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292章 逃命复逃命 疑似遇故人
    这阵仗没个打,一人一狗撒丫子就跑是明知的选择。幸好黑衣人没有携带箭羽,匆忙追杀也没来的及捡地上的箭羽。否则一波传射下来,刑真就得透心凉。

    其实小狗崽儿闻到血腥味儿时,正是程老魔三箭射杀九人时。刑真早已赶至这边,隐匿在暗中等待机会。

    知道自己的实力,也察觉到黑衣人的存在。不知是敌是友,也明知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没有贸贸然出手,而是提前布置一番。

    此行逃跑的路线,正是提前设计好的。即远离蒲公龄和小乞丐,不至于把危险带给他们。同时进入深山老林,更容易隐匿身形。

    追杀刑真的一群黑衣人,在后面骂娘声不断。不是被绳索绊倒,就是被掉下来的石块砸晕。

    断掉一臂的男子顾不得伤势,不仅是针对麻瑞雪的恨意。眼见这些黑衣人越追越远,即将被刑真等人逃脱。

    暗骂道:“一群废物,所有神修空中追击,避开地面的障碍。”

    黑衣男子和黑衣少年同时拔地而起,五十来位黑衣人中,亦有整整十人掠向高空。

    武者要七境御风境才能驾风远游,神修就要轻松的多。神修三境神虚境,便可接引灵气入体在空中飘荡。

    不过没有法器或飞剑可驾驭,单靠灵气虚空而行。中五境以下的速度很慢,远不及武者地面奔跑。

    即使中五境和上五境,相同实力下,驾驭飞剑速度更快。飞剑有多快,飞行速度就有多快。

    现在这些黑衣人胜在没有障碍,可以直来直去缩短距离。此时在林间,整整十二位黑衣人全部跃过树木。像是鱼儿水中游,放平身体掠向前方。

    黑衣少年和男子并肩而行,少年问:“你好像认识刑真,并且有仇怨?”

    黑衣男子露在外面的眸子透出惊讶:“你怎么知道负剑少年是刑真,你也认识?”

    少年没有正面回答,说道:“是我先问你了,你回答了我才能回答。”

    二人在地位上应是不相伯仲,没有相互间的敬畏。至于关系,更是谈不上多么的融洽。

    魁梧男子没多做计较,直言:“的确认识刑真,他必须死。”

    黑衣少年嘿嘿一笑,和刑真没有多大恩怨。无所谓道:“既然你说了,帮你一次也无妨。”

    “多谢”,黑衣男人平淡道。

    却说逃跑的刑真和小狗崽儿,时不时回头观望。天上飞行的十二位黑衣人没有障碍,越来越近。

    刑真焦急:“不知这些人该不该杀?不杀的话被追上岂不是只能躲不能还手。”

    刑真依旧木讷难改,动手前讲道理的习惯更是不忘。却是被木讷连累,想不明白道理中的对错。

    小狗崽儿没这些说道,更是不喜欢讲道理。脱口而出:“该杀,谁敢临近就杀谁。”

    刑真坚持道:“杀错了怎么办?”

    小狗崽儿瞥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他们杀护从的时候有没有手下留情,他们对待你背上的女子时,要做什么你也看到了。即使如你所想,女子有错,可以杀但不能欺辱。”

    刑真恍然大悟,不等小狗崽儿说完,接口道:”黑衣人恃强凌弱即是错,而且手段恶劣。杀他们,没毛病。“

    小狗崽儿人性化的老成欣慰,满意的点点头:“此子可教!”

    刑真一句话将小狗崽儿打回原形,说道:“血娃,剑冢灵气聚拢的如何?三柄飞剑温养的如何?能驾驭几柄飞剑。”

    血娃二字是现在小狗崽儿的逆鳞,谁说和谁急眼。若不是后面有黑衣人追杀,肯定扑上去和刑真拼命。

    现在形势所迫,小狗崽儿磨牙后略带失落道:“温养出了两柄飞剑,可是神修实力不够,只能驾驭一柄。”

    “靠,真没用。”没好气儿的刑真,很没义气的落井下石。

    回头看了眼越来越近的黑衣人,正色道:“该出手了。”

    两道流芒,一柄飞剑人情,一柄贴上追光符箓的子母刃。几乎同一时间流窜,瞬间刺向高空。

    “砰砰”两声,飞在最前面的两名黑衣人轰然砸向地面。一位被人情洞穿头颅,一位被子母刃抹断脖颈。

    魁梧黑衣人见手下们放缓速度,怒喝道:“怕什么怕,给我追。连驭空飞行都不会,能驾驭几次飞剑?”

    他自己和黑衣少年,不约而同放缓速度。手下顶在前方,自己却躲在后面。

    魁梧男子惊疑:“他们怎么有飞剑了?”

    黑衣少年看出些许门道:“小狗崽儿背的应该是剑冢,这回我也对他们起了必杀之心。说好了,帮你杀刑真,剑冢归我。”

    “没问题”,魁梧男子并不在乎,随口答应下来后继续道:“刑真的不是飞剑而是飞刀。”

    “上面贴有符箓,刑真居然会使用符箓。好家伙,真够聪明的。”

    黑衣少年越发的羡慕嫉妒,啧啧道:“几年不见,该死的刑真运气逆天了。”

    刑真这边正色道:“小狗崽儿,该加快速度了。后面的大批黑衣人应该跃过设置障碍区域,一会就能追上来。”

    随即叹息:“时间仓促工具不够,没办法布置具有杀厉的机关陷阱。不然的话,能多解决掉几人。”

    小狗崽儿受刑真传染,咧嘴傻笑:“想多杀几个还不容易,慢点跑就是了。等后面的大群人马追上来后,你我也差不多跑出足够远的距离。”

    “折返回去找蒲公龄他们,也不会被这些黑衣人发现踪迹。”

    刑真问:“杀他们真的好吗?

