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81章 少年互追逐 大妖口水流
    剧毒狠辣异常,万余头追击的妖兽和野兽,最终穿越野狼尸体的,不过两千。

    就连领头的鳞甲妖兽,亦是被浓重的黑色雾气灼烧没了一条大腿。不过这家伙不愧是妖兽,剩三条腿一瘸一拐追在最前面。

    山寨众人压力减轻不少,加之有意放缓速度准备随时点后。就使得燕随扛着刑真,一骑绝尘奔跑在最前面。

    眼看就要行进茂密的树林,奎山和刑真几乎同时大声喝止。

    “前方有陷阱,燕随/燕随伯伯小心。”

    燕随也不是傻子,紧随其后就看出端倪。止步在树林外,定定的看着前方。

    只见紧随而至的奎山,抽出长刀横向劈出。刀芒若隐若现,宛如搅动空气带着气浪奔行。

    所过之处掀开地皮三尺,所有树木全部倒塌。布置的所有机关陷阱尽数崩毁,无一处可以遁形。

    如此一般奎山开路,后面人跟随,足足奔行近一个时辰。先前阻击凶兽的三人开始不堪负重,消耗最大的当属奎山。

    幸好山寨人速度够快,终是追上制式黑袍的一行人。见这些人正在随意猎杀野兽,取走值钱部位后,尸体弃之不顾。

    奎山等人便可断定,是算计他们的那伙凶人无疑。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没有多余话语,也没有什么畏惧,以少拼多瞬间厮杀到一起。

    茂密的山林中热闹非凡,两伙想至对方于死地的山匪。和一群见人就咬见树便毁的野兽,不分敌我的混战在一起。

    所剩两千左右的全是野兽,唯一的妖兽少了一条后退。站在远处持观望态度,没敢临近战圈。

    两伙山寨人员压力不大,相互厮杀时,顺手对付普通的野兽游刃有余。

    十四岁的刑真也没闲着,穿梭在野兽群中不断出拳。真拳愈发的熟稔,拳头间隐隐有拳意流淌。

    刑真闪身躲过一头野狍子的撕咬,勾拳击飞在树上悄无声息临近的山猫。

    突然听闻有破空声临近,刑真侧身闪躲迅猛出手,抓住一支偷袭来的箭羽。顺着箭羽方向望去,远处一位黑衣少年正不紧不慢的再次搭箭弯弓。

    黑衣少年嘴唇蠕动,看口型似再说:“你是我的猎物。”

    受伤动作也在进行,口型闭合箭羽随之射出。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越过山匪和野兽,直奔刑真门面。

    箭羽虽是抛物线轨迹,速度却一点儿不慢。宛若黑色流光,比刑真的肌肤可要黑多了。转瞬间抵至刑真所站方位。

    黝黑少年不及多想,双腿向后用力高高跳起。顺势攀爬到身后的树干上。

    低头一看,箭羽射穿树干后,留下一个拳头大小前后透亮的窟窿。可见其力度有多大。

    黑衣少年没有停止的意思,玩味儿一笑后继续拉弓搭箭。

    刑真手脚并用迅速爬上茂密的树丛。猴子一般在树丛间穿梭,远离此处危险地域。

    黑衣少年冷笑一声,一边跟随一边放箭。路途上不忘收刮了同伙的两个箭囊,以备不时之需。

    远处一直观望的鳞甲妖兽,被剧毒刺激后清醒不少。直勾勾的盯着哗啦啦作响的树丛。不经意间嘴角有口水流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也悄然跟上。

    树丛中的刑真,灵巧得像只猴子。随意转换方位,躲避耳边嗖嗖嗖飞掠的箭羽。

    逃窜的方向是没有山匪没有野兽,不曾被奎山劈砍过的地方。柔软的新生嫩芽鲜翠欲滴,春天出生的野草芳香扑鼻。

    树丛中的刑真拔出裤管内的短刀,轻而易举的割断一条绳索。两丈多长的竹排长满倒刺,秋千一般的飘荡。

    黑衣少年冷笑:“我们设置的机关,拿来对付我。真是笨的可以,枉我刚才拿你当对手看待,白白浪费我的感情。”

    黑衣少年随意的跳向旁边,尖刺倒挂的竹排擦身而过。少年看都没看竹排的去向,继续搭弓寻找目标。

    只见像秋千一般荡漾而又没人理会的竹排,上面轻轻跳下一位黝黑的少年。弯身猫腰前行,踩在草地上居然没有声音发出。

    刑真手持黑色短刀,慢慢临近黑衣少年。正准备刺出短刀了解其性命时,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高亢的兽吼。

    吼声震荡的两位少年大脑嗡嗡作响,身躯也被气浪般的音波击得横飞出去五六丈远。

    一头满身鳞甲的大狼,流着口水冲刺后跳起。两只前爪左右开弓,预涂击杀两位少年,美美的饱餐一顿。

    两位少年分别向两侧翻滚,面对鳞甲大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黑衣少年翻滚中大大咧咧询问:“咱俩先停手,合力对付该死的妖兽。”

    刑真一口回绝:“我不认识你,不和你合作。”

    躲避鳞甲妖兽大爪子的黑衣少年尢不甘心:”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于形意,乃是水泊山第五大山寨团伙的少寨主,和我合作亏不了你。“

