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349章 百年情与仇 对错难分明
    齐玄真的名号,如同一座大山压在龙兴洲。想要在龙兴洲有所作为,没谁能绕的过这座山。

    八位鳞甲男子同时停下脚步,李海洋自然而然的乐意奉陪。紧张神色无法掩饰,可见对龙兴洲之主的畏惧。

    七位鳞甲同时回望,似乎在等待什么。就这样临近望海崖而不攻,足足等了近一炷香时间。

    见风平浪静,火元凯心湖响起不可抗拒的命令。微微点头后,带领众人继续踏浪前行。不愿跟随的李海洋,没逃过七位鳞甲男子的监视。不情不愿的,乖乖跟随。

    一炷香时间里,金家三万护卫依靠海岸线的屏障,抵住了一波又一波龙虾族的进攻。

    千位剑宗的剑修,不断结阵泼洒剑雨。浩浩荡荡而来的龙虾族,损失最为惨重。

    崖畔的兰奎蔼,一会默念兰缘予不要带人前来。一会儿又祈祷兰缘予速速带人支援,矛盾体上身,自己浑然无觉。

    当八道身影距离望海崖不足千丈,兰奎蔼收敛心绪,暗自嘀咕了一句:“特娘的别来了,记得给老祖我多烧些童男童女送下面去。”

    随后,这位眼睛总是看向女子身前,对自家后辈都不放过的老人。一本正经的,缓缓走向崖畔。

    就在此时,兰奎蔼身后涟漪震荡,一道道身影相继走出。为首的兰缘予笑着施了个万福:“老祖久等了,缘予不辱使命。”

    兰奎蔼豁然转身,灿烂笑容停留一息。随即面沉如水,声音冷冰冰:“回来干什么?速速带着木兰亭一起离开。”

    想起一事继续命令:“别忘了把容嬷嬷带走,她能保护你一二。”

    兰缘予一头雾水,微微愣神后嫣然一笑:“老祖说笑了,我做逃兵回到家族,家法下难有活命。不如留在这里,好赖灵位能进祠堂。”

    兰奎蔼驻足,粲然一笑:“谁说不是,都认为生活在大家族中要风得风要雨的雨。又有谁能体会到家族法令如山,违背家族意愿,连回家的资格都没有。”

    说罢,老人挥挥手任命道:“既然来了,看看眼前的情况吧。”

    望海崖高千丈,下方龙虾族硬生生堆积出千丈高的肉山。观战众人,无不震惊。

    金家的金鼎虚和金凤,震惊中夹杂着怒气。终于知道金缕为什么没出现在铁匠铺子,现在见到他,大有前去灭杀的冲动。

    似看出金家人的怒火,兰奎蔼冷哼:“金缕这小子,我看着顺眼。以后金家和我们兰家的所有交易往来,全部由金缕负责。”

    金鼎虚和金凤本想着反驳,转眼发现钱观潮眼神的郑重提醒。他们二人看不出鹤发童颜老头子的深浅,不等于钱观潮也看不出。

    二人当即没了脾气。看眼前的老头子恨意滔天,只不过是敢怒不敢言。抗兰家大旗,给了金缕一张护身符。金家也确实无力反抗,真的认命。

    兰缘予轻声道:“老祖稍等片刻,我先与李海洋交涉一番。”

    踏前一步站在众人最前,兰缘予高喊:“李海洋,我已找到迫害你后人李汉白的凶手,可否暂且退兵?”

    千丈外,受控于人的李海洋看了看七位鳞甲男子。见无人反对,回应道:“先把人交出来再说,你们人类太狡猾。空口无凭,别想欺骗于我。”

    预料之中的答复,兰缘予抬手放出一缕魂魄,不是别人,正是金阳。

    回道:“来的路上,我已拷问过。李汉白的前因后果,都是他一人所为。现在可以交于龙虾族,任由你们处置。”

    仇人就在眼前,大仇之一可得报。李海洋不做犹豫:“这缕魂魄我要了,如果有诚意,先扔出来。”

    兰缘予身后,两声“噗通”后跪倒两人。金鼎学和金凤,不忍金阳就此魂飞魄散。叩拜钱观潮苦苦哀求:“请前辈救下金阳。”

    脾气火爆的钱观潮,破天荒的没有言语。遥望海面的赤发男子,熟悉的身影在脑中浮现。

    沉稳的马不火,截然相反激动异常。也要望向赤发男子,其中意味说不清道不明。

    二人同时出口询问:“李海洋?你可是红海的后人?”

    得到肯定答复后,二人再问:“李汉白是谁?难道也是红海的后人?”

    初厉人世,第一眼见到的美丽女子。一头赤色的飘逸长发,在钱观潮和马不火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痕。

    两位南滨城数一数二家族的供奉,一直孑然一身不曾迎取。不正是在等待,他们初见便一眼倾心的赤发。

    岁月悠悠物是人非,赤发已不再后人来寻仇。马不火和钱观潮,心中五味杂陈。当年所做,错即是错。

    再次得到肯定的答复,钱观潮和马不火异口同声:“金阳该死。”

    势同水火的两家供奉,从未表明过他们是亲兄弟的关系。也没有言语过,金家和唐家的资产,是他们兄弟父母所留。

    二人找不到当年的赤发女子,所幸留在南滨城,做了其他家族的供奉。何尝不是保护父母所留遗产,只是将隐秘埋于心底。

    两位供奉地位超然,分别辅助过前后三位家主。供奉一言,比之当代家主分量更重。

    而且是两位势同水火的供奉同时出言,等同于宣告了金阳的命运。金鼎虚和金凤面如死灰,同时又满心疑惑。

    不用兰奎蔼出手镇压,两位供奉突然出言摆平金家的反弹。免去不少麻烦,兰缘予乐得其中。

    “金阳魂魄可以给你,谈谈交换条件吧?”