    小狗崽儿答:“你到二境神修后,符箓的速度明显快上许多。难道你不想多体验体验飞刀的刺激?”

    刑真颇为动心,况且本就对这些黑衣人起了杀心。当即点头答应:“好。”

    第三次有黑衣人追上,子母刃分出,灭掉三人。第四次同样是三人,两位领头人被吓得不轻,再也不敢让手下前去送死。

    让他二人惊疑不定的是,刑真和小狗崽儿似乎在等他们,逃跑的速度明显放缓。更是让两位领头人不敢临近,在后尾随只要不跟丢就行。

    当摆脱障碍的四十号黑衣武者一同追至时,两位领头人才恢复自信。

    憋屈良久的黑衣少年沉声喝到:“分散追,先将他们包围。”

    出乎意料的轻松,四十号人便将刑真和小狗崽儿围在中间。仅剩下四位能驭空而行的黑衣神修,纷纷落地不敢飘在上空当活靶子。

    包围圈越来越小,从拾起胆魄的魁梧黑衣男子和黑衣少年纷纷露出狰狞。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解方才的憋屈了。

    背负长剑的少年和背负剑冢的小狗崽儿,在包围圈中颇为镇定。没有急于出手,而是仔细打量这些人的眼睛。

    刑真亦是对魁梧男子和黑衣少年略感熟悉,只是木讷脑袋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看向小狗崽儿,后者也是迷茫。

    刑真甩头:“不想了,累脑子。”而后缓缓拔出刑罚,一人一狗凝神戒备,准备这即将到来的大战一场。

    “杀”魁梧黑衣男子和黑衣少年同时大喝出声,四十号黑衣人面无表情。各种兵器在手,听令后一拥而上。

    二十丈、十丈、五丈、三丈,小狗崽儿突然跳上刑真肩头。

    后者抛出长剑一跃而上:“走你。”

    刑真跃起后回身出拳,气势凌厉的破天式悍然递出。拳与匹炼相击,刑真微微向后一顿,匹炼也被砸散于空中。

    小狗崽儿没有送出内甲,被包裹下露出一对圆溜溜大眼。不闪不避死死抓紧刑真衣领,以身躯硬抗急掠来的灵气黑鸟。

    灵气黑鸟消散,小狗崽儿安然无恙。刑真看不出魁梧男子释放匹炼的门道,不过对黑衣少年所施展的黑色灵气小鸟越发熟悉。

    暗暗思付后有所明悟,轻轻点头:“原来是他。”

    一群黑衣人眼巴巴看着一人一狗就这样带走了麻瑞雪,一场追杀功亏于溃。断掉一臂的魁梧男子这才想起疼痛,骂道:“该死,手臂还在大钟里面。”

    黑衣少年不可置否,毕竟是同伴,叹息摇头道:“先回去养伤吧,等探子找到他们的踪迹再说。”

    蒲公龄一边听刑真说一边记载,不愿放过丝毫的细节。有人为武疯魔,有人为钱疯魔,蒲公龄为了随身笔记而疯魔。

    听完后,长冉男子突然暴起,一拳砸向刑真胸膛。后者不闪不躲,任由拳头砸落。

    象征性打了一拳,蒲公龄不满道:“不够意思,有架打不喊上我。”

    刑真习惯性挠头:“你这边有小乞丐,分心保护他对我们不利。”

    “醒啦醒啦,美女大姐姐醒啦。”露天车厢内,传来小乞丐的惊叫。

    麻瑞雪本来就没受伤,昏迷一半因为惊吓过度,一半因为被黑白大钟震荡。换做身子强健的男人,早就应该转醒。此时转醒的麻瑞雪,已经算是晚的了。

    柳叶弯眉微挑,悠悠睁开眼眸。入眼的是一黝黑少年和一长冉男子,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向后挪动身体。

    见这俩人没有进一步动作,弱弱的问:“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蒲公龄指向旁边的刑真,说道:“他背你来的。”

    想到了趴在一陌生男子后背,“刷”得一下,麻瑞雪脸色涨红。肌肤如水,涨红后真像是能挤出水来。

    片刻害羞后恍然大悟,想起了刚刚被黑衣人围住。心中顿时了然,双手撑地板想要起身。忘记了身子柔弱,起身丈许又普通一声摔了回去。

    刑真和蒲公龄,介于男女有别也没上前搀扶。而是使了个颜色,要小乞丐代劳,后者听话又勤快,乐于为之。

    坐起身的麻瑞雪温声道:“谢谢恩人救命大恩,小女感激不尽。”

    刑真飒然一笑:“小事一桩,我也不叫恩公,叫我刑真就行。”

    “我知道你姓麻名瑞雪,暂时脱离危险。你家住哪里?身体好些就回家吧。”

    麻瑞雪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敢问刑公子一行人打算去往何方?”

    刑真坦言:“往南走南滨城,过了麻寿国即是。”

    麻瑞雪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大声道:“不可,那些黑衣人也在南边。公子既然救了我,必然得罪了他们。”

    “我、我不愿看到公子等人被我连累,而被黑衣人围攻。”

    刑真面露为难道:“南滨城必须要去,无论什么事都不能阻挠。不知麻姑娘可有办法,让我们绕开他们。”

    蒲公龄在旁补充:“对对,想必麻姑娘对此地颇为熟悉,一定能想出好办法。”

    麻瑞雪思索片刻缓缓点头:“的确有办法。”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