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106章 路拳两不误 酒赠江湖郎
    一行人两大两小,还有一只小狗崽儿。一边练拳一边走路,只有桃花一人算是正常。他们无视路人的怪异眼神,我行我素自娱自乐。

    可是看在路人眼中,就是一个大疯子领着两个小疯子,外加一条小疯狗。

    刑真气力最好,冲着前面的少女喊道:”桃花姐,和我们一起练拳吧。“

    小狗崽舌头伸出老长,气喘吁吁配合:“汪汪汪。”

    桃花无奈的停下脚步,等待这些行进缓慢的家伙。回头应答:“少爷见谅,桃花体力不行。练拳久了走不动路,会耽误大家的行程。”

    刑真伸出大母手指,指向身后:“这些家伙也不快,一个多月了没走多少路。他们心底都压着火憋着恨,先由着他们练吧。”

    桃花同样竖起大拇指:“公子最厉害了,现在练到真拳第二式了,行进速度比他们快很多。”

    说话这段观景,刑真已经临近桃花。停下脚步比了比个头,失望道:“我们都叫您桃花姐姐,怎么还是公子长公子短的,听起来别扭死了。”

    后者点了点脚尖,颇为自豪道:”谁叫我比你们大呢,今年十九岁了耶。“

    “山寨收留我让我照顾你,当然要称呼公子了。”

    刑真神色黯然:“山寨都没了,提不上谁照顾谁。叫我刑真或者弟弟吧,看着更像一家人。”

    刑真无意间一句话,使得桃花心底满满的幸福感。不经意间挽起刑真的胳膊,咯咯笑道:“好的,我听刑真弟弟的话。”

    刑真没有拒绝,很享受这种感觉。在他心底桃花真的像是大姐姐,生活起居照顾的无微不至,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刑真发自心底说了一句:“谢谢桃花姐。”

    少女笑了灿烂如花,挽起刑真紧了紧手臂,害怕这个大弟弟突然丢掉。

    “很久没有读书识字了吧?明天姐姐拿出私房钱。路过纺市买些书本纸墨,你和卜侍东西他们有空闲时,可以练习练习。“

    “到时候记得教姐姐哦。”

    刑真直言:“桃花姐姐的心意收下了,钱就先留着吧。路过纺市的时候,咱们可以杂耍卖艺换些银两。”

    桃花撅起小嘴佯怒:“姐姐给弟弟的第一个礼物,是嫌弃太轻了?”

    刑真连忙摇头:“不敢不敢,收下还不行吗、”

    少女笑意愈浓,少年跟着高兴。

    刑真挠了挠头说:“桃花姐姐有没有发现,这条路上的行人比前几天多了。”

    少女点了点头:“练拳不忘观察周围,这个弟弟真的不错。路人的确是多了,好像是去往青阳镇方向。”

    这时刚好途径十字路口,刑真看了看大日。确定方位后指向一条路。

    “这条路通向北边。”

    顺着指尖方向,迎面走来四人。全部穿黑衣带黑斗笠,斗笠下隐隐看出是三男一女。

    斗笠女子走在最前方,很是客气拱手抱拳:“敢问几位小朋友,青阳镇怎么走?”

    刑真抱拳回礼,指向刚刚走过的路:“那边。”

    女子道了一声谢,便与其余三人一起离开。和刑真擦肩而过时,斗笠女子有意无意打量了几眼这位黝黑少年。

    刑真没有多加理会,暗自嘀咕了一句:”呼吸绵长步子稳健,不是武者就是神修。难道青阳镇的升龙气又出现了?管他的,与我无关,我们去北凉。“

    招呼一声后面的两个小家伙和一只小狗崽。“加快点速度,不然晚上要夜宿荒山。”

    火堆旁,刑真和桃花翻烤干粮,卜侍和东西伸手靠近火堆取暖。

    一旁稍远点儿的小狗崽,趴在地上口水流出三尺。它也想靠近火堆取暖,可是担心把身上的绒毛烤着。

    刑真抛给东西一个烤好的干粮道:“先给咱们的小公主吃,下次记得快些赶路,免得在荒郊野外路宿,还好今天幸运,找到了这么一个猎户遗弃的废宅。"

    桃花此时也烤好一个干粮,随手递给旁边的卜侍:“饿了吧,趁热吃。倒春寒格外的冷,晚上睡觉时多盖件衣服。”

    小狗崽“汪汪汪汪”,一直在抗议,意思是干粮怎么没我的,衣服怎么没我的,待遇忒不公平。

    刑真取下树枝上烤好的干粮,抛给小狗崽笑道:“吃的有穿的没有,一身毛不能白长,该用的时候得用。”

    后着迅速跃起,在半空精准的接住弧线飞来的干粮。落地后顾不得抗议有没有衣服。

    俩后爪着地,前爪捧着干粮吭哧吭哧下口。

    小东西整日练拳食量不小,刚刚结果的干粮三两口吞咽一半。吃得太急有点儿噎着,紧忙喝口水通畅通畅。

    擦擦嘴边的水渍,撅着小嘴抱怨:“刑真哥乌鸦嘴,说露宿就露宿。”

    小卜侍在旁抗议:“不怪刑真哥,是咱们练拳走路速度慢。”

    桃花在旁开解:“刑真弟弟也不想露宿街头呀!“

    小东西立时撅起小嘴泪眼汪汪:“哼,你们都向着刑真哥。”

    刑真笑着起身做到东西旁边,揉了揉小脑袋瓜:“我最喜欢小东西了,给,多吃点儿干粮。”

    小东西立刻破涕为笑:“东西吃饱了,刑真哥一口没吃呢,自己留着吧。”

    刑真夸赞:“东西懂事了”,随后把刚刚烤好的干粮丢给桃花道:“桃花姐姐先吃吧。”

