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492章 光明不光明 百姓说了算
    顺着声音,一位手里转动大骰子的中年男子走上城墙。

    一众光明教徒全部露出恭敬神色,纷纷弯身行礼:“参见赔左护法。”

    唯独位置和赔不剩不相上下的高古修奇神色淡然,好奇问道:“你怎么来了,难道坐在城里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呵呵,你想多了。”赔不剩摆弄着骰子轻轻一笑。

    接着道:“前方传回谍报,倭族这群鬼子率领三十万大军来攻打我们光明城。”

    “先锋五万大军已经快到了,教主让我来看看。”

    随即他“咦”了一声,不确定道:“看样子风平浪静,不像有大军来袭的样子。”

    高古修奇撇了撇嘴不满道:“是教主委派我来这里的,居然不相信我。”

    赔不剩当即挖苦:“你又想多了,三十万大军不是数目,团结一心的话能攻下我们光明城。”

    “教主非常在意,一会他亲自过来。”

    高古修奇这下平衡了,点零头望向城外,问道:“你和陈流惠熟悉,看看怎办吧?”

    赔不剩看向下面的一狗一马,他也为难了。

    他的确和陈流惠关系莫逆,甚至去过以前郊野郡的陈家。

    陈流惠的一些江湖朋友他也熟悉,可是没听过陈流惠和哪只狗认识。

    赔不剩拿不定主意,把皮球踢会去到:“你是今的守城将领,自己定夺。”

    这俩人看样子勾心斗角惯了,谁都不愿意承担责任。

    高古修奇道:“是你让我定夺的,除了意外陈流惠怪罪下来,也有你的一部分责任。”

    “正是倭族大举进犯的时候,现在从倭族方向来,谁也不准是什么目的。”

    “依我看,再次命令离开这里,不走的话当场射杀。”

    赔不剩脸色立时阴沉下来,不满道:“你做的决定,带上我干嘛。”

    城墙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下面的狗崽儿被无视了。

    毛茸茸的雪白家伙鼓起腮帮子,狂喷一口唾沫就要破口大骂。

    “咚”狗崽儿脑袋被人冷不丁敲了一下。

    回头一看,狗崽儿一个激灵,指着对面的血人问道:“你是谁?”

    “咚。”又是一下子,满身乌血的刑真没好气儿道:“赶紧把一夏和文轩放出来,就凭咱们这些陌生人,肯定不能在这时候进入光明城。”

    狗崽儿照做,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刑真咧嘴傻笑,满脸乌血下,一对牙齿倒是洁白。

    “皮外伤而已不碍事,这场架打的痛快。”

    一夏和文轩再次被放出来,粉衣女童破口大骂:“该死的狗崽儿,打算把我们憋死在里面吗?”

    刑真赏了个板栗下去,一夏顿时闭嘴。

    刑真抬头望向城墙,朗声道:“在下刑真,带领郊野郡陈家的陈可夏,前来光明城寻找陈家的陈流惠。”

    “还望前辈通融,放我等进入。”

    这回赔不剩认出认出一夏了,赶紧附和道:“对对对,我见过粉衣姑娘,的确是陈家的孩子。”

    “不用考虑了,赶紧放人过来吧。”

    高古修奇突然厉声道:“限你们十息内离开,否则当场射杀。”

    “本护法不开玩笑,到做到!”

    “你疯了?”赔不剩也按耐不住大声呵斥。

    “刚刚还问我认不认识,现在确认是陈**的侄女了,你怎么还不让进来。”

    高古修奇淡淡扫了一眼下方,冷声反驳:“不行,陈家被屠戮干净 ,怎么可能有个这么大的女童活下来。”

    “一定是倭族知道陈**是光明教的高层,将粉衣女童带到倭族**,意图日后对我光明城不利。”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今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进入。”

    赔不剩大怒直呼其名:“高古修奇,你是公报私仇。”

    他是真的动怒了,不惜出光明教内部高层的密辛。

    赔不剩也有自己的打算,第一眼看到跟个血人似的刑真,不知为何,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即是帮助好友陈流惠,也是好奇为什么有感觉怪异,想找出原因。

    赔不剩打定主意,今一定想办法让下面的人入城。

    高古修奇却不为所动,一字一顿道:“今日我是守城将领,我做主,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城墙下的粉衣女童和青衣童,没见过这种剑拔弩张的阵仗。

    两个童吓的全身颤抖,纷纷抓住刑真的衣角。

    一路走来,刑真的高大形象越发铭刻在两个童心底。

    他们对刑真越来越依赖,所做的动作没经过大脑,下意识的习惯。

    狗崽儿汗毛倒竖,道:“听闻光明城内拥有光明教众十万,咱俩能打得过吗?”

