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351章 海面激战酣 兄弟重拾情
    财主家都喜欢花钱了事,兰奎蔼掏出一把龙纹钱。攥在掌心,掉落丝丝缕缕的齑粉。

    与此同时,手掌周围洁白雾霭飘散。扩散开来预料之中与音波碰撞,虚空中传出“滋啦”声响。

    灵气白雾消散,音波同时消耗殆尽。两厢平分秋色,第一回合打了个平手。

    细看之下,海中的庞然大物是一头满身鳞甲的漆黑大蟒。形态上,和呼叶山的火藤林,还有山体内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大上太多。

    大蟒和大鸟临近,化作人形挡在其余鳞甲男子身前。大鸟是一发丝浓密,与本体颜色一般无二的老者。

    大蟒是一健壮男子,全身肌肉隆起。顶着个大光头,一对铜铃大眼珠子凸起,给人一种狰狞之感。

    漆黑大鸟始一出现时,崖畔的刑真就认出此人。正是呼叶山救走舒小玉的家伙,只是不知为何,现在少了一臂。

    刑真当日闭目等死,没看到袁淳罡和老秀才的出现。自然也不知道黑发老人的手臂,是被袁淳罡打碎。

    夜莺门的莺良奥和火鳞蟒族长老火元德,二位驻足后没有理会刘顺等人。而是跃过他们望向崖畔,确切的说是在打量刑真。

    莺良奥看了看自己断臂处,一阵后怕提醒:“负剑少年名为刑真,是他斩杀了火藤林。山中的火兴旺,估计也是这小子干的。”

    火元德缓缓摇头:“他的实力?机缘巧合下能杀得了火藤林。至于火兴旺,万万没那份能耐。”

    凸出的眼珠子,转动后瞄了一眼旁边的断臂。继续道:“应该是他们出手!”

    意思很明显,他认为山中的火兴旺是被老秀才和袁淳罡所杀。

    回味过来的莺良奥晦暗不明,同一阵营也往伤口上撒盐,委实不地道。

    倒是认同火元德的说辞,点头道:“有可能。”

    凸出的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刑真:“这个少年身上有我族的气息,定然是火兴旺的妖丹被他炼化。”

    说巧不巧,这时候的刑真正好取下腰间破烂葫芦。打开盖子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麻寿国火云酿炼制的药酒,味道的确不错。

    火元德吸了吸鼻子,脸色瞬间阴沉如水。怒骂道:“该死,他必须死。居然拿我族天才的妖丹炼酒,岂有此理,该死。”

    莺良奥抽了抽嘴角,暗道这小子也太暴遣天物了。中五境的妖丹,逞一时之快给下酒了……。

    同伴在旁,没好意思把心中所想给说出来。附和道:“的确该死。”

    心底则在嘀咕:“葫芦里面的酒水,一定要尝上一口。”

    “咳咳咳,要他死要他活的,你们问过我没有。话说蛮荒大陆的妖无敌了吗?可以随意定人生死。”被无视的刘顺,没好气插言。

    随后看了眼发丝黑密的老人,问道:“是夜莺门和蛮荒大陆串通一气,还是你一个人和蛮荒大陆走到了一起?”

    自然没人回答他,有的只是一老一壮年的怒目而视。

    来而不往非礼也,刘顺语毕后也无视眼前二人。拍了拍身边兰奎蔼的肩头问道:“一个老不死,一个大长虫,你先选。”

    兰奎蔼懊恼:“我说今天怎么眼皮子一直再跳,原来海里藏了两只老不死。满身肌肉的适合你们武者去对付,我选黑鸟。”

    “等会我扒光他的鸟毛,一半红烧一半烧烤。嗯,刑真葫芦里的酒味道不错,正好当下酒菜。”

    刘顺砸吧砸吧嘴:“的确不错,我喝了不少。”

    火元德须发皆张,怒喝:“找死。”

    手中凭空多出一杆三叉戟,“啊呀呀!”发泄一声,一人一戟踏着海面冲杀向前。

    脚踏海面如履平地,没有水花溅起也没有涟漪荡漾。人戟未至,灵气匹炼先行挥出。半红半蓝,火焰海水泾渭分明的匹炼。一边火势熊熊燃烧,一边海浪翻涌不停。

    刘顺就没这般花俏了,朴实无华递出一拳。看似没有足够的气势,当匹炼临近拳头三丈外,寸寸崩裂开来。

    两臂交换再出一拳,本是打在虚空。前冲而来的火元德横戟格挡,“当”的一声凭空炸响有如天雷。

    刘顺露出笑意:“有意思,神婴境巅峰,差点高出我两个境界。”

    见刘顺没动,火元德也驻足不前,问道:“小看了龙兴洲。退凡境武者有如此实力,定是出自大宗门。”

    刘顺一字一顿:“剑~宗!”

    下一刻黑衣门房拔腿前冲,临近火元德三丈远时踏海面跃起。一记膝撞,直奔那对凸起的眼珠子。

    火元德怒极返笑:“哈哈哈,初入上五境的武者也敢这般猖狂!”

    上五境的三叉戟,至少也在宝器范围。武者的强横体魄,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血肉之躯和宝器碰撞,手臂粗细的三叉戟微微弯曲。戟身流转如水的灵气,一撞之下四处溃散。

    火元德惊诧万分,暗道:“奶奶个腿,到底我是大妖,还是该死的黑衣门房是大妖!”

