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祛除戾气 甄选候选
    待阎正到了戒律殿外,便见候卿正在认真地陪一组凡神弟子试炼土灵索,句龙则在教导另一组真神弟子。句龙瞧见阎正,便唤候卿一同上前行过了礼,对候卿道:“多谢你帮衬,你且跟着师父修习罢。”

    候卿对着句龙一揖,回道:“是。”便来到了阎正身旁。

    阎正转头看了他一眼,那常年拧着的眉头似是松了一瞬,遂往戒律殿走去,候卿便也跟了上去。

    师徒俩进了主殿,阎正一挥手关了殿门,回过头来搭着候卿腕脉感知了一会儿,又盯着候卿看了一阵,好似想要将他的想法看个通透一般,候卿被看得莫名其妙,心道是他许是仍不信自己是凭一己之力成为上神的,想来是他先前碍于共工在场,眼下想要好好探查一番罢。

    不过候卿问心无愧,也没什么所谓,只是坦然回看着阎正,便见阎正眉头紧皱,半晌,以神音道:“你体内的那股戾气虽暂时被你的神力压制,但并未消除,且还变强了,祛除不易。”

    候卿一怔,他没料到阎正要说的是他体内的戾气,他确实以神力强行压制了戾气,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只要神显便会激发,他也知戾气未除,但既被压制了,便以为已无碍,不知阎正眼下说起这戾气是为何,正纳闷间,便听阎正又道:“你可知这戾气从何而来?”

    候卿茫然摇了摇头,回道:“似是与生俱来,我从小……情绪较易波动。”

    阎正仔细瞧着候卿神色,道:“确实与生俱来,还记得我同你说过,九黎那妖……女巫当初给共工种下了相思蛊,那蛊是一对,雄蛊在共工体内,雌蛊则留在施蛊者体内,所谓禁术,损人不利己,她弃蛊时遭蛊反噬,一分雌蛊怨灵进了你的体内。”

    候卿心下一惊,原来如此!

    不过他并未怨女巫戚,母巫带他来到这世上,食了自己种下的苦果,他没有资格评判,只是眼下要考虑的,是这戾气该当如何,他知蛊是半妖,天界或许不介意半神成为佐神,但绝不会容忍佐神体内有一分妖灵的!

    阎正看着他神色变化,不似作假,轻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也已知晓个中利害了,这戾气许是能藏得一时,却瞒不过一世,在天帝面前必定暴露,这事可大可小,我只怕……整个共工氏族届时会难逃其咎。”

    候卿双拳紧握,思虑再三,下了决心,一咬牙,对阎正一揖,道:“还请师父指教。”

    阎正不由一怔,片刻后,轻叹了口气,道:“后事暂不提,先尽力而为。”

    说着,阎正示意候卿与他对面而坐,突然眸呈金色,取出一缕神识点入候卿眉间,道:“沉心静气,仔细体会!”

    话音落下,阎正的神识便迅速裹住了候卿的一缕神识,候卿大惊,竭力想将神识撤回,却生生被阎正的神识裹得动弹不得,被绞压得生疼,渐渐便要被灭,阎正却瞬间收了神识,对仍惊疑未定的候卿说道:“这便是操控神识除去蛊灵的法子,但若稍有不慎,神识极易受损,眼下你才晋上神,并不稳固,切不可妄试,须循序渐进地修习,想要彻底灭杀蛊灵,靠的可不只是一腔热血,须有坚毅不拔的决心!”

    候卿深以为然,一脸决然。

    接下来的时日,候卿每日都在戒律殿随阎正修习,阎正让他专心神修,不必分心教导其他弟子,故而候卿一呆便是一整日。

    候卿在幽都内使出的高阶神术为水土二行合力,但土正之选不可使用水灵,故而阎正便让他专注于高阶土行神术,每一招神术都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修习。直到候卿彻底掌握了这些神术,阎正便开始与其对战,一日中的大半日师徒俩都在过招。

    阎正出手极狠,每每都将候卿逼到极致,生出戾心,又在他周遭设下结界,让他自己设法对付戾气,以神识除戾心。

    一开始候卿只祛一丝,倒还顺利,几番下来,候卿却渐渐放下了戒心,忍不住便有些冒进,那次便多裹了几丝,怎料蛊灵反扑异常激烈,候卿不慎被蛊灵伤了一丝神识,神识被伤痛彻心扉,好在阎正当机立断渡了神力给他,才不至于伤及根本。

    于是,候卿再不敢冒进,只能乖乖地一丝一丝祛除蛊灵。

    句龙因仍兼负教习之责,每日只半日在戒律殿,而他在的半日,阎正便会教习神法,要求候卿一边疗伤一边参悟。共工氏其他土行上神也有隔三岔五来寻阎正切磋的,阎正都会奉陪,并让候卿及句龙观战。

    候卿每日会与句龙一同回神殿,一路上句龙时常会点拨他操控神识的诀窍,而他们到神殿时都已天黑,但每日都会在寝殿外碰到共工,共工也不多言,只是单单感知其进展而已。

    候卿回至寝殿也不闲着,只睡半宿恢复,剩下半宿夜夜苦修,候卿本就一点即通,又如此勤修猛练,神术突飞猛进不说,其体内的戾气也被他一丝丝地消磨着。如此日复一日,六年即逝,终是功夫不负,候卿体内的戾气竟悉数被除了个干净!

