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112章 老人以善待 善心有福报
    当当当,废宅院门被敲响,桃花小跑着开门。见是一位年老体衰的老人,桃花疑惑问:"老人家您是?"

    老人笑呵呵:"叫我穆老或者老穆都可以,领个小狗崽儿的年轻人住这里吧?"

    见桃花犹豫不决,也没有侧身邀请进入的意思。穆老连忙解释:"小女娃莫担心,我曾与少年在林敬之家门口见过一次。打听到这在便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刑真讲过这段日子的所见所问,桃花立时想到眼前的老人,应该是前日清晨妇人带领下,与刑真见面并且细说了林敬之的一些事情。

    故而放松警惕,让开身位做了个请的手势。"您说的少年是我家公子刑真,穆老请进去说话吧。"

    穆老:"哦,原来好心少年叫刑真。"

    走进院落看到正在练拳的卜侍和东西,老人恍然:"难怪你们敢住在鬼宅,小小孩童打拳即虎虎生风,原来是艺高人胆大。"

    桃花笑道:"穆老谬赞了,这个院落很安静的,没有什么厉鬼。"

    老人话凤一转:"看你家公子不像是有钱人,不可能带你们游山玩水。是有要事吧?"

    旁边练拳的小东西忍不住寂寞,脱口而出:"我们是去﹉"

    话说一半被卜侍迅速捂住嘴巴,小声提醒:"忘记刑真哥怎么说的了?"

    小东西恍然,刑真的确提醒过不许随意暴露行踪。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立刻闭口不言。

    桃花歉意道:"穆老别见怪,出门在外小心为上。"

    老人非但没生气,满是沟壑的脸庞挂满欣慰。笑呵呵:"不怪不怪,理当如此。"

    随后老人善意提醒:"以后选择过夜地方时,记得多打听打听,别再像这次误入鬼宅。镇子上人曾听闻这里有异响,可能是看你家公子有些本事,鬼物不敢出来作乱。万一下次碰到凶鬼厉鬼,岂不是麻烦,甚至有危险。"

    桃花感激道:"谢谢穆老家提点,更谢谢老人家来看望。"

    穆老哈哈一笑道:"是看我年岁大,怕路上有所闪失吧。不碍事,在这个镇子里生活了九十年,什么地方有个坑坑洼洼的,早就铭记在心了。"

    桃花吃惊道:"穆老今年高龄九十了?"

    后者道:"实不相瞒九十有三,按理说早该入土,奇了怪了现在身子骨硬朗得很。"

    随即穆老走到练拳的卜侍和东西身边,轻声问:"两个小家伙叫什么呀?"

    "我叫卜侍。"

    "我叫东西。"

    "卜侍东西,天生一对,好好好。练拳辛苦不?"

    见俩小家伙使劲点头,穆老愈发的欣慰夸赞:"刑真懂事,跟在刑真身边的人也懂事,这就叫人以群分。

    "苦了俩小家伙,身上的肉都不多,平时吃的不好吧?"

    卜侍和东西小脑袋点的更频。穆老追问:"饿不饿,跟老朽去改善改善伙食怎么样。"

    卜侍和东西对吃从来没有抵抗力,当即流着口水小鸡啄米。

    桃花在旁歉意道:"初次见面就到府上打扰不好吧?"

    穆老大手一挥:"什么府上不府上的,老头子我孤家寡人一个,住的是普普通通的宅院。带小家伙们去热闹热闹添点人气,哪里来的打扰。"

    "你也一起去,我的宅院后面有一片桃林。据说桃木能辟邪,一会给你们三人一家做一个行山丈,行远路用得上。"

    桃花本想在推辞一番,却发现穆老一手牵一人,带着卜侍和东西先行一步。

    桃花摇了摇头嘀咕一句:“这俩小家伙“。而后无奈跟随。

    幕老宅院后面是一座小山,漫山遍野种满桃树。初春之际绿意还未回归,小山略显萧索树木光秃秃。

    唯独山顶一颗小桃树,常年盛开绯红色鲜花。不仅如此,还有色泽鲜艳的桃子点缀在其中。

    幕老解释:“这个桃树最为奇异,一年四季一半桃花一半桃子甚是奇异。这颗桃树的果实从来不外卖。全部留下自己吃了。味道的确不错,水润多汁甜中带香。”

    “今天准备给小家伙们做的行山杖,便是这颗桃树脱落的树枝。你们是客,先尝尝桃子。”

    卜侍和东西俩小家伙,各吃了一个桃子后。便赖在树下不走了,一呆就是一整天。两张小脸儿眉开眼笑。

    桃花年长于卜侍和东西,为人又勤快懂事。品尝一颗桃子后,便匆忙跑去帮老人家忙碌。

    幕老一人居住多年,烹煮方面及其在行。就连平日照顾众人起居的桃花,在幕老面前只有打下手的份。

    吃饭之际,盯着满桌子的丰盛美食。卜侍和东西两个小家伙欲哭无泪。流着口水摸着肚皮,眼巴巴看着吃不下去。

    幕老趁众人吃饭的时间,独自一人做了三根行山杖。别看老人走路颤颤巍巍,刀斧功夫丁点儿不逊色年轻人。

    三根行山杖表面打磨的圆润光滑,粗细长短更是根据三人的身高量身定做。并且老人细心的为卜侍和东西预留出了成长空间,至少五年内可以使用。

    若不是怕刑真回来找不到他们,卜侍和东西这俩小家伙,真想一直在老人家住下。这种生活太美妙了,比之跋山涉水的远游,有着天壤之别。

    幕老也没强求三人住在家中,老人有分寸也明事理。看得出小家伙们的担心,不会为难他们。

    不过老人担心桃花带着两个小娃子人生地不熟,执意将众人送回镇子西边的废宅。

    自幼在山寨中生活的卜侍和东西,诳街游玩的次数少之又少。经过集市不免兴奋异常,如两只兔子在人群中撒欢。

    桃花只得无奈的不停呼喊:“卜侍小心些,东西小心些。你们两个慢点儿,别摔倒了。”

