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267章 少年与小狗 秒杀四恶人
    姚采花的确见过金色树林,不过眼睁睁看着书生抓着金色叶片消失不见。当日只觉阴气浓郁至极,自己绝不敢轻易碰触。

    说出实情首先丢了面子,然后会被其他三人怀疑。你小子自己心里没底,拉了三人来做垫背。无异于把自己推向三人对立面,后果吗,那三位冷血无情的主,肯定会要了他的性命。

    心思急转,姚采花含糊其辞:“不是说过喝多了吗?迷迷糊糊的一心只想追那书生。直至追出了咸阴山,方才将该死的书生杀掉。在山下看到了好看的小娘,就暂时把金叶子的事情搁置一边。”

    “怎么,好心给几位发财的机会,不领情就算了,还要怀疑我不成?”解释后,姚采花反咬一口。

    赵老魔打哈哈:“姚贤弟墨见怪,只是为了安全起见。你也知道,行走江湖,小心使得万年船。”

    姚采花突然顿住脚步,指向前方:“到了。”

    其实不用他说,赵老魔、猪大刚和张顺三人早已迫不及待飞奔而出。抓到树叶在手,无不大失所望。

    姚采花更是将树叶狠狠摔向地面,再用脚碾成粉末。跳脚破口大骂:“骗子骗子骗子,全特么的是骗子。”

    “哦,看样子你们是想先拿到金子,然后再去找我们的麻烦。”一温纯嗓音向起,映入四人眼帘的是一负剑少年,和一背着剑匣的小狗崽儿。

    “满身血迹,看样子又做恶事了?”少年打量一番后,自言自语,没想着四人能给出回应。

    出乎意料,公子哥打扮的姚采花,扭转脖子嘎嘣作响。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笑道:“弹琵琶的少女,滋味果真不错。”

    话语玩味儿十足,半真半假看不出虚实。其余三人配合着哈哈大笑,尽是蔑视和挑衅。既然刑真自己送上门来了,一群魔头正好不用到处奔波。

    负剑少年怒火中烧,叹息自语:“在茶铺已经做过三问心,现在可以省了。”

    低头叮嘱跟随而来的小狗崽儿道:“安心看着,哪个如果逃了,放出飞剑直接定死。”

    少年抬起手臂的同时,轰隆声巨响在四人身后传来。三尊铜甲力士从天而降,尘土飞扬烟尘弥漫。尘土中三尊庞然大物踏步前行,大地轰鸣隐隐微颤。

    赵老魔等四人惊讶回身戒备,看清真相后集体放松。铜甲力士没什么威胁,四人齐出速战速决。背后留给一位二境武者,对他们来说构不成威胁。

    负剑少年刑真,猛然拔出重剑刑罚。剑在手气势浑然一边,这次是动了真怒,不在是先出拳后出剑的顺序,而是直接给敌人致命一击。

    少年身影骤然前冲,一道轻烟迅疾如风,转瞬间逼近最后方的姚采花。重剑横扫,硬生生以钝器斩断其头颅。血液飞剑,覆盖金黄取而代之。

    重剑在手的刑真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没有给姚采花丝毫反应的机会。一击得手毫不停留,双手提剑笔直刺出。

    心生危机的猪大刚,来不及闪躲只是回头观察。入眼的是绝望和恐惧,只见漆黑如墨的重剑,插入自己的心脏。

    刑真冷漠无情,拔出刑罚踢飞肥胖男人。踏前一步,重剑举过头顶后立劈而下。

    正面迎向回身阻击的***,后者应声碎裂。刑罚攻势不减,迅猛下劈,张顺头颅怦然炸碎。

    一切仅仅发生在三个呼吸之间,三尊铜甲力士的身形刚刚站稳。仅是中间的庞然大物,与赵老魔对碰一拳。

    人老成精感知危险也比其他人敏感,一拳击退铜甲力士后。看似乘胜追击,半途中用力踩踏地面。身形拔地而起越过铜甲力士,打定主意不在恋战跑为上计。

    眼看着跃至树梢,脚尖轻点借力继续弹跳即可离开此地。然后,笔直的下坠,轰隆一声砸入地面。

    拇指长的飞剑人情,缓缓飞回剑匣。小狗崽儿相当满意飞剑杀力,蹦蹦跳跳欢呼雀跃。

    古寺内一老僧缓步而行,遇一稚童小沙弥,轮廊与老僧有几分相似。

    老僧问:“稚童乐在何,何为稚童乐?“

    稚童回答:“没有!”稚童没入老僧体内,

    老僧提步,立身少年沙弥庞,沙弥与老僧多出几分神似。

    老僧问:“立长志,长立志?”

    少年沙弥答:“长立志。”

    如出一辙,少年沙弥没入老僧体内。下一位是青年小和尚,与老僧有了几分相像。

    老僧问:“读书何用?实现愿望还是富贵权势。”

    中年小和尚答:“富贵权势。”

    壮年和尚与老僧更像。

    老僧问:“权势来呼?”

    壮年和尚答:”来了,不够。“

    就这样,老僧每走一步,便会经过一位和尚。越是向后,和尚和老僧越发相像。唯有一点不同,所有的和尚,无论是稚童还是老年,皆是面色漆黑。一成不变的是一问一答。

    “欲望有止境?”

    “没有。”

    “欲望有代价?”

    “不惜一切。”

    “后悔吗。?”

    “后悔,还想重新来一次。”

    “欲望和她,应该如何选择?”

