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119章 有情终成侣 沉默开心锁
    刑真冷笑后身形暴射。和刚刚老和尚对打时,如同换了一个人。一道轻烟急掠,

    刑真身形与对面女鬼并肩,第一拳回身横扫。女鬼没看清少年的身形,便以横飞到张柔脚底。

    接连四拳连出,四头女鬼先后横飞。没有一个是刑真的一拳之敌。刑真将他们倒飞后接连补拳。

    乒乓声中,老和尚骇然中,刑真和张柔轻松撂倒五头女鬼。随后帮助金甲力士解决其他和尚。

    方丈老和尚惊恐无比,眼看刑真盯向被控制的鬼婴。此动作吓得三个人亡魂皆冒。

    陈勾平妇女再也按耐不住,一起现出身形同声高呼:“刑真兄弟手下留情。”

    陈柔脸色惨白全身颤抖,轻轻扯住刑真的衣角,小声咕哝:“公子请您……”

    就在这时,小狗崽儿攥住的黑色耳环,第二次光晕闪烁。空中水幕如同玻璃碎裂,一片片散落后消失在半空。

    陈勾平面色剧变:“不好,刚刚的禁制把你我都骗了,现在已经太阳高挂罡风吹拂。”

    的确如此,水幕破碎后阳光直射进来,在凡俗人眼中带着暖意的春风随之进入。

    五头被刑真打趴下的弱小女鬼,身体瞬间发出滋滋响动。不多时便被罡风吹散,形神俱灭。

    陈勾平见事不好,又无力回天。带着陈度悄悄退走。

    刑真弯身劝解痛苦瘫软在地的陈柔:“节哀顺变吧,鬼婴做了太多的错事。虽然是被别人操控,可还是他亲手所为。”

    “而且现在的鬼婴有自己意识,喜欢跟随老和尚一起杀戮。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难过,可曾想过被鬼婴杀害的凡俗。他们的亲人会不会难过,有谁愿意看到亲人突然间消失呢。”

    陈柔一边顶着罡风和烈日,一边强自按耐住心底的起伏。颤颤巍巍说:“小女明白公子的意思,只是心有不甘。”

    “回符箓里面吧,至少可以暂时保住你的魂魄,不至于烟消云散无法投胎。”

    "谢谢公子的好意,陈柔心意已决执念已消。做人做鬼无所谓,投胎与否不重要了。我想看着自己的孩子走完最后一段路。“

    鬼婴早在村外时已被重伤,不然何以被刑真一张符箓控制。现在加之烈日罡风吹拂,痛苦哀嚎的鬼婴眼底闪过一丝清明。

    不过仅仅是一瞬间罢了,随即又变成了猩红眼眸。冷漠的看向刑真和陈柔,蠕动一下喉咙,似乎想要吃掉他们。

    可惜已经重伤垂死,扛不住烈日罡风的侵袭。不多时哀嚎变作尖叫,奈何仍然无济于事。如同寺庙五头女鬼 一般,滋滋作响后慢慢消散。

    小狗崽儿攥住的黑色耳环,第三次光晕闪烁。鬼婴消散后,身体飞出密密麻麻的阴物。皆被一圈圈黑色光幕包裹,而后瞬间冲破天际消失得无影无踪。

    刑真抬手抱拳仰天感激:”谢谢前辈出手相助,送这些被鬼婴吞噬的魂魄去投胎转世。刑真再次拜谢。“

    说完话后,刑真深深作揖。青阳镇的雷击木旁,小年儿胆怯询问:“你真的能屏蔽天机,他们不会发现?”

    现出身形的神仙姐姐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好了。”

    “后面的路,要不要帮刑真开好,该杀的杀。”

    “不行,都杀光了线索也就断了,刑真要知道其中的内幕。才会想着去变强,去改变。”

    “好吧,全听您的安排。”

    平安寺内大量阴物出现的快,消失的更快,顷刻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在场只剩下被黑色光幕包裹的陈柔,还有一位书生打扮的鬼物。

    陈柔哽咽:“是你吗?”

    书生也哽咽:“是我。”

    “你是谁?”

    “林敬之。”

    “为什么赶考后没有第一时间回到穆阳镇,是打算不要我了吗?"

    "怎么会,我高中第一名状元,被国师的女儿相中。他们逼迫我不顺从,进而被取消了状元功名。也因为躲避国师府衙役的跟踪,多饶了很远的路,所以回来晚了。“

    “你怎么会死,被谁杀的?”

    林敬之长长叹息:“是我们的儿子,我不恨他。本就想和你葬在一处,只是想把你的家中打扫一遍在去陪你的。遇到这样的事,算作完成了我的心愿。何况毕竟是这个父亲做的不对,苦了你们娘俩。”

    “当日埋葬你之后,来了一个恶人将我打伤。挖开你的坟墓刨开你的肚子,将咱们死去的儿子祭炼成鬼婴,供他驱使作恶。”

    “也是他命令我们的儿子,吞噬了他父亲的魂魄。好在是我们的儿子,杀我时没尽全力,留下了一丝魂魄残余。“

    “我拖着重伤的身体,本想回到穆阳镇聘请高人出手将儿子救出。可是恶人不打算放过我,撕掉大门的门神,放鬼婴进入将我击杀并且吞噬所有魂魄。”

    说完后书生指向旁边的老和尚,大声怒喝:“是他,是他,就是他祭炼了我们的骨肉。”

    陈柔怜悯的看了一眼老和尚,而后又目不转睛看向书生林敬之。

    “我来到这里时心生感应,是你所为吗?儿子消散后,这种心底悸动仍然还在。”

