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312章 胜负天平转 同乡泪汪汪
    韩渊隐忍多时,等待刑真出现颓势后给予致命一击。

    刑真何尝不是隐忍良久,先示敌以弱在出其不意。贴上追光符的子母刃,就连恐惧的时间都不给对手留下。

    待得雷霆炸散过后,宁静从新回归。火藤林入眼的,只有倒在血泊中的韩渊。

    他极尽愤怒,倒不是因为死了同伴。而是被黑白大钟所阻,无法参与围杀。现在好不容易脱身而出,居然没了小王八蛋的影子。

    “嗯?”火藤林惊骇自语,没了影子人呢。硕大的头颅左右环顾,完全转过后才发现,该死的小王八蛋正举剑砸自己的七寸下伤口。

    伤口处没有鳞甲,发现时恰好看到漆黑的重剑。被刑真双手举起,用尽全力刺入血肉。

    先是一道极其弱小的“扑哧”声响,而后是震动山林的嘶吼。

    刑真咧嘴一笑,细数下五雷正法符箓。还剩九张,越用越少自己却不能刻画。

    有点儿心疼,黑着脸满是不舍又拿出一张。赛到拔出刑罚后,留出的窟窿里面。

    “噼里啪啦”一通电芒缭绕,溅射出的银芒中夹杂着点点猩红。

    原来是口中喷火的大蟒,现在鼻孔耳孔一起冒火。

    “混蛋去死。”不知今天说出了第几次同样的话,巨大分叉的尾巴横扫而来。

    刑真自知无法力敌,诡异的身体贴着蛇躯翻滚。三个滚落后,爬到了巨蟒身上跳跃奔行。

    再次跃起到制高点,身体直直下坠。双腿劈开剑尖向下,又一次成功刺入大蟒的身体。

    被撕裂的尾巴分叉处,原本已经止血。被穿透后血流如注,地面殷红大片。

    然而这次没有拔出刑罚,而是抓着刑罚随巨蟒尾巴一起移动。同时搅动刑罚,使之在血肉当中翻转。

    得逞的刑真不忘打趣:“好家伙,身体里到底有多少血液?灌溉粮田,至少可供百亩使用。”

    火藤林几近疯狂,抬起尾巴后猛然砸向地面。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四次。

    轰隆隆不断,本就震荡的呼叶山被巨蟒尾巴砸得晃动不已。当真是灾难来临,整座山峰快要被震荡的崩塌。

    刑真醉剑越发纯熟,身影飘忽不定。抓住刑罚无需受力,便可摇摆不定避免被拍成肉泥。

    更是抓住时机,一拳砸向尾巴的伤口。破天式一出,暗劲在血肉中开花。

    吃过一次亏的火藤林,不敢相信今天的遭遇,明明是一只蝼蚁,偏偏搞得自己狼狈不堪。

    咆哮一声后张开血盆大口,一道接一道的火焰喷射而出。火藤林发疯到丧心病狂,为了将刑真烤熟,连自己的尾巴一起置于火焰当中。

    有了先前的经验,刑真不在用内力抵抗。而是引导火焰入体,供武道大龙将之吸收。

    然后就发现,火藤林的鳞甲被烧的通红一片。而刑真跟没事人一样,乐得其中苦中作乐。

    刑真乐了,他的对手则是疯了。接二连三的被蝼蚁戏弄,颜面当然无存。同时心底开始焦急,时而看向呼叶山山顶。

    开战已有一段时间,呼叶山的震荡由强转弱。无需多想,定然是上山的臭道士和武道宗师搞的鬼。

    族内令火藤林自断一臂,送给同族食用。可见该族对呼叶山内部的那位有多重视,今日计划若是失败,火藤林回到族内将面临滔天怒火。估么着在劫难逃,不是死于敌人之手,而是被同门前辈抬手镇杀。

    想到此处,火藤林心底泛起寒意,更是多出几分焦急。此时此刻,焦急心态轮换。刑真越发的镇定从容,火藤林反而急不可耐。

    本就疯狂加之焦急,火藤林好似作走火入魔。整条蛇躯魔障一般,翻滚拍打无所不用,喷吐的火焰更是毫无章法。只要头颅扫过,便有火焰喷出。

    一直在蛇尾飘荡的刑真,忽听得小狗崽儿发出高亢的怒吼。和刚刚相比,狼嚎弱了几分,龙吟更胜几分。

    刑真会心一笑,夹杂内力大吼出声:“小狗崽儿,是时候了。”

    正在拼命逃窜的小家伙,口吐人言奶声奶气的回应:“神悟境、舒服。”

    利用夜莺轰杀魂魄的机会,小狗崽儿打敖自己的魂魄。同样是修炼神魂百炼,于打敖中突破神修二境。

    “咔嚓”声响过后,小狗崽儿后背挂着的剑匣开启。两道虹芒激荡而出,一左一右刺入火藤林双眸。

    一对猩红眼珠炸响,巨大的头颅挂着两条血色瀑布。哀嚎过后火藤林真正疯魔,就像是鲤鱼离开水后,在地面上扑棱。

    鲤鱼扑棱,不过是啪叽啪叽几声响动而已。仅仅是头颅就有房屋大小的巨蛇,如此的扑棱其后果可想而知。

    霎时间轰鸣声震耳欲聋,地动山摇昏天暗地。就连在山脚下的麻京郡凡俗,都可看到呼叶山的摇晃。

    还有那撞击的面的轰鸣,比之滚滚天雷有得一拼。山崩地裂的末世景象,人们惊慌失措。

    幸好刚刚登基的瑞雪皇帝,命令守城军安抚城内百姓。朝廷和军武没有撤离,等同于给百姓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又有军武维持秩序,东南西北四座城门虽人满为患,但是没有出现拥挤和踩踏。

