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寻思对策 兵分两路
    不周山外,重黎与浮游一直等在那银杏树下,正等得甚是心焦,望眼欲穿,忽觉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下一瞬,便见蚩尤立在了他们面前。

    “你们怎么等在这?”蚩尤问道。

    重黎眨了眨眼,道:“自在。”说着指了指浮游,道:“他大伤初愈,我可不想他再出甚意外。对了,蚩尤叔父怎么来了?可是共工叔父有消息了?”

    蚩尤点了点头,道:“我收到了他的神识信,便速速赶来了,他这是……还没回来?”

    正说着,他们便感应到了共工的气息!抬眼看去,便见共工正疾速欲往山上飞去。

    “共工叔父!共工叔父!”重黎连声叫住了他,急切问道:“如何?”

    共工见蚩尤也在,便也来到了银杏下,随手设了个结界,接着如此这般,将赤帝的说法长话短说告知了他们。

    蚩尤沉吟,道:“幽都结界既在幽池水下,那将幽池水舀出,是不是就能触及结界了?”

    共工摇头,道:“幽池水不同于一般池水,乃舀之不尽,取之不竭,还无法分流,如此,从外头根本无法打破幽都结界,除非……”共工看向蚩尤,以神音道:“除非毁了幽都,但那便是要毁了不周了……”

    “不可!”蚩尤顾不得用神音,直接回出声来,道:“不可!”

    共工叹了口气,问道:“卿儿在人界,可有甚心结难解?”

    蚩尤面色沉重,点了点头,道:“他从小本就心思有些重,再加上……他,他与人族不同,难免遭些非议,他也曾有挚友,可惜……再说这次子彦的事,想来是又一次狠狠伤了他了,要大彻大悟,怕是不能够。”

    一旁重黎急道:“那若是下去帮他从里头打破幽都结界呢?我愿意下去!只是不知这幽都结界需要多大能耐?”

    共工眉头紧锁,道:“且不说幽都结界如何难解,要从幽都内打破结界,须先破了媱姬的幻境,可媱姬幻境无可破解,我也奈何不得,即便是我,恐怕也会迷失在其幻境之中。”

    “幻境……幻术……”重黎喃喃着,他听过媱姬的名号,事实上所有神族都听说过,媱姬乃是天姬,曾是天帝最宠爱的**,善幻术,却在与兽神犼的对战中不慎而亡,其中过程曲折,流传下来的说法可谓众说纷纭,但结果都是一样,天帝痛失天姬。

    忽然,重黎眼前一亮,道:“两位叔父,倒是有这么一个能破解幻境的。不过……它是妖族……”

    “有什么打紧?”蚩尤脱口而出,问道:“是谁?可否速速寻来?”

    重黎又看向共工,见共工点了点头,遂指了指银杏树上的虫蛹,道:“就是它!”

    共工与蚩尤一同看向虫蛹,共工神色未变,蚩尤却露出了怀疑的神情,便听重黎继续说道:“先前为捉子彦,我与浮游在此处守株待兔的时候,便是它施了幻术掩盖了我们的气息,子彦身为上神都没能察觉异样,况且……”重黎本想说它还能掩盖土灵珠,想了想还是不提这一茬了,转了话头,道:“别看它还没成妖,其幻术既能骗过神族,自然是了得的。”

    共工深眸中起了涟漪,与蚩尤对视一眼,见其亦是赞同,又听重黎说道:“试一试又何妨,大不了没作用!先让它下去破了幻境,我再下去助卿弟打破结界!”

    共工认可,点头道:“倒是可行,这虫蛹确实幻术了得,即便是破不了幻境,想来也总是能有所削弱的!”说着转向重黎,道:“只是这幽都结界甚难破解,万不可让你下去冒险,你很有希望争得火正之位,若是涉险,无法与你父神交代。”

    “若不是卿弟,现在被困于幽都的就是我了,本就该我去的!再说若是我下去了,父神那边也会倾力相救,说不定还能求得玄祖帮忙!”重黎说道。

    共工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我知你重情义,但此事非同小可,卿儿落入幽都,还算是共工氏内务,若你为救卿儿又落入幽都,便是我等的过错了,且不说玄帝会否比赤帝还知晓那出幽都的法子,即便他真有法子相救,我却已求过赤帝,怕是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重黎并未想这许多,听了共工的话,倒觉自己有些鲁莽了,心里暗叹,看来共工并非不懂世故,只是不屑罢了。

    共工见其不再作声,也是松了口气,看了看那虫蛹,皱眉道:“这虫蛹并未成妖,要如何让其下幽都解幻境?又怎知它肯不肯呢?”

