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挺身相助 破池而出
    候卿当下灵翼一展,背着吴回往幽都结界冲去,待至半程,心念一动,磅礴神力呼啸而出,一条灵龙直冲而上,狠狠攻在了结界之上!龙头在触及结界的刹那,巨口一张,露出如匕首一般锋利的牙齿,对着幽都结界便是一阵撕咬。

    候卿背着吴回跃上灵龙,一鼓作气,不断催动神力,此番不但抵受住了结界的反弹之力,还愣是硬生生地使得那结界有了凹痕!

    不过此长彼消,候卿攻得猛了,护着吴回的守御盾便难免有所削弱,候卿只觉身后吴回愈抓愈紧,又时不时闻得其几声闷咳,料想她硬撑得辛苦,心知如此长久不得,须得速战速决!

    心系吴回,候卿没来由地腾起一股力量,神力巨耗,竟也不衰竭,眸中青色愈来愈浓,便见灵龙对着结界狠命死攻,尖牙利爪渐渐透出水蓝之色,又夹着土黄,便有一股雾气聚起,透着冰寒,夹着粉尘,而在这雾气之中,结界造成的阻力竟似被缓滞了一般!

    便在此时,候卿忽见结界之外起了大浪,波涛汹涌,竟有光透了进来,随即似见身影晃动,正疑为幻觉,却听身后吴回喜呼出声,道:“是共工主神!”

    候卿定睛看去,果见那身形似共工,尔后便见那身影身后又多了几个身影,似是一起在攻幽都结界,候卿不由心神一振,心里暖流淌过全身,强攻结界这么久,分明应已是强弩之末,却不知从何而来的气力,反倒愈战愈勇!

    神力似是源源不断,那灵龙尖牙利爪竟在不断变长,水蓝渐深,土黄泛金,触及结界即附于其上,继而将结界好一阵撕拉猛扯,候卿已能感受到结界外亦有几股强力在反向冲击!

    候卿但觉时机已成,背着吴回往前一跃,落于灵龙利爪之上,候卿在手上轻轻一划,便有鲜血渗出,随即将手按在利爪上,灵龙似是被候卿鲜血刺激,利爪疯狂地往结界猛推!候卿紧咬着牙,几乎拼尽全力,终是在霎那间透入万丈光芒,耀得他睁不开眼,再看那幽都结界,竟是被生生地硬破了一个缺口!

    但同时强大的神力却也破了候卿的守御盾,幸而他早有准备,在盾破之前反身抓住了吴回,一手将其护在胸口,瞬间收回所有攻势刹那转成防御,瞬化出守御结界,将自己和吴回护在其中,一跃冲出了幽都结界!

    一出结界,光线炫目,候卿隐约见着眼前有身影一晃,不及细看,已被其一把拉住,往上疾冲!原本该是幽池的水,竟被分作两半,空出一条道,使得他们的冲势毫无阻力。

    不待他反应,他们身后却又传来一股巨大吸力,候卿费力往下一瞥,只见幽都结界早已恢复不说,此时还呈旋涡状,吸力便是从那而来!

    “快!快!”便听上头传来几声惊呼,又掠下一个身影,也一把抓住了他。

    而与此同时,数条灵索飞来,纷纷缠缚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往岸上猛拉。

    一众齐心协力,片刻后终是扛过了幽都吸力,在漩涡波及吞噬前,东倒西歪地落了岸。

    候卿始终护着吴回,便连落地时不慎摔倒在地,也是将自己垫在了下面,他先前神力消耗过度,此时想要起身,却只觉一阵晕眩,手脚都似是没有了知觉,完全不听使唤,竟是坐不起来,而吴回则从他身上缓缓滑了下来,却迟迟没有起身,头埋在他的臂弯中。

    候卿便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一股暖流顺着手腕经络流向全身,眩晕的感觉才渐渐散去,接着似是一众聚了上来,旭日当空之下,在他脸上投下了些许阴影,候卿眯着眼适应了好一会儿光线,才终是慢慢看清了眼前,赫然凑在他眼前的一张脸,正是重黎,满眼焦急地问着:“你……你们怎么样?”

    他目光一转,发现正握着他手腕给他渡神力的便是共工,此时的共工神色如常,只是他微有些不正的发冠,以及额前几缕碎发,稍许留下了方才惊心动魄的痕迹。候卿见共工一双星目正盯着自己,似幽潭千尺,却起了波澜,便听其声音透着些许沙哑,问道:“可有不适?”

