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264章 茶铺听说书 问道一对六
    咸阴山脚下,刑真等人寻一茶铺歇脚乘凉。因咸阴山横断彩鸾国中央,严重阻塞南北两端通畅。

    朝廷军武大多驻守边关,防御边境大陆王朝来犯。无心他顾咸阴山的阴物横行,又不能眼睁睁看着此山将彩鸾国一分为二。

    没人可以花钱雇人,朝廷另辟捷径。大量收购咸阴山的阴物,给出的价格颇高,有些实力者出入一趟此山必会有所收获。

    因此近日来进入咸阴山的江湖人士越来越多,其中有神修也有武者。总之牛鬼神蛇应有尽有,强弱高低参差不齐。

    强者自信可以抓获足够数量的阴物,换取大量的钱财。无论是神修还是武者,钱财的帮助都必不可少。即使自诩强者,也要为黄白之物低头。

    人有人路鼠有鼠道,实力不济者自然有其他的办法。或是浑水摸鱼,或是尾随捡漏。吃不到肉也能捡些汤汤水水,或多或少也会赚取些银两。

    行走阴冷地与阴物厉鬼打交道,女子大多不喜如此行径。来咸阴山的多是些男人。

    有人口流动就有生意上门,凉茶铺子异常的火爆。老板很会做生意,聘请了一老一少在铺子里面说书。

    客官们听书入神,时间久了会多点上一壶凉茶。而给一老一少的薪酬,只不过是一日三餐而已。

    老少的收入来源,多是客官们的打赏。说的精彩生动,打赏的自然多。故事讲得平平无奇,没有打赏也只能怪自己本事不济。

    说书先生是一垂垂老者,身前桌案上摆放一碗掌柜赏下的劣酒。旁边跟一十二三岁少女,抱着一琵琶伴奏。

    老人嘬了一口白碗中的劣酒,少女会意扣紧琴弦手指波动。悠扬委婉琵琶声渐起,声音绵长婉转轻柔。

    琵琶是普通的白木琵琶,不是大户人家所用的紫檀木或者更高级的金丝木。声音也不如那些高档琵琶传递二三里。不过在这小茶馆里面,一把白木琵琶足矣。

    老者缓缓来了句开场白:“今日为大家讲剑神问道的故事,此人长发飘逸如谪仙临尘,静若处子温文尔雅。但是问道遇敌,唯有……“

    老人很会掉胃口,说道此处特意顿了顿,急的一众看客长大嘴巴静等下文。

    老者微微环顾,见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突然底气十足朗声开口:“唯有一剑斩敌首于千里之外。”

    老人又停了,静等看客们反应。结果这次看客们不干了,这书说的,一句话拆开分两次说。而且丝毫没有故事,尽是吹牛皮。

    老人并不慌忙,微微一笑说道:“众所周知,困龙深渊割断人族所在的困龙大陆和妖族所在的莽荒大陆。万年不断征战,早已杀出真火不死不休。”

    “二十年前,妖族派出十大高手前来约战,放言如果困龙大陆不敌,立刻水陆两族全面进攻困龙大陆。如困龙大陆获胜,可延缓全面进攻三十年。”

    "两片大陆激战万年,各自多少高端战力心知肚明。我困龙大陆无惧,便迎接此战。“

    “困龙大陆四大宗门与妖族四大门阀的大能,只有剑宗获胜一局。然而即使齐玄真,战胜了幽冥雕族的老祖,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小。至少十日内,无力再战。“

    “四战过后,两座大陆顶尖人物几乎再无战力。剩下的,便是下面这些仅此于飞升境老怪的后生决战。”

    “第五战,妖族派出了一位从未在困龙深渊露过脸儿的年轻人。是幽冥雕族的后生晚辈,此人乃是一名剑神,而且驾驭黑白两柄飞剑。”

    “幽冥雕嚣张至极,一出场便要困龙大陆这边两人同战。生死搏杀赢了才是目的,哪里还会顾及什么面子。困龙大陆两人战一人何乐而不为,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话音刚落,少女的琵琶音转而低沉。肃然杀意弥漫,音律中泛起寒气。

    老人很是满意瞥了一眼少女,又小饮一口白碗中的劣酒。润了润嗓子低沉道:“黑白双剑同出,困龙大陆两位出战者头颅瞬间离体。”

    ”获胜的幽冥雕越发猖狂,接着大言不惭要以一战三。蔑视我困龙大陆无人,可谓是嚣张至极。“

    “三人出战,哪怕飞剑斩杀两人,剩下一人也足够一击要了全无防备的幽冥雕。”

    “然而出乎意料,黑白飞剑祭出后,幽冥雕自身也如同飞剑。甚至比黑白飞剑更快,先一步斩掉我困龙大陆一颗头颅。”

    “以一人之力灭杀五人,困龙大陆败局已定,更是没有人能战过此人。困龙大陆剩下最后一人,也便不打算让他出战了。不如保留实力,准备迎接蛮荒大陆的全面开战。”

    “就在此时,不在对战名单的问道。自行飞临困龙深渊,不顾众人反对,执意继续与蛮荒大陆一战。”

    “问道是个新人,没人认识他。困龙大陆方面根本就没看好他,既然劝不回来,又看不出问道有何背景跟脚。所幸决定牺牲这个不怕死的主,拖延些时间准备即将的全面开战。”

