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6章 狭路夜下逢 茅屋清水缘
    青阳镇的青石板路,两边是一人高的泥墙,墙边矗立一排高大的杨柳。一十六七岁少年和高大老人并肩而行。少年在前,老人后让半个身子。

    少年一身锦衣华缎,一看就是出身富贵人家。高大老人身形健壮,满头银发梳理的整整齐齐。

    走在前的少年开口询问:”德公公,咱们大隋不是有谍子在这边吗?为什么还要自己寻找客舍,安排给碟子不行吗?“

    身后的老人尖声细雨:“殿下有所不知,四大学院为了避免小镇慌乱。规定任何势力只能进入小镇2人,咱们进来前,谍子必须提前离开小镇。”

    锦衣少年悻悻然:“还好四大学院不喜欢参与世俗纷争,不然就没有什么大隋王朝和大卢王朝了。全部变成学院的天下。”

    “殿下所言极是,大多山上势力不喜欢参与世俗纷争。活的年岁大了,看得开了。”

    “德公公不用每次都叫我殿下殿下的,就叫我杨轩或者公子。出门在外只有你我二人,更不用客客气气,咱们就像长辈和晚辈其乐融融,岂不快哉!”

    “殿下抬爱,杂家愧不敢当。”

    “说好了,我叫你德爷爷,你叫我小轩。”

    “这怎能行,如此忤逆犯上的行为,杂家做不出来。”

    “德公公不许反对,这是命令。” 说话时扬轩装作生气的样子。

    “谢殿下厚爱。”

    "又叫殿下了,不是说好了叫我小轩吗。“

    “殿下、不小轩息怒,一时半会杂家有些改不过来。”

    "嘿嘿嘿,德爷爷是看着我长大的,本来就是长辈啊。况且父皇对您宠爱有佳, 您老应该由此殊荣。“

    “杂家能陪伴在如此明主身边,当真是三生有幸。”

    “行行行,别酸了。你说这次父皇为什么让我来青阳镇挑选人才?”

    “杂家不敢揣测圣意。”

    “说了怕什么,父皇又听不到。说说看,咱俩的想法是否一致。”

    德公公思索片刻缓缓道来:“那杂家就斗胆说上一回,以殿下的尊贵身份来挑选人才,更加显得大隋对有能之人的爱戴。被选中的人才经大隋培养后,会死心塌地效忠大隋,不至于翅膀硬了自己高飞。”

    杨轩长叹一声:“话是这么个理,不过人心难测啊!”

    德公公安慰:“殿下不必过于担心,正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咱们做出最大的努力,不管结果如何无愧于心。”

    杨轩有些一筹莫展:“能不担心吗?e二十几年间大卢崛起势如破竹,大有吞并整个龙兴洲的架势。早晚会和我们大隋王朝一战。早日培养出更多的战将和谋士,已做万全之策。”

    德公公由衷的赞赏:“不妄陛下对您悉心栽培,能够想到如此之远,众多皇子中唯有轩殿下一人。”

    “德爷爷又恭维我了,其他皇兄皇弟只是想到没说罢了。”

    “绝对不会的,杂家每日陪伴在陛下身边,从没听说其他皇子谈及此事。”

    “哼,讳疾忌医罢了。大卢背后有强大的山上势力支持,正是如日中天。在父皇耳边说这些,怕刺痛父皇软肋,招致无妄之灾。”

    德公公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出言提醒:”殿下谨言慎行。“

    杨轩不怎么放在心上,随意说道:“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躲不开的。”

    “对了,德爷爷,你说青阳镇上有没有大卢王朝的人在?”

    此时二人正好走到一处十字路口。落后半个身子的德公公,突然大步向前超越杨轩,高大身躯挡在少年身前。

    沉声道:“不用问了,他们来了。”

    路口对面树荫下缓缓走出二人,又是一大一小。中年男子虎背熊腰,十六七岁少年温文尔雅。

    中年男子带着冷笑:“你们的谍报不行啊,我早就知道大隋杨轩会进入小镇。”

    “若非路途有事耽搁,在来青阳镇的路上伏杀你们,效果会更好吧。呵呵,一位大隋王朝的皇子在外遇刺身亡,对大隋的打击可是不小。”

    高大老人德公公如临大敌,档在杨轩身后凝重提醒:“小的是大卢皇子卢俊,和殿下实力不相上下。”

    “大的是国师崇虎的弟子,大卢皇宫四品侍卫徐宪。实力不容小觑。别看他身材魁梧,传言是神修,而且是神修中最霸道的剑修。”

    “此战在所难免,我若不敌请殿下自己保重。千万不要拖泥带水,能跑则跑。”

    同一时间二人皆有动作,徐宪双手掐诀,一柄湛蓝色飞剑凭空出现。

    德公公双拳紧握,身躯瞬间被金色甲胄包裹,双拳亦被金属包裹。

    飞箭激射仿佛斩裂夜空的蓝色光束。德公公如金甲力士战在原地巍峨如山,双拳硬悍飞剑。

    德公公不敢躲闪,他身后就是杨轩。公公闪开无异于是将扬轩顶在前方,成为飞剑的靶子。

    一人掐诀不断一人拳影叠加,黑夜中火星四溅,如炸开的金色烟花。

    这就是剑修的霸道,一柄飞剑可以让武者寸步难行。如果没有甲胄的保护,恐怕德公公现已命丧飞剑之下。

    徐宪就轻松得多,手中掐诀不断,还可以谈笑风生。

    “大隋底蕴不错,一个武夫第五境凝玄境的死太监,居然拥有一件上品宝器护身。不过没用,我的本命飞剑乃是玄品宝器,而且注重杀伐,看我如何破你。“

    像是在解说,实际是在安慰卢俊。让其放心观战便是,不用有所担心,此战必胜。

    话说困龙大陆的兵器和法宝,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玄品、地品、天品、半神和神器。

