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各执一词 不欢而散
    重黎一口气冲到了银杏树下,却只见一树硕果,不见浮游身影,四下张望着唤了几声,便见一个银杏果猛地掉了下来,拍拍滚滚地落到他肩上,重黎一头雾水地看着这银杏果,只见它转眼间竟变成了罴妖,随即渐渐变回了人形,正是浮游!

    重黎大喜,忙拉住浮游的手腕感应了起来,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确认他并无大碍,遂拍着他的肩膀大笑起来:“你没死!哈哈!你没死!”

    有神族能为自己的生死担忧,浮游感动不已,继而想起了正事,急忙说道:“那个真凶就是……”

    “子彦!”

    重黎与其异口同声道,浮游一怔,便听重黎道:“我追上他了,被他打成重伤,卿弟为了救我,还被打下了幽都,都怪我没用!”重黎说着神色一黯,浮游并没有听说过幽都,想了想,疑道:“幽都是什么?是说幽池么?我之前也去过幽池,那里不是可以疗伤么?卿少神落下去了是有何不妥么?”

    重黎犹豫了一瞬,道:“幽都并非可疗伤的幽池,至今还没有生者落入其中过,也不知该如何将他救出来,待共工叔父回来,看看他有没有法子了……对了,说到那子彦,司戒神他们现在正要去审他,我是来带你一块儿去的,不怕他不肯说真话!”

    浮游本就担心候卿,连忙道:“我真的能一同去吗?”

    重黎以为浮游害怕,说道:“阎正司戒神虽然也在,不过你放心,蚩尤叔父也在,不会让他伤了你的,你到时只管在我身后,见机行事便是,不必勉强。”

    浮游连连摇头,道:“一点不勉强!我只怕不让我跟着去,我定是能识出他所想的!我自己无碍的,被重击至此也大难不死……”说着倒想起来,自己还能在这晃悠,多亏了那银杏树上的萤火虫蛹,遂连忙回头寻看,便见这虫蛹尾部一闪一闪的,浮游不识心并看不懂虫语,只以为是在与自己道别,忙先上前拜谢道:“多谢大……大妖,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说完立即跪下,实实在在地磕了个响头,看得一旁重黎有些不解,浮游起身后指着虫蛹对重黎道:“当时多亏了这位大妖用了障眼法相救,我才没有被子彦那一记杀招正面击中,否则定是活不成了的。”说完又磕了个头,道:“大妖若是将来有何差遣,刀山火海,我定万死不辞!”

    重黎看看浮游,又看看那虫蛹,一时有些感慨,妖族间也有讲义气的,神族间也有背信弃义之徒!

    而此时阎正一行正在先前软禁候卿的偏殿门口审子彦,只见子彦一身伤痕已然痊愈,只是脸色还有些惨白,正紧盯着阎正和灵均看,眼神如恶兽般凶狠。

    “兽族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背叛神族?!他们要那些土灵到底是要做甚?”这话蚩尤已问了好几遍,但子彦都没有理睬,只一直这般盯着他的师父和父神,一脸怨气。

    阎正暗自深吸了口气,终是忍不住问道:“为何这么做?”许是有一会儿没说话,他的声音都透着些嘶哑。

    这回子彦倒有了回应,他嘴角一扯,冷嗤道:“为何?还不是因为你们?!我是你的大弟子,比句龙更早开始神修,可修习中阶神术却比他晚上许多!他是天赋不错,可若是我早些开始修习中阶,何至于迟迟到不了高阶?!就因为他是主神之子,你就这般偏袒!”

    阎正双手紧紧握成了拳,眉间川字更深,一向只透着严厉的眼神破天荒有了其他的情绪,满眼的痛心,道:“你从小便跟着我修习,我看着你长成,我没有子嗣,几乎视你为子,独将陨心流传授于你,没曾想你竟这般看我?!”

    子彦猛地站了起来,激动道:“那是因为句龙选择博采众长,不然陨心流哪轮得上我?!佐神候选一氏二选,我日夜苦修,原以为能再搏上一搏,结果却来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不会任何神术却已有了佐神候选的资格!就因为他又是主神之子!一个半神而已,竟也能跃到我前头抹杀我那么多年的努力!我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抵不过你们偏心!我怎么甘心?!”

    “卿儿无论天赋秉性,都在你之上!哪就成了你作恶的借口?!”一旁蚩尤听不下去,怒喝道。

    不想子彦竟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喘不上气来,指着蚩尤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就是你九黎的女巫害得共工氏丢了水正佐神之位!如今又把这小杂种送来共工氏,是何居心?!九黎神人混居,不成体统,我看你也脱不了干系!”

    此言一出,诸神皆惊,不待蚩尤发作,灵均已开口骂道:“放肆!你自甘堕落,何以怪罪其他?蚩尤身为一方主神,怎容你这般放肆?!”

    阎正满眼的失望,默默闭上了眼睛,待再睁眼时,已恢复了往日里苛责的神情,问道:“你与兽族究竟达成了什么交易?”

