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181章 默然行自路 山有拉车汉
    路过城镇时,刑真和蒲公龄二人不约而同选择多备酒水。身后的背篓装的满满不说,身上叮叮当当挂了一串盆盆罐罐。

    这俩人的酒量越练越好,桃花卜侍等人熬不住早已睡去。就连精力旺盛的小狗崽儿,也趴在一边流口水。

    刑真和蒲公龄二人依旧推杯换盏,蒲公龄讲述离开家乡到龙兴洲的种种。刑真讲述离开青阳镇到山寨,再到此次远游的经过。

    二人的时间观念在此刻淡薄如纸,不知不觉间天色微微见亮。

    每人身边摆放两个空酒坛子,二人中间是所剩不多的烤肉和花生米。

    刑真扔入口中一颗花生米后,打了个哈欠劝道:“蒲兄休息一会吧,白天还要赶路,多一分精神头多一分安全。”

    蒲公龄依次拎起身边的酒坛子,晃荡一圈后果真全部空空然。当即失望至极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俩也低估了各自的酒量。到头儿来还是不够喝。”

    刑真双手滩放在膝盖上,那意思我也没有了。抱怨也没用,总得路过城镇的时候在买吧。

    蒲公龄会意后突然道:“不睡了,咱们哥俩比划比划怎么样?”

    刑真听闻立时浮现笑容,双手抱拳爽朗道:“既然蒲兄由此雅兴,在下奉陪到底。”

    然后一位长冉男子和一位黝黑少年,在这灰蒙蒙的树林内你一拳我一脚。相互间跟生死仇敌似的,打的那叫一个火热。

    时间不经意间流淌,清脆鸟儿的鸣叫惊醒了熟睡中的少年。醒来后的桃花等人面露惊恐,随后飞扑出去。

    卜侍抱着蒲公龄的腰肢,东西抱着刑真的手臂。桃花站到二人中间,双臂伸展阻止二人。

    疑惑不解大声问道:“你俩怎么回事,难道喝多了吗?怎么还会打起来?”

    一眼乌黑脸蛋子淤青,嘴角溢血的刑真傻笑挠头:“桃花姐误会了,我是在和蒲兄切磋。”

    桃花翻了个白眼不满道:“你骗鬼呢?”

    刑真耸了耸肩,而后指向蒲公龄:“不信你问他,”

    见桃花投来询问的目光,鼻子歪嘴巴斜的蒲公龄吞吞吐吐略带歉意:“桃花妹子真的误会了,我们的确是在切磋。”

    卜侍和东西差点掉出眼泪,委屈巴巴的嚷嚷:“有你俩这么切磋的吗?都快赶上生死仇敌了。”

    最矮的小狗崽儿:“汪汪汪” ,小白眼能翻出天际。

    被质疑的二人倒是默契,一起挠头傻笑,然后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同声说出:“的确是切磋。”

    紧张的气氛被二人动作搞的顿时全无,少男少女的笑声取代刚刚的凝重。

    桃花等人也明白过来,这俩货的确是在切磋。估计是白酒喝多了,动手时没个轻重。

    卜侍和东西一路走来懂事很多,见桃花去准备早餐,主动找出疗伤药分别为刑真和蒲公龄涂抹。

    眼下的队伍中,只剩下黄牛和小狗崽儿整日没心没肺,其他人皆在逐渐成长。

    今天的队形与以往有所不同,练拳的卜侍、东西和小狗崽儿速度最快。在前方哼哼哈哈,无视路人的怪异眼神。

    桃花牵着黄牛跟在中间,笑容始终挂在脸庞。

    刑真破天荒的没有练拳,而且行进速度最为缓慢。和蒲公龄跟随在众人后方,有说有笑继续晚上没说完的话题。

    经过一十字路口,二人仍然是说说笑笑碎碎念不停。刑真不知说些什么,嘀嘀咕咕走向北边的岔路,跟随上桃花等人的脚步。

    蒲公龄同样有说有笑嘚啵嘚啵,却是走向了东边的岔路。前方是未知后方是朋友。

    没有伤感没有离别,陌生人一般自然而然的分开。刑真和蒲公龄谁都没有转身看对方,不约而同的抹了一把嘴,又不约而同在怀中掏出私藏的酒壶。

    互不相见的二人同一时间笑骂:“笨蛋刑真/蒲公龄,我这里还有酒,就是不给你喝。”

    随即二人心底同时道了一声:“保重。”

    桃花、卜侍等人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只字不提,见刑真喝完酒后甩起拳把式追上众人。

    桃花轻轻一笑,朗声大喊:“出发喽!”

    刑真递出一拳回手给自己一巴掌,仰面哀叹:“对不住神仙姐姐了,没有拐骗到山神。”

    桃花掩嘴轻笑,这个弟弟对人对事都太用心,时时刻刻记挂在心底。想到此处幸福感油然而生,有这样个弟弟是个不错的事情。尽管不是同父同母,但彼此没有隔阂胜似亲姐弟。

    牵着黄牛快步向前,与练拳的刑真并肩而行后笑道:“前方猴头山或许有山神,刑真弟弟要加把劲。”

    刑真咧嘴一笑后一语道破:“我都打听过了,猴头山盛产猴头石,因此得名猴头山。临近北岳管辖地界,所以大卢王朝没有敕封山神。”

    桃花吐了下舌头怅然:“什么都瞒不过刑真弟弟,好无聊哦。”

    刑真嘿嘿一笑转看向卜侍和东西正色道:“途径猴头山大家小心点,没有山神的荒山野岭。不仅有野兽出没,一定会有大妖隐伏其中。”

    俩小家伙没心没肺:“有刑真哥保护就好,我们才不怕呢。”

