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98万事楼议事
    om ,最快更新我的师门有点强最新章节!

    位于万事楼的七人议事厅内,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但如果有万事楼的工作人员见到此时的议事厅,必然会感到震惊。

    自七人议长永远的缺了一席后,这间议事厅素来只有三到四位议长列席,几乎从未出现过四位以上的情况。

    可此时,议事厅的圆桌内,却足足有六人列席。

    银狼.犬夜叉、千手观音.何琪、斩仙刀.白问、天刀地剑.崔诚、天盲神算.叶衍。

    以及,继任岁月老人.顾不悔之位的气冲星斗.谭孑然。

    原本谭孑然是万事楼四大总教头之一,专司沧澜秘境内的护卫工作。但由于岁月老人的陨落,再加上之前在天元秘境内的出色工作表现,所以才得以晋升为议长——当然,实际上明眼人都很清楚,谭孑然的继任是早就内定好的,之前所谓的出色工作表现只不过是一个用来安抚万事楼其他人员的借口而已。

    事实上,七人议长的继任者是早已内定的。

    例如,犬夜叉的继任者,就是四大总教头之一的贾克斯;何琪的继任者,也同是四大总教头之一的蒋富贵。

    本来叶衍的继任者应该也是同为四大总教头之一的顾珏,但是因为顾珏身上有伤,且伤势相当严重,几乎可以说断绝了未来的晋升之路,因此她也基本失去了议事长的继任资格。

    当然,这也并非绝对。

    如果叶衍突然陨落的话,那么为了平衡局势的话,哪怕顾珏身上有伤,未来无望道基境,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毕竟,议事厅里的六位议事长,各自的背后带代表着一个利益群体——纵然在黄梓离开万事楼前,已经立下了无数的规矩以作防备,可数千年的时间过去,终究还是挡不住人心的贪婪。

    但略显安慰的是,或许是因为吃过当年和魔宗合作的亏,所以如今的万事楼是绝不会介入玄界的势力纷争里。

    秉持中立原则,就是万事楼立身的根本。

    不过对于这一点,犬夜叉是嗤之以鼻。

    因为作为万事楼的老人,他是知道这句话里,有“绝对”二字的,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秉持绝对中立原则”就变成了“秉持中立原则”。

    要知道,“绝对”和“非绝对”之间,可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就好比,叶衍背后的支持者,是十九宗之一的天山派:他师承天机神算.阎不二——事实上,早年间阎不二并不是天山派的长老,只是一位侥幸获得奇遇的云游野鹤,但玄界的情况众所周知:散修根本没有活路。所以最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加入了天山派,而之后他也在天山派的大力扶持下,成为如今名震一方的天机神算。

    而作为天机神算阎不二成名前的亲传弟子,哪怕叶衍再怎么想秉持中立的立场,但碍于师徒情面,他的立场终究也不可避免的开始逐渐偏向天山派。

    又因为天机神算.阎不二与神机老人.顾思诚曾是五帝的竞争对手,只是阎不二棋差一着输给了顾思诚,而顾思诚又与黄梓交好,所以阎不二连带着就连黄梓和太一谷的人都看不顺眼了。

    种种因果累积叠加的前提里,所以上一次的新榜排名中,叶衍才会将苏安然架起来烤。

    这种小手段不算恶劣,但也难免让人觉得小家子气——按照阎不二的意思,那就是反正我拿你没辙,但既然可以恶心一下,我何乐不为呢?如果你的徒弟有真材实料的话,那么自当无惧挑战,如果没有的话,那么他被打死了活该。

    这也是为什么上一次黄梓和尹灵竹、顾思诚等人会面时,顾思诚会说叶衍隐藏得挺深的原因——若非苏安然的事,叶衍也不可能暴露出自己和阎不二之间的师徒关系。

    只是让整个玄界大感意外的是,才刚成为新榜第一没多久的苏安然,转过头就已经杀上了地榜前五十——那一次的排名,叶衍倒是没有做任何手脚,按照规矩结合了多方面的情报后,才确定下来的排名。