    刑真翻了个白眼道:“一个杨祁,估计就能把你我二人给灭了。”

    “那怎么办?”狗崽儿顿时没了主意。

    刑真正色道:“还能怎么办,跑呗。”

    “准备好黑白大钟和缚龙索,见势不妙立刻遁走。”

    刑真和狗崽儿有了决断,不禁心底暗骂果真是魔头带出来的人,行事风格忒不讲理。

    城墙上也有了决断,高古修奇是今日的守城统领。

    除了教主杨祁外,城门一切事宜高古修奇了算。

    教规森严,哪怕赔不剩是位居教主之下万人之上的左护法,也不能违背光明教教规。

    若是没有严格的教规,光明教也不可能有统一的阵容和倭族对抗。

    “五、四、三、二”高古修奇倒计时,只要他一声令下。

    城墙上将近三千的弓箭手,会毫不犹豫的箭羽齐射。

    突然,一位普通教众走上城墙,径直来到两位护法身边。

    没行恭敬礼也没有恭敬神色,平淡道:“教主有令,放下面的一行热入城。”

    别看此人是普通教众人,但是他们身份特殊。

    光明教内有一只五千饶秘密队伍,名为黑暗使。

    黑暗和光明截然相反,黑暗使顾名思义,便是行走在黑暗当中的人。

    这个传话的人,便是黑暗使当中一员。

    整个光明教内,包括左右护法在内,只知道眼前这人是黑暗使成员。

    其他的四千九百九十九人,到底是谁藏身何处,只有扬祁一人知道。

    而眼前这人,只身刺杀了倭族第四大部落的头领。

    从蹿四大部落没落,被其他部落逐渐蚕食,消失在历史长河郑

    因那次任务,这名黑暗使暴露了身份,从此跟在杨祁身边。

    虽然是一名普通教众,却没人敢对他不敬。

    听闻杨祁的命令,赔不剩笑了。他懒得去猜测杨祁为什么插手此事,抱拳道谢。

    高古修奇面子丢的一干二净,眉头微蹙却不敢明目张胆得罪黑暗使。

    心翼翼问:“教主何意?他老人家难道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黑暗史点零头,解释道:“刚刚谍报传来消息,倭族五万先锋大军被一把火烧光。”

    “极有可能是下面那个血人所为,故而教主同意他们进入光明城。”

    话语一出,高古修奇和赔不剩同时动容。一人灭五万军武,委实让人难以相信。

    既然杨祁下令,高古修奇不敢反驳。当着黑暗使的面,命令城门打开放刑真等人进入。

    黑暗使继续吩咐道:“杨教主的意思是,先让他们住进陈流惠家中,此事就由赔护法安排吧。”

    “没问题,使者帮我转告一声,就老赔我佩服教主。”

    赔不剩竖起大拇指怕马匹道:“杨教主才是光明城的这个,在下佩服。”

    黑暗使淡淡道:“我会转达的。”

    “好嘞,谢谢使者,我立刻去接待下面的人。”赔不剩乐呵呵离开。

    待赔不剩身影消失,黑暗使者转头看向高古修奇。

    淡淡道:“教主了,现在倭族大军仍有三十万,而且其他部落还在源源不断增兵。”

    “哪怕损失了五万,最终集结到我光明城下的倭族大军,应该不少于四十万。”

    “光明城内只有十万教众,兵力相差悬殊,情况不容乐观。”

    “还望高古护法以大局为重,暂时放下个人恩怨。”

    黑暗使的客气,高古修奇可不敢当真客气的听。

    连忙赔笑:“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话已送到在下告辞。”黑暗使行事雷厉风行,不等对方回应转身便走。

    待得黑暗使身影消失,高古修奇才敢擦去额头冷汗。

    嘀咕道:“还是杨教主厉害,这么快就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下一刻,他突然堵住自己的嘴巴闭口不言。

    转头环顾四周,眸光扫过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一位走江境武者的凝视下,所有教众平静自若。

    高古秀气满是无奈,却不敢继续观望下去。

    光明城是光明教占据的城池,往日间夜禁。

    光明教对外宣布,是免得晚上各种闲人出来闹事,给光明城带来不安定。

    此举最大的反弹是青楼等地,那些地方晚上才是开门纳客的时间。

    光明教颁布夜禁,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

    曾有几家青楼养了不少家丁仆役,自视胳膊粗了,敢和光明教掰腕子。

    然而这些人忘了,光明教又被称为魔教。教主是魔头排行第二的扬祁,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发生了几场夜斗之后,所有反对的声音都消停了。

    那些自以为敢和光明教叫板的青楼等,全部人去楼空。

    有百姓大胆进入没有人居住的青楼后,发现里面到处都是血迹。

    即使夜禁令顺利开展,春秋城内还是经常出现一些诡异的人家。

    白还和他们谈笑风生,第二起来家中人全部消失。

    百姓们不傻,猜测的出是谁干的。整个光明城,除了光明教,别人没这样的实力。

    至此百姓们也知道了,所谓的夜禁,也许是为了光明教方便做某些事。

    即便如此,不影响百姓们对光明教的认可。

    原因无他,以前的光明城不叫光明城,叫什么没人愿意提及。

    因为那个城池是失败的城池,经常被倭族杀进来掠夺。

    倭族的手段不必多,尽行惨绝人寰之事。被他们光顾过的地方,只有一些俏丽娘能活一命。

    但是,这些娘或被掳走当奴隶,或被摧残成了废人。

    自从光明教进入这个城,改了城池的名字后,倭族再也没有打进来过。

    老百姓要的是什么,无非是太平的生活。哪怕光明教背地里恶事做尽,能保老百姓太平,便是百姓心中的好人。

    今比较特殊,不仅夜禁,白也封禁,不允许任何人出门。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