    猴头山不仅盛产猴头石,猴儿更是漫山遍野而且不怕人。别的山中是老虎不在家猴子当大王,猴头山中即使老虎在家,猴子也是大王。

    刑真等人亲眼看到,一只两丈多长的黑黄相间大虎。被一群树上的猴儿一顿石头乱砸,当场给老虎脑袋开瓢,跑的机会都不给。

    莫得办法,漫山遍野的都是猴子。刑真等人用餐时,被迫先在周围摆放一些,不然猴群没完没了的骚扰,不给刑真等人片刻的安静。

    这种赔本的买卖没几人心甘情愿,特别是视金钱如命根儿的刑真。扔出自己的口粮后,憋了一肚子气。

    气呼呼的摘下腰间破烂葫芦灌一口闷酒,待收回葫芦时,突然手中一滑。一对毛茸茸的金色小爪子出其不意抢走小葫芦,仰头就是一大口灌到肚子里。

    刑真心底一惊,小葫芦被抢这还了得。娘、亲生前可是一在叮嘱,无论如何不能丢失小葫芦。

    当即心头升起一股怒意,看都没看轮拳回击。拳头临近时方才看清楚,是一毛茸茸的金色小猴子。一身金色璀璨皮毛柔顺亮泽,小家伙和小狗崽儿差不多大小,也就一尺有余。

    此时正抱着小葫芦摇摇晃晃,而后噗通一声摊到在地。

    刑真笑骂一声:“有胆量没酒量“后,收起小葫芦顺手把小猴子扔到黄牛背上。

    刑真叮嘱:“偷酒而已不至于打杀,等醒来后放了就好。暂时扔在黄牛背上麻烦桃花姐照顾,别扔在荒山野岭被野兽吃了。”

    桃花微微颔首道:“刑真弟弟一直善良。“

    卜侍不合时宜来了一句:“听说猴脑儿好吃。”

    然后桃花飞来一个大大的白眼,刑真更直接,一个板栗胜过千言万语。

    “心地善良必有福报” 刑真等人身后,传来一位粗矿男子声音。

    众人无不惊骇,无声无息被人接近,想想便脊背生寒。如果心怀歹意突下杀手,众人当中必有人吃大亏。

    刑真按住腰间葫芦,小狗崽儿吊起脖子前的黑白铃铛。卜是袖笼中手掐符箓,东西小手扶在绣刀秋拾上。

    目力所及是一位拉板车的农家汉子,看不出有丝毫歹意。众人搞不明白是神修还是武者,单看汉子在丛林中拉板车面不红心不跳,至少体力有着过人之处。

    出于客气刑真抱拳:“前辈过奖了,只是不想随意杀戮而已。”

    汉子放下板车摘下肩头悬挂的毛巾,擦掉额头汗水后咧嘴一笑:“各位小家伙不用紧张,我只是一个庄稼汉子。闲来无事到此地收集些猴头石,运送到剑宗能卖个好价钱。”

    “以前也有很多人见到我时如临大敌,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我走路时悄无声息的缘故。这种本领是在山林里走多了磨炼出来的,不然早就被凶猛的野兽吃了。“

    汉子说的实诚,刑真等没敢相信。不过眼前的汉子暂时没有敌意,无需拒人千里之外。

    刑真问:“前辈说的是北凉的剑宗?"

    汉子露出了然神色道:“几位是外地人吧?方圆千里除了北凉的剑宗,没有第二个剑宗。”

    刑真同时释然,敢以单个剑字立宗的,恐怕只有北凉的剑宗。其他要么大卢剑宗要么某某剑宗,没谁敢以单个剑字立宗。不然容易招惹其他脾气暴躁的剑修不满,有事没事跑到山门口劈砍两剑。没有足够的底蕴支撑,一般宗门真不敢这么做。

    刑真坦然承认:”我们一行人的确不是当地人士,准备前往北凉寻找亲人。敢问前辈,北凉离此地有多远?“

    农家汉子先是说了一句:“别前辈前辈的叫,我就是一个庄家人而已。”

    随后指向刑真身后:“翻过这座猴头山,在穿过一片沙漠就可到达北凉。看你们人生地不熟的,过了猴头山最好找一队镖师护送前行。交点儿银子做保护费理所应当,不用太心疼小气。”

    刑真抽了抽嘴角,心想这话很像在警戒自己,银子该花的时候还得花。同时更加高看这位农家汉子,好像什么都瞒不过他。

    想了想问:“前辈何出此言?为什么要找商队一起赶路。”

    汉子也不隐瞒,直言道:“过了猴头儿山是一片沙漠,前后左右全是一样的路,你们第一次行走容易迷路。”

    “就像我这样每年往返剑宗和猴头山两次,自认为经验丰富。也得找商队一同前行,一个人的话危险太多。迷路是其一,遇上马匪等拦路抢劫的事儿常有。”

    “丢点金钱是小,丢了性命可就陪大了。”

    刑真再次抱拳:“多谢前辈指点,晚辈感激不尽。”

    这次是发自心底的道谢,不管这位农家汉子出于何意。至少说的这些,有助于刑真等人的行程。

    这种事情没必要欺瞒,所谓作恶必有因。汉子在这方面说谎,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刑真有理由相信。

    只见汉子挥挥手浑不在意:“不必客气,刚刚说过善心有福报。我的告诫算是小小馈赠吧,是你们的善心应有的回报。”

    然后不等刑真等人多语,汉子拉起板车继续前行连连道:“不和你们多说了,抓紧时间寻些猴头石换钱才是正事。”

    汉子走出十多步回头叮嘱:“山顶有一处悬崖峭壁,听说里面有特别凶猛的野兽,你们要多加小心。”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