    刑真仍然回绝:“我不认识你,不和你合作。”

    于形意已经没有机会在多做辩解,正被鳞甲大妖扑杀,四处逃窜险象环生。

    刑真有些发蒙,躲来躲去自己反而被凉在一边,成了看戏者。呆呆的站在边上不知如何是好。

    心底正在琢磨是否来个乘人之危,先把于形意击杀。转而一想不妥,杀了于形意自己就要一人面对鳞甲大妖,恐怕是凶多吉少。

    正在思考要不要退回去和奎山等人会合时,一巴掌拍飞于形意的大妖,突然眼眸红芒更胜,比之刚刚鲜红刺目。

    大妖此时舍弃道嘴边的黑衣少年,转头不顾一切冲向刑真。好在此时大妖失去理智,忘记使用刚刚的兽吼。

    大巴掌轮动起来罡风猎猎,五只锋锐的利爪足有一寸多长。一看便知,可以轻易洞穿人的身体。

    惊骇中的刑真却不慌忙,敏锐的双眼仔细观察后。突然暴起,不退反进冲向满身鳞甲的大妖。

    眼看着将要临近,刑真突然弯身翻滚。两个翻转便抵达大妖腋下,鲤鱼打挺站起身后。猛然挥动漆黑的短刀,精准的插入大妖肩头的伤口。

    正是奎山阻击殿后时,长刀砍中的部位。一声愤怒的嘶吼,传荡在山林之间。

    刑真预拔出短刀逃跑时,惊骇的发现,大妖血肉蠕动鳞甲闭合,将漆黑的短刀死死的卡在肩头伤口里。

    稍微愣神之际,大妖挥舞另一只爪子,自上而下拍出。呼啸的罡风吹拂的刑真面庞抽搐。

    迫不得已,刑真放弃手中的短刀,向后弹跳躲避袭杀。头颅险而又险的避开致命一击,胸膛就没有如此幸运了。

    刺啦一声前胸的衣襟被划破,胸膛三道血槽从脖颈延伸到腹部。鲜红温热的血液涌动,顷刻间浸透衣襟。

    刑真不敢大意也不敢停歇,更不敢和大妖硬碰硬。不顾伤势转身就跑,正是跑向趴在地上喘粗气儿的于形意。

    这个黑衣少年也好不到哪去,胸膛前破破烂烂血肉模糊。刚刚横飞是头颅撞到树干,脑门儿上顶了个拳头般的大包。

    看到刑真跑向自己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自己死不算,还得拉着小爷和你一起陪葬?”

    刑真没有一点儿的负罪感,反驳道:“你杀了那么多的野兽,也该适当找补回来一些。”

    眼看可恶的黝黑少年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于形意怒骂一声:“王八蛋。”

    之后不顾重伤在身,也不顾什么少寨主形象。起身后撒腿就跑,不忘回头讥讽:“你在我后面,要死也是你先死。”

    于形意的话一点儿不假,大妖的速度比他们两个都要快。别只剩下三条腿左右摇摆,十多个呼吸间便追上奔跑的刑真。

    没有什么犹豫,抡起大巴掌就拍。当得一声将刑真砸的飞出老远。

    因此变动,刑真反而超于形意。同样没时间顾及内脏的翻滚,迅速起身后默念了一声:“多谢娘亲保佑。”

    原来大妖中的刑真背负的重剑,除却震荡外在有其他伤势。

    然后开始逃跑,这次换做刑真回头讥讽:“你在后面了,自求多福。”

    于形意咬牙切齿,暗恨今天运气不好,碰上这么一个倒霉家伙。出门没看黄历,喝凉水都塞牙。

    生气归生气,于形意并不想死。而且这片山林诸多机关陷阱,都是他指挥山匪们布置的。

    对此地可以说是了若指掌,奔跑中突然双腿发力向前跳跃。落地三个翻滚后继续奔跑。

    身后的鳞甲大妖没有过多的花俏,横冲直撞一往无前。所以也就没有于行意一般幸运,普通一下没了身影。

    只听得地下传来野兽的怒吼,而且大坑好像挺深。怒吼声带着回音,一声又一声此起彼伏。

    长刀行云流水且势大力沉,妖兽也好敌人也好,皆无法避开奎山的劈砍,刀锋所过鲜血四溅。

    听到野兽吼叫,突然心生警惕,沉声喝问:“燕随,刑真呢?”

    燕随使用的是一对短叉,灵巧的身形在敌群中穿插。如风随影飘忽不定,看准机会就是一叉刺出,野兽也好敌人也好,当即便是透心凉。

    无怪燕随平日怕死,他这短兵交接和人厮杀,最是容易受伤。哪怕速度轻巧诡异莫测,在这种密集的厮杀中,仍然逃脱不了受伤。

    眼看躲避不及,后背硬生生抗了敌人一刀。顿时皮开肉绽白骨深深。

    听闻奎山问话,顾不得疼痛激灵灵打个冷颤。四下环顾后,腾出一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该死,杀的太全神贯注,把刑真给忘了。”

    奎山厉声怒吼:“你已经没了两颗脑袋了。刑真如果出意外,看你怎么想向山寨交代。”

    “我去接应刑真,曲成带领大伙组成战阵,一个不留全部杀光。若刑真出意外,便将他们的山寨一起端了。”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