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298章 小姐身份明 约战于张青
    异火教少了三位强悍的军武,辅龙会多了三尊铜甲力士和刑真,激战天平在这一刻发生倾斜。

    原本激烈厮杀良久,双方人员所剩不多。刑真对黑衣人没有丝毫的同情,配合三尊铜甲力士全力出手。不多时,异火教全军覆没。

    本以为风波过去可以平息,这时客栈院落的墙头发出金属碰撞石头的声音。

    一阵叮叮当当后,接着传来的是马儿的斯鸣。下一刻,院落围墙轰然倒塌。

    一队军武不下三百,前排身披甲胄骑坐高头大马一字排开。

    战马渐渐停止后退的势头,前排军武也收回了手中的倒钩锚。感情是这些军武,用倒钩锚挂住院墙,然后命令战马后退,硬生生将院墙拉倒。

    刑真和姜恒同时戒备,明显的这些军武来着不善。且观察细致的刑真发现,这些军武的甲胄,和呼叶山道观的甲胄一模一样。现在更加可以肯定,呼叶山看管孩童的军武,和这些如出一辙。所猜不错,正是皇家禁卫军。

    不知何时跑下亭楼的风娘破口大骂:“你个挨千刀的老鬼,放着好好的门不走,非要耍威风把自家墙头拉倒。”

    “你是想拉风给哪个婆姨看?是不是楼上的那位。有种你现在下马过来,老娘今天定要打死你个龟儿子。”

    三百军武当中,最前排身穿甲胄。大多是青色居多,只有中间一位将军的甲胄金灿灿的熠熠生辉,骑坐的战马也比其他人神俊甚多。

    禁卫军统领赫连城拍了拍躁动的战马,轻喝:“架。”

    战马踏着轻快步伐缓缓向前,临近风娘时略微停顿,赫连城弯下身半真半假道:“娘子息怒,为了保护公主的安全,迫不得已拉倒院墙。这样军武才能排兵布阵,不然遇上江湖高手,单个单的厮杀,我这些将士兄弟太吃亏。”

    “娘子暂且息怒,今日之事相公知罪。晚上回家你想怎么罚就怎么罚,眼下要先办完正事。”

    赫连城继续向前,经过刑真和姜恒时,仔细打量一番便不再停留。刑真和姜恒,见其没有杀意,也就没做阻拦。就算想阻拦,也敌不过三百军武。

    皇家禁卫军可不是吃素的,大多都是武者出身。不像是普通军队凡俗居多,否则何能保皇宫安静?

    路过斗鸡眼儿伙计张青时,一脚将其踢开。

    和风娘差不多,对这位伙计也没什么好脾气,骂道:“上后面呆着去,师娘罚我你来受着。不需要理由,只因你是我徒弟。”

    张青愤愤不平小声嘀咕:“你也就嘴上说说吧,难道还真让我进你们二人的私房不成。”

    赫连城没继续理会张青,继续向前临近阁楼后勒马驻足。抬头看向开启窗户的二楼朗声道:“瑞雪公主,在下奉皇帝命令,前来接您回宫。”

    刑真满是诧异,想到了麻瑞雪出身大族,没想到是出身皇室。姜恒似早有预料,并没有显得多么的惊奇。

    麻瑞雪走向窗边探出半颗脑袋:“我不回去,赫连城将军自己请回吧。”

    赫连城继续坚持道:“在下奉陛下圣旨,前来接瑞雪公主回宫。”

    麻瑞雪冷笑:“你真的有圣旨吗?不妨拿出来看看。我看是奉了我皇兄的太子令吧?”

    赫连城没有丝毫有犹豫,当即在怀中拿出一副卷轴。举过头顶朗声道:“圣旨再此。”

    圣旨相当于皇帝亲临,无论真假都要先跪拜接旨。麻瑞雪慌忙的跑下阁楼,跪地后双手举过头顶:“儿臣接旨。”

    赫连城将圣旨递出后轻声问:“公主这回相信我不是太子的人了吧,可以跟我回宫了吗?”

    没想到麻瑞雪意料之外的摇头道:“不行,这次即使抗旨也不会回去。”

    赫连城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看了看身后的三百军武,略带威胁道:“公主可要想好了,你的这些朋友,根本保不住你。”

    麻瑞雪站起身后异常坚定,毋庸置疑道:“和他们无关,是我自己不想回宫。”

    随后同样出言威胁:“赫连城将军,你若是敢伤害我的朋友。回到父皇身边,我第一个参你一本。我在父皇心中地位仅次于长兄太子,你可要想好了。”

    最后一句话一字一顿说出,可见麻瑞雪的愤怒和坚决。赫连城不敢将公主得罪到底,一个禁卫军将军,还没无法无天到可以和皇室抗衡。

    脸色铁青再次问:“公主殿下三思而后行,您好好看看圣旨。如果公主冥顽不灵抗旨不尊,末将可当众将您擒拿。“

    麻瑞雪没有怀疑赫连城的威胁,露出一缕凄惨的冷笑,自嘲道:“是不是父皇还给你口头传旨,若是我和一众江湖兄弟公然对抗朝廷。可以当众将我斩杀,以儆效尤。”

    女子终究是女子,表面上无论如何心肠坚硬,仍然是无法掩饰内心的脆弱。见赫连城默不作声,是默认的样子。堂堂一麻寿国公主失望至极,当众跪倒在地,面向皇宫方向砰砰磕头。

    女子肌肤柔软,地面青石板坚硬。麻瑞雪人也实诚,就好像额头不是自己的。砰砰磕头过后,额头血淋淋的甚是凄惨。

    出人意料的没掉一地眼泪,起身后正视赫连城:“有胆量就杀了我,把我的尸体带回皇宫。你们谁敢强行掳我,我一公主万金之躯,看谁担得起这份责任。”

    赫连城突然一改阴沉,突然仰头放生大笑:“公主可敢与我进阁楼一絮?”