    李海洋有苦自知,想退不能退。转动眼珠子思索片刻,出言道:“大仇得报其一,只能退兵一半。”

    说完,赶紧心湖传音与火元凯商议。李海洋有自己的考量,龙虾族参与此事,目的无非是遮掩海鳞蟒的契机。

    龙虾族参战不参战,对此战的结果无关紧要。他和火元凯商量的事宜,便是龙虾族留在海岸。但是作为得到金阳魂魄的回报,龙虾族只观战不参战。

    当然,他李海洋发起的此次战役,无论如何都会继续参战。而且就算他想不参战,七位鳞甲男子也不会同意。

    正如李海洋所想,龙虾族留在此地即可。火元凯也不在需要龙虾族无用的功法,只要打开海岸禁制。长驱直入龙兴洲的,是在海洋大后方的火鳞蟒一族。

    得到同意,李海洋拿出诚意 :“作为汉白大仇的交换,龙虾族暂时停止进攻。”

    话锋一转:“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不能牵连一族陪我报仇。但是作为人子,此战不可避免。”

    说道最后,李海洋一字一顿。发自心底,无需鳞甲男子们威胁。

    兰缘予所担心的是,禁制被迫后。冤有头债有主,灵智开启的妖族知道找谁拼杀。

    未开启灵智的龙虾妖族,冲入人群尝到血腥后会越发狂暴嗜杀。会像上次记载的那般,酿成惨剧一发不可收拾。

    龙虾族答应不再进攻,便以达到了目的。剩下的强者,即使打破海岸线禁制。死的无非是望海涯这些人,南滨城数十万百姓,至少可以免于灾难。

    至于杀害红海的人,现在不得而知。李海洋真有能力攻杀上来,大可自己去寻找。

    李海洋修炼的不是杀伐之道,业障缠身对以后的路途影响甚大。有理由相信,他不会乱杀无故。至少,不会将南滨城屠戮一空。

    达到目的的兰缘予,不在犹豫,当即抛出金阳魂魄。既然犯了错就要改错,以一己之命换取南滨城和龙虾族数以亿计的生命,死得其所。

    李海洋也不含糊,接过金阳魂魄后当众拷问。

    被吓破胆的富家公子哥,没啥抗拒的胆魄、一五一十无所隐瞒,全部当众说出。

    外人看来是听故事,甚至有人拿着当笑话听。放在金鼎虚和金凤耳朵里,如鲠在喉,恨不得亲手灭了金家的没用少爷。

    李海洋干净利落,一口将金阳魂魄吞入腹中。此时此刻,金家山少爷才算真正的身死道消,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狠狠吐了一口:“呸,没啥味道。”

    无奈的李海洋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苦笑道:“七位,开始吧。”

    剑拔弩张气氛骤起,上五境的灵力波动接二连三。刚刚平静不久的海面,被灵气余威震荡的翻涌咆哮。

    “住手,我有话问。”钱观潮和马不火一左一右,拉住兰缘予扯到身后,同时上前遥望海面。

    不愿继续开打的李海洋,找到借口顺坡就下。周身荡漾的灵气,转瞬间消退的一干二净。

    七位鳞甲男子及不耐烦,若非需要他的力量,也想先拍死李海洋再说。

    后者难言一笑:“先听听他们想说什么?”

    崖畔的马不火和钱观潮,对视一眼后抢着说:“我先问。”

    争先恐后,都怕落后于人。结果又是异口同声:“红海什么时候陨落了?何人所为?”

    “给我个告诉你们的理由?”李海洋故作拖延,希翼剑宗早些出手。七位鳞甲男子来自蛮荒大陆,剑宗必然不会留情。自己本就是困龙大陆妖族,或许能逃得一命。

    就算自己逃脱不了剑宗的责罚,至少龙虾族可以保全。李海洋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实际。

    崖畔的马不火和钱观潮,生怕对方先说出口。李海洋话音刚落,他们又同时回答:“我钱观潮/马不火在南滨城呆了近二百年,或许能追查到杀害红海的凶手。”

    李海洋说出红海陨落时间后,马不火和钱观潮先是摇头,而后双双陷入沉思。

    见八道身影按耐不住,有要出手的迹象。

    沉思中的二人娓娓道来:“大概二百年前,我,钱观潮/马不火下山历练。在海洋中游荡,以龙虾族为食……”

    二人将红海带领龙虾族攻打南滨城的经过详细说出,几代人的恩怨也水落石出。

    至于红海因何陨落,没有人能给出答案。马不火和钱观潮深感愧疚,当年没有多留个心思,亲自护送红海回到族中。

    失去耐性的火元凯,猛然瞳孔收缩。痛骂道:“李海洋,你一直拖延时间,是想等剑宗来吗?”

    “你放心,剑宗来之前,我们有能力先灭了龙虾一族。不想龙虾族消亡,立刻结镇。”

    八道灵气洪流,再次激荡而出。

    涯判的马不火和钱观潮,久久无法在思绪中拔出。

    南滨城海岸,一赤发女子嗅着熟悉的渔夫气息。悔恨率族攻打大陆的过错,惋惜当年的不理解。

    自行了接,永远的在海岸陪伴渔夫!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