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246章 土地庙有妖 兄弟心更邪
    刑真等找到郎中,诊断过后付了银子开了草药。气喘吁吁的扬山方才赶到,累的不轻,到了医馆先是自己倒了杯凉茶一饮而尽。

    这位大公子人脉关系的确广泛,和郎中二人就旧相识。拿水杯找凉茶,和到自己家一样。

    老郎中被称呼为蔡老,对待扬山也非常热情。诊断过妇人伤势并无大碍,心情放松打趣道:“小扬子,准备什么时候把我家丫头娶回家中。”

    扬山忽得面露为难道:“蔡老抬爱在下感激不尽,只是父亲尸骨未寒。身为长子,在此时谈婚论嫁实乃不妥。我和小珊的事,恐怕最少要过了三年守孝期再议。”

    蔡老连忙做势,在自己两旁轻轻拍了两巴掌:‘老朽该死,一时糊涂忘记了令父之事。小杨子莫要见怪,只要你们情投意合,三年而已算不得什么。“

    扬山话语坚定:“我和小珊真心在一起,还望到时蔡老成全。”

    “好好好,我一个老头子管不得你们年轻人的事。这两位少侠是谁,看样子你们认识,不给老朽介绍介绍?”蔡老风轻云淡,转移话题道。

    扬山歉意道:“蔡老见谅,刚刚就想着介绍一番来着。您老一直追问小珊的事,一直没插言进去。”

    介绍完刑真二人,扬山颇为豪气说:“顾大姐的医药费,全部记我帐上好了。”

    顾大姐指的是卖水果的妇人,蔡老笑骂:“就你会占便宜,两位少侠已经付过银两。”

    “这可使不得。”扬山惊叹一声后,也不问花费多少。随身拿出一颗金元宝递给刑真。

    “刑少侠一外来人,和顾大姐第一次见面,怎能要你们破费。先把这些收下,不够的话我再填补。”

    刑真笑着拒绝:“没多少钱财,扬大公子不必客气。虽然此次帮了顾大姐,治标不治本,那些恶人还会再来。敢问扬大公子可否帮忙打听打听,顾大姐是欠他们的钱财,还是有个人的恩怨。“

    扬山回道:“我来的这么晚,就是因为刚刚去打听了一下。原来是顾大姐欠下那几人的保护费,时隔日久利滚利到无法承受。话说回来,还是我刚刚给顾大姐的碎银子害了她。”

    “我们前脚离开,后脚几个恶人赶到。夺了顾大姐的银子不算,还说不够,要她以后继续偿还。一种水果的农家人,一颗碎银子都是一笔巨大财富。送出去了不说而且不够,顾大姐自然无法接受。一气之下便咬了恶人一口,然后就被打成这样。”

    扬山一地主家的公子哥,自然感受不到顾大姐疯魔的真正原因。刑真不同,有过真实的切身体验。不过看破没说破,问道:“可否帮忙问问多少银子,刚刚扬大少爷给了不少金子,我可以帮顾大姐还上。”

    扬山摆手道:“哪能让少侠客气,几个恶人而已。和官府衙役有些来往,所以才敢横行繁峙郡。我与官老爷有些交情,已经派人前去通报。估计现在官府正在拿人,顾大姐的事情也就自然而然解决。"

    刑真抱拳:“扬大公子仗义,替顾大姐解决后顾之忧,实属功德一件。”

    扬山叹息一声:“到底有没有公德一说?为什么我的公德,不能让父亲多活几年,我能不能拿出公德,换妹妹早日回来。"

    刑真和蒲公龄无奈摇头,二人同时抱拳朗声道:“别的事在下帮不了,不过可以保扬大公子在文成庙内安全。谁若敢碰你,先问过我刑真/蒲公龄是否同意。”

    “汪汪汪”小狗崽儿附和。

    扬山微微一愣后,上前两步扶住二人拳头。真诚道:“多谢二位少侠出手相助。”

    顾大姐名为顾嫁,此时尚未苏醒。刑真等人便将他留在医馆,请蔡老帮忙照看一二,并且告知恶人的事情已经解决,以后可安心过日子。

    土地庙从不上锁,香客也不会在夜晚来礼拜。刑真等因时间匆忙,在门外致歉后,一行人等进入其中。

    土地庙规模不大,只供奉有一尊铜柌金身。庙内没有其他凡俗人等,打扫事宜皆是香客自行发起。

    这尊土地爷时常完成一些香客祈愿,香火还算旺盛。铜柌雕像在夜色中可见光华流转,有着向银祠雕像进阶的迹象。

    按理来说,没有朝廷敕封,香火不是特别的鼎盛。从铜柌金身晋升到银祠金身,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加之这尊土地,没有和此方大地契合,晋升银祠金身更是没有希望。现在的种种迹象表明,事出反常必有妖。

    刑真和蒲公龄虽是武者,但是对神修一道也是略知一二。看得出这里的异样,恐怕不仅仅是抢夺其他香火这么简单。必然还有一些其他不为人知的隐秘,只是现在二人猜测不出。

    刑真和蒲公龄使用了各地不同的祭拜习俗,始终不得见土地爷真身。二人不禁为难,恐怕此行难以成事。最坏的打算,在返回一次杏林山。告诉文杏儿,继续呆在杏树内吧。

    有千年树干保护,土地爷即使有想法,也做不了什么出格举动。若是跑出来,无意中被这位土地爷看到,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祭拜良久,无所事事的扬山颇为无奈。坦言道:“土地老爷虽然帮忙完成一些愿望,但是从没显化过真身。二位少侠还是请回吧,到我扬家休息一晚再说。”

