿只当是阎正戒令所致,也没有太在意。

    而共工每次来,都遇着候卿在神修,见他不急不躁,如此一心扑在神修上,颇感欣慰,便不想多打扰他,每日待在戒律殿的时辰也随之愈来愈短,赤娆也只能跟着早早回去,对此,候卿倒舒了口气,因为只要赤娆在,他便别想清净,他倒并非有多讨厌赤娆,只是赤娆总爱耍性子又总缠着他,有些不堪其扰。

    不过,过不多久,赤娆便不能来“烦”他了,因共工被紧急召往了天界,句龙也被带了去,而这一去,便是好几日都没回来。

    那日,候卿正在跟着阎正修习,突见一物掠了进来,仔细一看,竟是一缕神识!候卿立即感应到,是重黎!

    只见那神识通体火红,掠至殿中,在阎正及蚩尤周遭飞掠一圈,随即爆了开来!雾气散开,一幕幕场景便如走马灯般在师徒俩眼前重现,应是重黎视角所见。

    只见一团模糊的身影迎面而来,及至咫尺,一道火灵索骤然袭去,那身影猛然后退,不欲交手,却遭重黎的火灵索紧追不舍,那火灵索瞬间又化成火灵龙,双眼一睁,向那身影呼啸而去!

    那身影只得回身应付,一道土灵龙应声窜出,转瞬便与那火灵龙纠缠在了一起!高阶神术的较量电光火石,眼花缭乱间,已战了几十个回合,那身影显然并不恋战,总在寻机遁走,无奈重黎打定了主意纠缠,根本不给他轻易逃脱的机会!

    遭遇如此高强度的攻击,那身影已然无法保持全套伪装,片刻间已是露出了身形,高大颀长,只是其容貌及气息都还未暴露,重黎遂卯足了劲地狠命攻击,尤其攻其头部,眼看着就要陷入胶着,直逼得那身影被迫神显,虽然仍勉强匿于掩护之下,却也因眸中一闪而暴露了其双眸的位置!

    下一瞬,那身影忽然猛地一颤,便见浮游从重黎身后窜了出来,紧盯着其双眸处,不过对方没有露出双眸,因此浮游并不能精准锁瞳,而对方又是上神,浮游尽了全力,亦是在不过几息间已被那身影给挣脱了!

    但是浮游显然已问出了结果,立即嚷道:“是子……”

    “砰!”

    然而他的声音却被淹没在了一声巨大的炸响中,转瞬间便见无数黄色光斑如流星般陨落汇聚于浮游的胸前,又在一刹那骤然爆开!

    浮游胸前立时不断渗出血来,一息间已染红了胸襟,便见浮游脸色惨白,喷出一大口血来,瞬间变回了妖形!

    “浮游!”

    候卿与重黎同时失声大叫起来,重黎立即冲上前查看,便见浮游已然双瞳散开,没了生气!而那身影则乘机御灵遁去,重黎大吼一声,立时神显,其脚下双龙骤然睁开双眼,载着他向那身影疾速追去。

    画面至此戛然而止,重黎的神识亦消散而去。

    候卿立即以神识开始搜寻重黎,便觉其气息消散在了不周神殿后门处!

    “幽都!”

    候卿在搜寻时,阎正亦如是,师徒俩异口同声,想到了一块儿。阎正一愣,不过也只是看了候卿一眼,并也没说什么,当下只管催动神力御灵往幽都飞去。

    候卿觉着若是寻常,阎正定是会追究其从哪里知晓的幽都云云,眼下估计是没这功夫了。阎正并没有在候卿修习的戒律殿主殿外布结界,故而候卿二话不说,亦是即刻一展土灵翼,向幽都冲了去。

    不一会儿,候卿便在幽都后门的红墙处追上了阎正。而阎正并没有看候卿,只管自顾自打开了红墙处的结界,开了后门径直掠了进去,候卿连忙跟了上去,待其一进门,那后门便自行关了起来。

    便见阎正来到那一双树面前,一字一顿道:“一树荣一树枯,步步生花步步遥;一世华一世虚,寸寸安心寸寸空。”

    话音刚落,只见其中一树刹那花落叶枯,落英缤纷,在双树间铺出了一条花路;而另一树则花繁叶茂,盛开不绝,地上落花纷飞,随后一点点消失,似是悉数长到了这树上。

    候卿不觉看得有些出了神,忽觉脑门一痛,原是阎正看他停滞不前,忍不住敲打了他一下,候卿方才回过神来,阎正便急往双树间掠去,候卿也赶紧追了上去。

    踏花而行,只觉满目白光。

    落花尽处赫现一双生池,一大一小,大池清澈无暇,池水无一丝波澜;小池漆黑一片,池水翻滚不断。候卿四下一望,并不见重黎身影!只见青草如碧丝,繁花似锦绣,美不胜收,芬芳馥郁,渐渐地,候卿只觉五官皆怠,心神亦弛,竟生出了安留之心,直欲往大池中去!

    便在此时,忽地又觉脑门一痛,阎正将他一把拉到身边,并迅速化出了守御界。一入守御界,候卿顿觉头脑澄明了起来,再回头一看,那双树已不见了!便听阎正嘱道:“小子!集中精神,小心!”

    候卿只觉阎正浑身都紧绷了起来,不由心中一凛,能让阎正如此戒备,也不知那真凶到底是何方神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