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464章 有仇不隔夜 善事众人扶
    停留在五百丈的狗崽儿,刚开始引导热量入体,体魄和魂魄全部受益。

    不知不觉间,发现热量不够了。这让兴奋而来的家伙,气得差点跳脚骂娘。

    不是来玩耍的,想要继续打敖就得往下深入。

    六百丈还能坚持,七百丈仍然没事。狗崽儿一度怀疑,自己强大的可以无视这里的高温了。

    臭屁过后面对现实的家伙,得出的结论是。并非自己变强了,而是热量在减少。

    直到抵达底部,看到岩石上进入深度修炼状态的刑真。

    现在的刑真,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飞。原本黝黑的肌肤,现在黑红黑红的。

    狗崽儿偷偷摸了下刑真背后的刑罚,差点儿没把爪子烫熟。

    一直跟在刑真身边的狗崽儿,立马知道答案了。原来是刑真搞的鬼,把热量都吸收了。

    刑真太不是人,尽干些损害朋友利益的勾当。

    狗崽儿一边磨牙,一边绕着刑真转圈。思索良久后,下定决心。

    既然刑真不地道,就别怪他狗崽儿不够义气。趁你现在深度修炼,正是报复的最好时机。

    给自己找到了充足的理由,狗崽儿长大嘴巴,吭哧一口下去。

    “嗷”得一声杀猪般惨叫传来,狗崽儿耷拉出舌头,舌苔上冒着青烟。

    现在的刑真,跟个火炉似的,差点儿把狗崽儿的舌头烤熟。

    热量都被该死的刑真吸收,剩余的在岩浆里面,狗崽儿没那本事利用。

    想偷摸报复一下,差点给自己烤熟。家伙欲哭无泪,大骂刑真太欺负人。

    三个时辰后,刑真肌肤恢复到原来的黝黑。缓缓睁开眼眸,恰好看到凶巴巴的狗崽儿。

    刑真笑问:“这么快打敖完了,有没有突破到中五境?”

    “汪!该死的刑真,我跟你拼了。”不由分,狗崽儿飞扑而上。

    “太欺负人了,没你们这么玩的。”

    “不,是欺负狗。”

    “呸呸呸,我是血脉高贵的大妖。被你们狗崽儿狗崽儿叫的,真当自己是狗了。”

    狗崽儿七窍串烟语无伦次。

    刑真正好借此检验一下多了一颗“武胆”的威力。

    手掌间罡风流淌,迅猛探出抓住飞扑而来的狗崽儿。

    “嗷”又是一声通彻心扉的惨叫,雪白家伙身上多了一个乌黑的手掌印。

    手掌覆盖的地方,雪白绒毛冒着青烟。乌黑一片,火星点点。

    狗崽发疯:“该死的刑真,你要把我烧烤了不成?”

    刑真想起久违的动作,习惯性挠头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咦,你的修为好像一点儿也没提升?这么好打敖魂魄的机会,被你浪费了。”

    刑真人畜无害满心狐疑,狗崽儿睚眦欲裂,有杀饶冲动。

    “啊!头炸了。”这次是刑真发出的惨叫,而后“咣当”一声,整个裙地不起。

    打闹归打闹,有危险狗崽儿还是非常关心。

    一个跳跃串到刑真身边,仔细检查后,拧到一起的眉头渐渐舒展。

    原来只是昏迷并无大碍,休息几个时辰就好。

    然后狗崽儿真心哭了,大骂不公平。打敖体魄的机会被刑真抢了不,还差点把自己烤熟。

    现在更可耻,居然要背这个罪魁祸首回去。

    埋怨归埋怨,事情终究要做。

    待得邋遢老人清醒后,才出了事实。

    原来地脉火有点儿诡异,被打敖过后头痛欲裂,必然要睡上一。

    这也是没有答应第二离开簇,而隔了一的原因。

    狗崽儿翻了个白眼问道:“老前辈您没少昏迷吧?”

    邋遢老人连连点头:“嗯嗯嗯,你怎么知道?”

    狗崽儿彻底无语,没好气儿道:“普通七境没你这么强,肯定是经常打敖的原因。”

    邋遢老人坦然承认:“当然,活到老学到老。”

    狗崽儿没脾气了,自顾躲到一边儿不看一老一少。

    感情你们都被地脉火打熬过,就狗崽儿自己被人抢了机缘。

    一下来,茅屋中安静无言。除了吃火锅的时候,邋遢老人和狗崽儿能发出点吧唧嘴的声音。

    翌日,刑真如约给邋遢老人一碗葫芦内的白酒。后者一饮而尽后,让刑真和狗崽儿先行下山。

    人与人之间交往,不只是要看感情。有时候,相互之间还有必须的信任。

    刑真相信邋遢老人,也就不在多言。朝阳还没升起,便带着狗崽儿先行离开。

    按照约定的地点,炉子山外十里处等待、

    太阳东升紫气东来,神修和武者都要在这个时间吸收紫气。

    紫气即不能提升神修,也不能提升武道。但是却可以在无形中,改变人或者妖的体质。

    刑真和狗崽儿,一直坚持吸收早晨的紫气。

    今日,正在入定时分,突然听得轰鸣声炸响。

    大地震荡好似地牛翻身,清晨的宁静被打破。

    刑真和狗崽儿也被惊醒,纷纷抬头遥望声音来源处。

    十里外的炉子山,烟尘弥漫,一朵朵蘑菇云升腾。

    良久良久,声音平静,烟尘散去。十里外的炉子山,从半山腰处被砸平。

    山顶没了,隔绝地禁制也没了。炉子山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光秃秃一片。

    原本禁制内的青山绿水,在轰鸣的震荡中都成了齑粉。

    按照被打平的位置来看,横向贯穿藏有近万上品宝器的山洞,现在应该是露的了。

    邋遢老人踏空而来,抓起刑真和狗崽儿就跑。

    老人大笑:“哈哈哈,趁该死的王鞍吸收紫气的时候,把他的老巢给打平。”

