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352章 五形大山成 海岸禁制破
    海面战至火热,崖畔众人提心吊胆。金鼎虚和金凤顾不得丧子丧弟之痛,死死盯着海面。

    南滨城只要有一方落败,战局便会瞬间明了。海面厮杀众人,随意拎出来一个,都能抬手灭杀崖畔所有人。

    父女二人知金阳以死,但不愿金阳白白送死。南滨城金家产业,虽现在不是家主,可以说与他们无关。可毕竟是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产业,拱手让人,对不起列祖列宗。

    唐明耀突然走进,拍了拍金鼎虚肩头劝慰道:“争了几十年,你我都违背了先祖意志。错就是错,是时候放手了。”

    金鼎虚沉默片刻缓缓开口:“的确如此,一时意气风发,到头来害了自家子嗣。”

    唐琴尸骨未寒,魂魄却已不再。身为父亲的唐明耀何尝不难过,此时只不过强行压抑罢了。

    见金鼎虚落寞,难免的兔死狐悲。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继续安慰。

    跪地的金缕,一直没有起身。书生自有书生骨,不愿趁人危难时。

    义正言辞:“孩儿不愿做金家家主,请父亲出山,重整金家!”

    金鼎虚出乎意料的没有应承,而是坦白道出事实:“金缕并非金家子嗣,是从小收养的一管家儿子。念管家劳苦,所以带金缕如己出。”

    词语一出,金鼎虚和唐明耀面面相觑。听上去,和金唐两家的起始如出一辙。两人同时叹息:“造化弄人!”

    跪地的金缕语出惊人:“此事孩儿早已知晓,金家带我如亲生,养育之恩大于生我之恩。金缕不敢忘生本我家的先祖,却也不能忘金家栽培养育我的大恩。”

    “亲生父亲既然同意我改姓为金,金缕此生便是金家人。做不做公子少爷无所谓,当不当护卫统领没关系。哪怕父亲命我去做一打杂下人,金缕仍是金家的人。”

    “请父亲接过家主,带领金家重新振作。”

    金缕一席话,震惊的金鼎虚无以复加。将心比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如该子。自愧不如下满是欣慰,自嘲道:“金缕强于我,更适合做金家家主”

    “同是姓金,你做和我做没有区别。金缕起来吧,堂堂金家家主不能随意给人下跪。如能度过今日难关,我便长年镇守这个崖畔。“

    "至于老二金凤,专一神修一途。喜欢修炼,就让她继续在海边结茅修行吧。“

    一旁的唐明耀羡慕不已:“你们金家,至少有人可以接过家主位置。我们唐家呢,唐晋外出游历,剩一小女难担重任。可怜我儿唐琴,好好的一接班人,就这样,哎!“

    眼力过人的刑真,早就看到唐琴魂魄被谁收取。这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兰缘予,会心一笑:“请兰前辈高抬贵手。“

    说罢,刑真转过头颅,继续盯着海面。

    兰缘予轻轻点头,屈指轻弹,一道幽光射入唐琴眉心。女子轻言:“罪不至死,改错为大!“

    话音刚落,被护住心脉一直温热的唐琴尸身。闭合的眼眸缓缓睁开,第一句话不是道谢,而是望向海洋。

    声音虚弱,语气却是坚定不移:“唐家死守南滨城!”

    唐明耀喜出望外,随之附和:“我儿所言甚是,为父支持。和金鼎虚一样,如能度过今日,常年坐守望海崖。”

    兰缘予轻轻点头回以微笑。

    刑真望向海面,心中自问自答:“为谁出剑?“

    “南滨城?“

    “为何事出剑?“

    “人族妖族两座大陆的战乱“

    “出剑对与错?“

    少年犹豫了,他看不清困龙大陆和蛮荒大陆之间孰是孰非。刑真不愿出剑,不想两座大陆战争不断。

    此时无法左右没得选择,刑真给出了自己一个模糊的答案。

    “我不清楚对错,不过眼下,有出剑的必要“

    这时的刑真,没有往日自问自答的凌厉和果决。也没有平日间,问对错后的一往无前。

    两件半神器,一件困龙大陆可遇不可求的龙元钱。三件器物,掠出涯畔悬浮于海面半空。

    挥金如土,金土属性勃然迸发。半神器木火,无需多问,木与火属性相继喷薄。

    五形差一水,被火焰燃烧的弱水,不在冰寒排斥它物。融入当中,五形补齐。

    相互交融的五行没有固定形态,混沌一团似雾似云。

    哥哥马不火看了一眼弟弟,问道:“准备好了吗?”

    钱观潮点头后看向对面结阵当中的赤发男子,呢喃道:“他被人利用罪不至死,何况,他是她的后人。”

    兄弟二人化解百年怨气后,想法一致。马不火认可道:“是啊,李海洋若死,世上在无红海的后人。逢年过节,没人去她坟头祭拜,多孤单!”

    二人最后遥望一眼赤发男子,最后同时出口,道出了一则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

    “龙元钱不属此界,能量狂暴霸道高于此界所有。想要加以利用,需冷热交替淬炼当中能量与此界契合。”

    说完最后的遗言,兄弟二人如同失散多年的夫妻。手挽着手走向孤零零的龙元钱,二人眼眸中有不舍也有欣慰。

    马不火突然高亢喊出:“万火之体化身万火。”

    粗布麻衣的老人身体熊熊燃烧,最后只剩一朵只有龙元钱一半大小的火苗。

    同一时间钱观潮气势惊人:“弱水之体化身弱水!”