    守城军武筑起人墙,为老人病残搭建了一条特殊通道。想留在城内,军武们乐于见到。想跑出城外,军武也不阻拦。不但放其通行,还要确保每一人安全通过。

    山上疯魔的火藤林不分敌我,恨不得连同呼叶山一起毁掉。身单力薄的刑真,在难以与其抗衡。

    总不能看着火藤林真把呼叶山毁了,无奈退出后苦苦思索应对之策。忽然听到熟悉的女子声音,天籁中透漏着强势。

    “这条畜生交给禁卫军处理,刑公子可先忙其他。”说话之人正是新登基的麻瑞雪,带着剩余禁卫军、弓弩手和辅龙会成员赶来帮忙。

    刑真本不认为这些人有什么退敌良策,可是看到他们居然推着床子弩上来。不由得放下心中大石,任由麻瑞雪带人处理。

    剩下的军武多是精锐,且当真不怕死。所有兵种总计一千五左右,默默组成人墙,将巨大黑色困在其中。

    一蛇尾拍下,十余人被拍成肉泥。左右军武顺势补位,绝不给火藤林逃脱的机会。

    房屋大小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火苗激荡。赫连城一马当先,长刀轮出与火焰对砍。

    似有不敌,几个呼吸,赫连城的甲胄被烤的漆黑一片。他没有刑真那种武道大龙,滚烫火焰焚烧内力,赫连城越发狼狈。

    血盆大口对准方向,上下颚猛然间合拢。锋锐的獠牙挂着自己的血滴,似要把赫连城拦腰咬断。

    就在上下牙齿即将合拢,一道身影猛然串出。速度极快一闪而逝,抱着赫连城脱离虎口。

    营救之人没有甲胄,被火焰烧得呲牙咧嘴。口中却是打趣:“救师傅一命,这个月工钱加倍。”

    赫连城没理这茬,一巴掌拍其脑门怒骂:“不是命令你带着风娘跑路吗?怎么回来了。”

    斗鸡眼伙计张青愤愤不平:“师娘一路上哭哭唧唧,委实受不了女人哭,所以就回来了。”

    赫连城拍了拍张青肩头:“你的蹩脚理由太假,下次换一个好点儿的。”

    然后放声大笑:“咱们师徒俩一起来战这条畜生。”

    十台床子弩在皇宫激战中没有损坏,麻瑞雪一股脑的给带了上来。现以蓄力完毕,有如长矛的箭羽吞吐银芒。

    麻瑞雪看了看后略有不满,命令道:“不计成本投入龙语钱,不用担心床子弩损坏。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击杀这头畜生记所有人一功。”

    随着龙语钱加大投入,肉眼可见,巨大箭羽吞吐的银芒缓慢消弱。最后全部融于箭羽自身,使得整个箭羽,如雷霆刺目。

    也正如麻瑞雪所说,床子弩承受的压力太大,先后出现不同程度的细小裂纹。

    十道破空响骤起,发疯的火藤林不知闪躲。再个身躯太庞大,也没办法躲得开。闪过了腹部还有尾巴,一样会被刺中。

    箭羽崩碎巨蟒的鳞甲,整支箭羽没入蟒身,而后在血肉当中炸开。十台床子弩十箭齐射,火滕鳞身躯顿时出现十个血窟窿。

    麻瑞雪看着床子弩略带心疼,仍是咬牙命令:“不计后果,继续射杀。”

    一不懂武道不是神修的皇帝,亲临围杀大妖战场。距离前方大妖霍乱处,也就二十丈远。

    当真是为难这位女皇帝,换而言之,女皇帝的苦,百姓之幸。在这位女皇帝的带领下,积弱的麻寿国,也许会有一天让人另眼相看。

    刑真得出空闲后,不敢有丝毫停歇,看准方向收起刑罚大踏步奔行。这种生死搏杀时,没心思估计所谓的光明正大和偷袭。

    临近后真拳和开山式同出,一阵强悍的轰击,兰陵阳周身的夜莺虚影怦然炸碎。

    刑真得手后并未有任何停歇,气势浑然一变。负剑少年平静如水,真我拳和镇海式同出。

    刚开始几拳,兰陵阳没发现有何异常。掌间灵力与拳罡对碰数次后,郁闷的发现刑真的拳头越来越猛。

    他充满嫉妒,对面的负剑少年,在青阳镇时不过是一木讷的笨蛋。穷困潦倒的家伙,除却铁匠铺子和私塾的几位同龄人,几乎没有其他玩伴。

    而他兰陵阳,家境不算殷实但也不差,打心底瞧不起当年的黝黑少年。自己加入夜莺门获得神修资格,本以为可以平步青云傲视青阳镇当年所有孩童。

    刑真的出现,使他的自负备受打击。不由得嫉妒心起,杀意随之涌动。

    然而刑真压根没在意兰陵阳的想法,拳力叠加十四是极限。足够了,第十四拳击出,内力山洪一般的爆发。

    兰陵阳瞬间被击溃,胸膛传来一连串的骨骼碎裂声音。内脏翻滚口吐鲜血,体内灵气更是紊乱的一塌糊涂。

    然而生死搏杀没人会同情,盘旋的黑白大钟接踵而至。钟声悠扬传荡,盖住了骨骼碎裂声响。

    倒霉的兰陵阳,自己可以独战小狗崽儿。没想到刑真突然加入,战况瞬间逆转。头颅被大钟砸中,整个人瘫软在地不知是死是活。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