    “死都不怕,还有何事不敢。”马瑞雪理直气壮真风相对。

    “好”,赫连城翻身下马,弯身道:“公主请。”

    麻瑞雪也不客气,整了整衣衫摆出了十足的公主架势。先一步踏上阁楼,赫连城紧随其后。

    这次风娘没敢胡言乱语,很识趣的闭口不言。二人上去不多时,小乞丐被赶了出来。跑到刑真身边拉住其胳膊壮胆。

    惊恐道:“大姐姐变了一个人,有点儿不认识了。”

    富家小姐变成了皇室公主,能不变吗。也不怪没见过世面的小乞丐紧张,生于皇宫长于皇宫的麻瑞雪。摆明身份后,自然而然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刑真并不害怕,而是佩服此女子的胆魄。贫苦人家贱命一条,可以把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挂在嘴边。兴许运气一好,转世后混个世子公子之类的。

    皇室公主可不尽然,本就生在富贵荣华。投胎指不定落在什么人家,就算再好,无非也是皇室和上辈子持平,没什么可进步的余地。

    想要富贵人家的一些子女不怕死不要命,要比贫穷人困难的多。前者越是有钱有势,越发珍惜自己的生命。何况一位皇室的公主,富贵程度当属一国之最。

    麻瑞雪刚刚的表现,即证明了自己,也得到了他人的认可。别人不知道,至少在刑真看来,公主不错。富贵病有点儿,不影响本质。

    院落中各方等候,阁楼内安静异常。大约一炷香时间,麻瑞雪和赫连城一前一后走出。

    后者挥了挥手大声道:“我和公主打了个赌,派出一人和我徒弟单打独斗。公主的人答应了,今日是去是留公主殿下说了算。打输了,公主和我们回皇宫。”

    “众位将士意下如何,是要捉拿公主回去领功,还是要信守承诺公平一战。”

    三百军武呼啦一下一起出声,声音整齐一致大声高呼:“公平一战,公平一战。”

    可见赫连城做禁卫军统领有一套本事,军武不听公主的反而听统领的。更重要的是军武们,宁可答应赌约将自己的军功系在他人身上,也不安逸的拿走唾手可得的军功。不是说这些军武自大,而是军武独有的一种血性,也可称之为狼性。

    声音刚落,麻瑞雪走到刑真面前,施了个万福柔声道:“我答应了赫连城将军,要刑公子和张青一战。”

    刑真如遭雷击立在当场,脱口而出:“你们打赌,为什么要带上我?”

    麻瑞雪羗尔一笑,当真是一笑千娇百媚生:“赫连将军知道呼叶山道观中孩童的事宜,他刚才看你出手不俗。问我关于刑公子的一些事情,将军爽快答应,只要刑公子获胜,所有信息托盘告知。”

    刑真脸色黑如锅底,居然无缘无故被威胁。而且对手是一位难缠的走速度极致的武者,胜算的把握并不多。

    直勾勾盯着对面的麻瑞雪,只见这位公主诡异一笑。给刑真投去了个俏皮的鬼脸,似要刑真放心大胆的比试。

    刑真可不敢有丝毫大意,若非想知道道观的秘密。换做平时,肯定不会答应这次约斗。

    既然想知道真相,就要出战。想明白后的刑真不在废话,把小乞丐交给麻瑞雪后。

    一个人缓缓走向张青对面,刑真对之对视,抱拳道:“在下刑真,武道三境。”

    想了想后坦诚道:“神修二境。”

    这次没必要扮猪吃老虎,刚刚拼杀时已用了全力。三张符箓的祭出,多半也暴露的神修的存在。

    “斯”在场无不倒吸冷气,神武双修有足够资格让人重视。即使是二三境的初入门者,也不敢随意轻视。

    张青知道轻重,神色凝重起来,抱拳回音:“武道四境,张青。”

    二人心有灵犀一般,各伸出一手臂,一对手腕交叉叠放。院落中围观的人,也很识趣的退到一旁。

    交叉的两只手腕同时翻转,两只拳头应声相撞。张青原地不动,刑真身体向后微微踉跄。

    稍作停顿举拳在轰,拳头间破风声响起。刑真的刚猛一击轰然而至,而后径直穿过张青的身体。

    “残影,不好。”发现一拳打空的刑真,眉头紧锁心底惊呼。在一眨巴眼,张青瞬移似的在眼前消失。

    刚刚看过张青和人激战,可以感受其速度的恐怖。不过观看是一回事,亲身体验又是一回事。

    现在的刑真,想起第一个被击杀的军武。下意识的抬起手掌,挡在了喉咙钱前。

    幸运成分居多,掌心抵住的诡异的拳头。抬手一拳打在张青手臂,出乎意料,又是残影。

    刑真想爆粗口,这特么的还怎么打。所性回想起刚刚张青击杀军武时的动作,刑真算计并破解。

    身体半转后偏移寸许,脖颈转向而后骤热向前出拳。

    终于砸到实体了,久违的拳头不在落空。刑真热泪盈眶,不管不顾的大笑出声。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