    气势凌厉的老人,身体逐渐的消融趋于透明。以身化弱水不断压缩,最后只剩龙元钱一半大小的水滴。

    火苗水滴径直射向龙元钱,后者欢呼雀跃鲸吸牛饮将水火吸收。片刻后龙元钱归于平静,反正两面各多出一颗火苗和一可水滴。

    火苗微微跳动,水滴轻轻颤动。龙元钱自行漂浮,镶嵌到玉如意的凹槽。严丝合缝,完全吻合。

    龙元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玉如意封存的宝藏。半神器挥金如土,一瞬间摒弃了半字。

    无规则演化的五行之力,也在没了“半”字后瞬间凝实。泛着夺目光辉,化作五色大山轰然砸下。

    七位鳞甲男子和李海洋勉强算作八人,合理组建的大阵。不是五色大山的一合之敌,缭绕的灵力毫无抵抗碰之即碎。

    一颗火苗一粒水滴分别从龙元钱当中射出,一左一右刺穿李海洋肩头。赤发年轻男子,顺势倒飞出五色大山底部。

    随后水滴火苗从新相容,不再分彼此,没入龙元钱当中。

    以火元凯为首的七位鳞甲男子就没这么幸运了,被从天而降的五色大山直直拍中。

    五色大山气势无匹,裹挟七位火鳞蟒幻化的男子笔直砸向海洋深处。海水不敢碰触其锋芒,纷纷退避散开。

    五色大山所过,皆是真空地带。硬生生在海面中切割出一个大坑,直至坠入海底。

    七位火鳞蟒的气息全无,五色大山气势全无。“哗啦啦”海水倒灌,海面复又平静。

    此役已不是李海洋所能掌控,有幸逃得一命。趁高手有敌各自迎战,灰溜溜带着龙虾一族离开此地。

    一击镇压七位上五境大妖,龙元钱当中的能量消耗殆尽,化作齑粉洋洋洒洒飘落。齑粉当中,还有马不火和钱观潮这二位兄弟的余灰。

    挥金如土从回半神器,木火也仍然是半神器。两件器物暗淡无光,各自回到各自主人手中。一时半会,是没有再次发威的能力了。

    八卦大阵刚平,莺良奥这边再起波澜。现出本体化作漆黑大鸟,鸣叫如厉鬼嘶吼的夜莺。

    出其不意,漆黑大鸟居然徒手抓起钱币大网。两只锋锐的爪子尽皆所能撕扯,居然想将龙纹钱大网撕裂。

    兰奎蔼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没天理了,这样也行。大妖的体魄竟然如此强迫,难怪一直有传言,蛮荒大陆不想全面进攻。”

    “否则的话不计生死,不出十年,困龙大陆八个大洲尽数沦丧。先人智慧,诚不欺我!”

    兰奎蔼咬了咬牙,给自己打气:“龙腾州兰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今天老子就用钱,砸得你体无完肤。”

    然后,这位鹤发童颜的老人,龙纹钱挥霍起来不计其数。别人干架要么是灵气洪流要么是内力风暴,兰奎蔼和人干架,用的是龙纹钱洪流。

    龙纹钱大网外灵气激荡,和剑气相比只不过是少了些许锋芒。若是单论灵气浓郁程度,甚至比同境界的剑气更胜。

    莺良奥也不好受,不多时如同金石的爪子皮开肉绽。咕咚咕咚翻涌出的鲜血,刚刚流淌出来就被灵气蒸发全无。

    妖兽的体魄的确强悍的吓人,真的将龙纹钱大网撕裂出一道口子。悲催的是兰奎蔼身上携带的龙纹钱数之不尽,哪里出现裂痕用钱堵上就是。

    钱不是万能的,但此时没钱万万不能。越来越多的龙纹钱加入大网之中,激荡的灵气越发狂暴。

    苦了莺奥良,如钩的四指,两只爪子就是八指。被激荡的灵气不断切开,不多时,便已是深可见骨,切开了近半的手指。

    十指连心,鹰良奥的疼痛可想而知。看着越发狂暴的大网,漆黑大鸟微微张开嘴巴。

    不像是疼痛的抽搐,更像是计谋得逞的冷笑。而后突然煽动翅膀,带着龙纹钱大网急掠。

    跃上高空展翅旋转,灵气狂暴的大网被重重甩出。

    兰奎蔼顿时变色:“可恶,居然用灵气大网攻打海岸禁制。特娘的,谁说大妖头脑简单了?”

    作茧自缚的老者想要收回大网为时已晚,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一门心思想要击杀莺良奥,居然忘记了距离望海崖越来越近。

    两件神器无法再用,上五境的兰奎蔼无法驰援。刘顺更是不知所踪,就算有心回来,也会被火元德拖住。

    望海崖畔已是无人能阻大网的狂暴灵气,禁制若是被破。不用龙虾族进攻,海面激战的灵气余波,便可打沉没有大阵防护的南滨城。

    灾难临近,站在崖畔的人无不变色。海面传来厉鬼嘶吼般的鸣叫,相当的应景。更像是地狱传出的号角,宣告南滨城数十万百姓的命运。

    莺奥良计划得逞,不在与兰奎蔼碰撞。翱翔高空鸣叫不停,厉鬼的嘶吼便一直盘旋。

    海底激战的火元德,似乎也感知到海面的状况。一道道粗大的水柱先后串出,像是迎接胜利的礼炮。

    望海崖畔,黝黑少年眼神坚毅,小声自语:“刑罚,破。”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