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一千两百八十三章 能如婴儿乎?(第一更)
    “焰灵姬突破虽气息外显,终究与我道不合。”

    “悟虚而返,乃是彻底掌控方圆动静,她所修火魅术玄妙,杂糅道家清静,非化神绝颠,不能细细参悟。”

    周身闪烁浅浅的青色玄光,晓梦银眸而动,看向师兄,摇摇头,走上前来,跪坐在木案之侧,自顾自斟倒一杯茶水。

    自己所修乃是祖师所传真正的清静之妙!

    以己心印证天心,以己身之道,印证天道之道!

    颇合师兄所传的《纯阳真经》,那卷真经划分《纯阳心印真经》、《纯阳天印真经》,自己都曾一览,所得甚大。

    若然真正的清静守心,道心清明,通达天地,则可真正的同当年祖师一般,十年之内,从一介凡俗之身,妙悟身融万物。

    非为祖师悟性无双,不过一颗心化作天心罢了。

    即如此,祖师的道理便是充盈整个天地,想要突破,一念而觉,便是突破了,如同凡人喝水吃饭那般简单。

    虽难!

    晓梦自忖可以一步步行至那般境界!

    “能够此语,看来晓梦你已然有所得了。”

    “数年前,师兄曾写下一卷《坐忘》,你可从中参悟。”

    “还有云舒现在参悟的《太上真经》!”

    “你的资质和悟性是极佳的,坚守你所修之道,切勿强求!”

    清静之妙,堪为天宗传承的核心之妙!

    天宗秘传的诸般法门,只要能够明悟清静之妙,便可突飞猛进,师兄赤松子数十年来一直操劳于宗门事务。

    故而,虽资质极高,难以在化神层次突破!

    数年前,障碍不存,接连破关,而今已然化神大成,有望玄关!

    人宗的传承核心,也是在一个清静,惜哉……入尘世之中,能够坚守本心的不多,能够稳固清静之妙的更是不多。

    是故,三百年来……人宗式微。

    数日前,更是从人宗那里传来消息,人宗木山子将会于半月之后坐化,坐死关不可得,师兄赤松子会带着小灵亲自前往的。

    “师兄!”

    “诸般道理,我已明悟,《道德》八十一卷,也各有所得,然……修为进展并不比先前快,莫不我所参悟之道有误?”

    下山以来,从师兄身上所得甚多,无论是修炼之法,还是修炼之道,还是和雪姬一块入凡俗之中,印证《道德》真经。

    可归于南郡这里,细细参悟所学,似乎……进展并不快,欲要从雪姬、弄玉身上所问,可她们化神层次的修为都是和师兄性命交修所得。

    与细节难挡!

    整体境界有了,略有些本末倒置。

    “哈哈哈!”

    “你能够有此问,看来……你的道心已经修炼至一个瓶颈了,这个层次于你,数年时间,修炼至化神绝巅不难。”

    “欲要安稳破入玄关,须得破开你此刻的瓶颈,果然如此,则一载之数,你便可以妙悟化神层次,臻至圆满。”

    “那便是天宗修行的逍遥。”

    对于晓梦的修行,一直以来,周清并不过多的插手,都是晓梦有疑问,然后前来问道,自己给予解答。

    其后……晓梦能否明悟,就看其自身了。

    果然强行插手,那么……只会令晓梦自己的感悟出现偏差,实则,晓梦的修为进展已经很快了,就是……闻晓梦之语,还不太满意。

    听此,周清朗声轻笑,睁开双眸,双手枕在脑后,任凭白芊红服侍着,看着头顶的横梁,述说诸般。

    “如何破开?”

    既然是瓶颈,自然有破开之法,否则何以称之为瓶颈?

    青衣少女银眸闪烁亮光,看向师兄。

    “凡俗尘世,世人为荣利缠缚,动曰尘世艰难,不知云白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鸟笑,谷答樵讴,世亦不尘,海亦不缀,彼自尘难其心尔。”

    “这是我曾经在坐忘留下的一段话,天宗先贤庄周也曾一语: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师兄觉得,庄周当年的境界,达到了祖师的境界。”

    “儒家孟轲子当年修行的应该是内圣外王、克己复礼之道,惜哉,并不能够圆满,同庄周论道,一战而败!”

    “祖师曾言: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此言,师妹何解?”

    周清轻缓而言,述说晓梦此刻的瓶颈障碍,天宗修行,天地一体,道心出现问题,并不一定是你的心出现问题。

    而是整体出现问题。

    所以……便是需要拨乱反正。

    头颅轻转,看向此刻静静聆听的晓梦,笑语看将过去,这句话自己也曾问过晓梦,晓梦也曾回答过自己。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此言乃专守精气使不乱,则形体应之而柔顺,如此,精气神三元归一,方可踏足先天之妙,成就无漏之身。”

    “更者,专气致柔,静心超凡,逆转后天,回转先天妙境!”