    候卿只觉神力在体内流转,浑身都暖洋洋的,他那双同样深幽不见底的眸子中,也泛起了波动,他摇了摇头,便见共工张了张嘴,声音很轻,候卿却听清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候卿听着这句接近耳语的低喃,忽觉鼻头竟有些发酸,他一直紧绷着的身体,终是彻底放松了下来,不禁回道:“多谢……”只是一声父神还未叫出口,忽察觉自己竟还拉着吴回,连忙对共工说道:“回……吴回她似是伤得不轻,恐怕……”

    他话音未落,被脸仍凑在他面前的重黎打断道:“放心,我已化了个守御结界护着她了呐。”

    候卿转头看去,果然瞧见吴回周身已有一个守御结界,只是吴回此时仍将头埋在他手臂上,大喘着粗气。候卿便想要坐起,瞧一瞧吴回的伤势,还未起身,却见一个身影冲了过来,将面前重黎撞开了去,猛地摇着他的肩膀大呼:“师弟!师弟!你可有受伤?可有受伤?”

    正是赤娆,一旁重黎已爬了起来,拉过赤娆,道:“好了好了,你这样摇他,没受伤也被你弄伤了。”

    “你懂什么?让我看看他有没有受伤!”赤娆嚷嚷着,又要往候卿身上扑,被重黎又一把拖了起来,道:“共工叔父不是正在给他疗伤嘛,你就别……”

    “放肆!你竟敢斥责本帝姬?!”赤娆已然怒了。

    重黎立即否认道:“哪有?我好声好气说的好不好……”

    两个一时吵吵嚷嚷,候卿听着这聒噪的吵闹声,便觉那头胀的感觉又回来了,不由面露不耐,但心里却并没有如从前那般真的烦躁。便在此时,听得一个声音厉声道:“如此吵闹成何体统?重黎,帝姬身份尊贵,你怎可以下犯上?帝姬,然则你也是我氏主神弟子,师长在上,如此喧闹,也是有些不妥了。”

    候卿抬眼看去,果然便是阎正,而阎正也正好向他看来,仍是一如既往一脸厉色,但其眼神中却透着波动,神情复杂,候卿也摸不清,他这个师父眼下到底是什么心绪。而站在阎正身旁的句龙、元智及灵均,也正都看着他,他们的眼神中,多少都流露着关切之意,候卿对着他们,轻轻点了点头,以示谢意,他眼下已有些恢复了过来,回想方才,那些灵索应该便是他们的功劳。

    “哼!”被阎正训诫的赤娆冷哼一声,却破天荒没有继续出言不逊,倒是不吱声了,重黎自然也安静了下来,只是背着阎正,对候卿眨眨眼,做了个鬼脸。

    候卿心中失笑,面上却不显,状似无奈地看着重黎,心下却是感激,方才在幽池下拼命拉着自己上岸的,一个是共工,另一个便应是重黎了。危难之际以身犯险,有友如此,高山流水。

    候卿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暗叹,回来的感觉……真不错。

    片刻后,候卿气色稍霁,便收了收手腕,对共工道:“我已恢复了不少,不用再耗神力了。”

    共工又搭着他的手腕感受了一番,才收了手,却又在候卿周遭设了个守御结界。候卿便想要坐起来,只是一条手臂上还被吴回的头抵着,只能侧起身,他见吴回一直不动,心里一沉,以为她伤得很重,便要握她手腕,却被吴回忙不迭抽回了手,便见她略抬了抬头,又迅速将脸埋在了双掌之间,枕于膝上。

    候卿忧问道:“你没事罢?”

    吴回埋着脸摇了摇头,候卿便要追问,却听重黎插话道:“在这守御结界中,她无碍的。”

    候卿仍看着吴回,似是想要确认这一点,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好对重黎说道:“在幽都中她……受了伤,伤口却迟迟不愈,我怕是伤了内腑,还是小心些为好。”

    “没事的!有这守御结界足够了,她一介……一向介意过度治疗,弄得她好似弱不经风一般,呵呵。”重黎干笑了两声,转过身来面对吴回,将候卿忧灼的眼神格挡开来。

    候卿站了起来,他仍是有些不放心,正要上前,却被一旁赤娆拉住,道:“我看她伤得并不重,那小子说得没错,守御结界足够了。”

    “谁是小子呐,我有名有姓好不好?”重黎嘟哝着,将吴回慢慢扶了起来。

    候卿还想上前,却见身后共工已绕上前来,也扶住了吴回,道:“既然都暂且无碍,我们便先离开这里罢,卿儿回寝殿休养,吴回……我亲自送她回騩山,向耆童好好赔个不是。”

    话音落下,共工及重黎扶着吴回转过身来,便见她已微微抬起了头,候卿观其气色,虽脸色仍是苍白,但可感觉到她也有所恢复了,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那便走罢,这幽都一事,还有好多后续待我等处理。”阎正一边走了上来,一边说道。

    共工颔首,遂口中默念心咒,抬手一指,便见不远处忽现七朵白华,含苞待放,呈环形而列。待一众近前,七华其放,刹那白光耀目,落英纷飞,共工及重黎扶着吴回径直走入环心,阎正紧随其后,候卿及身后诸神也都跟了出来。

    白光尽处便见神殿后门,候卿回头一望,仍是那一双树,与来时无异,只是经历了幽都这一遭,自己却早已非当初少年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