    若是旁的神族,定然不会在意一个小小妖族肯不肯的,也唯有共工会无关族群地在乎,一旁浮游甚是感念,遂连忙上前一揖,道:“我可识出它的想法,我来与它交涉罢。”说着便来到虫蛹面前,将它整个锁于其视线中。

    共工一向相信浮游的识心力,而重黎亲眼见识过,只有蚩尤将信将疑地看着双眸碧蓝的浮游。

    如此过了半晌,期间蚩尤三番两次忍不住要上前催促,都被共工拦了下来,示意其稍安勿躁,勿扰浮游。又过了好一会,便在蚩尤耐心耗尽之际,浮游终是停了下来,只见他此刻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说道:“它倒并非不愿去,只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在场三神齐声问道。

    浮游又喘了口气,道:“它要一件神物,叫做媱果。”

    共工一怔,眉头紧皱了起来,喃喃道:“媱果……是那姑媱山上的媱草之实?”说着看向蚩尤,见其面色亦有些难看。

    重黎并不知就里,见气氛有异,忍不住问道:“那媱果,是有何不妥吗?”

    共工对着自己方才设的结界感应了一下,确认无损后才回头说道:“那要从媱姬说起……彼时神战,众神灭了兽神犼的肉身,其灵却不散,媱姬不慎遭其附体,犼挟媱姬以令众神,却不料……天帝不为所动,大义灭亲!犼猝不及防,兽灵被灭了七分有余,而媱姬的肉身却也被彻底毁了,还被灭了半成神灵。人兽皆受不住神之灵,女娲帝神遂拔其发化为灵草,收媱姬残灵于灵草中,是为媱草,种于姑媱山。”

    重黎乍舌,道:“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秘辛……那媱果便是媱草结的果实了,可有法子取?”

    “对于媱果的传闻少之又少,也不知其何时开花何时结果,更不知其长甚样。”共工回道。

    此时浮游却上前一步,道:“方才那虫……大妖倒是有讲到媱果,说是媱草五百年开花,五百年结果,若是错过了,须得等上千年。媱草叶双生,其华黄,媱果状如菟丘。”

    共工沉吟片刻,问道:“这虫蛹都未曾离开过此地,是如何得知此等秘辛的?它又为何要得到媱果?”

    蚩尤亦是一脸怀疑,重黎听出了端倪,也皱起了眉头,浮游憨憨的,并未听出诸神猜忌之意,只道:“我再问一问它。”说着便又使起了妖力。

    不一会儿,浮游收了妖术,回道:“它说传闻吃了媱果便可拥有美貌,它就快要成妖了,想要绝世容颜。说是媱果这功效在姑媱山附近的人界已是广为流传,它也是从一个来自人族的鸟儿那听来的。”

    三神面面相觑,共工奇道:“神族却是全然不知,人族是如何知晓的?”说着看向与人族混居的蚩尤。

    却见蚩尤摇了摇头,道:“在九黎并未听说过这茬。”说着看向虫蛹,道:“这虫蛹的话,也未必可信!莫名地要取媱果,有些可疑。”

    浮游这才听明白了,眼见着诸神就要误会了他的救命恩妖,连忙说道:“虫大妖是我恩公!它不是坏妖,不会骗我们的!”

    重黎思忖了一番,道:“先不管它为何要取媱果,那媱草中既有媱姬之灵,媱果中自然也会有媱姬些许痕迹,指不定对破幽都幻境有用!眼下形势紧迫,不然就去取了媱果来罢,再说是否真如其所说,到了姑媱山周围一问便知。”

    共工虽心里总有些隐隐的异样感,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妥,又急着要救候卿,便也顾不得这许多了,道:“这事本该我去,但是保卿儿平安也是刻不容缓,这……”

    “我去!”重黎与浮游异口同声地表态道,见共工神色犹豫,重黎连忙说道:“卿弟是为了救我才落入幽都,就让我为他做些事罢,不然我实在无颜,定是要下去陪他的!”说着对着共工一揖,道:“定不负所托!”

    浮游亦说道:“救卿少神义不容辞,何况这还是恩公之愿,我也是万死不辞的!”

    蚩尤看了共工一眼,道:“我同他们一块儿去罢,这其中指不定有甚阴谋危险,再说那姑媱山,许是被天帝设了结界,我去也可想想办法。”

    余者一听,皆觉有理,于是便这么定了,由蚩尤带着重黎与浮游去往姑媱山寻媱果,共工则回不周山保候卿无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