    小东西突然哎呦一声摔倒在地,泪眼汪汪看着眼前的黑袍少年,瘪着小嘴儿泫然欲泣。

    小卜侍两个健步窜到东西前方,伸开双臂将东西护在身后。死死盯着黑袍少年大声责问。

    “撞到人了怎么不道歉?”

    黑袍少年笑容玩味:”小家伙,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撞倒了这个小妮子。“

    卜侍毫不示弱:“左眼右眼都看到了,就是你撞倒的。”

    黑袍少年仍是带着坏笑道:“是她撞我,力气太小反而把自己弄倒了。要责怪应该责怪小妮子才对。”

    “小小年纪不明事理,刑真就这么教你们的吗?”

    卜侍刚欲开口说话,人老成精的幕老赶到这边,迅速捂住卜侍嘴巴。装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反问。

    “刑真是谁?这两个孩子是我家的孙子和孙女。我不叫刑真,我叫幕夕慈。你是在责怪老朽教子无方吗?”

    黑袍少年语气不善:“老东西别装了。”

    指了指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道:“他叫崔卜侍。”

    指了指大眼清澈的小女孩道:“他叫问东西。”

    “不是一个姓,又怎么会是你的孙子孙女。”

    幕老镇定自若:“我刚刚收养的孙子和孙女不行吗?难道需要经过你 同意?”

    “且不说你这小娃子的年纪不可能是什么官老爷,就算是又如何。这里是穆阳镇,一切事宜有穆阳镇的官府定夺,无需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黑泡少年同样淡定道:”老鬼,别耽误我的事。他们是和刑真一起的,我比你认识的早。“

    桃花使眼色不让卜侍和东西插嘴,静静的站在幕老身旁。在其耳边微不可闻说:“幕老您先回去吧,这个少年显然是认识刑真的。我们自己处理好了,别把您老拖下水。”

    幕老没理会身边的桃花,看着黑袍少年大声道:“这个少年不尊重老人,随意欺辱小孩儿,人品极其恶劣。我们虽不认识刑真,但是能大致猜测,这个叫刑真的也不是好人。”

    “你们不用怕,老头子我虽然不是官府中人。但是在穆阳镇有些人员,呼喝一声大把大把人来帮忙。一个外乡人想在此地撒野,门儿都没有。”

    黑袍少年脸色愈发阴沉:“老东西,不用一语双关。看似对我说话,实际在提醒身后的小家伙,我不是好人可能对刑真有危险。看样子你是打定注意帮刑真的这些朋友了,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幕老一口咬定:“刑真是谁。”

    黑袍少年沉闷低吼:“老鬼找死。”

    不由分说,毫无征兆的一拳递出。幕老当真不是什么武者和神修,能看到砸向自己的拳头,却无力躲避回击。

    老人确不怕,放开嗓子大喊一声:“杀人了,有人在穆阳镇杀人了。”

    一道黑影突然窜出,挡在老人身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拳头后,黑影擦着老人身边横飞。

    重重坠落到地面后大口咳血,桃花和小东西紧张的跑到黑影身边。同声关心询问:“卜侍没事吧。”

    为老人挡下一拳的小卜侍,胡乱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不抹还好,这一抹满脸都是。

    虚弱道:“放心我没事,不用管我,先保护幕老。”

    话说老人嗷唠一嗓子后,集市络绎不绝的人群,呼啦一下子围上这边。将老人幕夕慈和黑袍少年分割开来。

    群众义愤填膺对着黑袍少年指指点点,更是有脾气火爆的青壮,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打一场。

    黑袍少年身边,也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同样装束的男子。锋锐的眼神环顾四周,被看到的人顿时如坠冰窟,场面立时落针可闻。

    黑袍男子无视众人,拉着同伴少年大摇大摆离开。二人一边行走一边对话,有意大声说出不加掩饰,使得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群杂鱼而已,为什么不解决了?”

    “你也知道是杂鱼?不会嫌脏了自己的手。”

    “线报得知他们是刑真的朋友,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少年多冲动,咱们的目标是刑真,而不是这些没有利用价值的杂鱼,难道你没有信心杀掉刑真?”

    “当然有,手到擒来。”

    “这就是了,很快就会和刑真见面,耐心等待即可。”

    一问一答的声音越来越小,黑袍男子和少年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众人视线。

    人群外围,有一位头戴斗笠的黑衣少年,看起身形应该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缓缓收起手中的飞刀,朝着另一个方向缓缓消失。

    黑衣斗笠少年没有惊动身旁的人群,更像是没有在这里出现过。至始至终一人独行。

    老人幕夕慈抱拳道谢:“多谢街坊四邻帮忙,不然老头子今天就要吃大亏了。”

    人群中有回应:“幕老说啥客气话,您对街坊四邻事无巨细能帮则帮,又怎会看着您老被外人欺负。”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