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头狼 > 第3299章 翻身仗
    话音落下,王影摸着肚子,转身就朝卧室的方向返回。

    盯着她的背影,我好笑的摇了摇脑袋。

    快到房间门口时候,她回过脑袋朝我撇嘴:“别从沙发上摇头晃脑的装诸葛亮哈,吃饱喝足就把碗筷洗干净去,我可不想别人明我没素质。”

    “安了安了,马上洗。”我无语的比划一个OK的手势。

    几分钟后,我抱着碗筷来到厨房里,陡然发现碗柜上面居然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顷刻间,我心底就像是注入一股子暖流般的舒坦。

    收拾完一切,我重新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机先给连城回了个电话,不过那头没接,我估摸着他十有八九是真喝多了,完事又给冯杰编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发送过去。

    一夜无话,转眼间来到第二的上午。

    早上刚一睁开眼,我就发现张星宇蹲在我脸前,正一眼不眨的盯着我上下打量。

    “靠,你特么有病吧,人吓人、吓死人。”我惊了一哆嗦,抻手就搡在他脸上。

    张星宇被我推了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呲牙坏笑:“我有没有病不好,你铁定是病的不轻,早上老子起床撒尿看到你躺这块,寻思着给你盖条毛巾被,谁知道被你一把握住手,一边摸老子手,你丫脸上还一边猥琐十足的笑,快,到底梦到啥少儿不夷画面了,跟谁呀?”

    “跟你妹。”我白楞他一眼,利索的爬起来,故意严肃的板着脸颊道:“共乐村的事儿准备的咋样了。”

    张星宇吸了吸鼻子出声:“他大哥,这会儿刚早上七点,拆迁仪式怎么也得十点以后才正式开始,你让我准备个毛线。”

    “赶早不赶晚,喊上叶九,咱们出发。”我抹擦两下眼角边的眼屎,打了个哈欠道:“顺带问问关鹤干嘛呢。”

    “你是爹,你了算。”张星宇好笑的点点脑袋。

    四十多分钟后,宝安区共乐村附近。

    我、张星宇、叶九在关鹤的带领下,驱车驶入村子内部。

    尽管这边毗邻市区很近,但还未正式开发完整,所以到处都是刨开的马路和一些拆到一半的老房子,虽然瞅着破败老旧,但却给人一种拆迁工程正在热好朝进行的模样。

    可能是为了迎合大形势,也可能是辉煌公司自身下足了功夫,一路走过来,村子的墙壁上,一些胡同口,全都挂满了打着各种标语的条幅,什么“马路要拓宽,高楼要矗!”、“搬迁辛苦一时,乔迁幸福一生。”之类的假大空口号更是随处可见,村里几乎看不到什么原住民了,能看到的几乎全是头戴安全帽、或者胳膊上箍着红袖罩的工作人员。

    村口一带,各种挖掘机、大车整整齐齐的停成几行,一些身着干净工装的司机、工人们正被紧锣密鼓的组织排队。

    来到村口一家二层楼的门口,关鹤招呼两个村民为我搬出来几把马扎,叶九双手后背,盯着不远处那些列队的工人和司机冷笑:“干活穿这么整齐,形象是有了,态度搁哪呢,那不纯粹糊弄鬼嘛。”

    “嘿,现在就时兴面子工程,干不干不要紧,怎么干的也不要紧,关键你得能登报,能被上面人认可。”关鹤豁嘴笑了笑接茬:“你们现在看到的都不算啥了,昨晚上辉煌公司专门整了十几二十台洒水车,在村子里循环洒水,目的就是怕灰尘荡脏了大拿们的皮鞋,呵呵。”

    “我们的人呢?”张星宇从兜里掏出一支棒棒糖,来回环视一眼后发问:“昨我不是就让他们来跟你汇合的吗?”

    “在那栋房子里呢。”关鹤指了指村口附近一栋独门独户的平房,压低声音道:“他们是今早上凌晨时候进去的,那户人家全在国外定居,这次拆迁,我联系好几次都没联系到他们,你们公司那个叫黄水生的青年也够神奇,不光联系到了他们,还用很少钱就把房屋地契给买到了手。”

    “全在院里?”我迷惑的问。

    关鹤点点脑袋道:“嗯,都在,总共二十多个吧,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因为咱们村断水断电,那家房子户主又联系不上,所以辉煌公司的意思是先强拆掉,完事再给钱补偿,我当时嗯了一声,但是没签正式的合同。”

    张星宇露出一抹狐狸似的奸笑:“有点意思。”

    瞅着两人一问一答,我摸了摸鼻头没有吱声打岔,之前我跟关鹤接触过,这家伙虽同意跟我们合作,但是并没有多热情,可自从张星宇跟他聊过两次以后,他对我们的态度几乎发生了翻覆地的变化,今不光主动带着我们绕开辉煌公司的各种岗哨混入村里,甚至还主动介绍这些东西,这里头肯定有点猫腻。

    闲聊中,刚刚招待我们的两个村民拿出几顶蓝色的安全帽送上。

    关鹤声道:“咱们背后这个二层楼是我之前用来给村民们签卖地合同的,所以一般不会有人注意,待会你们就在这附近呆着,我答应辉煌公司的人今奠基仪式,会作为共乐村的代表几句话的。”

    “没事儿,你忙你的。”张星宇乐呵呵的摆手应声。

    又叮嘱两个村民几句后,关鹤戴上安全帽,夹着个手包,朝村口奔去。

    “王总喝茶、吃瓜子..”

    “几位老板快喝水吧。”

    关鹤走后,两个村民很殷勤的给我们招待我们。

    我点上一支烟,搂住张星宇的脖颈拽到旁边,努努嘴道:“到底啥情况呐,你是咋忽悠关鹤的,给人整的一懵一懵的,跟你迷弟似的。”

    “人格魅力呗。”张星宇没正经呲开嘴巴,随即轻叹一句:“对于有野心的人,根本不需要忽悠,你别瞅着关鹤窝窝囊囊的,好像不是个啥顶缸的人,实际上他思维活跃着呢,不然也不可能在共乐村混的比正儿八经村长还有话语权。”

    我吸了口烟问:“你答应他什么了?”

    “共同开发呗,钱这玩意儿一个人别想全赚。”张星宇单手插兜道:“而且我对他也做过一份详细的了解,这家伙在省里面认识的那位咖,级别不算低,虽然比不上丁凡凡伺候的老板,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动摇的,明白啥意思没?”

    我搓着下巴颏上的胡茬呢喃:“共同开发..”

    “嗨,你别管了,既不用咱们出钱,也不用咱们出多少力,关鹤想借咱的势,咱想借他在村里的威,互相扶持罢了。”张星宇拍了拍我后背道:“今你就做个本本分分的看客,导演的位置让给我中不?”

    “中,太中了,老子求之不得呢。”我当即喜笑颜开。

    “那还等啥呢,不抓紧时间把你准备的后手给我交出来。”张星宇掐着腰,朝我趁手道:“全部后手昂,一个不许留,我保证给你演一出漂漂亮亮的翻身仗。”

    “你奶个哨子的,又盯着老子不放。”我笑骂一句,掏出手机,将冯杰新换的手机号码念给他。

    得到号码后,张星宇直接攥着电话就转身朝院里走去。

    不多一会儿,传来他的声音:“杰哥,我是张星宇,从现在开始咱们这场计划的总指挥换成我了,你先跟我你那边的准备...”http://www.123xyq.com/read/1/15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