    刑真砸了咂嘴,暗想这老头还真是有仇必报。

    哪怕实力有所不敌,也想尽办法折腾一番。

    不过这种性格,他刑真喜欢。

    却春秋郡的关老院落,弯才推开院门缓缓走出。

    平静面对大片的烂菜叶子和臭鸡蛋,不躲不闪,任由这些脏东西砸在自己身上。

    春秋郡百姓,受河神蛊惑,认为刑真是坑害他们的罪魁祸首。

    连带着收留刑真的关老院落里面所有人,一同被视为恶人。

    弯才心知肚明,还是大胆的走了出来。

    他心平气和,哪怕是脸上挂着臭鸡蛋液,仍是没有丝毫动怒。

    弯才面向百姓弯腰鞠躬,沉声道:“对不起。”

    他直起身大声继续:“这句对不起不是替刑真的,也不是替关老院落里的任何一个人的。”

    “这句对不起,是代替弯刀门对大家的。”

    “弯刀门勾结倭族,预图利用这次雷劫,巧取豪夺占领春秋郡黑土地。”

    他随意摘掉挂在嘴边的烂菜叶子,无视百姓们的各种怒骂。

    继续道:“我是弯刀门的弟子弯才,春秋郡本土人士。想必诸位当中,有认识我的人。”

    “我不为刑真开脱,我只是在一个事实。”

    弯才摘掉面庞上挂着的所有菜叶,用自己干净的衣衫擦掉各种浑浊液体,方便对面的百姓看清他的容貌。

    他娓娓道来,将自己见到的知道的弯刀门的事情,大大全部出。

    随着一件件触目惊心的阴谋浮出水面,不由得百姓们不相信。

    比武招亲擂台那,春秋郡十之八九的男人都在场。

    他们看到了三大门派掌教的出现,在经由弯才出口,无人能找到反驳的理由。

    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抖搂出来,百姓们的骂声越来越少。

    直至弯才言无可言,他再次深深鞠躬沉声道:“弯才所皆为真。”

    “弯才日后会重新振兴弯刀门,不再是倭族的弯刀门,而是春秋郡的弯刀门。”

    百姓们信服了几分,但是仅凭一人之言,显然没有河神更有服力。

    各种各样的质疑声传出。

    “我们凭什么信你,谁能保证你不是被刑真收买的?”

    “听弯刀门覆灭了,死无对证,你怎么怎么是。”

    “弯刀门不是好东西,培养出来的人也不是好东西。一个坏蛋的话,没有可信度。”

    一女子温婉声音坑突响起,迎思春缓缓走来。

    女子爱干净,忍受不了烂菜叶和臭鸡蛋。故而和弯才商量好,等他先略微服百姓。

    若是能服百姓不在扔东西,迎思春会出来帮忙为刑真洗白。

    今的行动是弯才自己的决断,他不介意迎思春是否来帮忙。

    弯才不想为难女子,也不强求女子来帮忙。他想通了,既然是自己喜欢的女子,好好保护就是了。

    所以答应了迎思春的要求,先一步走了出来。

    成功与否不重要,弯才只是想让自己的胸口不痛。

    幸阅是迎思春出来了,放开哩子勇于面对春秋郡百姓。

    又是一件件不为人知的故事,从迎风门勾结北掳开始,在到置春秋郡百姓生命于不顾。

    女子多愁善感,着着泪眼婆娑。讲完了迎风门的故事,她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亲生父母,对不起春秋郡百姓,对不起脚下的黑土地。

    百姓们,一些妇人女子受其感染,很不争气的跟着摩擦眼角。

    但是质疑声还在,毕竟迎思春是迎风门的弟子,有错在先不足以做证。

    又是一老人声音响起:“我老关作证咋样?都摸摸自己心口问问,我老关啥时候骗过乡亲。”

    关老的院落当中,老人缓缓走出。一左一右,跟着青衣童和粉衣女童。

    这对老少组合太有杀伤力了,老的卖情怀,的卖萌。

    紧接着,胭脂铺的掌柜胭脂走出,面对众人不卑不亢:“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是寡妇,但是没骗过乡亲们。”

    胭脂挽着郑正的胳膊,俨然一笑:“我现在不是寡妇了,救我的人在我眼前。知他死,我嫁给他,现在活着,更要嫁给他。”

    这对杀伤力一般般,主要是男子个头太矮。和自家老婆在一起,居然有被比下去的迹象。

    但是信服度足够的高,不管是郑正入黑龙河救人,还是胭脂自愿许配冥婚。

    春秋郡百姓人尽皆知,容不得他们有丝毫的怀疑。

    最后关俊朗出现一锤定音,这位一贫如洗的春秋郡郡守,一直受百姓们爱戴。

    只是这次帮助刑真,让百姓们腹诽不已。

    现如今,一个个人出来作证,刑真和黑龙之间,更多的人开始信任刑真。

    如此一来,关俊朗也在百姓中重新找回霖位。

    关老院落,终于恢复了宁静。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