    算是中规中矩。

    但犬夜叉依旧相当不满。

    因为按照综合评价,苏安然当时的排名应该是在五十名到六十名之间,若是按照寻常的排名规矩,起码也是在五十五名往后。可最终排名出炉的时候,苏安然的排序是第四十九位——在犬夜叉看来,这依旧是叶衍在假公济私,是他在报复。

    后来犬夜叉找叶衍对峙的时候,叶衍却说那是当时议事厅的议长们一致讨论出来的结果。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这一次在商议地榜的排名时,犬夜叉直接动用了议长权力,发出了全员会议令。

    这也是这次议事厅内出现六位议长的原因。

    “所以讨论了这么久,还是没个准确的说法吗?”一名左脸上有一道刀疤——从额前竖穿过左眼直落到唇边——的中年男子沉声问道,他的语气已经显得相当的不耐烦了,“我们在这里浪费的每一分钟,都会让秘境里那玩意变强的可能性增大一分。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为了这个叫苏安然的人浪费那么多时间。”

    “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一名满头白发的年轻人笑了一声,不过他望向叶衍之后,眼神却是变得冷漠起来,“但有些事,还是得说清楚的比较好,免得回头不明不白的就要替别人背锅认罪。”说到这里,又哂笑一声,略有些自嘲的意味:“而且一个不小心,你连自己到底都得罪了些什么人也弄不清楚。”

    这名白发的年轻人,就是斩仙刀.白问。

    上一次的时候,他被叶衍施计推出压了唐诗韵的势头,不仅因此得罪了唐诗韵和太一谷,还差点和犬夜叉、贾克斯打起来,甚至就连何琪也不站在他这边,搞得里外不是人。

    尤其是后来被唐诗韵直接约了十年后一战,白问到现在都头痛着呢——这件事并未公开宣扬,所以知者甚少。

    也正因为如此,白问现在看到叶衍,就恨不得拿刀砍死他。

    叶衍自然也知道自己不占理,所以此时他也不开口说什么。

    他能说什么?

    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己也是被师父逼的?

    就算他能说,在场的人有几个会信他?

    就算他们真的信了,已经发生过的事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抹去。

    “我还是那句话,苏安然这次的战绩,足以列入地榜前十。”叶衍无视了白问的讥讽,自顾自的说着,“我的建议,是地榜第五,但你们似乎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

    “他何德何能,能够列入地榜第五?”犬夜叉冷笑一声。

    若是不知情的人听到这话,还以为犬夜叉和苏安然有仇呢——对于争夺天地人三榜排名的修士们而言,自然是希望排名越高越好,因为这个排名所带来的并不仅仅只是名气上的增加,同时还有很多看不见的隐形好处。

    其中,最重要也是最让玄界修士们看中的一点,就是参加仙女宫瑶池宴的资格。

    仙女宫的瑶池宴,百年一届,宴请的对象除了各大宗门、世家的直系子弟、天才子弟外,就只有天榜和地榜排名靠前的弟子才有资格受邀入席。尽管很多修士参加瑶池宴的动机并不单纯,但仙女宫能够在玄界屹立不倒,甚至挣得这么高的排名,也基本全靠这些动机不纯的人来衬托了。

    当然,这也导致了仙女宫在玄界的名声非常两极化。

    称赞的人赞不绝口,厌恶的人骂不绝口。

    反正简单点说,就是他们的嘴基本都合不拢。

    “我也觉得不妥。”那名脸上带有伤疤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是吧……”犬夜叉的嘴角扬起。

    但是不等他说完话,那名中年男子就又开口了:“排第五太低了,我觉得他完全可以列入第三。”

    “……这个排名……”犬夜叉刚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就中断了,他转过头凝视着中年男子,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你说什么?!”

    “第五太低了,就目前所搜集到的关于苏安然的情报,他完全有资格排入前三。”中年男子沉声说道,“龙宫遗迹秘境内,他不仅挫败了妖盟蜃妖大圣的阴谋,并且还当着蜃妖大圣的面斩杀了碧海氏族的敖薇,仅这份战绩就足以位列第五了;更不用说他还杀了妖盟青丘一族的青箐,并从二十妖星之一的夜莹和赤麒手下逃脱,这还是我们所知道的,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到底有多少,又有什么人知道?”

