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三十章 群起而攻 重蹈覆辙
    候卿循声看去,说这话的,正是小候卿!而之前那少年亦在他身边,此刻正使劲拽他。小候卿却不顾他,用力挣了一挣,指着黎卫道:“他才是恶人!他欺负我们,幸好有这位半神出手相救。”

    “胡说八道!”黎卫跳将起来,高声嚷道:“神哪是这副模样?!明明是他伤了我!”

    小候卿亦不甘示弱,嚷得比他更大声,道:“是你先拿石头打他的,他只是把你手上的石头弄掉罢了,他根本没有伤到你,我可以作证!”

    两厢这番你来我往,吵得不可开交,小候卿身边的少年一直拉劝着,小声地劝其勿要多管闲事,想要带他离开,可小候卿哪能听得进去?反而一把拉住少年,扯到人前,认真道:“他也在场,可以作证!”

    众人齐看向少年,黎卫见状,冷哼一声,道:“你们是一伙的,自然一个鼻孔出气!”

    小候卿却不理他,连忙拉过少年,小声道:“你不用害怕,如实说便是了。”说完,鼓励地看着少年,满以为少年会为他作证,岂料,少年沉吟半晌,竟低头道:“我没看清。”

    小候卿闻言,一脸惊愕地看着他,一时被噎得说不上话来,而黎卫则立时来了劲,嗤道:“瞧瞧,这一伙的都是这么个说法,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说着对族人们道:“大家快抓住他!不能让他再害人!”

    小候卿此刻狠狠盯着少年,恨不能看穿他,恨恨道:“你为何撒谎?”

    少年眼神躲了开去,讪讪道:“卿弟,别趟这浑水了,我们回去罢!”说罢便欲拉着小候卿离开,小候卿怎肯听从,猛地手一甩,反而跑到了候卿跟前,对着首领们一拍胸脯道:“他真不是恶兽!是他救了我!我可以担保!”

    族人们议论纷纷,首领们面面相觑,却也没有出手,看上去颇为踌躇,许是忌惮这挡在前面的乃女巫之子。候卿则还没弄明白眼前这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既不是他的记忆,也不像发梦,他不禁有些好奇,若是那些首领冲上来攻击自己,自己会否受伤?就这般胡乱想着,便也只是静观其变。

    忽听那黎卫突然装模作样地“啊”了一声,好似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一般,指着候卿及小候卿嚷呼道:“你们瞧!他们俩是不是长得很像?!可不像亲兄弟嘛?!”

    这话便如在火上浇了油,一时间族人们七嘴八舌,说像的比比皆是。

    “怪不得替这妖怪说话,没准还真是……”

    “仔细这么一瞧还真像,这怎么回事啊?”

    “这候卿可是女巫之子呐!怎么可能与那恶兽是兄弟?”

    “有何不可?说起女巫,你们不觉得她有孕之后有些古怪么?”

    “可不是,九黎可是世代皆女巫呐……”

    ……

    族人越说越起劲,候卿却愈听愈来气,只觉血气上涌!然而,不待其发作,便听身旁小候卿已怒吼出声:“胡说八道!母巫为九黎尽心尽力!竟遭你们这般诽谤!你们才是一群是非不分的恶人!”

    之前与黎卫的那番争论,本就让小候卿面红耳赤,这下更是红了眼眶,眸中不由分说泛起了青色!

    族人们见状,吓得纷纷后退,首领们亦戒备了起来。

    轰隆声起,天色瞬暗,顷刻间已是大雨倾盆!再看小候卿,已然神显成了神身,与此刻的候卿成了一般模样!

    当下一片惊呼惨叫!族人们争先恐后地逃了开去,只听得远处水声隆隆,由远及近,转瞬间大水向族人们袭来,逃离的族人只得又掉转身子往回跑,这便乱作了一团,惊叫连连哀呼片片。

    候卿一看情势不对,虽还不明所以,却感同身受,知小候卿所想所惑,这便也不管身处何境了,连忙催动神力先止了雨,他如今已是真神,要化去小候卿的神术可谓易如反掌,不一会已将大水退去了,这便想先将小候卿带走,不管怎样,乘此先教教他神修之事,却见小候卿此时正直视着前方,眼神复杂,有些哀有些怒,有些怨有些惑,紧紧拧着眉头。

    候卿顺着其目光看去,原来他正看着那之前劝他离开的少年。再看那少年,此刻也正看着小候卿,只是其一脸的惊恐,甚是刺目。少年一步步地后退,仓皇间,不慎摔倒在地,小候卿便欲上前相扶,便听那少年惊恐地大叫道:“别,别过来!别过来!”慌乱下四下一顿乱找,随手拾起地上的石块便往小候卿身上扔!

