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155章 遇事各有法 人心隔肚皮
    目及之处,客栈正门处一只只水韵灵兽。形态和刑真进入客栈时,胡同两侧墙壁铭刻的灵兽一模一样。

    白虎也好蛟龙也罢,全部是通明的清水凝聚而成。山水神奇的独有能力,相当于所坐镇的一方山水的主人。

    这次的数量虽然没有刚刚井口看到的多,但是其个头和实力却截然不同。前前后后大概出现千余只清水凝聚的灵兽,呼啦一下蜂拥而至,全部杀向刑真所在的灵气井。

    客栈大门和灵气井不像是井水当中那般,看得不远实际上遥遥无期。而大门和灵气井之间,固定的距离没有任何玄机。

    千余灵兽数量不多,但是个头庞大,集体跃起后铺天盖地。转瞬间杀到灵气井旁。

    如同先前的军武一般,没有多余的话语。或张开大嘴或挥舞利爪,不约而同杀向刑真三人。

    没有灵气珠牵引,灵兽无法锁定单一的目标。操控这些灵兽的鱼龙,所幸将井旁三人全部视作敌人,一并斩杀干净就是。

    焦黑的耳环依然悬停在半空,寂静而又无声。同上次一样,灵兽临近后轻轻震动。

    微不可见的涟漪无声无息荡漾,所有清水所化的灵兽飞蛾扑火一般。顷刻间变成了真正的清水,像是绵绵细雨洒落向大地。

    刑真长呼一口气,暗自庆幸赌对了。小年儿前辈不会无的放矢,也不会坐视不管,自己则省去了一次试用嫩芽的机会。

    卜侍同样从头到尾观看了一切,长大嘴巴震惊不已。心有余悸后居然有点儿渴望,再来一次这种碰撞,瞬间秒杀一切的视觉冲击太过瘾。

    涯清喜忧参半,高兴的是渡过此劫,忧虑的是三天后还会在劫难逃。高兴只是短暂的,三日后生死不能自控会更加痛苦。

    这位掌柜心湖突然响起一个贱兮兮的怪笑:“嘿嘿嘿,不用考虑太多。小小江神而已从今起在不敢踏足客栈半步,他对你下的禁制也已经解除。你还是你,还是这家客栈的掌柜。在客栈中相当于此间土地,只要别去惹上真正的山上人,可以高枕无忧。”

    似担心掌柜不信,声音很是臭屁继续显呗:“我可以抬手间灭了战纹师,弹指间绞杀千余灵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没有我想做而做不成的事。区区江神再敢造次,定然打碎他的金身,让他永世不得转生。”

    涯清疑惑的环顾四周,又看了看意兴阑珊的刑真和卜侍。再三确认传音并非这俩人,不自禁眼中泛起迷茫。

    心湖中的贱笑声音再次响起:“不用看了,能被你找到还怎么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人物?此次相助是你自己赚来的,也不用婆婆妈妈的道谢。”

    “得得得,你肯定疑惑如何赚取的这次活命机会。明说了吧,从你跑向灵气井开始,便已注定今晚性命无忧。”

    “接二连三的提醒刑真离开这里,更是为你争取得到此方土地神位的资格。是你自己的三次善心救了自己今日和往后的性命。至于给刑真送灵气珠子的事情,被人胁迫并非自愿,全且揭过吧。”

    涯清试着催动体内灵气自爆而亡,果真没有受到丝毫阻拦。若非收手及时,真就把自己结果了。

    震惊后则是兴奋,前辈所说全部为真。并且此时隐约可以感应到,和客栈范围内的土地莫名的可以联系。

    激动后在心底传音回应:“谢谢前辈相助,晚辈以后一定会继续行善,以报前辈今日救命之恩。”

    贱笑的男子相当的不屑:”居然差点自保而亡?难怪会被一个小小的江神掌控三十年,实力是其一脑子更重要。就你这脑子无药可救,劝你还是做好本分事就行。别想着做好人做善人,熟话说得好,好人不长命。“

    “天下需要好人需要善人,但是不需要烂好人,有事没事去送死的好人。“

    “而是需要能活得更久的聪明好人,才有机会去做更多的好事。否则好人死绝了好事谁来做?难不成要天下到处都是恶人不成?”

    男人声音贱兮兮不说,而且非常的自大。对自己的实力自大,对自己的聪明自大。总之吧凡是可以自吹自擂的机会,这个男子绝对不会放过。

    “呀,我今天讲的大道理不错,有机会要讲给刑真听。不和你说了,真想谢的话,刑真临走时给带上几坛子好酒。这小子对自己更扣门儿,葫芦里没多少酒了不舍得添补。”

    声音到此戛然而止,无论涯清如何左右环顾,声音没有再次响起。转而将无尽的感激送给了刑真,眼神恍惚迷离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

    刑真估计是误会了这位妇人,拉着卜侍撒腿就跑。像是遇到了洪荒猛兽,一不小心会把他和卜侍吃掉。

    从灵气井出现变异,到战纹师出现,再到墙壁刻画的灵兽复活。其实前前后后经历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在这一刻钟里,客栈内各方反应不一。正在喝酒的洪九全和阎杀行,以及一旁帮忙倒酒的阎露。