    后者本欲反对,谦让给这个大弟弟刑真。被突入起来的声音打断。

    “冷死了冷死了,该死的倒春寒和大冬天有得一拼。几位不好意思借个火暖暖身子。”

    顺着沙哑的声音,一位身穿单薄青衫,腰挂朱红大葫芦的老秀才跑进废宅。

    大大方方的一屁股坐到刑真旁边,摘下朱红打葫芦狠灌一口:“啊,酒是好东西,不仅味美还能暖身。惆怅时喝酒高兴时喝酒,好友久别重逢,喝酒拉近感情。好友离别在即,喝酒道声珍重。”

    递给旁边的刑真:“小伙子,要不要来一口。”

    刑真笑着回绝:“谢谢老先生,我得守夜不能喝酒。。”

    老秀才打量了一眼刑真,啧啧道:“咋地,你也有一个葫芦,就是小点。难道装的是水不是酒,还是嫌弃我的酒不好喝,没你的醇正?”

    刑真赶紧解释:“老先生误会了,我的葫芦里的确装的是水。”

    “那就是怕我的酒力有毒。”

    “不是不是,真的是因为守夜不方便喝酒。”

    “就喝一口热热身子,其他人就算了。要么太小要么是女子,要么不是人。”

    远处的小狗崽摇晃着尾巴呲牙咧嘴,大有上去干一架的意思。

    刑真撇了一眼安慰道:“刑水没事的,安静呆一会儿,老先生说的没错。”

    结果小狗崽闹出的动静更大。

    老秀才捧腹大笑道:”小伙子高明,安慰人的话别出心裁。“

    刑真本就黑,现在脸更黑,暗自嘀咕:“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老秀才无知无觉,晃了晃大葫芦道:“不是白给你酒喝,换一片烤干粮如何?‘

    刑真这会正好烤好一块干粮,直接抛给老秀才。

    “老先生既然饿了就早说嘛,给您一块就是了。”

    “刑真弟弟,我的干粮烤好了,吃这个吧。”桃花在旁很细心的插言。是真心疼这个弟弟,到现在一口没吃呢,都让给别人了。

    老秀才同时递出大酒葫芦和刑真刚刚给的干粮,义正言辞到:“不行,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何况你们还是一群小孩儿,更不能占你们便宜。一口酒换一块干粮,不然老头子我不要了。”

    刑真解释:“真的不用换,老先生尽管吃就是了。”

    见老人仍然一手擎着葫芦,一手举着干粮,坚持刑真二选一的架势。后者颇为无奈,思索片刻接下朱红色打葫芦。

    桃花在旁干咳不止,小狗崽汪汪直叫,小卜侍更是直言不讳:“书上说不可随意吃他人的东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刑真笑道:“我的一位先生曾经告诉过我,越是穷酸的读书人越正直。因为他们不愿为五斗米而折腰,去大户人家做一些账房先生。“

    “这位老先生穿的是秀才服饰,如此年纪了仍然是个秀才。没有考取功名利禄,一定是脑子不灵光确又执着的读书人,很值得敬佩。”

    这回换做老秀才暗自腹诽了:“小兔崽子,你是诚心报复我刚刚的言语。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说巧不巧,刑真朝着老秀才微微一笑,后者脸色瞬间漆黑,和黝黑少年有得一拼。

    刑真继续道:“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老先生毫不犹豫的接过了我给的干粮。别人相信你我,我们不应该怀疑别人。”

    说完话后刑真狠狠灌了一口,而后意犹未尽大呼:“好酒好酒。”

    恋恋不舍将酒葫芦还给老秀才后,起身抱拳作揖道:“刚刚卜侍出言冒昧,还请老先生见谅。”

    老秀才坐在火堆旁摇头晃脑:“没事没事,童言无忌。”

    这回换做小卜侍嘀咕了:“刑真哥明明才比我大三岁,怎么他就成大人,我是小孩子了?“

    老秀才偷偷撇了一眼不满的小卜侍,随后拍了拍刑真的肩膀:“小伙子刚刚说的话让人听着舒服,对老头子我的胃口。”

    “咳咳,你别想多,是最后一句话听着舒服,不是前面的。在来一口算是敬你。”

    见刑真有拒绝意思,老秀才抢先开口:“看你像是个负剑远游的江湖少年郎,做起事来怎地婆婆妈妈。在推辞就显得矫情了。“

    拒绝的话被堵死,刑真干脆由着性子来。爽朗大声道:“既然老先生不矫情,今日就用你的酒,咱们一老一少喝上几大口。”

    老秀才当即脸色大变:“小伙子不厚道,说来说去在算计老头子我。”

    刑真理所当然道:“我可以多烤几块干粮,管饱。”

    老秀才怒极:“呸,干粮三两块就饱,酒三两口能喝够吗?喝到酒兴大起,通宵达旦稀疏平常。”

    刑真道:“老先生不江湖,忒矫情。”

    老秀才眉毛一挑:“呦,在这儿等着我呢!”

    随即哈哈大笑:“不过我喜欢。”

    刑真厚着脸皮做到老秀才旁边说:“早知道老先生会同意。”

    “此话怎讲?”

    “老先生有骨气不矫情。”

    “这个马匹拍得好,不、不是马匹,这话说的实诚,来再喝一口。”

    “谢谢老先生,的确是好酒。不是马匹是实话。”

    “我信我信,听你口音是书水国人士。距离青阳镇有多远?”

    “老先生是去青阳镇?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路上发现很多人去青阳镇,我就跟着凑凑热闹。”

    “哦,现在距离青阳镇,以我们的脚力走了近一个月。老先生一人行走速度会快些,大概半月便可到达。”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