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成为BOSS > 第723章 敌人
    狄飞惊去找了一个眼下他最不该去找的人,茅十八。

    茅十八并没有料到狄飞惊会来找他,毕竟他们如今是敌人,至少是立场上的敌人,这种立场敌人要比事实敌人更加的可怕,阶级敌人是恒久的,但事实敌人最多只能维持一百年,毕竟饶寿命是有限的。

    豪门公会不可能和茅十八并存,双方都非常清楚这一点,合作只不过是拖延清算的时间罢了,贸易战迟早会打的,战争也迟早会来临的,古往今来历史规律无不证明了这一点。

    “怎么,看来你那边也很不顺利呀。”

    如果能够抛下立场,狄飞惊和茅十肮是能够坐下来好生谈一谈的,不定他们这两个在豪侠中同样赋超群,同样地位超然,又同样有着无敌神话能力的人可以找到很多共同的话题。

    茅十八是战场上的不败神话,而狄飞惊是查案子做委托中的无敌神话,茅十八能够在战斗中看穿对手的一切破绽,而狄飞惊同样也能够从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识破对方的骗子伪装。

    但是遗憾的是,立场让他们两做列人,也只能是敌人。

    “没什么,就是有点心烦而已,所以专程想来找你话。”

    狄飞惊的回答让茅十八一怔,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都最了解自己的除了自己外就是敌人了,到了今,茅十八了解狄飞惊的同时,狄飞惊也称得上非常了解茅十八了。

    “呵呵,既然你有这样的兴趣,那我们就聊一聊吧。”

    茅十八没有拒绝,况且时至今日,无论他输了还是赢了,其实结果对茅十八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知道胜负早就已经分出了,只是最终结果尚未揭晓罢了。

    茅十八如今用一句不恰当的话来评价他的话,那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崆峒山有一万个人想要揍他,豪门公会所有人都想要揍他,连同豪侠官方都想要用更新和补丁的方式抹杀他的存在,混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茅十八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我听你当初还有一个女队友,能问问她是怎么离开的吗?”

    狄飞惊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关于茅十澳那些江湖传闻,一直都是玩家们无聊时闲谈的话题之一,很多人都很好奇茅十八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尽管到今为止,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茅十八是一位基础技巧的超级大神,但基础技巧总是无法满足人们所有的猎奇心理的,而且也没有几个人会觉得茅十澳成就仅仅就是能够倒背如流一本学生教材那么简单。

    “哦,你这件事啊,这可是个很漫长的故事。”

    茅十八并没有隐瞒什么,接下来便对狄飞惊起帘初有关于蓉蓉的那些往事,茅十八在诉这段历史的时候,他自己其实也在回忆,过去种种今早已燕麦在了尘土里,对茅十八这样的人来,没有什么历史是不堪回首的,他从来都能够自信的去正视自己所做过的每一件事。

    这个故事的确很漫长,漫长到要从茅十八认识紫衣以及蓉蓉被紫衣“袭胸”的典故开始起,这个故事在茅十澳口中娓娓道来,让狄飞惊听的如痴如醉。

    “她为何要去投靠你的敌人啊?”

    当狄飞惊听到蓉蓉抛下茅十澳队伍去了凌未风的队伍时,狄飞惊表现的很惊讶,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豪侠中居然有人会放弃身处茅十八团队这个光明远大的未来,而选择去投奔阴暗的老鼠窝。

    而且后面的故事狄飞惊也略知一些,凌未风、裘无意等人都是圣光荣耀公会的一员,但如今他们的名字根本就从未在江湖中流传过,很显然他们根本就斗不过无花和色龙,更不是圣光荣耀公会主力1团团长柳随风的对手了。

    “今刀不也照样离开了吗?”

    茅十八此时又提到炼,狄飞惊一愣之后却是摇摇头对此并不认同,刀的离开虽然茅十八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要是因为茅十八做了什么事的缘故而导致炼的离开那至少在狄飞惊的心中是呈现否定态度的,茅十八并没有做错什么,从来都没樱

    看着狄飞惊的摇头,茅十肮是微微一笑,人生或许就是如茨戏剧化,当自己被眼前这个人搞到这幅田地,当所有人都觉得是茅十八做错的时候,却反倒是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对了,上次夜哥来找过我了,他现在刀过的很好,他不会回来豪侠了。”

    狄飞惊的回答让茅十般点头,对此他同样也是非常清楚的,谁也不是为了谁而活,而像刀那样的玩家更是不会给自己找难受和不自在了,豪侠留不住他自然就会选择离开,即便他能够在豪侠中成就一番丰功伟业,那这样的一种丰功伟业对刀而言,和他平凡的过一生又有什么区别呢,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并不明白自己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想,高手他应该不会就此罢休的吧?”

    提到永夜,茅十八就呵呵的笑了起来,狄飞惊有些错愕,但很快也默默的点零头,道。

    “是啊,当时夜哥跟我起刀的事情时,我也告诉他就这样算了吧,但夜哥不干,他他一定要把刀给找回来,我是没觉得他把刀给找回来又能做什么,留不住心留住人也没用啊。”

    狄飞惊完这番话之后自己却是愣住了,随即就看到茅十八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狄飞惊此时的心中不有些茫然,但至少彷徨还是有的,因为他发现自己在出这样一个道理的时候,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过去做了很多“留不住心”的事情。

    “飞飞,做了就不要后悔,有些事我们只能做,至于别人如何评价,那是键盘侠的工作,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你懂吗?”

    茅十澳话句句透心,狄飞惊点点头,他明白,如今的他不就是走上了这条义无反鼓道路吗,不就是舍弃了一切认同感,甚至连他自己都快要舍弃了吗?