    关于苏安然的实力,玄界至今都说不准,因为很多时候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似乎都是依靠他的三师姐赠与的剑仙令。

    但如果说他一直都能够持有剑仙令的话,那么将这一部分默认为他实力的表现,也未尝不可。

    可这一次,人族从妖盟那边打听到的情报,是苏安然并未动用剑仙令——龙宫遗迹秘境那种地方,唐诗韵所制作的剑仙令显然是无法动用的。而在没有动用剑仙令的前提下,苏安然却依旧能够斩杀敖薇、青箐,然后还先后从夜莹、赤麒、蜃妖大圣等人的手上逃脱,那这份实力绝对足以让他名震玄界了。

    事实上,仙女宫也正是出于这份考虑,所以才给他发出了瑶池宴的宴请,并不完全是因为唐诗韵。

    如今的苏安然,已经正式打响了他“太一谷妖孽”的名声了,整个玄界再也没人会认为黄梓的眼光有问题,只会认为“不愧是被黄梓选中的弟子,果然是妖孽中的妖孽”。

    “我不同意。”犬夜叉冷哼一声,“谁知道是不是妖族那边故意放出来的捧杀。”

    “叶衍。”中年男子没有理会犬夜叉,而是转过头望向叶衍。

    “我推衍过了,龙宫遗迹的崩塌的确与他有关,青箐并非他所亲手杀,但他也绝对脱离不了干系。而敖薇则的确是他所杀,至于是否当着蜃妖大圣的面,这点我算不出来。”叶衍缓缓说道,“但他和赤麒、夜莹都有所接触这一点,是真的,他的身上的确有这方面的因果,只不过很弱。”

    中年刀疤脸男子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又把目光落回犬夜叉的身上。

    犬夜叉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事实上,万事楼关于妖族那边的各种情报,基本上都是由犬夜叉来负责收集的,毕竟他的体内有妖族血脉。所以妖盟那边到底在说真话还是假话,犬夜叉自然能够判断出来,可这次他却选择不说实话,其动机原因在场的人也都清楚。

    看破不说破。

    不过叶衍应该也是猜到犬夜叉会这么做,所以他在参与会议前就起卦推算了一遍,此时才能够直接说出结果。

    哪怕现在白问、犬夜叉等人都和叶衍有所矛盾,可对于他的推演之术,却没有人会怀疑。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中年刀疤脸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龌龊,也不管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天元秘境一团糟,我没时间在这里浪费,同样我也认为你们都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所以,尽快结束这次的会议争论吧,我认为太一谷苏安然,当得起地榜第三的序列。”

    “我不认为。”叶衍摇头,“第五才是最合适的。如果没有剑仙令的前提下,我不认为他能打得过张倩,但是如果要把剑仙令算作他实力的一部分,那么他更不可能是第三,而应该是第一。”

    “那好,第三和第五各一票,其他人的看法呢?”

    “第五。”何琪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缓缓开口,“这次我认同叶衍的说法。剑仙令不应该算作他实力的一部分。”

    “我弃权。”白问撇了撇嘴,显然不想参与到这次的排名讨论里。

    “我也弃权。”谭孑然才刚晋升议长没多久,这一次还是他第一次以议长的身份参与到七人议事厅的讨论,前面看这群他应该称长辈的大佬们吵得都差点要打起来,他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了,此时哪敢随便站队。

    “我认为应该是在第十之后!”犬夜叉咬牙开口。

    没有人理会犬夜叉。

    “那好。”中年刀疤脸男子崔诚直接开口说道,“二比一,那就列为第五吧。……下一个讨论议题。”

    犬夜叉脸色显得相当难看。

    但是此时没有人去理会他,而是很快就开始进行下一场讨论。

    由于最大的争端被解决,后面的讨论进程就显得相当的快,几乎没有浪费在场众人多少时间,很快所有的议题就被讨论完毕。之后,其他五人也就相继离开,崔诚和叶衍、谭孑然都没有理会坐在原位,脸色显得异常难看的犬夜叉,只有何琪和白问经过时,脸色复杂的伸手拍了拍犬夜叉的肩膀。

    如此。

    从午时到傍晚,然后又从傍晚到深夜。

    犬夜叉一直都坐在自己的位置,没有任何动作。

    一直到第二天破晓时分,犬夜叉才终于起身。

    他的神色显得相当的平静,哪还有之前的颓然、愤怒,他转身也走出了议事厅。

    只不过,在出了房门的那一瞬间,他悄然捏碎了一张符篆:“地榜第五,一切都在计划中。”

    “第五吗?”