    子彦不语,任诸神如何盘问,都不发一言,重黎带着浮游过来时,便恰是遇见这僵持的一幕。

    结界让子彦无法提前感知,待看到来者时,已来不及反应,瞬间被浮游锁了瞳,重黎怕阎正他们介意妖族介入而阻止浮游识心,连忙问道:“你与兽族有何交易?”

    子彦一时间动弹不得,虽拼命抵抗着不说话,却抵不住浮游的识心术,便听浮游替他答道:“混沌助他成为上神,答应帮他成为佐神,而作为回报,要求他收集上神的五行神力!”

    “兽族要收集五行灵力做甚?”重黎奇道。

    片刻后,便见浮游摇了摇头,道:“他确实不知,他曾问过混沌,却没有得到答案。”

    蚩尤追问道:“那是谁要这些五行灵力?”

    便见浮游还是摇头,重黎接着问道:“混沌是如何助你的?你……你还是不是你自己?”

    浮游答道:“混沌将一枚紫灵珠种入其心头血中,让他能调用兽力,助其突破到上神!他还是能控制自己的神识,但他发现这紫灵已在其体内留下了印记,他也有些迷惘担忧,怕完全被兽族所控。”

    诸神面面相觑,元智沉吟道:“若这是实情,必须上报天庭!今日兽族能买通子彦,很难说他们是否在其他神族氏族内也有了内应。”

    “应赶紧将共工请回!”蚩尤说道。

    “不可!”阎正一直未吭声,此时忍不住开口阻止道:“共工正在执行天庭任务,也不知情况如何,绝不可擅自打断他!”

    蚩尤也是急躁的性子,但顾忌到重黎与浮游在场,怕争执起来不妥,当下以神音驳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一心只想着共工氏的荣光?!先解决掉眼前的祸患才是要紧!还是你舍不得这个大弟子,想要包庇不成?”

    “为共工氏筹谋是我这个司戒神的本分!你是他氏主神,共工氏内务不劳你费心!”

    “牵扯了兽族,怎还能是共工氏内务?何况,将子彦移交天庭也好,将卿儿救出幽都也罢,你都做不了主,那还等什么?还不将主神请回!”

    “我这个共工氏司戒神何时变成要九黎主神来差遣了?!”

    “你身为卿儿的师父,竟一点也不为其挂心!这子彦根本问不出什么了,还不去设法救卿儿?他在幽都下头也不知会遇到甚凶险!我看你就是存有偏见,想要乘此借刀杀之!”

    阎正几乎跳将起来,忍了忍才不至于脱口而出,以神音道:“信口雌黄!我对他的身世不满,不代表就会落井下石!我是对那妖女不满,当初她如何祸害共工你难道不知?!与饕餮一役中丢了困灵索,失了水正之位不说,还险些丢了性命!全因那妖女的蛊噬!她瞒天过海诞下此子,而今又将其子送至共工身边,怎能不怀疑其居心?!”

    蚩尤眉头禁皱,摇头道:“当年之事非你所想,女巫戚从无祸心,最多只是贪心,而她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她善良尽责,绝非不堪之人!送回卿儿亦是不忍,但卿儿是神裔,她一介凡人怎能留在身边?”

    阎正却嗤之以鼻,道:“你是九黎主神,自然帮着你的女巫!共工信你,我可不信!种蛊一事你若不知,我便从此不姓姜!”

    此事蚩尤倒是无可辩驳,当初知**之事后便想着如何为她去蛊,原本以为蛊噬根本伤不了上神,却不想去蛊那天正好共工大战饕餮,若他提前知晓,定不会让共工冒此风险!

    阎正见蚩尤沉吟不语,便也沉默了下来,他们用的都是神音,旁者并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还是能感知到那股剑拔弩张的气氛,眼下见双方都似乎停歇了下来,元智连忙上前打圆场道:“我等可遣青鸟去唤主神,若他在任务中,想必是会设结界的,就让青鸟在外等他便是了,眼下就先不轻举妄动,等主神回来裁决。”

    说着看向蚩尤和重黎,道:“幽都一事我等确实无能为力,候卿是共工氏神裔,已赐了姜姓,我氏绝不会放任不管的。只是眼下对如何处置有了歧义,须得等主神回来裁决。子彦这边也再问不出什么,等主神的过程中是走是留,两位可自便。”

    重黎沉吟片刻,道:“要不我问问父神?不知他是否知晓。”

    元智摇了摇头,道:“怕是不会知晓,便似九黎主神,也是不知的。”

    重黎眼珠一转,道:“那不然我去觐见玄帝?帝神级定是有所知的罢!”

    共工氏三神互视一眼,阎正开随即道:“还是先不劳玄帝费心,不周山地属赤帝域,若有需要,我等会先报与赤帝。”

    蚩尤最是不爽这般繁文缛节,冷嗤一声,道:“那我就不呆在这碍眼了,等共工回来我再来。”说罢,拱了拱手,便往殿外走去。

    重黎见状,自然也不想留在戒律殿内,指了指浮游,道:“我找他还有些事,就也将他带走啦,等共工叔父回来,我再来罢。”说完对着三神一揖,便也带着浮游告辞而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