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316章 剑开呼叶山 死亡阴霾现
    锋芒初开的刑罚,不仅是锋芒乍现。输入内力和体内微弱的灵气,可清晰感知到刑罚威能节节攀升。

    即使刑真没见过真正的法器,也可大略感知出来。刑罚的品阶超过灵器、宝器等,直接向着神器的范畴攀升。

    品质攀升至高峰,距离神器差了一层。大致顾略,有准神器的威能。不是一般的准神器,而是和刑真血脉相连。

    使用等阶越高的兵器,消耗的内力或者灵气都是庞大的惊人。血脉相连等同于同为一体,相比之下轻松的多。

    所谓的轻松,不是绝对。刑真的成丝境武者和神悟境神修,太过不值一提。顷刻间,体内几乎被掏空。

    一剑立劈而下,剑气滚滚而出。如大龙盘旋又如洪流滚动,无物可阻。

    凌厉剑气未到,就好似可割裂大蟒的躯体。它感知到了危险,生不起丁点反抗的胆魄。不在顾及是否会被活埋,拼命的扭动身躯逃向岩浆。

    黑色大蟒刚刚没入其中,沸腾的岩浆被剑气一分为二。盘旋在岩浆中的躯体,同样被一道剑气分割成数段。

    美中不足的是,黑色大蟒躲避的及时。头颅没被剑气劈中,算是留下最完整的部分。

    并不是剑气不够快,而是刑真第一次使用开封后的刑罚不够熟悉。蓄力时间过久,才给大蟒逃跑的机会。

    黑色大蟒死前,身躯在呼叶山内扭动。岩石而已,怎能抗的了庞然大物的折腾。

    山体摇晃,大小不一的岩石砸落。眼看着呼叶山将要坍塌,火山后也会被掩埋。

    成功击杀了大蟒,一个大意被山体活埋。山内的武道宗师和不二道人这俩位前辈,恐怕即便死了,也得被人笑话的棺材板压不住。

    二人倒是没忘了刑真,一左一右搀扶。令两位前辈不解的是,这种匆忙的时刻,蒲公龄却决意给刑真灌一口清酒。

    有这俩人开路,逃出火山口还算顺利。特别是蒲公龄和小狗崽儿,跟在二人身后乐得清闲。

    这次的消耗太过磅礴,刑真的身体被抽的一干二净。即使有小葫芦这等神物傍身,也是在逃出火山后才回复些许力气。

    呼叶山下沉百丈,岩浆顺着掩埋的石缝中流出。不多时,呼叶山外纵横交错数百条岩浆河流。

    幸运的是,为了防止孩童们逃走。黑色大蟒布下的禁制,此刻成了山下凡俗的保护伞。

    呼叶山内翻天覆地,呼叶山外,除却看到的烟尘弥漫和听到的轰鸣声不断。其他的一切如常,灾难没有降临。

    入选小公公的孩童们有姜恒带人保护,于必死的局中逃得一命。

    麻瑞雪被转醒的赫连城和陈青保护,这位刚刚登基的皇帝。没有当成史上最短命的皇帝,至少现在活着。

    跟随麻瑞雪上山的禁卫军,弓弩手和辅龙会等,灾难中死的一干二净。

    此役对麻寿国打击颇大,禁卫军和江湖同时受创。还有异火教全部成员,同样是麻寿国江湖人士。一役过后,除了姜恒带领一百左右活着,其他无一幸免。

    回复些许气力的刑真擦了把冷汗,劫后余生问:“这是什么大妖,强悍的一塌糊涂。”

    自认生长在龙首山的蒲公龄,识蛇无数居然摇头,认不出巨蟒的种族。

    见多识广的不二道人解释:“火鳞蟒,不是困龙大陆的妖。我看过记载,是蛮荒大陆一个强大的族群。”

    “它们是水火两种属性,生活在海洋中。往往喜欢盘踞在海洋内的火山附近,这头大妖不知何时盯上了呼叶山。”

    说完,不二道人陷入沉思。

    刑真搞不明白何意,担心火鳞蟒还有其他后手,怕不二道人担心自己的伤势,不肯说出实情。

    抱拳诚意道:“还有其他的吗?有的话前辈尽管说。”

    不二道人露出些许为难:“靠着刑公子的剑宗通行令进入皇宫时,我就答应给公子一份厚礼。”

    “今天在呼叶山,更是拜刑公子所赐,才捡回一条老命。原本打算的金银细软等,现在想想拿不出手了。”

    道人越发尴尬:“你也知道,我就是个穷道士,没什么丰厚的家底。人呀要言出必行,我呢,有点儿打肿脸充胖子的嫌疑。”

    刑真爽朗一笑:“我看,不如道长送我两坛子麻寿国特产美酒吧。”

    蒲公龄在旁附和:“对对对,有酒就行,比什么都好。”

    “汪汪汪”小狗崽不甘示弱。摇头晃脑同意这个说法。

    “那怎么行,几坛子酒岂不是显得我麻寿国太寒碜。别看我们国小积弱,知恩图报必须要铭记。”姜家家主出言反驳,打定主意出血本。

    没了大战的紧张,众人相继放松,体力也回复不少。

    听闻姜延陵的话,若非是顾及剑道宗师的身份,不二道人差点跳脚骂人。

    啧啧道:“你姜家财大气粗,自然想怎么说都可以。我一个穷酸道士哪能和你比得了,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将延陵也不生气,自顾自应承:“黄白之物太过俗气,我家中收藏有一块火云金。正是出自脚下的呼叶山,品阶很高绝对的不会丢了我姜家的脸面。”

    怕刑真好面子拒绝,接着叮嘱:“刑公子如果不收,就是瞧不起我姜家。”

    然而刑真的一个问题,差点让姜延陵吐血。

    “火云金能卖多钱?”

