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110章 山林路不遥 偶遇接连起
    最后刑真答应老人去镇子东面树林观察一下,如能发现厉鬼并且有能力降服,一定会竭尽全力。

    同时拒绝了老人的邀请和答谢,直言不以此为生,便不会赚取这份儿钱财。

    老人恋恋不舍目送刑真离去,待少年身影走远。老人发自肺腑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刑真没有直接前往镇东树林,而是回到废宅交代一番后,将自己关在屋内铭刻符箓。

    傍晚时分桃花带着卜侍和东西回到废宅。俩小家伙笑得合不拢嘴,口口声声桃花姐姐最好了,天下第一好。

    刑真看着俩小家伙脱下冬天的旧棉袄,换上了新购置的厚实衣衫,瞬间明了其中缘由,走到桃花身边歉意道:"桃花姐姐破费了。"

    后者笑盈盈反问:"不拿桃花当姐姐是吧?"

    刚换完衣衫的小东西反驳:"怎么会呢,桃花姐姐不仅给我和卜侍买了新衣,还有书籍纸墨。给刑真哥也带了呢,藏在桃花姐姐的背篓里。"

    小卜侍没好气儿笑骂:"傻东西,桃花姐想给刑真哥惊喜,被你说穿没得意思了。"

    小东西张牙舞爪扑了上去:"你才傻,你傻卜侍。"

    没理会俩小家伙的打闹,桃花放下背篓后扔下一句:"衣服和书籍在背篓里,你自己试试合不合身,喜不喜欢看,我做饭去了。"说完后桃花落荒而逃。

    刑真赏了俩小家伙一人一个暴利,命令道:"帮桃花姐姐做饭。"

    俩小家伙心情正好,不做反驳蹦跳离开。唯独趴在墙边的小狗崽儿,斜着眼睛鄙夷有新衣服的家伙。呲牙咧嘴,像是要把他们的衣服撕碎。

    在院落中独自练拳的刑真,尝试着将第二式和内力叠加融合。突然想到自身实力突然由弱变强,同样能给敌人带来麻烦。

    想到便去尝试,不断压缩静脉中的内力,放缓内气的流动速度。刑真天生木讷,对于创新一途实在不敢恭维。良久良久没有实质性进展,少年打小就没一根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故而连饭都不吃,沉寂在自己的尝试当中。

    大汗淋漓的少年,忽然想起山寨杨老的烟袋锅子。每次敲打所选择的位置急具考究,进而试探着将内力向杨老敲打过的地方靠拢。

    每运行一次,收获甚微但是多少有所进步。刑真感激杨老的同时,不禁想起凤羽的一众老山匪。

    少年遥望水泊山方向,暗自握紧拳头呢喃自语:"我会回去的,传承仍在,凤羽仍在。"

    黝黑的负剑少年,背着一个硕大的竹篓。身后跟着一只不情不愿的小狗崽。

    少年苦口婆心:"你是能穿衣服还是能看懂书,有啥好争风吃醋的。"

    狗崽儿那鄙夷的小眼神不加掩饰"汪汪汪。"

    少年苦笑:"行行行,有时间给你买个鸡腿。"

    小狗崽儿立刻摇头晃尾巴,下一刻听到一句"我是肉你吃骨头"后,瞬间气呼呼的汪汪直叫。尤不甘心干脆飞扑而上。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手持法杖叮当作响。领着一位小和尚,口中念念有词在做功课。

    两人衣衫破烂,身上有丝丝血迹。应该是刚刚经过厮杀所致,走路是脚步略显虚浮。

    老和尚上手合十唱了一声佛号:“施主这是前往何处?”

    刑真坦言:“听说前面有一处树林,不知大师可知晓?”