    最后一位,除却面庞漆黑。其余皆和老僧一模一样,若不开口,完全会认为漆黑的是雕像。

    漆黑老僧答道:“你即是我,我即是你,何问来哉。”

    廊道内只剩老僧一人,重重叹息自言自语:“哎,三魂七魄所有的答案,在世人眼中皆错。可那就是我,是我走过的路,是我做过的事。”

    “未老先衰变得这副模样,如何有脸在见于她。”

    老僧自言自语自问自答:“后悔吗?”

    “或许吧。”

    “被人利用滋味如何?”

    “苦涩。”

    “哎,外面来人了,今天到此为止吧。”

    老僧打开古寺的大门,迎接的是刑真等人。既然知道了苏清漪就在咸阴山,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不会错漏任何一次可打听的机会。

    老僧双手合十口诵佛号:“不知几位施主前来有失远迎,寺内不接香火。如想要祭拜,请另寻他寺。”

    刑真抱拳回礼:“大师误会了,我等路径此地天色以晚,想借贵寺暂住一晚。多有叨扰,还请大师见谅。”

    老僧古井无波回道:“想必是来咸阴山捉拿阴物的义士,鄙寺无法出力。留有空房供侠士休息。实属善举理应有所为,几位施主里面请。”

    老僧十分恭维,侧身让过,使得刑真等人可以进入。然而刑真等踌躇不前,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僧再度口诵佛号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寺内只有在下一人,并无其他沙弥等。女施主可以进入休息,不会有他人打扰。”

    寺庙不大,东西两排厢房,中间一座大雄宝殿。虽然不接纳香火,可入寺没有不拜的道理。

    进入大雄宝殿后,刑真和蒲公龄等人当即傻眼。一座雕像都没有,三个蒲团前方本应矗立佛陀的地方。只有香炉没有佛像。本是佛像盘坐地,却是平整的石台。

    饶是蒲公龄,走过不止一个大州,也是第一次见到此情此景。不仅好奇询问。

    老僧回答极其简单:”佛在心中。“

    蒲公龄恍然大悟,暗道一会定要记录在笔记上。

    进入古寺以后,兰珊珊最为兴奋。阴冷气息全无,不用刑真等人手牵手输入内力。无形中,给刑真和蒲公龄增添不少轻松。

    刑真进入这座大殿后一言不发,死死的盯着本是盘坐佛像的石台。眼力极好观察细致的他,发现了一个发丝一般的红色羽毛。

    一半红彤彤一半漆黑如墨,虚掩在石台的缝隙当中。一根羽毛,即使拿到别人眼前,也不会在意。

    刑真则不同,神修一境开启神觉后,本就异于常人的视力更进一步。能看得清容貌当中细腻的纹理。

    每一个人或者动物的毛发,都有其独一无二的纹理。自小善于观察纹理的刑真,一眼便认出,这根容貌的小红脱落的羽毛。

    不仅抱拳询问:“请老前辈,有没有看到一只通体赤红,隐隐有火焰缭绕的鸟儿。至于大小我不太敢确定,分离太久不知现在成长的如何。“

    老和尚不假思索回答:“寺庙内终年只有老衲一人,就连来此歇脚住宿的人都没有。你们也是因朝廷出钱收买阴物才来的吧,否则寺庙很难见到他人。”

    “咸阴山阴气浓重,没有野兽生存于此。至于妖兽想必也没有,所以没有施主所说的红色小鸟。”

    刑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道了声谢后不在言语。虽然古寺不需要香火,既然到了寺庙,烧香拜佛必然要有,不然显得对佛陀不敬。

    佛门毕竟是三大门庭之一,而且常年镇守婆娑州。为了困龙大陆无尽凡俗的生命,佛门没有所谓的平静祥和。而是与莽荒大陆的妖族正面相碰,在血与火中砥砺。

    佛门讲求众生平等,佛门不喜争功夺名。不要求世人对他们歌功颂德,但是做人,不能忘记恩情,不能人不求而不予。

    在刑真和蒲公龄的再三要求下,老僧拿出了庙内的香火。香火必须要自己花钱购买才算诚心,别人白给的,只能当做别人的香火情。

    老僧口口声声说无需多少银两,一定要的话,一人给个铜板意思意思就行。

    刑真和蒲公龄自然不会实诚到榆木脑袋不开窍,二人纷纷给了足够双份的香火银两。就连兰珊珊的,也帮其垫付。这种钱,以后要换。没有可以少还,哪怕是还一个铜板也行。

    夜晚住宿,刑真和蒲公龄以及小狗崽儿同住一房。兰珊珊死活赖在这里不走,理由很简单,害怕。

    刑真和蒲公龄真是无语,佛门清净地而且没有外面的阴冷。再说害怕,或是矫情或是别有所图。

    当热心的老和尚推门而入送来斋饭时,看到男女同在一屋满是诧异。露出了一个意味难明的诡异笑容,搞得刑真和蒲公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蒲公龄脑子更加活络,赶忙打圆场道:“大师太客气了,居然亲自送饭来。”

    随即这位长冉男子自觉失言,古寺内只有老僧一人,不是他送,还能谁送?

    蒲公龄吞吞吐吐,满是歉意。老僧颂了句佛号,便径直将斋饭放到房屋中央的饭桌上。

    刑真终是发现蒲公龄的窘态,连忙起身抱拳:“谢谢大师,您一人打理一座寺庙委实辛苦。我们不能白吃白喝。”

    掏出一些碎银子,递给老僧委婉道:“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老僧道:“佛门戒贪,施主的香火钱吃这顿饭错错有余,无需再客气。”

    说罢,老僧在怀中拿出四片金色叶子,分别送给刑真等。包括小狗崽也有一片,以表示感谢。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