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拳的能力 > 正文 情节(二)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回依畏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有一个向,忍把浮名,换了低浅吟唱。

    ——题记

    你在这世上经过,只为爱一场。

    敢问千古多少情,相思一生不负卿。

    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以为这翩翩烟雨江南不过如此,在遇到你之后如同文人青花,相思而不能忘记。

    你走后,身后依故百里繁花,花落即碎,碎即溶,化作相思泪,雕栏下的金楼玉宇,黯淡笔锋转向兰台,青石板上无你留下的丝绪,只有一纸离别,在殷殷期盼中隐隐落泪。

    汗在额头化作愁雾,你在这金榜上竟未尝寻到你的名字,冷峻下的面容越发冰冷,纵然不愿理这是是非非。走出那尔虞我诈的官场,纵然情深,三千繁花,只为意中人开放。

    在长安故里,百朝寒窗,不过一纸空文。

    楼台亭阁忽传出琵琶声响,丝弦如玉如帛,转轴暗拨,如幽咽冷咽。你似乎矗立在那里,久久凝神,在这琵琶曲中,你看到了似乎那熟悉又陌生的意中人。

    风在簪头上,打着回旋,白衣轻挥,传承了暗暗的思念,冷眉在紧皱或舒展,一曲终了。眼里柔情似水,眼眶打着湿润梨花带雨,满眼烟雨纷乱,却看竟是风花雪月之所。

    而你,却全然不顾这一切,只为心中那首曲,心中那个熟悉的人。

    你轻敲檀门,寻声,由声及人,你走了进去,看着眼前的她轻轻泯着胭脂,轻抚过衣摆的红衣,他遇上她,似乎从前世开始。他是这一世的望人,在你的心中是否会多留下一点痕迹。他是这一世的浪人,在你的心里是否会留下一点轻描。

    你在那房中,停了下来,寻声开了这门。

    “请问公子,何许人也?来小女这里有何贵干啊?”她此刻正拿着胭脂轻轻泯了一口,朱砂间轻着淡淡欢喜。眼前的公子,她甚是欢喜。

    “小生不才,京城人士,名唤柳七,姑娘叫我柳苏君就好。”

    她听后满脸兴奋,忽而转过头来,一瞬间姹紫嫣红,她美眷如花,轻轻的起身说道:“公子可是那个为歌姬写诗的柳七公子?”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因为这太突然了。

    柳七柳苏君是她最为喜欢的文人墨客之一,他的诗文翩然若仙,虽是为了身份低微的歌姬所写,但是一行一句一字中都能体会到其中的情感。

    柳苏君毫无犹豫,重重地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刚才那曲可是你弹的?甚是好听。”她脸上飞来羞红,说道:“我是怕这聒噪之声毁了公子的清静。”

    他与她相识了,夜落月明星稀,整夜在这房中,一直喜谈很久,和她说着彼此了解的心事,她对他生了情愫,他也有种难以表达的心绪。

    那日他又像往常一样找了她,她忽而起身,抚平了皱褶。为他弹了新学的曲目。他不再言语,静静的听着,不料一会却沾湿了衣裳。停下弹奏,问道:“柳七公子,怕是身体有羌。”他摇了摇头,白衣偏动,拉住了她的手,她一时后退几步,满脸羞红不已。

    他眼里柔情似水,像这春风一般。说道:“小生有礼了,我不知姑娘一下如何,可这今生今世愿与你长相厮守。”风在胭脂上还未滑落,美女爱诗人,或许是时势,或许本不该走到一起。

    她羞怯却点着头,他眼角都是笑意,看着眼前,憧憬美好的未来。日后在某一间不起眼的房子里,男耕女织,你唱歌我吟诵,似乎是最向往的。

    他日后来得更加频繁,那日她对他说道:“公子,我自小沦落烟花,可我一直想有个安定,你若不嫌弃,我愿自赎自己,把我许给你可好?”

    他点着头,吻在她头上,那吻似乎不着粉墨,却又是深情至极。可谁又会抵得过命运,就在那一瞬间,失了一世。

    结婚当天,自然红轿子接着新娘,可皇帝偏偏知道了这件事,他厌恶柳七至极,马上下旨取消婚礼,就在他刚拜完天地时候,皇帝御旨来临,一旨便让他们彼此分离,柳七满眼是泪,她自然也是,却吟唱了一曲,然后哭着对柳七说道:“今生不许柳七,便无再爱之人。”说完一头撞向了柱子,她死了,他不敢相信,他抓着她的手问道:“娘子,夫君这一生本就是为你而活,娘子,为何会这么傻?能够和娘子相识一场,是夫君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太上皇不允许我们的婚事,我们便逃离这江南,逃离到海外之地,过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日子,这不是。。。。”说着说着,他流下了泪水。

    他抱着娘子早已逝去的尸体,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柳苏君抬起头来,看着坐在高楼之上饮酒的武昌,摇头失笑了一下:“来,娘子,你不是说要看看那该死的皇帝的样子吗,等什么时候,我有能力了,一定将那狗皇帝的头颅斩落,放在你的坟前。”

    柳苏君看着自家娘子早已冰凉的红唇,低头一吻,“此生,我柳七柳苏君不立长房,不娶正妻,我的妻只有你一人。”

    皇帝在高楼之上看着,两旁的禁军并未阻拦,因为柳七柳苏君的名头太过于响亮,远远地超过他这个靠杀上位的皇帝。

    皇帝愤怒地将手中的琉璃杯一甩,面色通红,他知道这一次他还是输了,他一直想得到的女人永远都不会在自己的手里,跟随自己享受大楚的荣华富贵,简直可笑。

    “朕就不信这泱泱十六州,这偌大大楚,竟然没有一个美人来陪朕?享受金楼高台,抬头手可摘星,低头可笑看这滚滚众生?哈哈哈,柳苏君,你赢了,你真的赢了。”

    可是?

    赢了有用吗?

    输了有什么用?

    离去的人自己还是挽回不了,柳苏君啊柳苏君,希望我们下一次还能够见面吧。

    “跟着朕,回宫,朕要立天下美人榜单,揽尽天下美人,哈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