    抽出一掌,全力拍向戟杆中央。弯曲的三叉戟,外力加持下迅速回弹。

    吃够教训的火元德,在不敢和黑衣门房硬悍硬。身形倒掠,甩出三叉戟在周身盘旋,红蓝匹炼不要钱似的激荡而出。

    火元德立身处,方圆十丈内水柱冲天。绞杀之力大到无边,半神器掉入其中,估计也能蹦下来一块。

    刘顺借三叉戟力道反弹,身形旋转后脚踏虚空如履平地。脚底发力,虚空轰然炸响。

    黑衣门房如一道箭矢激射,双全轮换快如闪电。灵气匹炼接连炸开,盘旋的三叉戟也被当头一拳砸入水柱。

    咔嚓声响过后,宝器三叉戟瞬间崩碎。刘顺皱了皱眉头,稳住身形立身水柱十丈外。

    他没有兵器,双拳双脚就是拼杀的本钱,立身片刻,仍然是没有罡风的一拳递出。

    看不到激烈的碰撞,好像是在打空气玩。三息过后,与天齐高的水柱从内部怦然炸开。

    大片的水花和火苗落下,视线被遮挡。刘顺的前方,模糊一片。

    一条漆黑的软鞭,细看下鞭身布满细密的鳞甲。无声无息穿透水与火,悄然的接近刘顺头颅。

    黑衣门房抬臂,“啪”得一声将其撰在手心。体内内力喷涌,掌心罡风徐徐。只见排列整齐的鳞甲依次舒张,转瞬间抵至源头处。

    “嗷”水火后传来一声高亢的嘶吼,待水与火全部落入海洋。显现出来的是,仅仅头颅就有山岳大小的蛇头。

    刘顺冷笑:“火鳞蟒,终于拼劲全力了吗?傻子,齐玄真在困魔窟,暂时无法赶来,怕个鸟。早就该这样,与我痛快一战。”

    进阶后伤势随之恢复的刘顺,是个战斗狂人。不惜道出了蔡卓千叮咛万嘱咐的秘密,只为痛快大战一场。他更多的考量,是想一举稳固当下境界。

    黑衣门房踏海掠出,巨大的黑色大蟒周身火星四溅。火元得甩头砸尾,全力以赴下不遑多让。

    一人一妖杀至癫狂,直至双双沉入海底不可见。唯有海面的翻涌,比之风浪来袭还要狂暴,才可感知到二人厮杀所在。

    兰奎蔼和莺良奥的厮杀,没有这般肉碰肉的激烈。双方一个灵气源源不断,夜莺接连显化。密密麻麻的如同蝗虫过境。

    一个打架就是烧钱,不断的吸取龙纹钱当中的灵气。自己反倒是轻松惬意,始终保留自身灵气的充沛。

    用钱做大网,或许是兰家的特有法宝。兰奎蔼也有一件龙纹钱编织的大网,同样的七颗龙髓钱排列。

    相比之下,兰奎蔼这边龙纹钱的挥霍速度。快的吓人,绝非一般家族能承担得起。

    兰奎蔼的龙纹钱大网,威力也更加的可怕。不只大网自身围困敌人,一个个龙纹钱也不断激射。钱没了在补,有钱就是任性。

    灵气显化的夜莺密密麻麻数不清数量,兰奎蔼挥霍的龙纹钱丝毫不差。倒霉催的莺良奥,先是不久前被打碎一臂。今日又碰上这么个主,自身灵气保留,拿钱出来挥霍战斗的主。

    浓密黑发的老者,憋屈的差点儿吐血。眼珠子转动间,若有若无的向望海崖退走。

    却说刘顺和兰奎蔼,两位实力高深莫测家伙,不管不顾的各自找对手厮杀。他们二人打的痛快,苦了钱观潮和马不火这对难兄难弟。

    两位神丹境,面对八位神丹境。没了刘顺的出拳阻击,火元凯和火元丰带领下,八卦阵在成。

    这些家伙打的一手好算盘,解决掉钱观潮和马不火后。便可利用大阵,一举攻破海岸线禁制。

    八个点站立八位,红蓝灵气洪流链接。洪流之间相互融合叠加,其规模越发的庞大。

    马不火不甘坐以待毙,万火喷涌形态各异。火焰万兽奔袭,浩浩荡荡杀向大阵。

    钱观潮心思相同,澎湃灵气浪潮翻涌、一浪高过一浪,气势越发汹涌。

    火鳞蟒擅长水火同源,八位合力出手拦截。实力远超对手又知己知彼,两道洪流分别出击,顷刻间瓦解掉万火和浪潮。

    马不火和钱观潮相视苦笑。

    哥哥马不火叹息:“多年不合作,生疏的很,难有当年的水火共济。“

    钱观潮无奈认可:“是啊,你的万火被磨去棱角。本该平静的弱水,被我演化至狂暴。两条错误的路,走在一起错上加错。“

    马不火下定决心后艰难开口,终于喊出了两百年前的称呼:“弟弟,你想好了吗?“

    钱观潮同样是艰难万分,吐出一句话几乎耗尽所有气力:“我想好了,哥哥你呢?“

    二人同时点头,随后异口同声道:“师傅的话应验了。“

    又同时自嘲:“师傅是卦术家的领军人物,当然算无遗策!“

    时隔百年后,兄弟二人再次手牵着手,一起跪拜向大海深处。同声愧疚:“师傅,徒弟错了。“

    兄弟二人转身再次跪拜:“父亲,娘亲,我们知错了。南滨城,我们知错了。“

    似乎交代完所有后事,兄弟二人携手起身。相视一笑,百年恩怨一抿化解。

    这一刻,兄弟二人心扉放开,突然间心意相通。狂暴的海浪平稳的火焰,融合在一起如胶似漆。

    火焰燃烧的越发狂暴,海浪相反的安静下去。

    同是在这一刻,金鼎虚手中的玉如意掠向海面。

    唐娇手中的木火掠向海面。

    唐家祠堂令牌下压着的龙元钱掠向海面……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