    前两个境界没有对应的法宝,第三个境界对应下品。上品法宝所对应的是武者和神修的第六境,比二人的实际境界都要高出一层。

    这种身价在山泽野修当中极其少见,可见大卢和大隋皇室对这二人都比较重视。

    说话间徐宪手中掐诀骤然加快,湛蓝色飞剑突然光芒内敛。像是隐匿在黑夜当中。

    滋啦一声伴随着飞溅的火星,得公公腹部甲胄突然被飞剑斩开,金色甲胄上足足一尺长的裂缝,鲜红血液滔滔而滚。

    高大老人德公公见此情景不退反进,硬生生利用甲胄卡住飞剑,当然飞剑也更深的刺入老人腹部。

    高大老人猛一咬牙,被金色甲胄包裹的拳头罡风呼啸。当得一声砸在飞剑之上,将其崩落在地。顿时长剑哀鸣好似人在哭泣。

    飞剑一般是神修的本命飞剑,遭此重创飞剑主人难逃牵连。

    徐宪喉咙一热鲜血上涌,高大身影蹭蹭蹭退出十余步。

    借此良机高大老人手疾眼快,抓起身后的杨轩纵身跃起。一跳十几丈高,身形呈抛物线落到二十丈开外的茂密杨柳中,借着夜色就此消失不见。

    石板路上稳住身形的许宪,抓住欲追击的卢俊,缓缓摇头道:“别追了,惊动了四大学院的强者,对你我都不利。”

    卢俊咬牙切齿道:“浪费了这次机会,不然回去一定会得到父皇重赏。”

    徐宪无奈苦笑:“是微臣无能,还望殿下见谅。我又何尝不是损失惨重,而且还少了一份国师大人的赏赐。”

    谨小慎微是没错,可是有些时候会错过机遇。德公公奔行不到半刻钟,便瘫软在地无力前行。

    德公公叮嘱道“往小镇的后山跑,听说那里有诡异,神修和武者轻易不敢临近。在这里等着必死,跑到后山还有一线活的机会。诡异不是针对所有人。”

    突然想起什么,努力大喝出声:“不行,殿下金贵之体怎么能陪着杂家冒险。您别管我,自己先行逃跑。出了青阳镇联系上大隋的碟子,可以安全护送你回去。”

    高大老人用尽最后力气说完这些话语,便身子一软昏迷不醒,腹部的鲜血一直在流淌。

    杨轩没做丝毫犹豫,抱起老人便冲向后山。根本没把德公公的后半句话放在眼里。

    话说正在梦呓的木讷少年刑真,被急促的脚步声音惊醒。他既不是武者也不是神修,没有夜间明视的能力,看不清来人是谁。

    不过来刑真这里的人,数得过来的就那么几个。大将军等四个小伙伴,以及赏叔夫妇和苏先生夫妇。

    这些人为了不让刑真担心,每次夜晚来到此地,都会先喊话通报。现在来人只有脚步声没有通报声,显然是外人。

    刑真猛然起身,弓着腰做好逃跑准备,大喝一声:“站住是谁?”

    杨轩被突如起来的声音惊得不轻,险些没抱住高大老人,将其掉落在地。

    待得听清是一少年声音,杨轩带着歉意道:“半夜打扰多有冒昧,还望公子见谅。”

    "我爷爷被人重伤无奈逃到此处,现在爷爷昏迷不醒随时有生命危险,还望公子海涵,能提供一容身之所。“

    刑真:“你等着。”

    话音落后,木讷少年跑进茅屋,取出一个小火笼。在夜色下散发微微的暗黄色光芒。

    刑真眼力一向极好,很快发现甲胄上有鲜红血液滴落。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甲胄包裹的老人。

    刑真狐疑问道:“真的是你爷爷?看着不像。”

    杨轩焦急回答:“远方爷爷并非亲爷爷,刚刚没说明白还望公子见谅。他老人家重伤在身,烦请公子提供一处歇息地方,容我给爷爷包扎上药。”

    ”我们不白用公子的地方,待给爷爷处理好伤口后,会给您足够的报酬。“

    刑真经常观察人的面部表情,看得出来这位衣着光鲜的少年并非说谎。缓缓点头:“好吧,你们进茅屋处理伤口吧。”

    杨轩说了一声:“谢谢。”

    飞快跑进茅屋,将高大老人平方在唯一的小床上,刑真紧随其后。

    后者问道:“我可以在这里帮你看着,你去买些草药回来吧。”

    杨轩:“谢谢公子好心,我随身携带草药和疗伤器物,麻烦公子帮忙取盆清水。”

    刑真嗯了一声跑去偏屋,端着一盆清水回来后。发现床上果真摆放着瓶瓶罐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用来装药粉的值钱物件。

    纱布剪刀等一应俱全。

    木讷少年有些发蒙,一个人身上能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吗?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