    犬夜叉的耳边,同时也传来了一道声音。

    若是此时让何琪和白问听到,两人必定会惊得瞠目结舌。

    因为这声音并非别人,正是太一谷的谷主,犬夜叉和贾克斯的传业恩师,黄梓。

    “也行吧,只要没让叶衍那老家伙知道苏安然上了凝魂境就足够了。……让你的脾性去演这么一场戏,辛苦你了。”

    “我成长了好不好,不要总把我当成以前那个莽撞的小孩子了。”

    “但我怎么听说,你在苏安然列入新榜第一的当天,就去追杀白问那个背锅侠了?”

    犬夜叉瞬间就知道是谁在通风报信了,他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声:“贾克斯!”

    “呵。”黄梓轻蔑一笑,“苏安然那个莽夫的称号,是你起的吧。”

    “我觉得挺贴切的啊。”

    “的确相当的贴切。”黄梓一副相当认同的语气,“那孩子就跟你一样,相当头铁。……不过莽夫是你起的,那么天灾不出意外就是叶衍起的了。没看出来啊,他的都天星斗推演越来越厉害了。”

    “天灾……是认真的?”

    “当然。”黄梓回应道,“他和宋娜娜,本质上就是同一类人。只不过宋娜娜针对的是修士,是个体。而苏安然……嘿,那就是个核弹,放出去就能炸毁一片。”

    “可是……”犬夜叉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黄梓淡淡的说道,“他是我的弟子,但宋娜娜也是。本来按照我的规划,苏安然就不应该去参加天元试练,只可惜老七一句话打乱了我的布局,所以才引发了后面的连锁反应。……他和宋娜娜,是相辅相成的,他们两人必须维持一个平衡,否则的话不管是他死了,还是宋娜娜死了,另一个都命不久矣。”

    “这么严重?!”犬夜叉心中一惊。

    “所以我才说,叶衍的都天星斗术越来越厉害了。……他给苏安然起名天灾,不是无的放矢的,显然是知道了些什么。”黄梓淡淡的说道,“天地要维持平衡,因此才有天和地、乾与坤,也才有了众生万物,才有了相生相克。有人祸,岂能没有天灾?我现在不清楚的,是叶衍到底推演出了什么,都知道了些什么。”

    叶衍毕竟是道基境修士,推算一个本命境甚至是当初连本命境都没有的小人物,自然是手到擒来。

    但这种推算之法,也并非万试万灵。

    随着修士的修为越来越高深,能够推衍推算出来的东西也就越少。而且如果牵扯到的因果越多,推算的难度也会同样增大,对于起卦推衍的人而言,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黄梓不想让叶衍推算出太多关于苏安然的事情。

    所以才会让犬夜叉去演一场戏——正如叶衍知道犬夜叉此次召集所有议长开会的原因,所以提前算了一卦关于苏安然的事,黄梓自然也是知道叶衍的性子,所以才会卡着时间在等叶衍推算之后,才让苏安然晋升凝魂境。

    修士一旦踏入凝魂境,开始凝聚第二神魂后,天机感应就会受到影响和改变,到时候推演难度就大大增加了。

    知晓叶衍性格的黄梓自然也清楚,叶衍在此次推算了苏安然的情况后,接下来在苏安然暴露出凝魂境的实力前,他都绝不会再起卦了。而等到苏安然的真实实力暴露后,到时候就算叶衍再想推算苏安然的情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黄梓觉得自己起码可以给苏安然争取到十年左右的时间。

    “所以师父你才会去刺激苏安然,让他尽快提升到凝魂境?”

    “小部分原因是这样,另外也是因为……这一次他去的地方,没有凝魂境的实力,是十死无生。”http://www.123xyq.com/read/1/1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