    刑真和蒲公龄,没有告诉这位扬大公子关于文杏儿和土地爷之间的种种。故而理解他的无聊,

    此间事了,扬山极力劝说想刑真等人去扬府暂住。刑真和蒲公龄正想帮其渡过难关,继而不在矫情爽快答应下来。

    话分两头各表一支,扬山在文成庙时。扬林和扬海两位兄弟表面和气,待扬山一走,兄弟瞬间冷眼相向。

    抬棺材八人,各自分成两组,分别站于扬山和扬海身后各四人。扬海身后四人不用多说,正是被刑真和蒲公龄教训过的四师兄弟。

    两方阵营各自按住手中兵器,稍有不慎便会大打出手。冷冽气氛弥漫,文成庙摆放一口棺材,本就弥漫阴冷气息。加之现在两方对峙,气温骤然暴跌。炎炎夏日,这里倒是避暑的好去处。

    扬海帅先打破气氛道:“二哥息怒,你我现在不该刀兵相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您还是可以想明白吧。”

    杨林也不笨,立刻便明白三弟的意思。确认道:“你是说大哥出去追随的那两个人,真如你身后四人所说的那般厉害?”

    “的确如此,至少我的四位师兄不是那二人对手。”扬海坦诚说道。

    两方交锋不能先弱了气势,事实无法改变也不能坐以待毙。扬海话锋一转道:“如果二哥认为有足够的实力,大可以去找那两位年轻人试试看。”

    “呸”,扬海怒道:“你想做那个渔翁?门都没有。”

    “既然不想做渔翁,就要先联手把渔翁干掉。然后你我兄弟二人,在各凭本事争夺这份产业。”

    扬海道出想法后直接挑明道:“大哥是一书生,有书读就行,要那么多家业吃不完花不光。你我兄弟不同,野路子出身的武者。一本看得上眼的武术,就有可能耗费掉全部家产。”

    “相信二哥和我想的一样,大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参与家产争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其一条生路。现在看来,明目张胆的寻求帮手,显然是准备参合一脚。”

    “天作虐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大哥读书读傻了,自己选择了一条和你我兄弟对立的路。而且还选择收买强过你我的对手,铁了心要置你我兄弟于死地。”

    扬林同意三弟的说法,也清楚自己的实力。自己一伙人实力,和对面的相差无几。既然对方不敌负剑少年和长冉男子,他扬林也没那实力击败对方。

    和三弟联手势在必行,问题在于联手之后,谁打头阵谁做主力。或者说激战时各怀心思,有意退缩反而被敌人趁势得手。

    反言之自己带人全力出击,肯定会换来重点打击。导致的结果就是实力折损严重。而三弟一方游斗保留实力,即使杀了负剑少年和长冉男子,还是会被三弟成功做了那渔翁。

    并非同仇敌忾,而是利益驱使走到一起的联盟。需要面对太多林林总总的考验,稍有不慎便会被敌人反过来得手。

    越是想的细致,越是纠结难以取舍。扬林一时间陷入苦思,于进退两难当中无法自拔。

    扬海似看出二哥的纠结所在,阴恻恻”嘿嘿“冷笑两声。随后在怀中取出一瓶雪白瓷瓶,缓缓解释道:”这里面装的是化功散,气味极其细小,即使武者也无法察觉。“

    扬海对瓷瓶当中的物品颇有信心,侃侃而谈:“使用方法简单方便,倒洒在目标方圆十丈内。毒气自动蔓延在空气中,无声无息化掉敌人的内力。”

    “唯一的缺陷是,吸入毒气后两日后方才见效。想必大哥今日会把两位游侠带回扬府,我需要在这里守孝,下毒事宜就要麻烦二哥了。中了化功散的武者,四肢无力如同大病的凡俗,任你我随意宰割。您所纠结的种种,便不复存在。”

    扬林闻言顿时心情愉悦,不满道:“有这种好东西,为何不早点儿拿出来。”

    下一刻汗毛倒竖心惊胆战,惊恐道:“三弟是否已经对我等,下了此毒?”

    扬海哈哈大笑,自顾打开瓷瓶塞子,将透明液体滴落在文成庙周围。坦然道:“现在我们所有人都中毒了,二哥可以相信我了吧?”

    看着二哥以及身后四人如临大敌的样子,**羗尔一笑。抛给对面的二哥一小玉瓶,笑道:“这是解药,打开闻一下即可。味道有些难闻,二哥要有心理准备。”

    “现在我们同是中毒人,又同时有解药。二哥不必对我心怀芥蒂,等解决了大哥之后,你我才是敌人。”

    扬林谨慎异常道:“我如何相信你给的解药是真的?”

    扬海耸了耸肩:“我们同时中毒,先行服下解药。在大哥和他跑出去追随的二人毒性发作之前,而我们安然无恙,足可以证明解药是真的。”

    “哼,到时岂不是已经晚了,你们可以先行发难。”

    “二哥,您怎么不好好想想。负剑少年和长冉男子没有毒性发作,我和我的四位师兄,岂是他们的对手?”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