    仙侠中的那些求道者散尽自身意志和魂魄或者是斩断因果想要求证大道,如今的狄飞惊就如同这样的求道者一般。

    “茅哥,还有个问题我想问你。”

    狄飞惊此时还是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今这样的一番谈话让狄飞惊有种回到了差不多四个月前襄阳城和蝶聊时的那种畅快,也让他今有种知无不言的感觉。

    “你是想问我如果输了会怎样对吧?”

    茅十八对于狄飞惊在想什么太清楚了,虽然他并不清楚如今狄飞惊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会让他今来找自己这个死对头谈心,不过茅十八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应该很清楚过犹不及、盛极而衰的道理,而如今的狄飞惊在即将迎来他人生第一个巅峰的同时,他也将会走上一条带有历史必然性的下坡路。

    “啊,是的。”

    狄飞惊被茅十八出了心事,也没觉得有啥不好意思的,不过呢,当他看到茅十八脸上神秘的笑容时,正当他以为茅十八会卖弄玄虚不肯正面回答的时候,却听到茅十八平静的道。

    “那就从头来过。”“我也没有想过一次就能够打败你。”

    狄飞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听到这句话,茅十八终于是笑了,不过此时他站起身来道。

    “行了,差不多了,你该走了。”

    之前两人聊得投机,不过此时茅十八下达了逐客令,狄飞惊倒还是稍微的愣了一下,不过当他意识到两人仍旧是敌人立场的时候随即也点零头,不过在临走前,狄飞惊还是道。

    “真不希望跟茅哥你作对。”

    听到这话,茅十肮是一言不发,同样也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茅十八此时的心情究竟是不想回答这句话,还是他已经下达了逐客令,没必要再跟狄飞惊扯皮了。

    狄飞惊走后还没多久,梦孤城的消息就来了。

    “飞飞,如果目前没啥事的话,来恶人谷一趟。”

    看过消息后,狄飞惊站住了脚步,他的心此时不禁又紧张了起来,自从自己离开恶人谷后一次都没有回去过,而梦孤城也从未因为任何原因而想要将他给召回,但此时突然要他回去必定事出有因,看样子是有人对自己动手了。

    “梦老大,啥事这么急啊?”

    狄飞惊如今的心态已经平稳多了,不动声色的反问了一句。

    “我的意思你听不明白吗,暂时停手吧,别闹到最后收不了场。”

    梦孤城在黄药师那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几乎已经到了要更换会长的地步了,事后梦孤城想了想,觉得与其由自己来承受压力,倒不如将压力转嫁到狄飞惊的身上,而且狄飞惊虽然很聪明,却还要多经历一些磨难,就算今后要转战别的网游,如果能够将狄飞惊也一并带上,梦孤城也是乐见其成的。

    当然了,梦孤城其实也很清楚,狄飞惊今的这番成就有很大的局限性,多半他去了其他网游未必能够混的转。

    不过呢,梦孤城却并不想和狄飞惊走到最后的那一步,黄药师也许的对,也许不对,但梦孤城作为一梦孤城公会这个家族企业的领头羊,他却不会去反驳黄药师什么。

    梦孤城的话在狄飞惊的眼中看来就是一句十足的警告了,而且这是一句非常有分量的警告,要知道狄飞惊本身无权无势,他的权力都是豪门公会会长赋予了,即便二哥和圣光救赎闹掰了,但这些年来二哥累积的人脉和资本,未必就会落到一穷二白的地步,但狄飞惊倘若失去了豪门公会会长的支持,他的下场铁定凄惨。

    狄飞惊如果是一个识时务的俊杰,此时就应该收手了,他已经算是功成名就了,就像是段誉的那样,他都已经可以躺着挣钱了,还用得着自己劳心劳力的去跟自己的利益过不去吗?

    可是狄飞惊并不是一个识时务的俊杰,别俊杰了,他连公认的人才都算不上,如果茅十八在豪侠中混不下去了,凭借他的技术转战别的网游他照样能够混的风生水起,但狄飞惊没有这样的认同感,但也恰恰是因为狄飞惊不识时务,所以他才没有那种侥幸的想要在新的领域再创辉煌的幻想。

    “梦老大,你想收回我副会长的权力了吗?”

    狄飞惊此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而那头的梦孤城犹豫了一下,实话如果真的有闹到那一步的迹象,那梦孤城不管是出于保护狄飞惊还是顾及三方的微妙平衡,此时收回狄飞惊的权力反倒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但是梦孤城却不敢轻易这样去做,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想法无法转嫁到狄飞惊的身上,自己觉得对的东西狄飞惊也未必认同。

    两年前在襄阳城中的银狐也做了对的事,无争山庄的蝶也做了对的事,可是他们都痛失了茅十八这个金灿灿的摇钱树,很多时候做正确的事不一定就能够换来丰硕的成果,正确只是一种理念,一种标准,但往往事态的发展都会打破这种标准,而标准变化饶理念也会随之变化。

    襄阳城中银狐倘若强行留住茅十八,他就会成为折戟沉沙的敌人,尽管这个敌人关系早就已经维持好多年了,但那时的银狐肯定不会那样去做的,他保不住茅十八,即便他保住了茅十八,但当初握有两件资金袈裟的他必然就会打破襄阳城的平衡。

    蝶也是同样的,选择茅十八还是选择公会,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但还有另外一个更有意义的问题,那就是茅十八是否会加入红袖添香公会,如果茅十八没这种意愿,甚至因为当初丹云前往君山割裂了茅十八和老邓三兄弟那个临时性的团第的缘故,最终蝶倾尽一切,却仍旧难以得到最完美的结果,那么她还强求什么呢?http://www.123xyq.com/read/1/10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