    近乎于神级的材料,千金难求有缘得之。刑真居然拿黄白之物衡量,姜延陵都有些怀疑,这家伙真的是剑宗出来的弟子?

    捏着鼻子说:“大概一百颗龙纹钱吧。”

    “嘶”接连不断的倒吸冷气声音响起,无不为这块火云铁的价值动容。

    然后嗜钱如命的刑真一口答应下来:“谢谢将前辈,我要了。”

    一时太过兴奋,就连晚辈等自谦称呼都忘了。更甭提什么却之不恭等文绉绉的答复,简单直接他要了。

    姜延陵身为江湖人士,更喜欢这种粗暴的直接。不怒反喜哈哈大笑。

    “这话实诚,我爱听。”

    别人乐呵了,始作俑者的不二道人苦着脸。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当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猛然想起一事,一拍额头道:“我见刑公子会使用符箓,想必也会刻画符箓吧。”

    不是什么秘密,刑真也就没必要隐瞒。点头答应:“是的。”

    不二道人突然转悲为喜,一张脸笑的跟朵花似的。

    “我不仅是道士,还是一位术士家。所谓的术士,当然是制造神勇量金甲,以及一些军武所用的铠甲的。”

    “其实术士和道士不分家,神甬量身甲的制作分两大部分。一是有图纸设计各种零件,二是为各种零件铭刻阵法。”

    “铭刻阵法和道家刻画符箓异曲同工,只不过是符文不同而已。既然刑少侠会画符箓,同样也可以刻画阵法。”

    “我这里有一本《术符》希望刑公子收下。”

    担心刑真对神甬量身甲这种东西看不上眼,继续劝道:“技多不压身,学会了是自己的。今天用不上,或许明天后天就能用上。”

    其实刑真答应过蒲公龄,要为他打造一副拳套。正愁这方面的阵法,不知如何刻画。

    这本《术符》当真是雪中送炭,来得太及时了。不过涉及到传承,刑真不能随意答应。

    婉拒道:“谢前辈好意,礼物太贵重了,在下不能答应。”

    不二道人一瞪眼:“怎地,嫌我的《术符》不值钱吗?”

    刑真连忙摆手:“前辈误会了,涉及……”

    不等刑真说完,不二道人将其打断,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不就是传承问题吗?放心吧,这本《术符》是我偶尔得到的,和师门没有半分钱关系。”

    “而且给你的是拓本,即使我开宗立派,也有正本流传下来。刑公子若是不想让我在麻寿国丢了颜面,务必要收下此书。”

    刑真左右为难,金钱物品等无所谓,术法神通等涉及太多。委实不能轻易接受,人情太大。

    不二道人看刑真扭扭捏捏,也不含糊,当即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书籍。强行塞入刑真怀中,使劲向下摁几下,书籍全部没入怀中才放心。

    不二道人一个穷道士,没有方寸物。《术符》随身携带,被揉搓的皱皱巴巴。

    品相不怎么地,里面所记载的东西,不用多想也会价值连城。刑真无法在拒绝,只得抱拳道谢。

    见不二道人先得逞,姜延陵顿时坐不住了。身为一家家主,财力雄厚,方寸物还是买得起。

    值钱的东西自然随身携带,当即取出一块鹅蛋大小通红似火的金属。硬生生塞到刑真手里。

    既然答应了,刑真也就无法决绝。道谢后,笑着接下。

    落了后成的姜延陵,拍了拍自己的腰间。雄赳赳气昂昂,看向不二道士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后者明白其意,不满道:“有方寸物就了不起了。”

    下一刻道人瞠目结舌,只见刑真手腕翻转,火云金凭空消失。无疑又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方寸物。

    共同经历过生死,不是朋友也可以相信。刑真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收起。不二道人被打击的不轻,暗自腹诽,剑宗的弟子就是不一般。

    此间事了,接下来让众人头疼的,该是围绕在呼叶山周围的禁制了。

    巨大黑蟒的神修等阶高得吓人,留下的禁制让刑真等人一筹莫展。

    正纠结时,平稳良久的呼叶山突然再次震动。比之以往每次都要剧烈,真的像是山体将要炸开。

    果不其然,轰得一声震动后。被掩埋的火山口处怦然炸开,山石飞溅岩浆喷射。

    “一群蝼蚁,你们都要死”山石当中,传来熟悉的声音。仍然是高傲自负,视他人如草芥。

    弥漫的烟尘当中,一巨大的蛇头缓缓现出身形。七寸处齐刷刷被砍断,不过只剩一蛇头也大的吓人。

    蒲公龄一拍额头:“该死,忘记说了。有些蛇属之类的,头颅掉了也不会死。”

    刑真同样后悔:“咸阴山的女鬼头颅掉了可以不死,何况境界更高的黑蟒。”

    一时间,众人陷入绝望。刑真的内力尚未完全恢复,无法再次使用刑罚。

    冲破落石的巨蟒头颅,顷刻间临近众人。张开的血盆大口,牙缝间还有没干涸的血迹。

    这次巨蟒定然会倾力出击,绝没有手下留情的可能。失望的阴霾,袭上众人心头。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