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367章 渡船烧烤香 迎风飘十里
    离去的老秀才,优哉游哉躺在朱红色酒葫芦上。闲来无事,手指掐诀不断。

    忽然收敛笑容自言自语:“出了龙兴洲了吗?两州交界处容易出变故,容我看看谁在附近。”

    老秀才干瘪手掌挥动,眼前凭空出现一画面。平静的海面中央,海水向两边溅射。

    细看下,中央处一男子踏剑而行,海面被割裂出一道沟壑。

    老秀才很是满意,点头后屈指弹出一绿色竹筒。绿芒一闪即逝,转眼消失不见。

    却说如山岳般的渡船出了龙兴洲范围,乘风破浪尽情遨游。破海如同激射的箭羽,日行万里不止。

    刑真和梦义站在船边,任由冷冽海风扑打脸庞。在凡俗人看来,此举能要了性命。可是在刑真和梦义这样武者神修眼里,很是舒爽惬意。

    浪潮快速从眼前划过,转瞬便消失在视线的尽头。曾问过梦义,如此速度到达龙断州渡口,也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刑真终于明白,在青阳镇时“夕若贝”所说。凡俗想要去困魔窟,历尽一生也难达成。

    的确如此,换做凡俗划着小船慢悠悠而行。不说这一路上吃喝所用,只是日夜不停的前行。人生短短几十年,从生下来就开始划船,直到可知天命时,未必能行上渡船的半月路程。

    何况海洋中不是一直风平浪静,风暴巨浪时常有之。一挂百丈巨浪拍下,凡俗舟船瞬间沉没。

    刑真习惯喝自己腰间葫芦内的酒水,梦义又要了一坛子火蟒妖丹炼化的药酒。

    俩男人在一起,溜着海风下酒。到底是个啥风味,只有他俩自己清楚了。

    刑真问道:“仲勋和仲良二人在擂台上表现的实力,没有洪姨说的那般深不可测?我相信洪姨的千里眼,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梦义一口接一口往嘴里灌酒,有那么点懒得理会刑真,不情不愿答道:“遮掩气息的法门不是什么秘籍,各家都有所研究。应该是身上有器物,干扰洪柏的千里眼契机。”

    正说话时,梦义没来由的放下手中不舍的酒坛子。面色随之凝重下来,招呼一渡船伙计,命令所有人进入房间,不得在甲板处逗留。

    刑真抬眼望向前方,海面被白茫茫的冰层覆盖。周遭温度,急剧骤降。饶是刑真的四境武者体魄,也不得已在方寸物中取出一件棉袍披上。

    略微思索当即醒悟:“是到铁鳄弯了吧?”

    梦义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渡船不断深入,周围传来咔嚓咔嚓破冰声响。速度越发的缓慢,比之常人行走还要不如。

    恍惚间,飘来浓郁的香气。不多时,味道传遍整个渡船。

    楼层当中的船客,无不被香气吸引。质疑声,惊呼声不断传来。甚至有人出言,花高价也要买到这种食物。

    刑真苦笑:"居然有人烤肉取暖。"

    梦义无所谓道:"没关系,渡船材料不怕火焰,你无需担心。"

    刑真咧嘴一笑:"我是馋了。"

    "汪汪汪"小狗崽儿得得嗖嗖出现,很不符合它好吃懒做的性格。

    刑真笑骂:"馋了是吧,梦前辈不是外人,有话直说就行。"

    小狗崽使劲点头,脆生生道:"肉质鲜美,有海洋气息。"

    "我们深处海洋,随眼可见海洋生物。船客顺便打捞点上来,没什么稀奇的。你要想吃,回头去海里自己抓点。"刑真随口说道。

    梦义提醒:"过了铁鳄弯再说,现在不可乱来。"

    而后突然惊醒:"不会是有人打捞海里铁鳄了吧?在人家的地盘。"

    随后又自己摇头否定:"在人家地盘,抓铺人家同族当吃食。除了傻子,没人会这么干。"

    刑真好奇问:"前辈能不能分辨出,味道是在哪个房间传出来的。前辈见多识广,知晓这是哪种生物的肉质吗?"

    "寻个气味儿有什么难的。"梦义话刚说出口,立马发觉不对。气味儿浓郁,却找不到源头。

    随即放开神修强大的神魂,搜寻良久仍是无果。

    梦义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坦言:"奇了怪了,味道源头找不出。到底是何物种也分不出。不应该呀,海洋生物,除了避嫌铁鳄弯不吃鳄鱼肉,其他的都吃过。"

    刑真转身打量五层高楼的房间,眉头紧锁,同样是一无所获。

    低头看向小狗崽儿,问道:"能找出来吗?"

    这时一直面相海洋的梦义面色骤变,撤了撤刑真衣角肃容道:"不用猜了,是鳄鱼肉。"