    书生没有否认:“儿子受伤,我的魂魄得以苏醒。怕你进入这里受伤,所以尽量释放自己的气息,让你有所感应。”

    陈柔胡乱抹了把脸,然后破涕为笑。瞬间抛弃世俗礼节,抛弃老和尚的威胁。眼中只有林敬之,心中只有林敬之。

    不顾一切飞扑到男人怀中,陈柔哭着笑着。依偎在林敬之怀中,抚摸着林敬之的胸膛。

    林敬之始终微笑,紧紧地搂着怀中的伊人。良久良久,二人的眼中没有世界只有彼此。

    不知多久过后,陈柔轻轻哽咽:“我执念已消,林郎再见,不,来生见。”

    “我执念也消,娘子来生见。”

    二人手牵着手,看着彼此化作光点。被黑色光幕包裹着飞向远方,远方有梦,远方有他/她,远方有爱。

    林敬之和陈柔在最后时刻,不忘对刑真挥手作别。刑真亦挥手送别,心中默默祈祷:“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风波告一段落,眼下还有斗志昂扬的刑真,无所事事的小狗崽儿,躺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老和尚。

    刑真看向老和尚,眼中杀机毕露。一名被打残的神修,虽暂时看着慈祥。可是恶事做的太多,没有理由留他一命。

    老和尚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求饶道:“在穆阳镇边上时,我曾出于善心想帮助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理应留我一条性命。”

    刑真平静说:“在怀疑到平安寺的时候,我就想过是否要记下这份恩情。不过时间越长我想的越多,也终于想明白是否放你一次。”

    老和尚连忙接口:“放、放、放、应该放。”

    刑真毫不留情将之揭穿:“第一次相遇你就知道了陈柔的存在,阻止我不过是不想让我知道真想而已。若非你当时有伤在身,杀我要付出代价,恐怕已经抢先出手了吧。正如今天一样,谁抢先出手谁赢。”

    ”若非当时你看我只是一境武夫,不会对你造成威胁。恐怕也会不顾一切出手,你说是吗?“

    老和尚苦笑:“小子不笨想的全对,没想到你隐藏的够深。居然是二境武夫中的佼佼者。先出手并且近身偷袭我这位神虚境的神修,老夫输的不冤,可我不想死。”

    刑真冷哼:“三境神修就如此作恶,留你成长岂不是更大的祸患。”

    突然,远处传来急切的呐喊,而且是很多人发出的声音,杂乱无章意思和口径却完全统一。

    大致是刀下留人,不可随意杀害高僧等劝阻的话语。

    刑真转头望去,乌央乌央一群香客,急匆匆奔向这边。转瞬即到,站在刑真和老和尚中间,将二人分隔开来。

    刑真不明所以,问道:“你们这是何意?”

    香客们七嘴八舌:“大师救苦救难”、“大师替我们降妖除魔”、“大师慈悲为怀”。

    “你个恶人不许乱造杀孽,此乃佛门重地,容不得你胡作非为。”

    刑真终于明白了,在香客眼中老和尚是善人,而他刑真是恶人。故而解释道:“厉鬼是老方丈豢养,和尚是假和尚,沙弥是假沙弥。你们还要阻止我吗?”

    “你放屁,你胡说,你信口开河。老方丈是降妖除魔的能人异士,怎么会豢养厉鬼?”

    “你乱杀无辜,你恶人先告状。你预图掩盖真相,诬陷平安寺的大师们。”

    “看着挺善良一个少年,怎么就狠心杀了这么多和尚。在佛门行这样的恶事,会遭报应的。”

    显然香客们并不买账,根本听不进去刑真的辩解。主观认定这个少年是恶人,是杀人魔头。

    众人越说越气氛,言语愈发激烈。各种污言秽语相继说出,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若非地上横躺着头颅炸碎的和尚,或是身体被捣烂的和尚。一个个死像凄惨可怖吓人,震慑住一众人等。否则这些男女老少皆有的香客,恨不得立刻将刑真生吞活剥。

    不想死的老方丈亦在此时开口:“你不能杀我,民意不可违。你若杀我便是恶人,毁你少年侠士的清誉。”

    刑真陷入两难,到不是害怕清誉。他更担心的是这些香客伤心难过,虽然无知但是无过。一时间站立在原地不知如何取舍。

    牵着黄牛的小年儿,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地。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换做一本正经的样子。

    “人云亦云岂不是随波逐流,对的可以,如果是错的呢?也要随着大众错下去吗?”

    “你木讷但不傻,能想明白其中道理。担心香客们伤心?可是留下老方丈,香客们会承受更多更痛的苦。”

    “现在果决一些,香客们暂时伤心,以后会过上平安的日子。”

    “你心中的结无非是这两种。哦,不对,还有一种。是怕背上骂名?这就要你自己去衡量,名声重要还是为善重要?”

    小年说完便不再开口,靠着黄牛仰头望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刑真思索良久,在众多香客疑惑的眼神中。径直捡起插在地面的重剑刑罚,擦拭干净后从新背回身后。

    默不作声面对众多香客,拱手作揖深深行礼。

    下一个少年双腿突然发力,高高跳起急速前掠。转瞬间跃过众人头顶,降落在老和尚身前。

    一柄漆黑的短刀,快而果决的划过,噗呲一声割裂老方丈的脖颈。

    刑真回头冷冷看了一眼一众香客,吓退他们上前阻止的动作。然后麻利的捡起法杖,又在老方丈身上摸索一番。

    就在一众香客目瞪口呆中,两人一牛一狗的身影,渐渐地远去直至消失在视野中。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