    晓梦略有思忖,虽不解师兄为何询问自己这个早已回答过的问题,可……师兄此问,当非为虚妄。

    数息之后,回应之。

    莫不自己所悟之道不对?

    可师兄曾点评,乃合天道的。

    “芊红,你觉得此句当如何诠释?”

    周清点点头,并不着急点评,视线一转,落在仍旧在为自己拿捏腿部的芊红,对于《道德》二经,自己也曾讲述些许玄妙。

    天宗经阁内的诸般玄功不可外穿,但诸般道理却可以任意感悟,每个人感悟都是不同的,以芊红现在的境界。

    应该有不一样所得。

    “婴儿者,先天无漏之身,无所持之境,无所谓生死、荣辱,天道无双的神灵一体,那般境界……随心所欲,果然妙悟乾坤,则身融万物。”

    白芊红闻此,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而后……略有思忖,说道自己的感悟,晓梦说的其实也对,然自己所言也是不差。

    一件事物!

    每个人所看的,所想到的都是不一样的。

    “先天无漏之身!”

    “无所持之境!”

    “无所谓生死、荣辱!”

    “神灵一体!”

    “这……这便是你的感悟!”

    对于白芊红,晓梦自然也是熟悉的,她是师兄身边很受器重之人,无论是世俗之中的权谋纵横,还是修行之道的捭阖乾坤。

    都有极高的天赋!

    然……一直以来,她都是忙碌于凡尘俗物,未有听其诠释道理真意,而今闻之,秀丽的神容上略有诧异。

    口中轻语喃喃。

    对方之言……也对,似是……比自己所言还要超出一个层次,难道那便是自己的瓶颈?难道那便是自己接下来的道路?

    “哈哈哈!”

    “你们两个所说的都对,可是……你二人觉得当年以祖师的境界,说道这般话,会是一般如何含义?”

    “我以为,在祖师眼中,那个婴儿,就是婴儿,不夹杂任何外在的侵扰,就是那般刚出生的婴儿,懵懂世间一切。”

    “纵为先天无漏之身,他也是不在意,生与死于他来说,也是不在意,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历经生死轮回。”

    “婴儿就是婴儿,婴儿的表象是什么,就是……专气致柔,若然一天,你能够随心所欲,不为外界侵扰,见婴儿如见自己。”

    “则……合道于你没有半点障碍!”

    周清觉得自己此刻的境界,就算不若当初的祖师与庄周等人,也相差不是很远,左右就是己身之道与天道的印证罢了。

    迎着芊红和晓梦的目光,徐徐道来。

    语落,静待二人细细感悟。

    希望有所得。

    “婴儿就是婴儿?”

    白芊红明眸闪烁一丝亮光,口中轻语喃喃,大人所言《道德》真经这番话,和以往都有些不同,以前所语,自己都还可以参悟。

    可现在……按照大人所言,婴儿就是婴儿?

    那该如何参悟?

    似是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和导向,精气神三元如何熔炼?专气致柔如何归一化先天?

    “婴儿?”

    晓梦那清秀的神容上掠过一丝迷茫。

    师兄今日之论,未有所闻,可师兄这般而语,绝非虚妄,细细感知……仅仅是一个婴儿就是婴儿?

    如何参悟?

    “以凡俗之人的目光来看,婴儿就是婴儿,不夹杂任何外在的,无所谓生死、荣辱、无所持之意。”

    “那就是刚出生的婴儿。”

    见状,周清摇摇头,终究二人还没有达到那般的境界。

    轻叹一声,再次出声。

    随即,白芊红与晓梦二人再次深深的看过来,静静听着。

    “以你二人现在的境界而观,婴儿就是先天,婴儿便是无所持,婴儿便是无所谓荣辱,然这一层境界。”

    “你二人现在还没有彻底悟透,虽如此,勉强可入玄关。”

    周清继续而语。

    话中之论同岁月长河浮屠之教所语山水之语相似。

    看山是山,见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看山就是山,见水还是水!

    诚如此,大道同途,便是那般境界!

    “乾我而观。”

    “婴儿从出生开始,他就是婴儿,要历经生死,历经荣辱,历经有所持,无所持,最终明悟一切,得证本源。”

    “却是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婴儿,因为那些东西,在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已然加持,如今只是把它们都找回来罢了。”

    “故而祖师之言,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你等现在所修行的境界,纵然三元归一,纵然精妙非凡,与婴儿之时相比如何?不弱婴儿也,然……还是婴儿也。”http://www.123xyq.com/read/0/7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