    与此同时,渡船停止前进,仍有咔嚓咔嚓破冰声接连不断。仔细聆听,不仅渡船周围,更远的方向也有这种声响。

    刑真好奇,转身遥望海面。冰层破洞处,一双双眼眸死死盯着渡船。

    四面八方都是,一颗颗鳄鱼头颅数之不尽。张开可吞食巨象的大嘴,恨意不加掩饰。

    鳄鱼头颅覆盖森森鳞甲,最小的鳞片也有成人拳头大小,稍大一点的,和成人头颅不相伯仲。其厚度不言而喻,普通刀剑难伤分毫。

    根本不及多加考虑,密密麻麻的鳄鱼如同箭羽激射,从海面跃出。四面八方汇聚向渡船,张开血盆大口似要将一切生吞活剥。

    探头遥望的刑真,下意识的缩回脑袋。望着鳄鱼口中如同黑洞的嗓子眼,心有余悸汗毛倒竖。

    幸运的是,鳄鱼出现时,渡船被一层光幕笼罩。所有扑咬而来的大家伙,如同撞到铁板。

    一阵乒乒乓乓响动过后,接二连三的掉落回海洋。毫无疑问,渡船有自保的护船大阵。

    刑真见过凤羽的护山大阵,两者如出一辙。维持大阵的消耗,自然是龙语钱或者龙纹钱。

    以唐家的财力来说,用唐娇的话解释,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儿。

    不用和满身鳞甲的庞然大物面对面厮杀,刑真长呼一口气儿。

    旁边的梦义,没刑真这般好脾气。跳上围栏,祭出本命飞剑。凌厉冰寒的剑气,顿时激荡而出。

    脚尖轻点,便要杀出大阵。只是双脚刚刚离开围栏的时候,梦义的脚踝无声无息多了一只莹白手掌。

    手掌猛一用力向后拉扯,梦义整个人被拽回。手掌向下甩动,梦义就跟小鸡崽子似的被扔向甲板。

    刑真眼皮跳动,暗想这洪柏对梦义出手,当真是丁点儿的不留情面。

    而刚欲破口大骂的梦义,看到是其貌不扬的女子。顿时气焰全无,温顺的跟一只小花猫。

    凑上近前嬉皮笑脸:“洪、洪、洪管事来了,这群该死的畜生不知好歹,容我去挨个剁了拎回来给您煲汤。”

    “据说鳄鱼肉滋养容颜保留青春,煲汤效果最佳。别别别,您别动手别生气,不喜欢吃就算了,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

    今天的刑真,心境就跟翻山越岭是的。忽上忽下漂浮不定,就没个平稳的时候。

    脾气暴躁说动手绝不多废话的梦义,在洪柏面前没丁点儿的脾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二人的身份好像互换了,梦义更像是在家中唯命是从的小娘子。

    当真是一物降一物,没有什么天生无敌的存在。

    任梦义殷勤献媚,洪柏始终没好脾气。狠狠刮了一眼堂堂剑修,骂道:“混账,杀些铁鳄族的一些小妖有个屁用。真把他们杀出火气,中五境和上五境的一股脑出来,你能扛得住吗?”

    梦义无所谓:“洪管事说笑了,大不了拼死一战。不过您放心,我肯定不会留下你自己先行跑路。”

    洪柏抬手做势欲打,恨其不争:“糊涂,你跑了这一船的人怎么办?我们收了他们的船票价格,就有权利保护他们的安全。”

    "真若冒出个上五境铁鳄族的出来,就凭你?能跑的了?"

    教训完梦义,洪柏转身对刑真施了个礼歉意道:“让刑公子见笑了,梦义他有口无心不用理会。”

    不等刑真答复,梦义抢着开口:“别人死活我不管,我只管保护洪管事的安全就行。这是唐家交给我的任务,也是我自己的底线。”

    洪柏这叫一个气,没来由的语气却是软了几分:“不许胡说八道,被外人听到有损唐家声誉。”

    二人终于心平气和,而护船大阵外的铁鳄一族。只是撞得头昏眼花,没有流血受伤更没生命危险,也就无所畏惧。落回海中再次跃起,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发起冲锋。

    刑真无奈问道:“二位前辈,以前可曾发生过这样的事?”

    洪柏缓缓摇头解释道:“没有,困龙大陆这边的妖族族群受大陆强硬实力镇压,不敢轻易对人族发起攻击。”

    “不过人族讲究平等,既然是生活在困龙大陆的妖族,就属于困龙大陆的一份子。有人胆敢挑衅妖族,他们可以无所顾忌的回击。”

    “现在看来,肯定是这个烤鳄鱼肉的味道刺激了它们。有护船大阵保护,一时半会暂无危险。我们要做的,是找出来到底是哪个混账干得好事。”

    洪柏对这次事件极度愤怒,磨着银牙一字一顿道:“找出来后,一定要让他赔偿这次开启大阵的损失。”

    梦义终于抓住奉承的机会,使劲点头道:“对对对,特奶奶的,不然的话,这次出航赚的钱全搭阵法里面了,老子白忙活一场。”

    跨州远行,每张船票价格高得离谱。粗略算下来,所得净利润也极为可观。

    开启一次护船大阵就要消耗掉所有利润,甚至还有赔钱的可能。可见一座大阵所需要的神修钱,到底有多么的昂贵。

    当然,跨州渡船这种东西,虽不如飞舟造价高昂,它也不是一般中小实力有能力建造的。就算是普通的国家朝廷,也大多出不起这等消耗。

    提及烤鳄鱼肉的凶兽,洪柏和梦义均皱起霉头。显然是对于此事一筹莫展,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办法。

    刑真蹲下身,摘下腰间小葫芦,给小狗崽儿大灌了一口。

    安慰道:“已经是神虚境神修,魂魄比其他人要强悍得多。试着利用魂魄力量操控嗅觉,看看能不能找出气味源头。”

    小狗崽儿照做,片刻功夫长嘴伸出舌头。

    刑真明白,这是焦急的出汗。小声劝慰:“别着急,他们是有秘宝遮掩,看样子有备而来。”

    小狗崽儿轻轻点头,眼底忽而透出一丝兴奋。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