    便在共工氏土正候选甄选的前一日,共工亲临戒律殿,与阎正一道,拉着候卿仔仔细细地感知了一番,约莫一个时辰,才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斜睨着阎正道:“如何?后生可畏否?司戒神,如今可还有什么异议?”

    阎正面上虽并未改色,内心却是震撼无比,以候卿的天赋,他料其能除去一些戾气,却不料竟能根除!看着候卿漆黑的双眸,如一汪深潭,沉静无波,阎正破天荒舒展了眉头,不自觉收了厉色,出口却叹道:“但愿是共工氏之幸。”

    共工轻笑,睨了阎正一眼,也未多言,候卿则更不在意,他原先只担心戾气没有根除,自己神力不够无法察觉,眼下既已证实,心中只是欣喜。于是,这三神聚在一起,头一次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翌日,甄选如期举行。

    甄选规则与届时佐神之选一样,分为三轮,第一轮先抽签分为九组,每组混战各决出两名最强进入下一轮;第二轮为解命题,完成者进入下一轮;命题十分不易,进入最后一轮者不会超过五位,而这最后一轮便是两两对决,最终决出两位佐神候选。

    阎正介绍完规则,共工又鼓舞了几句士气,说着共工氏之荣云云,对于这些场面话候卿皆忽略了过去,四下观察了起来,只见参选者黑压压站了一大片,共工氏神族长相个个俊逸非凡,只是神族长相看不出年岁,这些看上去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对手们,很可能已经上百上千岁了!

    正胡乱想着,便听共工宣布道:“比试开始!”

    比试在神殿前空地进行,阎正将地面稍做抬升,便成了比试台,又化了守御界护住比试台,既不误台下诸神观战,又免得神术比拼伤及台下。

    子彦与句龙原是最被看好的候选,但也不影响共工氏其余土行上神参选,何况如今子彦已逝,故而进入第一轮的上神有近百位。

    待参试者进入比试场,阎正手一扬,便各有一土灵牌出现在他们面前,上面写有组别,候卿在第八组。

    分完组,比试便从第一组开始了,台下其他组别可旁观,也可自行其事,候卿一向重积累,不喜临时抱佛脚,自是观察起了台上战况,而他侧头一看,便见句龙亦如是,被他一看,句龙有所察觉,对着候卿温和一笑。

    比试台上诸神各显神通,有群攻的,也有找对手对战的,一时金光四起,看得台下诸神眼花缭乱,候卿却是看得分明,很快注意到了台上左侧一神,个子较高,目光炯炯,虽全程只使了中阶神术,候卿却觉着其实力远不止于此。果然,该神很快脱颖而出,成为该组最强,第二与之相比则略显逊色。

    第二组比得波澜不惊,并无看头。

    第三组因句龙的存在备受瞩目,而句龙亦不负众望,不出三刻便已拔得头筹,周围无再敢靠近者。

    许是见识过句龙的实力,接下去几组相较平庸,亦无出彩者。直至第七组,有一对双生神,生得一模一样,实力本就不俗,又擅配合,默契之下无往不摧,将中阶神术攻出了高阶之效,成为该组最强。

    接下来便轮到候卿上场,四下竟是静了下来,纷纷看向台上,对于这个十四岁便成为上神的半神,台下众神一致地好奇,想亲眼看看他的能耐。

    台上的候卿却不知这些,心无旁骛地开始了比试,他扫了一圈台上同场比试者,发现并无特别出挑的,便决定先按兵不动,只化出土灵网等着他神自投罗网。

    候卿神力高出同场数筹,于是沾上他土灵网的,便如蛛网之食,愈挣愈紧,而候卿则有的放矢,只攻落网之神,故而亦是不出三刻,便脱颖而出!

    不显山未露水,台下诸神不由神色各异,有服气的有不屑的,只是纵有不满者,碍于共工在场也不敢放肆,只偶有窃语声。候卿倒是打小习惯了这般场面,目不斜视下了台,继续观战。

    最后一组亦无波澜,如此,顺利决出了十八位进入下一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