    候卿看在眼里,只觉得痛在心里,仿佛那些石块都打在了他自己心上!

    而此时,首领们不知何时竟已摆好了阵仗,九个一弧,首尾相连,个个操刀执斧,作势欲攻!

    候卿见状,气道:“你们怎能攻击他?!蚩尤叔父呢?我要见蚩尤叔父!”

    一边说着,心里暗想着首领们不会真的要攻击他们吧,便见首领们好似充耳未闻,维持阵形向他们逼近,候卿一惊,他虽不知首领攻来自己会不会受伤,但他觉得小候卿与首领们同属一个时空,定是会受伤的!

    眼见着首领们愈来愈近,攻势一触即发,而小候卿此时仍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候卿看着甚是着急,连忙一把将小候卿拉到自己身后,对着他一字一句道:“他们中神级最低的也都是真神,还有好些上神,要是一齐攻来,我定是挡不住的,你快别感伤了,等下有机会赶紧先跑,去找母巫或蚩尤叔父!我们先过了这关再说!”

    候卿料想小候卿许是会有不少疑问,暗自祈祷他别在这节骨眼上问个不停,便听小候卿不出所料地疑道:“你识得母巫和蚩尤叔父?”

    候卿才应声,便又听其一连串的问题,接二连三问了起来:“什么是神级?”

    “真神、上神是什么?”

    “你为什么挡不住?”

    “你为什么识得母巫和蚩尤叔父?”

    “……”

    候卿无暇一一作答,自顾自抓紧催使神识将共工氏神法灌入小候卿眉心,又将低阶及中阶土行神术秘籍也一股脑儿地塞给了小候卿!然而,候卿却觉得有一丝异样,他的神识好似什么也没做,但看上去这些神法秘籍确是进入了小候卿的眉心!

    只是候卿眼下也无暇多思,他在小候卿前头,也没去注意小候卿是怎么吸收的,便见首领们竟突然抡斧攻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候卿当即化出了守御盾,倒挡下了这一斧!候卿不觉有些纳闷,自己只是真神,是如何能挡下上神的攻击的?!

    只是不待其多思,又是大雨大水袭来,显然其身后的小候卿并没有掌握那些神法神术,不过这次大水倒未往族中去,而是只冲首领们而去!

    恰在此时,候卿两手相对,掌间化出土灵球,催动神力,土灵球转瞬飞旋起来,候卿轻轻一压,土灵球上便有土灵溅出,顷刻间化为飞旋土刃,继而形成巨大泥沼漩涡,猛地打在首领们阵中,瞬间冲散了阵形!

    首领们眼见着腹背被夹击,默契非常,齐以兵器相抵,将泥沼漩涡往身后大水引去!转瞬水土相冲,有土灵相携,只见刹那间水花滔天,皆溅在一旁树木上!

    不想那树上有一树洞,里面正躲着黎卫和之前那少年!顷刻间泥石横流、树摇欲坠!黎卫见状不好,竟猛地一把将少年推下!

    便在少年落地那一霎,大树亦轰然倒下。黎卫有意跳在了少年身上,再往边上一滚,倒未怎么受伤,而少年却不及爬起,大树便已砸在了他身上!

    少年嘴角一扯,猛地喷出一大口血来!便见生机迅速从其眸中褪去,而惊骇绝望的表情凝在了他脸上,那少年瞪大着眼,死不瞑目!

    一切发生得太快,候卿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候卿眼看大雨冲刷着那猩红的鲜血,却怎么也冲不净,听着小候卿声声嘶吼着:“长康——”,却如何也叫不应,便觉头痛欲裂,心痛难当!

    候卿踉踉跄跄,一步一挪往前走,少年的样子一点点清晰,那惊惧哀怨的眼神,那已渗入土中的鲜血,那一声“卿弟”,都深深抨击着候卿的心!候卿只觉心底某处似是一点点地碎裂开来,与这似曾相识的感觉随即弥漫开来,而关于长康的记忆便也随之涌上心头!

    候卿只听得耳边“嗡”地一声,那一刹,他都记起来了!

    那少年唤做长康,是女巫戚带回的孤儿,模样看上去要比那时的候卿大一些,加之又长得高大,很是有保护欲,便一直以兄长自居,候卿虽实际年长他许多,但因其从未曾感受过父爱,也未曾有兄弟姐妹,倒也乐在其中,便随他唤自己“卿弟”了。

    记忆中,出事那日,黎卫一伙在林中对他们拳打脚踢,长康被打伤。而当时的自己怒不可遏,显了神身。

    之后的一切与眼下颇为相似,长康的倒戈,黎卫的加害,一样的大雨,一样的大水,一样的结局!

    候卿五味杂陈,只觉胸口憋闷无比,便觉喉头一腥,“哇”地喷出一大口血来,随即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