    老和尚道:“前方多荒山野岭,不仅经常有猛兽出没,还有阴物恶鬼等兄物横行。见施主气血虚浮,还是打道回府为妙。”

    刑真心中暗喜,压制境界果然有效。至少眼前的老和尚便没看出真实跟脚。

    但却坚持道:“谢谢大师提醒,晚辈在外围打探一下看看就走。”

    老和尚思索片刻道:“老衲绝无恶意,看施主是习武之人,应该知晓荒山野岭多阴物。年纪轻轻尚在大好年华,做事小心为妙才是上策。”

    刑真拱手抱拳:“谢谢大师提点,晚辈有些事情要做,会多加小心的。”

    见刑真心意已决,老和尚退而求其次说:“既然施主心意已决,佛门以慈悲为怀。不忍心见施主遭遇不测,不如由小徒平觉陪同一起前去。“

    “我这小徒弟跟随老衲多年,学了些降妖除魔的本事,多少能帮施主一二。”

    见刑真仍然有拒绝的意思,老和尚抢先道:“难不成施主要老衲陪你走一趟,实在不好意思。寺庙内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小徒的佛法足可以胜任,施主放心即是。”

    刑真吞吞吐吐说了一句:“大师请见谅,晚辈囊中羞涩。没有存余聘请大师一同前往。”

    老和尚慈眉善目:“出家人慈悲为怀,不收取任何费用。”

    刑真眼角瞄着师徒二人的表情变化,口中有意无意嘀咕了 一句:“平安寺的和尚如果有大师的胸襟就好了,幕阳镇居民就不必每年花费大量钱财。”

    随即刑真挠了挠头:“谢谢大师的好意,我是一名铁匠铺学徒。要翻山越岭寻找各种石料,如果小师傅有时间,能耽误一两个月。晚辈倒是非常希望有小师傅同行,保护我们的安全。”

    老和尚苦笑:“算了吧,时间太长了,小徒还有其他事要办。施主一路多加小心,老衲就不多做劝解了。”

    刑真抱拳:“谢谢大师,晚辈先行告辞。”

    刑真喝了一口葫芦的清水,听到汪汪叫声,低头一看,小狗崽正望眼欲穿。

    刑真问:“你也渴了想喝水?”

    小狗崽使劲点头,刑真会意后蹲下身。葫芦口离着小狗崽嘴巴老远,水流缓缓流淌进小狗崽口中。

    后者那小眼神中杀气荡漾,如果眼神儿能杀人,估计刑真死上几个来回了。

    刑真不解风情大大咧咧说:“瞅啥瞅啥人狗有别。”

    雪白的小狗崽一爪子拍开葫芦,呲牙咧嘴再次扑上。刑真顺势将其抱在怀中,随手丢了一颗糖豆塞入狗嘴中。

    "昨天桃花姐姐给你买的,就想看看你这只小气狗能生多久的气。事实证明,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料。“

    不理会小狗寨的哀求眼神,刑真将其放到地面。命令道:“临近树林,该你拍上用场了。”

    随即拿出居住女鬼张柔的符箓,放到小狗寨鼻子旁边。后者闻了闻后,迈开四肢蹄子撒欢奔跑。

    小狗崽儿嗡动小鼻子,停留在一座孤零零的坟包前。没有墓碑杂草丛生,坟包侧面面井口大的地方,没有杂草像是刚刚被翻动过的痕迹。

    坟包旁边站着一位中年道士和一女子。道袍道士身背桃木剑头戴莲花冠。

    女子年岁不大二十出头,亭亭玉立颇有大家子弟的风范。手捧一柄长剑,剑鞘做工精美,金灿灿金属打造,零星镶嵌红蓝色宝石。

    这二人衣服同样乱糟糟,有被剐蹭的痕迹。

    中年道士拱手抱拳:“少侠也是来降妖除魔的?一人一狗只身前往,勇气令人佩服。”

    “在下陈勾平和小女陈度,有幸与少侠结缘实属缘分。敢问少侠如何称呼。”

    刑真抱拳回礼:“在下刑真,没什么实力降妖除魔。在铁匠铺子工作,进山找些石料而已。”

    “敢问前辈,你们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刚刚和人厮杀过?”