    三人感应到外界有异常时,第一时间起身冲出。可是房间内不知何笼罩一层水幕,任由洪九全和阎杀行不断轰击。水幕阵阵涟漪越发急促,却始终安然无恙。

    即使洪九全拔出宝剑长冉,依旧无法刺透软绵绵的水幕。感受不到硬度,长剑刺上和真实水流一般无二。直至宝剑长冉没入水幕,只有剑柄留在外。依旧是毫无建树,如同深陷泥沼。

    阎杀行更不用说了,累到大汗淋漓却无能为力。阎露则在后面急的泪眼汪汪。

    待得水幕消失时,三人飞奔出房间。一切已经回复平静,刑真的身影在夜色中逐渐清晰。三人总算放下心来,阎露更是破涕为笑。

    另一处房间,陈度和陈勾平父女二人同在一起,似在等待着什么。两人并行而坐闭口不言,没有父女之间该有的亲情热络。

    外面异动响起时,陈度方才缓缓开口:“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陈勾平和女儿的意见始终不和,懒得悉心教导,回复时语气不善。

    “外面危险重重,你我这样的低微修为出去等于送死。老老实实在房间内呆着吧,免得给别人添麻烦。”

    陈度扯了扯嘴角,似要发怒的样子。陈勾平一声冷喝将其怒火熄灭。

    “说话做事之前,要三思再三思权衡左右。”

    “今日外面的阵仗看似很大,其实和真正的山上拼斗相差甚远。且不说真正大能厮杀山河破碎波及万里,只说他们的神通术法,远隔万里可听到你我这等小人物的说话,甚至心湖传音也可被洞察。”

    陈度极其不爽被人以教训的口吻斥责,随即开口反驳:“你所说的我当然知道,别认为我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

    随即突然醒悟:“你是说我与你现在说话,有可能被……”

    陈勾平抬起一手阻止其继续说下去,正色道:“万事皆有可能。”

    陈度拍了拍额头终于底下高傲的头颅,歉声道:“受教了。”

    陈勾平耳朵微微颤动,惊呼出声:“这么快结束了?不知是哪路高手发生大战,胜负又是如何?”

    这次女儿陈度变得聪明了,难的调皮一次:“出去看看就知道喽。”

    “哈哈哈,此话有理,出去看看。”

    二人打开房门,正好看到院落中的刑真和掌柜,以及洪九全等人在一起嘘长问短。

    陈勾平父女二人笑着加入其中,直言:“刚刚发觉外面有异动,无奈房间被一层水幕隔绝,他们二人无法出来一观究竟。说到底是实力低微技不如人。“

    脑子一根筋的阎杀行当即附和:“对对对,我们的房间同样有一层水雾。以我和洪老庄主的境界居然无法破开,出手之人当真了得。”

    洪九全和阎露则更关心刑真安慰,一老人一少女围着刑真足足转了不下十圈。就差把刑真脱光了一寸一寸的排查,看看到底有没有留下伤势。

    虽然做法很粗暴,不过刑真感激这种被关心。不拿他当朋友,又怎会去关心。陈勾平父女和阎杀行就是很好的对比。

    陈勾平更关心的是外面发生了什么,故而问道:”刑真少侠,刚刚你在外面,是否看清发生了什么?。“

    刑真想了想后说:“好像是一对军士和一群清水凝聚的灵兽打起来了,最后两败俱伤。"

    顺口胡诌颇为上瘾,刑真开始有声有色的描绘:“军士领头人一杆长矛四道黑乎乎的纹路,看着就吓人。灵兽数量庞大实力也不弱,有白虎有蛟龙,那叫一个生猛。”

    噼里啪啦说了一堆,然后刑真不忘转头看看掌柜涯清。后者憋着笑点头认可。

    说故事的人兴致满满,听故事的人各有主意。洪九全不着痕迹看向凉亭方向,陈勾平父女如此一般。

    阎露似笑非笑,看向刑真时水汪汪大眼不停眨巴。阎杀行信以为真,后悔连连没有跑出来看场热闹。

    刑真突然一拍额头急切道:“不知桃花姐和东西怎么样了。”

    卜侍也在此时想起:“还等什么,快去看看。”

    二人说话时已经动身快速奔跑,其他人凝重在后跟随。结果找到桃花和东西时,大出所有人的预料。

    这俩人在各自的房间中,无知无觉睡得香甜,房间内有香甜鼾声传荡。为此刑真连续破开两道房门,肠子都悔青了,不知又要赔多少银两。

    赶紧向掌柜的涯清陪不是,希翼着少要点银两。

    出乎意料涯清痛快免了刑真的赔偿问题,同时答应9个房间的费用和荔枝的费用一并全免。又为几人换上了更宽敞的客房,就连陈勾平和陈度也享此待遇。

    刑真丈二摸不着头,一时间云里雾里的。多次委婉拒绝,掌柜的态度更加坚决。死活不要刑真的点滴费用,说其他的一概不听。

    刑真无奈又很幸福。昧着良心说:“会不敢当“,心底乐开了花。

    凉亭这边放飞孔明灯和出现异动几乎在同一时刻,月色不好孔明灯飞走后,凉亭这里漆黑一片。

    加之各种响动突然想起,花媚娘失声惊呼,而后一头咋进小年儿怀里。娇躯颤抖牙齿打颤:“小年儿前辈救命。”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