    ”问道出场后,你们猜怎么着?“

    老者又停了下来,开始卖关子,慢悠悠的品酒。引得下面听客伸长了脖子等待,既然前面铺垫那么多,后面肯定有好戏。

    老者这次很是淡定,小饮一口劣酒后居然开始闭目养神。看客们按捺不住,各种催促不断。进而口干舌燥,很多桌子多点了一壶茶水。

    一众看客当中,就有刑真等人。刑真早就有所听闻蛮荒大陆,这时听得相当入神。突然中断后,就像是尿出来一半,剩下一半硬生生憋回去了。

    刑真蒲公龄在焦急等待,通行的兰珊珊深谙此中门道。小声说:“说书先生在等客官们买茶水,给铺子增加收入。”

    刑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时小狗崽儿投去一个鄙夷眼神,那意思是,视钱财如命的家伙,肯定不舍得购买第二壶茶水。

    出乎意料,刑真毫不含糊的又点了一壶。

    老者环顾一周,细数一下大概有半数桌子重新填置茶水。转而给少女使了个眼色。

    温婉悲凉的音律猛然一变,节奏加快使人热血沸腾。音律慷慨激昂,如同万匹战马奔腾。

    声音当中似乎能听到金戈铁马的交锋,兵器碰撞的叮当作响。铺子里的听客,几乎清一水的男人。随着音律心跳较快,血脉共鸣喷薄涌动。

    整间铺子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无不安静等待,生怕错过一丝一毫。就连听过数次这个故事的掌柜,亦放下手中的白碗好奇的等待。

    老者正了正嗓子继续说:“问道登临困龙深渊上空,遥指对面的蛮荒大陆。意气风发好似君王指点江山,为我独尊气势迸发,似要将蛮荒大陆踩在脚下。”

    问道雄浑嗓音响彻天地,朗声道:“剩余六位一起上。”

    “斯”倒吸冷气的声音,在铺子中整齐响起。所有看客约好一般,齐刷刷的如一人发出。

    老者很是满意,倒是没在这种紧要关头卖关子。继续说道:“豪言壮语一出,困龙大陆方面齐骂问道是疯子傻子。蛮荒大陆认为问道是白痴,差点笑出眼泪。”

    问道面无表情,突然祭出一柄雪白锃亮的飞剑,毫无征兆下,出现在刚刚战败的幽冥雕老祖喉咙处寸许间。

    问道平静的威胁:“不是六人齐出,我便先斩杀了幽冥雕老祖。”

    连斩杀困龙大陆五人的幽冥雕年轻后生,担心自家老祖出现意外。而且此人前面的战绩足够精彩绝伦,不在意最后一战有些许瑕疵。故而答应了问道的要求,六人一同出站。

    蛮荒大陆看出困龙大陆在调兵遣将,为全面开战做准备。决议速战速决,不想给困龙大陆更多的准备。

    “没有多余话语,以一对六大战一触即发。”

    问道立身虚空原地未动,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剑道。”

    声音虽小,不过在场的都是什么人物。不是千年王八万年龟,就是可以飞升而不去上界的老怪物。自然听得清楚问道的小声嘀咕,倒是没人在意,只当他是黔驴技穷。

    “刷”的一下,困龙大陆和蛮荒大陆,同时升起以万为单位计算的剑。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全是剑。各种各样,有长剑有短剑,有飞剑有手剑。

    有人会问,哪来的这么多剑。这些剑是两座大陆所有强者手中的剑,和气府中的本命飞剑。被问到一句“剑道”,全部召唤而出据为己用。其中就有年轻幽冥雕驾驭的黑白双剑。

    这一变故,别说是和问道对战的六为大妖。就连四大宗门的掌教和四大妖族的老祖,一时间也目瞪口呆。

    唯独问道一人镇静自若,呢喃自语:“剑斩。”

    此时少女的琵琶突然断了一炫,一众听课仿佛没听到一般。只顾着老者的下文,完全忽视了其他。

    老者一气呵成:“铺天盖地的飞剑密密麻麻,如蝗虫过境一般。汇聚成无数的飞剑洪流,伴着滚滚轰鸣声杀向六位大妖。”

    ”包括年轻幽冥雕在内的六位大妖,目瞪口呆中被飞剑斩杀的尸骨无存。“

    没有琵琶音乐,只有满堂喝彩,叫好声连绵不绝。不用老者多语,白花花打赏的银子径直飞入老者身前一空白碗当中。

    老人满意一笑,话锋一转:“比试只是蛮荒大陆的障眼法,他们背信弃义偷摸对困龙大陆发起进攻。”

    留下悬念,老者突然不讲故事了。抱拳歉意道:“习惯了琵琶伴奏,请先容在下孙女修好琵琶,各位稍等片刻。”

    如此一来掌柜的又乐了,一壶接一壶的茶水卖出,一次顶上近一个月的收入轻松到手。大大方方的把说书老者身前的劣酒换成了好酒,而且加了一盘酱牛肉。

    少女自顾自低头修补琵琶,老者没理会好酒和牛肉。浑浊的双眼看向远方,记起当年的过往。

    那是问道第一次去困龙深渊,度海时乘坐一叶扁舟。船夫就是这位说书的老者,当年没有少女,只有老者一人。

    当时撑船的老者刚刚年过四十,曾笑言:“能去困龙深渊的一定是神仙,有机会希望能拜神仙门下修得一身本领。”

    老者不知的是,他在当着未来问道师弟的面,讲述着问道的故事。也许这人会成为他的师叔。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