    陈勾平愤愤不平:“难怪少侠背了个大竹篓,是为了收取更多的石料吧。“

    “刚刚有一老和尚和一小和尚,阻拦我父母二人不让进这片树林。言语不和大打出手,少侠无需多疑。”

    刑真道:“是一个手持法杖的老和尚吧?”

    陈勾平:“哦?难道少侠也看到他们二人了,没有阻拦你进入这里吗?”

    刑真道:“言语劝解一番,倒是没有执意阻拦。”

    陈勾平嘿嘿冷笑:“他们倒是想阻拦,那也得伤势好了才行。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当然不会对你们出手。”

    刑真开门见山道:“前辈来此可有发现?”

    陈勾平直言:“这处坟包阴气浓郁,不过以被我父女二人清除。暂时没有发现阴物,算是白走一趟。”

    刑真疑惑闻:“没听说墓阳镇花钱请道士,你们怎么知道此地有妖魔的?”

    陈勾平:“降妖除魔乃我道家分内之事,赚取功德即可。怎又能收取凡俗钱财,被祖师知道会责罚我等。”

    刑真佩服道:“前辈好风范。”

    ”少侠过奖了,现在这片树林是安全的。没有阴气袭扰,也就没有阴物徘徊。至于大妖一般都在深山老林,这里是林子边缘很少可以见到。“

    刑真:“谢谢前辈告知,敢问前辈在这处坟包可有发现。”

    “有翻动过的痕迹,可能是山林野兽所为。在没有其他,少侠为何关心这个坟包。”

    “实不相瞒,此处是我一远房亲亲的坟冢,埋葬我家亲亲陈柔。今天正好是陈柔姑姑的祭日,顺路前来祭拜一番。”

    “哦,这里没有石碑啊,确定没记错?”

    “不会记错的,家里贫穷买不起石碑。如此穷困潦倒恐怕只此一家了,算是一种特殊的记号。”

    陈勾平:“少侠自行方便即可,不必介意我们母女。”

    刑真面带羞赧:“我和这位远房姑姑关系亲密,有些私人话想说,请前辈海涵。”

    陈勾平恍然大悟:“哦哦,原来这样啊,那我父女就不在此打扰了。告辞。”

    女子陈度预开口说话,陈勾平不着痕迹使了个眼色。陈度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不情不愿跟随道士离开。

    刑真则立身不动:“谢谢前辈成全。”而后一直目送父女二人离开。

    陈勾平小声提醒:”别回头看,少年一直在观望咱们。“

    陈度话语平淡,没有对待一位父亲应有的尊重:“你我费力打伤两个和尚,为什么让给这个小子捡漏。”

    陈勾平却没有介意其语气,一问一答道:“这座坟头已经检查完毕,没有蹊跷之处。与其多树一敌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陈度冷笑:“这样畏首畏尾如何成事,依我看不如杀了了事。免得被他找到蛛丝马迹,跟咱们抢机缘。”

    陈勾平轻声低喝:“不得胡来,你不觉得这个少年有些眼熟吗?确切的说是在哪里听过。”

    “腰挂破烂葫芦的负剑少年,仔细想想。”

    陈度思索片刻幡然醒悟,惊呼出声:“你说他是……”

    陈勾平突然抬手捂住陈度的嘴巴,狠狠刮了一眼后做个禁声手势。回头冲着远处的刑真抱拳。

    大声喊道:“少侠后会有期。”

    随即小声说:“别急,相信 他会和我们去一个地方。”

    立身在坟头的刑真小声嘀咕:“他们好像是在谈论我。”

    身边的小狗崽复议"汪汪汪"。

    刑真低头露出笑容:“你能听清楚他们说话?”

    见小狗崽小鸡啄米,刑真继续问:“他们的确是在谈论我?”

    小狗崽仍然小鸡啄米。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